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勝會笑破肚皮:九天玄女仙術斗不過高廉妖法,宋江你真能忽悠

及時雨宋江能夠架空晁蓋,完全是憑自己的本事,這在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的江湖爭霸中,并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晁蓋可以火并王倫,宋江也可以搞掉晁蓋,這就是弱肉強食的江湖法則。

林沖魯智深武松曾經力挺宋江上位,智多星吳用的態度也很曖昧,梁山眾好漢中,真正不把宋江放在眼里的,可能只有入云龍公孫勝一人而已,這就叫「撒謊別瞞當鄉人」——宋江的小伎倆,能讓公孫勝笑破肚皮:九天玄女仙術斗不過高廉妖法,宋江你可真能忽悠,但你這忽悠神功,對貧道無效,因為你會的我都會,你不會的,我也會!

手握「天書」的宋江被人家用妖法攆得一口氣跑出二十里,一場大戰戳破了宋江編造的「玄女天書」謊言,這讓宋江和吳用如何下台、收場?

宋江架空晁蓋的計劃,從剛上梁山就開始實施了,他的連環三招把已經上山的好漢都忽悠瘸了。

宋江的第一招,就是打亂梁山原有的座次,讓眾好漢選邊站隊: 「休分功勞高下,梁山泊一行舊頭領,去左邊主位上坐。新到頭領,去右邊客位上坐。」

左邊是晁蓋的人,右邊是宋江的人,這麼明顯的劃分,連李逵都看得出來,原本已經上梁山很久的花榮、秦明、清風山三盜等十來個已經有位置的「舊頭領」,紛紛老黃瓜刷綠漆,變成了「新頭領」。

宋江一看下面坐著的三十六個頭領,自己已經取得了二十七比九的絕對優勢,就是使出了第二招: 「耗國因家木,刀兵點水工,縱橫三十六,播亂在山東——這個正應宋江身上,合主宋江造反在山東。」

宋江這第二招是歷朝歷代的開國之君和反王們玩兒剩下的,篝火狐鳴的把戲,吳用的老祖先吳廣早就用過。

兒歌讖語能忽悠住李逵那樣的夯貨,但是對吳用公孫勝這樣的「行家里手」來說,卻一點效果都沒有,于是宋江就使出了第三招,這回他祭出的法寶,就是「九天玄女天書」。

宋江通過「玄女天書」,成功地把吳用拉進了懷抱: 「宋江與晁蓋在寨中每日筵席,飲酒快樂,與吳學究看天書。」

宋江急著拉攏吳用,卻在情急之下露出了馬腳:九天玄女說「此三卷之書,只可與天機星同觀,其他皆不可見」,梁山好漢還沒排座次,排名石碣還沒偽造好,你怎麼知道吳用是天機星?

宋江連環三招,忽悠住了絕大多數梁山好漢,也籠絡住了吳用那顆不安分的心,但是精通此道的入云龍公孫勝卻不屑一顧: 「小道自從跟隨著晁頭領到山,逐日宴樂,一向不曾還鄉。薊州老母在彼,亦恐我真人本師懸望,欲待回鄉省視一遭。暫別眾頭領,三五個月再回來相見,以滿小道之愿,免致老母掛念懸望之心。」

公孫勝離山返鄉,還不忘警告宋江一句:我是跟晁蓋一起上的梁山,你做事也別太過分!

架空了晁蓋,籠絡住吳用,宋江接下來就要跟林沖建立「同生共死的戰斗情誼」,于是就有了高唐州之戰。

高唐州的知府高廉是高俅的叔伯兄弟,也算是豹子頭林沖的仇人,所以林沖毫不客氣地把高唐州統制官于直一矛戳死,霹靂火秦明也用狼牙棒砸死了另一個統制官溫文寶。

高廉連折兩員大將,就是出了壓箱底的本事: 「只見高廉隊中卷起一道黑氣,那道氣散至半空里,飛砂走石,撼地搖天,刮起怪風,徑掃過對陣來。林沖、花榮等眾將對面不能相顧,驚得那坐下馬亂攛咆哮,眾人回身便走。」

看到這里,讀者諸君第一時間就明白了:高廉的妖法,不過是幻術而已,梁山好漢沒有一個黑氣吞掉,大家都是被官軍刀劍所傷——這技術,好像大衛科波菲爾也會,也就跟空盆變蛇差不多。

面對近乎空盆變蛇的小戲法兒,宋江一籌莫展,最后還是在吳用提醒下才想起了「玄女天書」: 「打開天書看時,第三卷上有回風返火破陣之法。宋江大喜,用心記了咒語并秘訣。整點人馬,五更造飯吃了,搖旗操鼓,殺奔城下來。」

也難怪宋江喜出望外:九天玄女曾幫軒轅黃帝擊敗蚩尤,這回幫助本星主擊敗高廉,那還不是張飛吃豆芽小菜一碟?

