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堅一首《念奴嬌》寫盡詞人雖遭讒遠謫,但坦然自處的心境

里昂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念奴嬌·斷虹霽雨》

黃庭堅 〔宋代〕

八月十七日,同諸生步自永安城樓,過張寬夫園待月。偶有名酒,因以金荷酌眾客。客有孫彥立,善吹笛。援筆作樂府長短句,文不加點。

斷虹霽雨,凈秋空,山染修眉新綠。桂影扶疏,誰便道,今夕清輝不足?萬里青天,姮娥何處,駕此一輪玉。寒光零亂,為誰偏照醽醁?

年少從我追游,晚涼幽徑,繞張園森木。共倒金荷,家萬里,難得尊前相屬。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最愛臨風曲。孫郎微笑,坐來聲噴霜竹。

黃庭堅(1045一1105),字魯直,自號山谷道人,洪州分寧(今江西省修水縣)人。少穎悟,有才思。治平四年進士,授葉縣尉。歷仕國子監教授、著作郎、秘書丞兼國史編修官。曾因事兩次遭貶。以詩見知于蘇軾,與秦觀、張耒、晁補之并稱為「蘇門四學士」。又因他是江西詩派的開創者,名重詩壇,與蘇軾并提,人稱「蘇黃」。他的詞作,以超軼疏宕的風格為主。

宋哲宗紹圣元年(1094),黃庭堅因修「神宗實錄」不實之罪,由知宣州,改鄂州,旋貶涪州別 駕,安置黔州,又徙戎州(今四川省宜賓市東)。他雖遭讒遠謫,身寄窮荒,但坦然自處,不以此為介。此詞即反映了他這種淡漠的心境。

詞意由小題知為秋夜賞月之作。上片寫月景之美,下片寫月下宴游之樂。

開頭一句,先點天色,寫出「斷虹霽雨」四字。「斷」字用得極好,抓住了暮雨過后,彩虹殘留空中的剎那景色。「霽雨」,點明雨過天晴,太虛無閡,故而下句緊以「凈秋空」三字承之,又順手拈出「山染修眉新綠」六字。句中的「凈」字,寫出煙消云散,秋空為之明凈的動態。假如把「凈秋空」寫成「秋空凈」,那就只是一種靜態,韻味大不同了。此處以平字見奇,恰是詩人「點鐵成金」之功。

此外,「染」字極言雨后山色之變化。「修眉」二字,語出曹植《洛神賦》:「云髻峨峨,修眉聯娟」,此以借喻山頂林木。「修」,喻其長而美,「眉」,喻其清秀如美人之眉。句中的「新」字,點明林葉青翠欲滴,光澤可愛。它與首句的「雨」字相應,又與「染」字意合。

「修眉」、「新綠」四字合起來,言姿言色,畫出林木姿秀而色美的圖景。總的來說,開頭這兩句,由天際畫秋,展示出高曠的背景,再從天空寫到地面,捕捉住雨洗清秋,峰巒聳翠的山景之美。秋光潔潤,清婉明麗,極盡工巧之筆。按小題所說,這兩句當是「待月」所見,以下則是月來所見。

桂影扶疏,誰便道、今夕清輝不足?

這兩句寫明月初上之景。「桂影」,指月中桂樹之影。傳說,月桂高五百丈。西河人吳剛,學仙有過,天帝罰他月中伐桂,可是隨砍隨合,桂樹依然不倒。「扶疏」,為枝葉繁茂之意,此以指桂影之深密。說明影是全影,桂是全桂,月是圓月。若是一彎新月或半邊月,便見不到「桂影扶疏」,故此四字全從實際觀察得來。

「誰便道」一句,用反問語氣寫出月光之明亮,句法變化,避去平板。至于月光而言「清輝」,則是常見寫法,以其光色有清冷之感,故云。接下去,推進一層,續寫圓月之美。

萬里青天,妲娥何處,駕此一輪玉?

這里所寫為皓月當空之景。「萬里青天」四字,照應前面的「凈秋空」。以此青天之色襯托,月光分外皎潔,以此萬里長空設境,則「何處」更難探求。而這「何處」二字,帶有探詢語氣,仿佛有一種不得而知的神秘感。

句中所說的「姐娥」即「嫦娥」。詩人這里點出嫦娥,自然隱含著這段動人的神話,因而使詞作增添了藝術情趣。下句的「一輪」,喻月之圓,「玉」字則喻月之晶瑩光潔。這三句最為精絕之處,乃在「駕此」二字。詩人馳騁豐富的想象,把圓月運行的自然現象與嫦娥奔月的神話傳說,通過「駕」而巧妙地聯結在一起,構出一幅神奇的嫦娥駕月而行的圖景。

