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打不過惹不起的五位好漢,武松能打過三個,另兩個有多厲害?

梁山一百單八將性格各異:花和尚魯智深俠肝義膽,及時雨宋江口蜜腹劍,智多星吳用心如蛇蝎,黑旋風李逵恃強凌弱,行者武松專打好漢。

專打好漢的武松要放倒恃強凌弱的李逵,拳腳相搏用不了三招,如果雙刀對雙斧,李逵或許還能支撐十幾個回合——畢竟李逵那對板斧也不是吃素的。

李逵遇到武功比他弱的,就會比較囂張,即使是及時雨宋江,他也敢拿斧子去砍。如果燕青和焦挺做了宋江同樣的事情,李逵只能假裝看不見,因為李逵知道自己根本就打不過人家,強出頭就是要挨揍。

宋江打不過李逵,只能喝令刀斧手「將這廝斬訖報來」,要是荒郊野外跟李逵發生沖突,宋江沒準兒當場就跪了。

李逵能打贏宋江卻打不過武松,李逵最怕的五位好漢,似乎武松也只能打過三個,跟另外兩個好漢搏命,武松有幾成勝算,還真不好說。

讀者諸君都知道,李逵是很怕沒遮攔穆弘、沒面目焦挺和浪子燕青的。

李逵撒潑,穆弘一句廢話都不說,一把拖了便走,李逵根本就不敢掙扎,或者說掙扎不動,這也是有原因的:穆弘比李逵更肆無忌憚,要是發起飆來,誰也攔不住,而且他的體型,似乎比李逵還生猛一些。

宋江初見穆弘,就看出此人絕非善類: 「面似銀盆身似玉,頭圓眼細眉單。威風凜凜逼人寒。靈官離斗府,佑圣下天關。武藝高強心膽大,陣前不肯空還。攻城野戰奪旗幡。穆弘真壯士,人號沒遮攔。」

靈官是誰不用解釋,孫悟空大鬧天宮的時候,凌霄殿諸將也就是王靈官有能力跟他單挑,瓦崗五虎中的單雄信,綽號就是「赤發靈官」,而那個「佐圣」就更厲害了——他就是人稱「九天蕩魔祖師」的真武大帝。

穆弘是揭陽鎮惡霸,李逵不過是江州牢城營的一個小牢子,他只敢跟街頭潑皮混混耍錢輸打贏要,見了地頭蛇穆弘,只能繞著走。

李逵怕穆弘,是怕他比自己更橫,而且穆弘還有一幫打手,這些人一擁而上,足以在三分鐘之內把李逵捶成一灘肉泥。

李逵怕燕青,也打不過焦挺,這些事情讀者諸君都知道:只是「會拳棍」的李逵,根本就是野路子,在專業摔跤手面前,連一招都接不住,李逵雖然蠻橫缺心眼兒欠削,但卻還沒有蠢到吃飯不知饑飽睡覺不知顛倒的程度,那種找虐的事情,他是萬萬不肯去做的。

沒遮攔穆弘、沒面目焦挺、浪子燕青這三位好漢或惡人,都是李逵打不過的,但是這三位在能手格猛獸的行者武松面前,肯定還不夠看。武松無論是體型、力量還是速度,都占據很大優勢,即使輕盈靈巧如浪子燕青,速度也未必快過老虎,武松打他,應該是毫無難度——燕青最大的弱點,就是太「小巧」了:身高只有六尺,跟宋江差不多,宋江是黑矮敦實,而燕青則很苗條。

苗條的燕青,李師師很喜歡,盧俊義也很喜歡,他打野狐禪李逵可以憑技巧取勝,但是在武松的「玉環步鴛鴦腳」之下,估計也撐不了太長時間。

武松打穆弘、焦挺、燕青或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對決另外兩位李逵打不過惹不起的好漢,武松可能就只剩下一半勝算了,搞不好還會輸掉——這兩位好漢實在是太難對付了。

