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戰爭中,武將單挑真實存在嗎?存在,只是和你想象的不同而已

里昂 2022/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眾所周知,自古以來隨著社會的發展與歷史的變遷,戰爭是一個永恒不斷的話題,它在歷史的發展中從未停止過,即使到了現在也依然是如此。

《三國演義》中有這樣一句話:「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是一個歷史發展的大趨勢,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有了利益的爭奪,才有了朝代的更迭與戰爭。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在影視劇中會經常看到戰場上的這樣一幕:戰前,兩軍的大將出來進行比武,贏得一方士氣大振,而輸的一方則士氣萎靡不振,甚至有可能輸掉戰爭。

那麼,這樣的武將進行單挑是真實存在的嗎?亦或者是電視劇在騙人。其實,古代打仗還真有單挑一說,只是與我們現在想象的不同罷了,認知上有一些「歷史偏差」,今天咱們就來說一說這其中的故事。

《三國演義》中單挑的名場面

看過《三國演義》的網友,都清楚地了解,小說中有許多單挑的名場面,比如關羽的成名之戰「溫酒斬華雄」。《三國演義》的第五回中,十八路諸侯齊聚虎牢關討伐董卓。

正當十八路諸侯召開大會之時,一個探馬突然來報告,說城池下有一個名叫華雄的人前來叫戰,罵得非常難聽。此時,袁紹問麾下的將士,誰敢去應戰。

袁術手下一個名叫俞涉的人突然站了出來,騎著馬、拿著兵器出關了,結果不到三個回合,他就被華雄斬下了頭顱,十八路諸侯大驚失色。

不過,太守韓馥在這個時候信誓旦旦地說,我手下有一個名叫潘鳳的上將,可以將華雄斬落馬下,袁紹急忙讓他出戰。只見,潘鳳手提大斧、騎上馬便出去了。

潘鳳去的時候有多麼威風,過一會就有多麼的悲涼,不久后探馬來報,說潘鳳不過幾個回合就被華雄斬落馬下了。袁紹大驚不已,其余十七路諸侯也很惶恐。

就在此時,一個「身長九尺、髯長二尺、丹鳳眼、臥蠶眉、面如重棗」的人站了出來,而他就是關羽關二爺。當時,關羽算是暫居與公孫瓚的賬下吧,職位是劉備的馬弓手。

眾人得知關羽的職位非常不屑,袁術更是大喝并要將關羽亂棍打出去。所幸曹操見關羽不凡,給了他一個「試駕出馬」的機會,還端上了一杯酒給關羽壯膽。

只是,關羽并沒有接下酒杯,而是說「酒且斟下,某去便來」。當時,眾人對關羽并不看好,甚至有人已經露出了惋惜之色,覺得關羽必輸無疑。

可是,不久之后,關羽提著華雄的人頭便回來了,將它擲于地上,而曹操奉上的酒水還是溫熱的,這便是溫酒斬華雄的典故。隨后,張飛便說:「俺哥斬了華雄,就這里殺入關去,活拿董卓、更待何時......」

在影視劇《三國演義》中,看溫酒斬華雄的場面非常過癮,更值得一提的是,關羽殺了華雄之后,張飛似乎認為戰爭就這麼勝利了,還想要出關直接殺了董卓。

說到了這里問題便來了,兩軍打仗的時候,起決定性作用的真的是武將的個人武力值嗎?這個答案很矛盾,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主要與時代有關系。

三國時期處于東漢末年,這個事情的戰爭是一支軍隊和一支軍隊的較量,也就是說兩軍交戰比較的是雙方軍事整體實力的強弱,而不是個人有多麼厲害。

虎牢關下,關羽雖然斬了華雄,但并不代表那一戰就贏了。換句話來說,關羽溫酒斬華雄,只是作者羅貫中給關羽的一個「特寫鏡頭」,為的是突出他的形象而已。

那麼,如此說來「單挑決定戰爭輸贏」的局面是不是就不存在了,也不是。如上述所言,這一個行為存在,但卻不存在東漢末年,而存在與周禮環境下。

周禮環境下的戰爭形式

商朝末年,周武王糾集了許多小政權,最終在牧野一戰打敗了商紂王,建立了周朝。建國之后,他便分封了800諸侯國,可以說天下之間都是貴族。

有一句話叫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利益紛爭,雖然800諸侯都是周武王分封的,但他們之間依然存在利益爭奪,戰爭也就不可避免了。

只不過,這時的戰爭卻不是非常慘烈,更不是一種無底線的對抗行為,而是一種古代貴族之間的游戲。簡單來說,就和現在小孩之家的「過家家」差不多,讓你知道我厲害就可以了。

這個時候的戰爭風格,并不是以「亡國滅種」為目的,而是以博弈決定勝負,取得自己想要的勝利果實。兩軍對壘的時候,大軍在后面對峙著,雙方的大將出來單挑,勝的一方就算是勝利了。

