7分鐘摧毀5個村莊,世界上最失敗的大壩,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

慘!太慘了!一座264米高的大壩建成后,還未發一度電就造成了近2000人死亡,這項被稱為「最失敗的建筑工程」到底是怎麼在7分鐘的時間內,就摧毀了下游的五個村莊?

大壩的修建

1943年,剛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硝煙中蘇醒過來的意大利,為了滿足國家百廢待興的用電需求,亞德里亞電力協會抓住時機,向政府提出在意大利東北部的瓦伊昂河谷,修建一座當時世界上最高的大壩--瓦依昂大壩,工程選址距離水城威尼斯不到100公里。這里降雨豐沛,河流眾多,水資源非常豐富,而且峽谷是V字型,在這里建設大壩可以說是「得天獨厚」。

1956年開始動工,瓦伊昂大壩的獨特之處,是采納了意大利著名建筑師—塞門薩先生的建議:選用雙曲拱結構,在水平和垂直兩個方向都呈現弧形,使得大壩在山間峽谷中有一種別樣的浪漫。當然這種前衛的設計不僅僅是好看,實用性也非常強,可以減輕梁的載荷,受力條件更好。從上到下設計了4條水平縫,地基也做了全面處理,預應力錨索進行了額外的加固,這使得大壩,理論上可以承受超過設計11倍的負荷。

恰巧上世紀50年代的歐洲是一個躁動的年代,核電也開始蓬勃發展,因為核電的巨大誘惑,使得大壩開工不到一年,臨時決定將大壩改成為核電站配套服務的抽水蓄能電站,高度也從最初的230米增加到了264.6米,庫容達到1.65億立方米,超過最初設計的三倍之多。多出來的負荷,因為大壩獨特的設計,本身沒有問題,只是誰也沒想到,承受不住的會是水庫兩岸的山體。

妳敢想象嗎?一瞬間250米的大浪直接拍向熟睡的人們,在這樣的沖擊力下,沒有人可以幸存下來。瓦依昂大壩工程事故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

死神的收割

1963年10月9號的夜里10點半,連日的大雨似乎剛要停歇,瓦伊昂水庫南坡一塊寬500多米,長2000米,厚度250米的巨大山體突然發生滑坡,超過2.7億立方米的土石,以每小時100公里的速度呼嘯而來,僅十幾秒就涌入了水庫,水庫中5000萬立方米的蓄水,幾乎一瞬間就沸騰起來,產生了250米的巨浪,至少2500萬立方的洪水越過大壩,直沖下游城鎮,經過計算,浪頭甚至高出大壩150米,這沖擊力不亞于廣島原子彈的力量,由于下河道非常狹窄,洪水涌入皮亞韋河,沿岸的村莊全部被淹沒,1925人當場就被拍死在這巨浪中,完全沒有逃生的機會,最后尸骨無存。整個過程不超過7分鐘。而彼時大壩上的工程師和工人也無一幸免,但這一切并非無跡可尋。

大壩的隱患

1959年大壩竣工,1960年開始實驗性蓄水,這時兩岸的巖層就出現了滲水,蓄水達到163米時,大壩上游的左側岸邊就出現了2公里的巨大縫隙,并且發生了兩次崩岸,至此一側巖體以每天3.5厘米的速度移動著,大壩上的工人每天都心驚膽戰,這時候人們想起了塞門薩總設計師的測試實驗,明白必須降低水位才行,于是大壩采取了緊急措施。大壩相安無事了一段時間,但這是上天給人類最后的機會,當時知道內部情況的人都有不祥的預感,災難遲早都會一觸即發,但是所有人也都陷入了「人定勝天」的自負中。

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是:1962年瓦依昂大壩突然變成了國有,為了盡快完成驗收,蓄水的速度再次加快,最終導致悲劇發生。

造成近2000人死亡,瓦伊昂大壩可以稱得上「既成功又失敗」的建筑,因為大壩承受如此大的沖擊力,居然壩體安然無恙,甚至要不是大壩出色的負荷表現,這次舉世矚目的建筑工程事故,死亡人數絕對會達到上萬人。

自負的人類

瓦伊昂大壩確實是人類智慧的結晶,人類將拱形結構,運用于攔水大壩的技術至少一兩千年了,拱形結構可以將軸向壓力傳遞到拱段兩岸,壓力就轉換成推力,使得壩體不需要依靠自身重力就可以維持自身的穩定性。而雙曲拱結構更是將這一性能發揮到了極致,并且經受住了災難的考驗。

人類又是愚蠢的,建大壩時忽略了瓦伊昂山谷地質結構,這里在數千年前曾是一片海洋,因此山體是石灰巖和粘土相互層疊的結構,本身就存在滑坡的隱患,瓦伊昂大壩事故成為世界文明的工程地質災難,給世界留下了寶貴的經驗教訓。但是,時間還沒過去百年,2018年老撾水電站潰壩,這次卻是大壩自身問題,直接導致1.3萬人受災,7000人無家可歸,下游幾乎一片汪洋。

對老撾來說,「天災」不過是一場下了十天暴雨的小場面,人禍才是關鍵,誰能想到利國利民的大工程,因為承接方韓國的偷工減料,轉眼就成了「禍國殃民」的推手,大壩的崩潰,引發了十年以來最大的一次洪水。得益于手機的普及,我們才可以一窺這種工程事故帶來的視覺沖擊。

如今在瓦伊昂山谷,還可以看到大片裸露的巖石,沖向大壩的山體填平了山谷,站在瓦伊昂大壩的底部看向上方,優美的弧線和裸露出來的鋼筋,無不在告訴世人,人類還需要繼續懷揣敬畏之心,天災是無奈,人禍才是災難的根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