行者武松的頭陀身份是假冒的,而入云龍公孫勝卻是一個有師承的修道之人,他的法術已經夠厲害了,更難纏的是公孫勝身強力壯,拳腳功夫也是相當不弱,他到東溪村見晁蓋,就是一路打進去的: 「只見那個先生,身長八尺,道貌堂堂,威風凜凜,生得古怪。正在莊門外綠槐樹下,打那眾莊客。」

如果用四個字來形容公孫勝的相貌,那就是「極其雄壯」——他是梁山一百單八將中,少數幾個絡腮胡子之一,另一個雄壯的絡腮胡子,就是花和尚魯智深,而豹子頭林沖雖然有「小張飛」之稱,但胡子好像并不茂盛(有人沒見過虎須,但都見過貓胡子)。

雄壯的公孫勝,可能是李逵最怕的梁山好漢,如果公孫勝讓李逵給自己提鞋,李逵絕不會遲疑半秒鐘: 「他和羅真人一般的法術,我如何敢輕慢了他!」

仗著宋江的庇護,李逵囂張跋扈,經常把吳用氣得半死,但是在公孫勝面前,他卻表現得比小兔子還乖乖: 「兩個入來店里坐下。公孫勝坐了上首,李逵解了腰包,下首坐了。公孫勝道:‘妳這里有甚素點心賣?’李逵道:‘我去買些來。’便去包內取了銅錢,徑投市鎮上來,買了一包棗糕。」

說李逵沒禮貌,那是打得輕,在公孫勝面前,粗鄙的李逵也會變得小心翼翼機靈乖巧。

公孫勝很難對付,宋江和吳用的鬼蜮伎倆,在公孫勝的絕對實力面前,一點作用都沒有,所以公孫勝在梁山成了超然的存在: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誰也奈何他不得。

武松即使神力驚人武功精湛,要打一只腳已經踏入半仙境界的公孫勝,勝算也是微乎其微——他要想干掉公孫勝,就只能靠突然襲擊,別給公孫勝念咒憋大招兒的機會。

李逵怕公孫勝,那是怕得一貼老膏藥,而李逵怕魯智深,則是人家根本就不理他,甚至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里:李逵耍三十斤的小鐵錘就覺得很了不起,但是在倒拔垂楊柳的魯智深面前,他的小鐵錘,就只能修鞋釘馬掌了。

魯智深是梁山第一神力,他的力氣,已經超出了我們想象和計算的范疇,李逵原本就不會什麼武功招式,他最拿手的就是憑一股蠻力胡劈亂砍,如果他跟魯智深較勁,那對板斧很可能在三招之內被砸飛,那時候他的下場,就跟生鐵佛崔道成一樣了。

李逵喜歡喝酒吃肉,魯智深也喜歡喝酒吃肉,但魯智深喝酒吃肉的時候,李逵從來不往跟前湊合——他也能看出眉眼高低,就怕這大胖和尚發起飆來,一頓亂拳把自己的門牙打飛。

李逵的拳頭,在六尺高的張順背上擂鼓似的捶了半天,張順毫發無傷;面對跟李逵一樣蠻壯的鎮關西鄭屠,魯智深三拳就要了一條性命。

李逵惹不起也打不過魯智深,武松則是一直把魯智深當大哥,武松之所以如此敬重魯智深,除了敬他的俠肝義膽,可能還對魯智深的武功有所了解——大家在二龍山吃飽喝足后,比武較技就是最好的休閑消食方式,誰有幾斤幾兩,應該都是心知肚明的。

筆者個人認為,李逵打不過惹不起的這五位梁山好漢中,武松擊敗穆弘、焦挺、燕青應該難度不大,跟魯智深公平較量,勝負也有五五開,但是面對入云龍公孫勝,那可就難說了——在讀者諸君看來,武松和公孫勝對決的結果,是道士勝出,還是頭陀打贏?梁山一百單八將中,能完虐李逵的好漢有多少?這些好漢,有幾個是武松打不贏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