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寶山有一座無名墓,上級一直保密,40年后公開身份,才知他是誰

里昂 2022/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1962年,正值我國「三年苦難時期」的尾聲,過去的這幾年間由于政治和自然因素,導致我國面臨了嚴重的糧食危機,時任農業部糧油局局長的閻又文,花了大量時間奔走在全國各地的受災區。

最終,他積勞成疾,于9月離世。家人親友都悲痛萬分,但人死不能復生,當務之急是將閻又文的后事處理好。在組織的安排下,優秀的「革命干部」(解放前起義的國民黨軍官)閻又文,以共產黨員的身份被葬在八寶山革命公墓。

但是令人頗感疑惑的是,在閻又文的墓碑上十分簡略,就像一個「無字碑」一樣,這對于一個國家主要干部而言實在有些特殊,而在一旁的碑文中,他解放之前的履歷也是模糊不清。

上面既沒有他加入共產黨時所做的工作,也沒有他在國民黨期間的職務,取而代之的是「閻又文同志,過去曾為革命做過許多工作」這樣讓人困惑的話。

在那個年代,信息很不發達,閻又文的家人也沒有過多深究此事。直到閻又文去世40年后,他的身份才被我國公開,這時人們才驚訝地發現了真相。

閻又文并非是什麼「解放前夕起義」的國民黨軍官,他的真實身份是一名潛伏在敵人內部的地下共產黨員。那麼,閻又文是如何成為一名地下黨員的?他在潛伏期間又做出了哪些重要貢獻呢?

失聯七年,對黨忠誠不變

1914年出生的閻又文,與傅作義是老鄉,在那個年代,軍人們出生入死,因而遇到同鄉人都會懷有一種他鄉遇故知的心情。再加上,閻又文文采很好,因此傅作義很是賞識這個部下。

即使在解放后,傅作義也一直「提攜」閻又文,絲毫沒有懷疑過他的身份。能將身份隱藏得如此出色,并且潛伏在國民黨高級將領身邊十余年,可想而知閻又文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

而他這麼做的緣由是出于對共產黨和人民的無比忠誠!在山西大學讀書的時候,閻又文就加入了地下黨員組織的進步思想研討會,不久之后抗日戰爭爆發。

又文在徐冰同志的推薦下,成為了愛國將領傅作義的秘書,并得到了重用。后來,國共兩黨達成合作聯合抗日,傅作義十分贊同共產黨的方針,并借此機會與毛主席、周總理等人建立了不錯的關系。

當時,共產黨也從延安派出一些政委、特派員來到傅作義的國民革命軍35軍協助工作,中央特派員潘紀文也是其中一員。在他與閻又文的相處中,潘紀文明顯感覺到,閻又文的思想比其他軍官更為進步。

而且,他有著參與進步活動的經驗,于是潘紀文在私下經常找閻又文交流,逐漸將閻又文發展成為共產黨員。然而,還沒等閻又文的黨員身份公開,國民黨內部就掀起了「反共[高·潮]」。

傅作義對于國共合作的態度也愈加模糊,潘紀文等黨員干部被迫離開革命軍,在離開前過于倉促,沒能妥當安排閻又文的今后活動和任務。

此后的七年時間,國共兩黨關系時而緩和時而緊張,而且抗日戰爭的戰況又牽扯了國共兩黨大部分精力,所以閻又文與黨組織一直沒能取得聯系。

到了1945年,日本侵略者宣布無條件投降,抗日戰爭取得了勝利。就在幾天后,陜甘寧革命根據地的邊保人員王玉接到上級任務,到綏遠的傅作義部隊,尋找一名失聯已久的地下黨員閻又文。

王玉在拿到閻又文的情報后,心里也有一些疑慮,七年間沒有任何聯系,閻又文還能忠于黨的領導嗎?組織上的領導也提醒王玉,閻又文有可能已經拋棄信仰,加入國民黨。

但根據組織對他以及傅作義部隊的了解,閻又文大機率還在等待黨組織的聯系。王玉決心無論有怎樣的風險,都要完成任務,找到閻又文。

1946年初,王玉做好準備,來到了綏遠省包頭(今內蒙古包頭)。他化名張治公,裝扮成了一名商人,開始在傅作義的部隊周圍打探情報。

提供情報,推動北平和平解放

有一天在飯館吃飯時,王玉發現不遠處坐著的一名國民黨軍官,和自己的口語相似。于是,王玉走過去向軍官搭話,兩人聊得很投機,很快王玉就得知了軍官名叫薛起祿,是傅作義手下一名機要秘書。

薛起祿問起王玉為什麼來到包頭,王玉謊稱自己在尋找自己的弟弟「張治中」,說他在傅作義的部隊做事,并問薛起祿是否知道自己的弟弟。

薛起祿自然沒有聽說過這個虛構的弟弟,但他十分熱心地打探王玉是否還有更多的信息,沒準可以幫助他找到弟弟。王玉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說自己的弟弟曾經來信,說他在軍官閻又文的身邊幫忙。

