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是叛逆,吳用是叛賊,梁山好漢中像魯智深一樣的忠臣有幾位?

宋江厚著臉皮自稱「大宋忠臣」,但是在當時的朝野上下,對宋江的評價就是兩個字:「叛逆」。

說宋江是叛逆,并非莫須有之罪名,而是查有實據,黃文炳想到的,進士出身的蔡京也能想到: 「‘他時若遂凌云志,敢笑黃巢不丈夫!’這廝無禮!他卻要賽過黃巢,不謀反待怎地!」

在新舊兩唐書中,黃巢都是頭等叛逆,李唐皇室他逮一個殺一個,卻沒有做到趕盡殺絕,宋江想做得比黃巢還徹底,那就是要把姓趙的一個不留了。

宋江在梁山豎起「替天行道」的杏黃旗,又「 設飛龍飛虎旗、飛熊飛豹旗,青龍白虎旗,朱雀玄武旗,黃鉞白旄,青幡皂蓋,緋纓黑纛」,擺出一副「武王伐紂」的排場。如果說這僅僅是僭越逾制,那麼青州城外屠戮數百戶人家,攻打高唐州、大名府、東平府、東昌府、兩敗童貫三敗高俅,斬殺官軍數以十萬計,這些怎麼也洗不白的行為,就是不折不扣的叛逆——宋江身犯多樁十惡不赦之罪,再來大談忠義,那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宋江是個叛逆,他之所以受招安,也是為形勢所迫,如果他有半點龍飛九五的可能,他也會帶著梁山好漢殺奔京城,把宋徽宗趙佶從龍椅上一腳踹飛,然后自己很謙虛地坐上去。

宋江有叛逆之心和叛逆之行,如果他正大光明地硬扛到底,別人還真說不出啥來:叛逆并非什麼時候都是貶義詞,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皇位并非趙家專屬,皇帝可以姓劉、姓李、姓柴、姓趙,當然也可以姓宋。

宋江的可惡之處在于未能堅持到底,把梁山一百多條好漢變成了朝廷鷹犬,導致其中七成死于非命,他唯一的可取之處,就是在面對遼國的高官厚祿面前,沒有突破做人的底線。

「縱使宋朝負我,我忠心不負宋朝。吾輩當盡忠報國,死而后已!」這句話不太可信,但宋江知道 「若背正順逆,天不容恕!」這說明他比吳用還要高尚那麼一點點,吳用為了高官厚祿,是什麼都可以放棄的: 「我想歐陽侍郎(遼國派來的招安使者) 所說這一席話,端的是有理……若論我小子愚意,棄宋從遼,豈不為勝!

宋江叛逆,針對的是宋朝昏君奸臣,當時的宋朝已經從頭爛到腳,換個皇帝也未必就是壞事,而吳用這個叛賊,想的是出賣祖宗,辮發衣裘當宋(漢)奸。

梁山兩個主要話事人一個叛逆一個叛賊,手下的那些「好漢」當然也好不到哪去:林沖關勝落草為寇是迫不得已,關勝、呼延灼、董平、張清、索超等人,都是戰敗后變節投降。這些降將能投降梁山,自然也能投降遼金,從跪倒在宋江腳下那一刻起,那些朝廷軍官就已經失去了做忠臣的資格。

那些被俘投降的朝廷軍官,有大把的機會脫離梁山回歸朝廷,他們沒有反戈一擊,卻對前來征討的「前袍澤」大開殺戒,擺明了是想跟著宋江一條道走到黑:如果宋江推翻宋朝另建「梁朝」,那麼他們就不是「叛徒」,而是「開國元勛」了。

宋江、吳用、關勝及其下一干官軍降將不是忠臣,那麼我們熟悉的梁山第一大俠、好漢魯智深是不是忠臣呢?

一個人忠與不忠,要聽其言,觀其行,細聽魯智深的豪言壯語,我們就會發現他對奸臣恨之入骨,但是對大宋天子還保持著必要的尊重,即使反對招安,也沒罵趙佶: 「只今滿朝文武,多是奸邪, 蒙蔽圣聰,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洗殺怎得干凈?招安不濟事,便拜辭了,明日一個個各去尋趁罷。」

魯智深不是不想為朝廷效力,只是當時朝政昏亂,英雄無用武之地,最好的辦法是暫且在梁山抱團取暖,以待恰當時機,如果奸臣不除,那麼大家還不如嘯聚山林,也免得受蔡京高俅的窩囊氣。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魯智深雖然不識字,但是他的大智慧,卻足以羞煞滿腦子功名利祿也會胡謅幾句之乎者也的宋江吳用。

魯智深跟西夏作戰表現出色,這才被老種經略相公派到渭州去輔佐小種經略相公,如果不是三拳誤殺鎮關西鄭屠,那麼他在外調一段時間就可以回到種家軍,從提轄晉升統治官、都統制了:各路、州兵馬提轄品級在從四品到正六品之間,按照級別平調,在軍隊中也算高級將領了。

