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要殺宋江,吳用趕緊開溜:魯智深武松幫李逵,五虎將也擋不住

李逵誤以為宋江強搶民女,就掄起板斧殺回梁山,砍倒旗桿扯碎了「替天行道」的杏黃旗,又直奔忠義堂上的宋江而去。

宋江當時已經嚇傻,可以一招制服李逵的浪子燕青也閃在一邊, 「關勝、林沖、秦明、呼延灼、董平五虎將,慌忙攔住,奪了大斧,揪下堂來。」

這很怪異的場面讓很多人大惑不解:李逵發飆砍院子里的旗桿再扯碎旗幟、奔向大堂,可不是三五秒鐘的事情,浪子燕青在這期間能摔李逵十七八個跟頭,反應機敏的行者武松的戒刀也能把李逵剁成七八段,但是他們都沒有出手,而且在李逵被制服之后,智多星吳用也沒有出來打圓場。

這些人的怪異表現,好像都希望李逵跟宋江拼個你死我活,吳用趕緊閃開不出頭,也可能有他的打算:這事兒鬧大了,魯智深武松可能會出手幫著李逵殺宋江,我還是靜觀其變為好!

吳用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李逵砍倒旗桿扯碎杏黃旗,讓他產生了錯覺:「宋江以觀燈為名進京,沒有帶我和公孫勝,卻帶了李逵燕青和柴進、史進、穆弘、魯智深、武松、朱仝、劉唐,李逵狂怒要殺宋江,是不是宋江在京城聯絡好了招安事宜?」

從九月九日重陽節菊花酒會到轉年正月十五元宵節觀燈,剛剛過去了一百天時間,當初那場差點引起梁山二次火并的招安之爭,大家還歷歷在目: 「樂和唱這個詞,正唱到望天王降詔早招安,只見武松叫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冷了弟兄們的心!’黑旋風便睜圓怪眼,大叫道:‘招安,招安,招甚鳥安!’只一腳,把桌子踢起,顛做粉碎。」

武松怒吼,李逵飛腳,宋江哭哭啼啼(忽然發悲)地想做武松的思想工作,又被魯智深懟了個啞口無言。

宋江「酒醒」肯定是裝的,他根本就沒喝醉卻假裝醉酒,就是要抹平自己要殺李逵而跟眾好漢產生的隔閡,表示自己在清醒狀態下,是絕不可能要殺李逵的:「 我在江州醉后,誤吟了反詩,得他氣力來,今日又作《滿江紅》詞,險些兒壞了他性命!早是得眾兄弟諫救了。他與我身上情分最重,因此潸然淚下。」

宋江又做師公又裝鬼,菊花酒會不歡而散卻沒鬧出大亂子,這一切吳用都看在眼里,他也是在事態平息之后才站出來裝好人。

李逵這一輩子,基本就沒干過啥好事,但是他在重陽節酒會上的暴怒,不但彰顯了他內心深處殘存的一點血性,而還讓人看到了他和魯智深武松的共同點:都是不肯向昏君奸臣貪官污吏卑躬屈膝的硬骨頭。

跟菊花酒會沖突時隔百天,李逵又要跟宋江玩命,這在吳用看來,肯定是宋江做出了比唱招安歌兒更讓李逵暴怒的事情,那就有八成是招安之事已經進入了實施階段。

吳用做夢也沒想到李逵是因為「宋江強搶民女」而發飆——梁山好漢本來就是一幫強盜,搶幾個民女不過是家常便飯,如果這也算死罪,那矮腳虎王英在跟扈三娘進洞房之前,就該被凌遲處死了。

不明就里的吳用自以為是地分析出了浪子燕青不阻止的原因:李逵砍了宋江,頭把交椅就該由盧俊義來坐,林沖等五虎將基本都是贊成招安的,他們要保護宋江,自然要對李逵出手,而魯智深武松是反招安的,他們十有八九會出手幫助李逵,那時候忠義堂肯定會尸橫遍地,自己的兩條銅鏈根本就沒用,還是等大家打出個勝負再出來收場吧!