這比那些寫「嫦娥倚泣」、「姐娥孤棲」、「嫦娥老大應惆悵」、「姐娥無粉黛,只是逞嬋娟」,更富詩意。本來,古代神話中,有個為月亮駕車的仙人望舒。

屈原《離騷》:「前望舒使先驅兮,后飛廉使奔屬。」他大概是個男性,雖然也算月神,但沒有嫦娥那麼動人的故事。久而久之,人們漸漸地把他遺忘了,而嫦娥卻成了人人喜愛的最美麗的月亮女神。但神話故事中的她,從奔月之后,好像一直幽居在月宮深處,總是靜悄悄的。歷來的藝術巨匠,多只描畫她的奔月,大概比較欣賞她的動態美。

詩人這里讓她出來「駕此一輪玉」,那該是比奔月的身姿還要優美的,那情景也會是更富于浪漫主義的色彩。

寒光零亂,為誰偏照醺酥?

這兩句,承上三句再推進一層,寫月將西沉之景。「寒光」,猶言「清光」。「零亂」,寫月光漸微,光影散亂。「醞配」,為美酒。小題:「有名酒酌之」,即指此。「為誰偏照」四字構成反問句,表現出對月景將盡,飲宴將止的惋惜心情。

以上七句,分三個層次,寫出月景的變化。中間又連用兩則神話、兩個譬喻,極寫月亮之美和賞月的愉快。

詞的下片,轉寫月下游園、歡飲和聽曲之樂。

年少從我追游,晚涼幽徑,繞張園森木。

旬中的「年少」點明從游者的年齡,即小題中所說的「諸甥」。「晚涼」二字緊扣秋夜。「幽徑」二字則明張園景致清雅。「繞」字與「游」字照應。「森」則言樹木之茂密,又與「幽」字相合。這三句,把游園的所感(晚涼)、所行(幽徑)、所見(森木)合盤托出,文筆簡潔而有意趣。

共倒金荷,家萬里、難得尊前相屬。

頭四字寫以荷葉傾酒。因是仲秋季節,荷葉微黃,故以「金」字喻其色之美。句中的「尊」字為酒杯。「相屬」,為舉杯對飲之意。詩人遠謫戎州,雖是泊然不以為意,而內心卻難免有些悒郁。

所以寫了「家萬里」三字,流露出思鄉的愁緒。也對「諸甥」難得同來共飲,表示出一種極為珍惜的心情。寫到這里,詩人半是歡樂半是憂傷。然而,他不肯沉吟,而是振作精神,以豪邁剛健之氣高唱出!

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最愛臨風笛!

所謂「老子」,是老人自稱之詞。如《晉書。庾亮傳》:「老子于此處興復不淺。」此以自謂,隱然有一股豪氣在。「江南江北」猶言「走南闖北」。「臨風笛」,指迎風而吹之笛曲。笛聲是清越而悠揚的,常易牽動人們的愁腸。如劉孝孫《詠笛》:「涼秋夜笛鳴,流風韻九成。調高時慷慨,曲變或凄清。征客懷離緒,鄰人思舊情。」

王昌齡《江中聞笛》:「橫笛怨江月,扁舟何處尋。聲長楚山外,曲繞胡關深。相去萬馀里,遙傳此夜心。」戎昱《聞笛》則云:「入夜思歸切,笛聲清更哀。愁人不愿聽,自到枕邊來。」可見笛聲對于心境凄涼的人,實在是要添幾分愁苦的。但是,詩人卻偏是「最愛」那臨風吹奏的笛聲。這決不是故意尋找什麼刺激,而是透出一種「老翁猶氣岸」的倔強性格。

孫郎微笑,坐來聲噴霜竹。

這里的「孫郎」,即小題中所說的「孫彥立」。「微笑」二字,寫孫郎吹奏時輕松愉快的神色。「坐來」,猶言「即刻」。「噴」,是「噴發」,言笛聲氣韻很足。「霜竹」,猶言「寒笛」。笛子用竹子制成,音色凄清,故形象地稱之為「霜竹」。「聲噴霜竹」,即由竹笛吹出清越的樂曲。 這一結句,是以聲結情,含不盡之意于言外。仿佛悠揚的笛聲余音繚繞,回響不絕。

縱觀縱觀,摹景、設色、寫聲、言情都有獨到之處。與蘇東坡一樣,詞人飽經政治風雨的摧折,卻仍保持著那種倔強兀傲、曠達豪邁的個性,這一點,充分體現他的詩詞創作中。因此,當時有人稱這首詞「可繼東坡赤壁之歌」!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蘇軾《減字木蘭花》蘊含生命真諦,透露佛法禪機,闡述生活意趣

蘇軾一首《蝶戀花·記得畫屏初會遇》寫盡入骨的相思,動人心懷

料想春光先到處,英吹綻梅英——蘇軾詠花詞中四季時序的描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