智多星吳用也對天書的效用有點懷疑,但是宋江卻信心滿滿: 「軍師放心,我自有破陣之法。諸軍眾將勿得驚疑,只顧向前殺去。」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被宋江寄予厚望的「玄女天書」,像窗戶紙一樣,被高廉的妖法一指頭戳破了: 「宋江卻待招呼人馬,殺將過去。高廉見回了風,急取銅牌,把劍敲動,向那神兵隊里卷一陣黃砂……高廉銅牌響處,一群怪獸毒蟲,直沖過來。宋江陣里眾多人馬驚呆了。宋江撇了劍,撥回馬先走,眾頭領簇捧著盡都逃命。」

宋江原本「口中念念有詞,左手捏訣,右手把劍一指」,裝得煞有介事,但是高廉的幻術施展出來,宋江馬上丟掉寶劍抱頭鼠竄——讀者諸君可以腦補一下他「做法」時的囂張和「失敗」時的狼狽相。

這一幕早在入云龍公孫勝預料之中,他借故離開梁山,就是想讓宋江出丑,從而揭穿「玄女天書」騙局:如果玄女天書連高廉的妖法都破不了,那豈不成了宋江從地攤兒上淘換來的便宜貨?

宋江很囂張地拿著天書出去,然后又灰頭土臉地被揍了回來,這時候他再也不提「玄女保護星主」了。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高廉并不難對付,錦豹子楊林和白日鼠白勝就能打敗他: 「楊林、白勝吶聲喊,高廉只怕中了計,四散便走,三百神兵各自奔逃。楊林、白勝亂放弩箭,只顧射去,一箭正中高廉左背。月光之下,草坡前搠翻射死拿得神兵二十余人,宋江分賞楊林、白勝,把拿來的中傷神兵斬了。」

妖法再高也怕菜刀,要破高廉的妖法,只要大家閉著眼睛來一通箭雨覆蓋就行了。

高廉被楊林一箭射傷,已經沒有了再戰之力,宋江做了太多虧心事,對鬼神之事也是寧肯信其有不敢信其無,當然也不敢向高唐州發起攻擊。

就在這大眼瞪小眼的僵持階段,原本就對「玄女天書」持懷疑態度的吳用終于坐不住了: 「要破此法,只除非快教人去薊州尋取公孫勝來,便可破得高廉。」

吳用說只有公孫勝能制服高廉,等于側面否定了「玄女天書」的功效和真實性,宋江也只好借坡下驢,派戴宗和李逵軟硬兼施請來了公孫勝。

公孫勝一來,就更加證實了「玄女天書純屬偽造」——「玄女回風之術」在高廉面前一戳就破,而高廉的妖法,卻禁不住公孫勝一指頭: 「只見一道金光射去,那伙怪獸毒蟲,都就黃砂中亂紛紛墜于陣前。眾軍人看時,卻都是白紙剪的虎豹走獸,黃砂盡皆蕩散不起。」

這時候梁山好漢應該也全都明白了:高廉的「妖法」不過就是江湖騙術,可就是這樣比較初級的騙術,卻擊敗了「玄女天書」記載的「仙法」,咱們是不是都被忽悠了?

「玄女」斗不過「妖精」,會妖法的高廉又被雷橫一樸刀揮為兩段,這種種離奇之事,落到有心人眼里,自然會有一番評價,在這里筆者也要請教讀者諸君:宋江編造的「玄女天書」故事,是不是還有其他破綻?宋江用這樣一個漏洞百出的謊言,怎能把梁山一百多條好漢都忽悠得服服帖帖?除了公孫勝魯智深武松燕青那樣見多識廣之人,還有幾位梁山好漢能識破宋江無用的鬼蜮伎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