為何會如此呢?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當時的生產力不夠發達,每一個國家的人口都非常的稀少。地廣人稀的情況下,為了所謂的土地而去減少人口,這無疑是不明智的。

更何況,那個時候的土地開放程度非常低,而戰爭所消耗的資源與人口卻非常多,無論對任何一個國家而言,都不足以支撐起一場殘酷的戰爭,

因此,貴族與貴族之間便選取了「點到為止」的方式,通過「單挑」的方式來決定戰爭的輸贏,誰輸了就自動認輸,讓出一定的利益,這樣對雙方都有好處。

更有意思的是,即使雙方到最后真的發生了大規模的戰爭,也不是以殺人為主。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春秋時期主要以戰車為主,雙方的戰爭形式也是摧毀戰車。

假如說,一方不敵而撤退,那麼另一方只能向前追幾十米而已。一些掉隊的、跑不快的敵方士兵,也會被「禮貌性」地放過,這樣的戰場「廝殺」只有在周禮的環境下才能看到。

當然,單挑這樣的事情也有具體的文獻記載,不過他們不稱「單挑」,而是「致師」。 鄭玄注:「致師者,致其必戰之志。古者將戰,先使勇力之士犯敵焉......」

咱們以宋國和楚國的泓水之戰為例子,當時宋軍處于劣勢地位,畢竟兵力和裝備都比較弱。不過,他們卻占據著泓水之險這一個地利,利用好的話能夠擊敗楚軍。

兵法中有「半渡而擊」的戰法,就是趁著楚軍渡水渡過一半的時候,在水中處于不利地位用弓箭等攻擊。那麼,楚軍就會受到很大的損失。

當時,宋襄公麾下有一個名叫公孫固的人,讓他「半渡而擊」可宋襄公就是不聽。不久后,楚軍渡過了泓水,但是在岸邊的戰陣還沒有組成,公孫固依然讓他進攻,這就是「攻其無備」。

奈何,宋襄公依然沒有做,直至楚軍的戰陣成型,他才發動進攻。可想而知,宋軍最后大敗而歸,從此一蹶不振,楚國的勢力進一步向中原擴展,春秋爭霸拉開了新帷幕。

相比很多人都知道這個故事,或許都會說宋襄公有些迂腐,其實宋襄公迂腐不假,但也與他受到的思想有關,畢竟那個時候就不崇尚「亡國滅種」的戰法。奈何,楚國不按套路出牌。

禮樂崩壞與孫子兵法

看到了這里,或許一部分人也就明白了,從「單挑」到「戰陣沖殺」有一個過程,誰能夠率先到下一個流程,那麼就能夠稱霸春秋,齊桓公是這樣、楚莊王是這樣、晉文公也是這樣......

其實,從西周滅亡、東周開始,周禮就已經開始崩塌了,周王朝對諸侯的限制力不再那麼大,而且因為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它也不再有威信可言,「流血型」的戰爭就在此時開始了。

從時間上來看,「流血型」戰爭具體成規模的時間,發生在春秋末期、戰國初期,大致就是以孫武的出現為時間節點,他的一部《孫子兵法》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

在《孫子兵法》中有這樣兩句話,第一句「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第二句則是「兵者詭道也......」,我們可以簡單理解為,戰爭要麼不打,要打就要無所不用其極。

當時,孫武與吳王闔閭合作,在柏舉之戰大敗楚國軍隊,甚至還占領了楚國的都城郢城,差點就覆亡了楚國。可以說,孫武一生只有這一戰,但卻成就了自己「東方兵學鼻祖」的美名。

自此之后,各大諸侯國之間的戰爭再也不是「周禮」之下的那種「博弈游戲」了,而是真正的流血沖突。秦國進行商鞅變法后,商鞅以「獎勵耕戰」為基礎,打造了一支虎狼秦軍。

這個時候的秦國軍隊,在戰場上就想要砍下敵方的頭顱,以獲取軍功、獲取獎勵,利益成為了首要點,什麼禮義廉恥,在戰場上都不災適用,「詭道」才是王者。

總的來說,春秋早期,以「單挑」的輸贏來決定戰爭的輸贏,這一種貴族之間的博弈是存在的,而且出兵還要有合理的理由。

可是,《孫子兵法》的思想出現之后,這種行為就不存在了,只要有利可圖就可以發動戰爭。

至于《三國演義》、《隋唐演義》中的「單挑行為」,只是作者對人物的一種客觀描述。那個時期的單挑,已經起不到任何的意義,決定戰爭勝敗走向的,在于軍隊的整體實力。

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