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被猛虎傷害,李逵在聚義廳當眾流淚,為何只有宋江一人大笑?

不知什麼時候起,李逵母親被老虎傷害,成了梁山好漢冷酷無情的佐證:李逵講述悲慘故事,包括晁蓋、宋江在內的所有好漢都哈哈大笑。

《水滸傳》經過無數次修改增刪,這才有了多數人看到的通行版——要迎合明清兩朝官府的心意,有些地方就必須把梁山好漢寫得窮兇極惡滅絕人性,事實上梁山眾好漢在得知李逵喪母的噩耗之后,并沒有全都哈哈大笑,而是收斂了剛才的笑容,真正大笑的只有及時雨宋江一人而已。

《水滸傳》很多版本的細節描寫都不一樣,比如金圣嘆、李卓吾、袁無涯等人看到并點評的版本,就是這樣寫的: 「李逵拜了宋江,給還了兩把板斧,訴說假李逵剪徑被殺一事,眾人大笑;又訴說殺虎一事,為取娘至沂嶺,被虎吃了,說罷,流下淚來。宋江大笑道:‘被你殺了四個猛虎,今日山寨里添得兩個活虎,正直作慶。’」

看到這里,讀者諸君想必都明白了:李逵不是沒心沒肺,聚義廳(當時還不叫忠義堂)上的眾好漢也不是天性薄涼,眾人一開始大笑,笑得是假李逵遇到真李逵,李逵講述沂嶺殺四虎的時候,眾人已經心情沉重地收起了笑容,金圣嘆看到此處時點評: 「大書宋江大笑者,可知眾人不笑也。夫娘何人也?虎吃何事也?娘被虎吃,其子流淚,何情也?江獨何心,不惟不能哀之,且復笑之;不惟笑之而已,且大笑之耶?」

金圣嘆點評水滸的時候把宋江時遷劃為下下之人,把李逵和魯智深、武松、林沖、關勝、楊志、花榮、吳用、阮小七等九人評為上上人物,雖然未必能令現代人完全認同,但也沒有大差離格:吳用的詭詐,李逵的狠辣,確實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出類拔萃。

李逵的狠辣,也是白沙在涅與之俱黑,一步步被宋江帶壞的。在潯陽江畔遇到宋江之前,李逵賭錢是不耍賴的,賭坊老板小張乙對李逵的變化也感到詫異: 「李大哥,你閑常最賭得直,今日如何恁麼沒出豁?」

李逵之所以變得「沒出豁(此處為出息之意,不是脫身、開脫)」,就是被宋江那十兩一錠的大銀子砸暈了。

學好不容易,學壞一出溜。李逵遇到宋江,才知道銀子的妙處——戳暈歌女要不是宋江花二十兩銀子擺平,那歌女的「恩客」告到官府,李逵拿不出錢來就得挨板子。

李逵下山接母親,一開始也是蠻有慈悲溫情的,遇到假冒黑旋風之名剪徑的李鬼,李逵也沒有痛下殺手: 「我特地歸家來取娘,倒殺了一個養娘的人,天地也不容我。罷!罷!我饒了你這廝性命!」

半壺老酒一向厭憎李逵,但是看了這一段,卻不能不豎起大拇指贊同李卓吾和金圣嘆的說法: 「李大哥才是孝子、真圣人。」

李逵不但沒殺李鬼,還給了他十兩銀子做本錢。這時候的李逵,似乎還沒感受到人心的險惡: 「這廝卻撞在我手里!既然他是個孝順的人,必去改業。」

后面發生的事情,看過水滸原著的都知道,那就是李鬼拿著李逵贈送的銀子,還在背后得了便宜賣乖:「那驢鳥被我忽悠瘸了,不但饒了我的性命,還給了與我十兩一錠銀子做本錢!」

李鬼自然是沒有老娘的,他拿著那塊大銀子「孝敬」老婆去了。

好心沒好報,李逵的心冷了下來,但當時他還有老母親在世,所以他殺了李鬼之后,并沒有對李鬼之妻展開追殺——李逵是個「穿山度嶺慣走的人」,跑得比美髯公朱仝快多了,他想追纏足的李鬼之妻,那也就是幾分鐘的事情。

李逵的大哥為了三千貫賞錢,跑去財主家報信,又帶著十來個莊客抓自己的親弟弟,那張奴才嘴臉李逵沒看到,他背著母親連夜出走,就是想奔向衣食無憂的美好明天。

沂嶺四虎的尖牙利爪,破滅了李逵內心深處最后一點人性溫情,更讓李逵寒心的是「鄆城虎(宋江被清風寨劉高刑訊時給自己編的綽號)」宋江的態度,金圣嘆照例對宋江進行了鞭撻: 「前幅大書宋江不許取娘,后幅大書宋江聞虎吃娘大笑,所以深明談忠談孝之人,其胸中全無心肝,為稗史之儔杌也。」

李逵確實不是好人,但是人之初性本善,李逵之惡,也是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的,而宋江的大笑,則是壓垮李逵善念的最后一根稻草:「 天下之人莫非子也,天下莫非人子,則莫不各有其娘也。江而獨非人子則已,江而猶為人子,則豈有聞人之娘已被虎吃,而為人之子乃復大笑?

金圣嘆的評價,如果用《西游記》中孫悟空的話來說,就是「不當人子」——這四個字有兩種含義:其一為「罪過,不敢當」的謙遜;其二為不配為人子,也就是與豬狗同類的意思,宋江不當人子,顯然要用第二種解釋。

宋江假模假式地「孝順」宋太公,但是為了在當鄆城押司的時候黑白通吃而沒有后顧之憂,他居然甘愿讓其父到官府「告了忤逆」,也就是說,宋江是鄆城官府記錄在案的逆子。被「開除家籍」的宋江有不孝案底,在任何朝代都是不可以參加科舉考試的,就是放在今天,他的子女參軍和考公務員,也會被第一批刷下來。

熟讀水滸原著的讀者諸君肯定注意到了一個細節:宋江的母親從來就沒出現過,小地主宋太公也沒有續弦,這說明「母親喪早」的宋江,人生和性格都是不完整的。所以李逵的母親被老虎傷害,宋江一點悲憫之心都沒有,金圣嘆的痛斥也真可謂入木三分:「 不悲別人無娘,但夸自家添虎。 不吊孝子,但慶強盜,江誰欺,欺太公乎?」

逆子宋江當然是不屑欺騙其父宋太公的,他要欺騙的是梁山眾好漢,而且當時眾好漢似乎還真被宋江整懵圈了。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李逵臉上淚水未干,耳邊卻響起「大哥和弟兄們」的歡聲笑語,大家搶著向晁蓋宋江和青眼虎李云敬酒,卻無一人過來握手慰問,李逵就是再蠢再笨,又豈能不感到徹骨寒意?

于是我們可以套用武俠小說中的經典詞句來形容梁山好漢歡笑聲中的李逵:他的斧是冷的,他的心是冷的,他的血是冷的,他的人是冷的……

宋江父親上梁山,晁蓋高接遠迎大排筵席,李逵想起窮困中的母親而放聲大哭;李逵母親殞命戶口,宋江又是開懷暢笑,「眾多好漢大喜,便教殺牛宰馬,做筵席慶賀兩個新到頭領」,看到這里,讀者諸君還能說梁山一百單八將個個是好漢嗎?還能相信梁山真的有兄弟情嗎?還會認為晁蓋和宋江做事「全以忠義為本」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