薛起祿當即拍了一下自己大腿:「閻又文,他是傅司令身邊的大紅人,你弟弟看來混得不錯。」王玉聽到這個重要信息十分開心,表面上還要裝成急于尋找弟弟的樣子,請薛起祿務必幫忙聯系到閻又文。

閻又文假裝十分為難的樣子,王玉瞬間明白了他的用意,連忙從包裹里掏出外國香煙,悄悄遞給薛起祿,還順帶替他結了賬。一來二去,王玉取得了薛起祿的信任,在他的幫忙下順利在辦公室見到了閻又文。

王玉依照著照片,當即確認此人就是他的目標,然而他沒有輕舉妄動,只是簡單地詢問了「弟弟」的情況,在閻又文確認沒有這個人后,王玉假裝十分失望地離開了。

幾天后,王玉直接登門拜訪閻又文。再次見面后,王玉決定單刀直入:「閻又文同志,是延安派我來找你的。」閻又文先是一驚,隨后立馬握住王玉的手,激動地說:「我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兩人隨后來到了更為隱蔽的地方進行交談,王玉一方面給閻又文介紹了黨組織近些年的發展情況,另一方面又將黨組織的任務和囑咐交代給了閻又文。

黨組織要閻又文繼續在傅作義身邊潛伏,將國民黨的政策動向通知給延安。為了保障閻又文的人身安全,王玉與他建立了單線聯系,除了王玉之外的同級別干部完全不知道閻又文的情況。

這條情報線自閻又文起,經王玉轉交給羅青長、李克農等黨中央主管情報工作的領導,由此可見黨中央對于閻又文的重視。在隨后的四年間,閻又文為黨中央提供了許多重要情報。

他利用自己國民黨高級軍官的身份以及傅作義的信任,先后將蔣介石進攻解放區、傅作義發動「綏東戰役」、國民黨進攻華北地區等情報通知給了黨組織,為解放戰爭的勝利做出了突出貢獻。

1948年,李克農派王玉進入北平聯系閻又文,并配合他一同搜集傅作義的動向情報,為即將到來的華北地區決戰做準備。有了準確的情報支持,黨中央在當年對傅作義集團軍進行圍攻。

東北、華北野戰軍默契配合,將傅作義的退路全部阻斷,幾十萬的國民黨軍隊被圍困在了北平城。在被包圍期間,傅作義一方面考慮著和談,但又對戰況抱著一線希望。

另一方面,他接到了蔣介石的南撤命令,但是沒有外界幫助,又難以突出重圍。一年后,閻又文在黨組織的授意下對傅作義進行思想工作,爭取北平和平解放。

閻又文為傅作義分析當下情況,最終傅作義同意與共產黨和談,并派閻又文負責談判事宜。這也是閻又文最后一次以敵對身份與我黨同志交談,1月末傅作義宣布起義,北平正式和平解放。

離世四十年后,身份得以公開

北平和平解放后,傅作義與閻又文一起到西柏坡拜訪毛主席等中央領導,在傅作義和毛主席等人談話期間,閻又文被羅青長叫出來,閻又文這才第一次見到了自己的直屬領導。

后來,在羅青長的安排下,閻又文恢復了組織身份,但還是沒有公開身份。隨后閻又文回到傅作義身邊,協助他完成改編任務,在新中國成立后,閻又文在水利部部長傅作義的部門任辦公廳主任。

時間來到1960年,閻又文調任農業部的糧油局局長,在高強度的工作中,他患上食道癌,最終在1962年9月5日逝世。在閻又文同志的追悼會以及葬禮中,閻又文的家人對于閻又文的身份頗感疑惑。

我黨一方面對于閻又文在革命中的貢獻高度評價,另一方面卻沒有人能詳細地說明閻又文的身份和經歷。閻又文的墓碑上,也僅有名字、生卒日期等信息,碑文上也沒有提及他對于革命事業的「突出貢獻」

閻又文的家人對于他「臥底」國民黨內部的事情也是毫不知情,直到1993年,事情真相才被政府高層揭曉。這一年,閻家子女在申請入黨時查不到父親的身份檔案,以至于無法通過政審。

在這樣的情況下,原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劉光人聽說了此事,他早年與閻又文、王玉等人有著聯系,也對閻又文的身份產生過懷疑。為了幫助閻又文子女解答疑惑,他找到了閻又文曾經的聯系人王玉。

不久之后,他們這才得到了閻又文的真實身份。王玉跟著劉光人一同找到閻又文子女,激動地說,「已經40多年了,你們父親的身份應該可以解密了。」

隨后,他將閻又文的革命經歷告訴了大家,閻又文的子女這才知道了父親地下革命工作者的身份。縱覽我黨發展的歷史,類似閻又文這樣的地下黨員,在戰爭年代冒著不亞于上戰場的風險,為戰爭的勝利提供了許多寶貴情報。

他們的名字應該被世人熟記,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