魯智深是步軍十頭領之首,他打了那麼多仗,居然沒殺幾個人——要不是武松受傷斷臂,魯智深也不會追入深山拍死夏侯成。

魯智深連方臘都不殺,就更別提朝廷軍官了,他跟官軍作戰,能不出戰就不出戰,真打起來,也比別人「跑得慢」。

咱們今天說的「忠臣」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他起碼得是一個「臣」,宋江和吳用都不是官,他們的自稱只能是「小吏」、「小民」,要是不走偏門,這輩子也沒資格在趙佶面前稱臣,所以他們忠與不忠,都無關緊要,真正有資格稱臣的梁山好漢,除了那些屈膝投降的朝廷軍官,也就是豹子頭林沖、青面獸楊志、霹靂火秦明、金槍手徐寧等少數幾人而已。

都頭武松、朱仝、雷橫、李云都是高級一點的皂吏,當然也不是朝廷命官,讓他們當忠臣,他們自己愿不愿意且不說,昏君奸臣們也不會同意。

很多人都認為林沖這個「八十萬禁軍教頭」并非朝廷軍官,這是受了電視劇的影響,在水滸原著中,林沖第一次出場,就是「官人」打扮,他不是普通教頭,而是都教頭——這一點他的徒弟操刀鬼曹正了解的最清楚: 「小人原是開封府人氏,乃是八十萬禁軍都教頭林沖的徒弟。」

都教頭外放或兼職,那就是妥妥的大將軍,后來高俅征討梁山屢戰屢敗,朝廷派出的援軍,就是由兩位禁軍教頭帶領: 「一個是八十萬禁軍都教頭,官帶左義衛親軍指揮使,護駕將軍丘岳,一個是八十萬禁軍副教頭,官帶右義衛親軍指揮使,車騎將軍周昂。」

所謂「官帶」就是禁軍正副都教頭在軍中的兼職,跟各路節度使「官帶」樞密副使一樣,類似清朝督撫加銜六部尚書侍郎、都察院左右都御史、副都御史一樣。

林沖跟高俅的關系不錯,高俅有一把不肯輕易示人的寶刀,林沖「幾番借看」而不得,心中還有點不滿意: 「今日我也買了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試。」

這段細節描寫,恰好證明林沖跟高俅關系不錯,而且級別相差也不是很懸殊:您什麼時候見過連長排長敢借軍長師長的配槍來瞧瞧?

林沖是被逼上梁山的,在水滸原著中他并不反對招安,當魯智深和武松跟宋江因招安問題起沖突的時候,他并沒有站出來支持任何一方——他跟高俅有仇,但并不想一直做山賊。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林沖在招安之后,可是沒少為朝廷立功:破遼國槍挑寶密圣、賀拆,打田虎刺死伍肅、倪麟、顧愷,滅王慶斬殺張壽、闕翥、翁飛(與花榮聯手)、柳元、雷應春、周積,征方臘連斬宣州守將杜敬臣、杭州守將冷恭,又跟孫立、聯手將方臘尚書王寅亂槍戳死。

林沖為朝廷立下赫赫戰功,如果回朝受封,其地位應該高于李逵花榮。蔡京和高俅童貫并不是總穿一條褲子,像林沖那樣能打的高級將領,也會成為蔡京童貫拉攏的對象,還真不是高俅能輕易弄死的——高俅名為「殿帥」,其實就是殿前司、侍衛親軍馬軍、侍衛親軍步軍都指揮使、副都指揮使、都虞候中的一個,這九個人合成「殿前九帥」,高俅只是其中之一。至于「太尉」,在政和二年九月之后就不值錢了,從三公降格成了節度使、宣撫使、禁軍高級將領的加銜,關勝征討梁山,給他押運糧草的,就是一個太尉。

宋江吳用后來也有資格被稱為太尉、恩相,林沖的級別比他們稍低一點,但只要投靠蔡京高俅中的任何一個,也有望晉升殿帥、太尉,所以他「風癱」純屬意外,并非要托病避免進京受封。

魯智深是忠臣,林沖也是忠臣,這并不影響他們被評為好漢:在當時,忠臣孝子受人尊敬,而宋江為了當一個小小的押司,就能肯承擔不孝之子的罵名(有宋太公告他忤逆的文書存檔),那就是不要臉了——忠臣出于孝子之門,有不孝案底的宋江,是當不了忠臣的。

這樣看來,梁山一百單八將中,像宋江吳用那樣的叛逆和叛賊不少,像關勝、呼延灼那樣的降將也不少,不是官也不是吏的山賊水匪更多,要找忠臣良將,除了魯智深和林沖,似乎還真找不出幾個了。

在由皇帝的時代,當忠臣并不丟人,所以把魯智深林沖說成宋朝忠臣,他們本人是不會表示反對的——忠臣咋也比逆臣叛臣好聽。

在任何朝代當忠臣不是壞事,所以筆者才有這樣的問題需要讀者諸君給出答案:圖謀不軌或被俘投降的宋江吳用關勝呼延灼,都已經失去了做忠臣的資格,被逼上梁山,且從未想過要推翻趙佶龍椅的魯智深和林沖算不算忠臣?除了林沖和魯智深,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還有哪幾位能算得上忠臣良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