吳用殺豬不燒開水——蔫褪了。浪子燕青卻站出來,在講述完他們掌握的「宋江強搶民女」證據之后,還有意無意地復述李逵的原話來補刀: 「我見他在東京時,兀自戀著唱的李師師不肯放,不是他是誰?因此來發作。」

梁山眾好漢都知道李逵是個腦子長在腳后跟拿不出來的夯貨,但浪子燕青卻是個「機巧心靈,多見廣識,了身達命,都強似那三十五個(天罡)」的聰明人,他不出手阻止李逵,肯定是事出有因,他嘴上說「俺哥哥(宋江)不是這般的人」,但是他在替李逵辯解的同時,卻也實錘了「宋江之罪」。

李逵當時已經「氣做一團」說不出話來,要「揭露」宋江,就只能由能言善辯的浪子燕青開口,而且燕青說話,更能讓其他梁山好漢相信,就連吳用聽了燕青的話,也得掂量掂量——宋江吳用那套把戲,在梁山上可能只瞞不過三個人:第一個是入云龍公孫勝,第二個是老江湖武松,第三個就是百伶百俐的浪子燕青。

不管是宋江秘密聯絡招安犯眾怒,還是強搶民女惹惱李逵,這都可能引發魯智深武松出手:在反招安的抗爭中,魯智深武松與李逵是站在同一立場上的,如果魯智深武松出手幫李逵,那就會跟馬軍五虎中的四個人打起來,水軍六天罡二地煞(他們後來曾請吳用秘密開會,要拋下宋江,把招安后的弟兄們拉回梁山)和原二龍山、少華山人馬,肯定會站在魯智深一邊,雙鞭呼延灼、小李廣花榮肯定會死保宋江——那是他們接受招安、重回朝堂的唯一希望。

吳用以為李逵宋江之爭是招安引發,在局勢明朗之前,他絕不會表明態度,所以無論是李逵發飆時還是宋江與李逵賭命后,梁山好漢們都沒看到吳用的影子。

實事求是地說,吳用有時候說話比宋江還好使,比如後來首次招安失敗,我們就有理由相信是智多星吳用做了一些宋江不知道的事情:活閻羅阮小七偷喝御酒,黑旋風李逵從房梁跳下扯詔毆欽差,都可能是吳用暗中安排。

在欽差到來之前,吳用就笑得很怪異: 「論吳某的意,這番必然招安不成;縱使招安,也看得俺們如草芥。等這廝引將大軍來到,教他著些毒手,殺得他人亡馬倒,夢里也怕,那時方受招安,才有些氣度。」

後來發生的事情,證實了吳用的設想,這不是吳用未卜先知,而是做足了功課,一定要攪得招安不成。

招安失敗,宋江十分懊惱,吳用說話卻很硬氣: 「哥哥,你休執迷!招安須自有日,如何怪得眾兄弟們發怒?朝廷忒不將人為念!如今閑話都打疊起,兄長且傳將令:馬軍拴束馬匹,步軍安排軍器,水軍整頓船只,早晚必有大軍前來征討。一兩陣殺得他人亡馬倒,片甲不回,夢著也怕,那時卻再商量。」

吳用此言一出,宋江嘴上不說,肚皮里肯定暗罵:「把官軍殺得尸橫遍野,梁山兄弟‘罪孽深重’,還有甚商量、招甚鳥安?只能打到底了!」

不管宋江有沒有氣歪鼻子,吳用都達到了自己的目的,顯示了比宋江更得人心: 「眾人道:‘軍師言之極當。’」

吳用之所以背叛晁蓋而投靠宋江,其根本原因就是認為宋江「上應星宿」,而且根據「讖語」來看,宋江有「龍飛九五」之望,也就是可能成為新的開國之君。

吳用比宋江更陰險狡詐,當然知道受招安不如建新朝,自然更希望宋江帶著大家打江山。等他發現宋江居然也是個招安派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三國時期的荀彧一開始認為曹操能匡扶漢室,等他發現曹操野心膨脹不把大漢天子放在眼里,也已追悔莫及。

吳用做人,一向首鼠兩端。在沒弄清李逵殺宋江的原因,以及其他好漢態度的時候,是絕不會選邊站隊的,于是就發生了這樣奇怪的一幕:李逵發飆,吳用蔫溜,步軍頭領袖手旁觀,反倒是近身格斗不在行的馬軍五虎一擁而上抱住了板斧胡掄的黑旋風。

林沖等人在拉拉扯扯的時候肯定會感到奇怪:平時寸步不離宋江左右的軍師吳用,怎麼忽然不見了?暴脾氣的頂尖步戰高手魯智深武松,蓄勢待發卻按兵不動,如果真打起來,他們會幫誰?

燕青、吳用、魯智深、武松的反常表現,讓旁觀的梁山好漢們大惑不解,就是筆者也理不清頭緒,最后只好請教讀者諸君:如果宋江真的偷著把招安事情談妥了,或者他真的搶了劉太公之女,眾好漢自然分成兩派,那麼幫著李逵殺宋江的會是哪些好漢?又有哪些人會對李逵等人大打出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