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房玄齡杜如晦,尉遲敬德連出兩招:李世民秦瓊誰能救他性命?

江山本是將軍定,不許將軍享太平。這是數千年來難以打破的魔咒:漢朝明朝屠戮功臣,宋朝杯酒釋兵權,清朝急眼了連自己的兄弟和兒子也殺,就連一向以寬宏大量著稱的唐朝,也有不少名將死于皇帝刀下。

我們翻開凌煙閣首批二十四功臣名錄,就會發現至少有侯君集、張亮兩位國公被滅門或僅存一根獨苗,長孫無忌、房玄齡的后世子孫下場也不算太好,只有秦瓊程咬金尉遲敬德等少數幾人善始善終。到了神龍元年,那二十四位功臣家族還能享受皇家祭祀的并享有祖上封邑的,就只剩段志玄、屈突通、蕭瑀、李靖、秦叔寶、長孫順德、劉宏基、宇文士及、程知節、張公謹等十人了(事見《唐會要·卷四十五·功臣》)。

凌煙閣首批二十四功臣貞觀十七年(公元643年)確定,神龍元年就是公元705年,那一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神龍政變」,當年二月太平公主等人發動政變,迎唐中宗李顯復位,復國號為唐,在復周為唐之后,皇帝為了收攏人心,對二十五家功臣進行優撫(所食實封,并依舊給),其中只有十家的祖上是凌煙閣功臣,另外十四家,估計早已沒落。

短短六十二年,就有十四家功臣沒落,這其中居然包括我們熟知的房玄齡、杜如晦、魏征、李勣、尉遲敬德——李勣是受孫子徐敬業的牽連,被滅門掘墓事出有因,房玄齡的兒子似乎也卷入了謀反案,魏征、杜如晦和尉遲敬德犯了什麼錯誤,以至于唐中宗李顯復位后,連封邑也不讓那些后人繼承了?

皇帝與功臣之間,總是有剪不斷理還亂的恩怨情仇,探究起來,幾萬字也說不明白,所以咱們今天只聊尉遲敬德:這位開國公脾氣暴躁,也不像程咬金那樣大智若愚,得罪了不少朝中大佬,要是不是他做對了兩件事,尉遲家早就被滅了!為何有人說要不是尉遲敬德跟秦瓊學了一招,他的腦袋早就搬家了?

尉遲敬德這個人,對李世民的忠誠那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有一個絕大數功臣都有的缺點,那就是居功自傲、驕橫跋扈,這一點他還真跟后世的藍玉和年羹堯有些相似,但似乎不藍玉和年羹堯還過分: 「嘗侍宴慶善宮,有班其上者,敬德曰:‘爾何功,坐我上?’任城王道宗解喻之,敬德勃然,擊道宗目幾眇。」

任城王李道宗是李世民的堂弟(生于602年,是李淵堂侄,比李世民小四歲),也是李世民最欣賞的三大將帥之一: 「當今將帥,惟李勣、道宗、薛萬徹。勣、道宗用兵不大勝亦不大敗;萬徹若不大勝即須大敗。」

李道宗絕對是一個好人,《舊唐書》說他「敬慕賢士,不以地勢凌人,軍謀武勇,好學下賢,于群從之中,稱一時之杰。」《新唐書》說「國初宗室,唯道宗、孝恭為最賢,至河間(王李孝恭)之功,江夏(李道宗破突厥有功,由任城郡王晉升江夏親王)之略,可謂宗室標的者也。」

尉遲敬德連勸架的王爺都敢揍,李世民也很生氣: 「我原先很奇怪漢太祖高皇帝劉邦時期的功臣為什麼都沒了,現在看你的所作所為,才知道韓信和彭越被殺,還真怨不得劉邦——你再胡鬧下去,恐怕會追悔莫及!」

除了敢對李姓王爺動手,尉遲敬德還跟其他朝中大佬鬧矛盾: 「敬德好訐(斥責別人的過失;揭發別人的隱私 )直,負其功,每見無忌、玄齡、如晦等短長,必面折廷辯,由是與執政不平。」

長孫無忌和房玄齡杜如晦都不是軟柿子,得罪了這些權貴,尉遲敬德沒被三人成虎、以莫須有的罪名被棄市滅族,并不是那些政敵寬宏大量,而是尉遲敬德在囂張混不吝的同時,還做對了兩件事:要沒有這兩件事墊底,尉遲敬德有十個腦袋,也不夠國舅和謀士們偷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三大佬要算計莽漢尉遲敬德,那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尉遲敬德做對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絕成為李世民的女婿。

細算起來,585年出生的尉遲敬德,比598年出生的李世民還大十三歲,也不知道李世民哪根弦搭錯,居然想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尉遲敬德:「 上又嘗謂敬德曰:「朕欲以女妻卿,何如?」敬德叩頭謝曰:「臣妻雖鄙陋,相與共貧賤久矣。臣雖不學,聞古人富不易妻,此非臣所愿也。」上乃止。(事見《資治通鑒·唐紀十一》)」

李世民賜婚尉遲敬德,事情應該發生在貞觀十三年二月之前,也就是有人舉報尉遲敬德謀反,尉遲敬德脫衣露傷以示忠誠之前,這說明李世民對尉遲敬德并沒有百分之百的信任,他口頭許諾把女兒嫁給尉遲敬德,也是一種考驗。

唐朝的公主們是個啥德行,諸君都知道,尉遲敬德要是真娶了比自己小幾十歲的公主,那麼他的金盔肯定會變成在污水中泡了幾十年的青銅。

更為嚴重的一點,是尉遲敬德變成李世民的駙馬時候,就成了「外戚」,是要站在功臣宿將和朝堂文官對立面的,如果他跟皇族和功臣發生沖突,事情的性質就會發生改變,那時候李世民就不會保他,而且想保也保不住。

沒娶李世民之女,尉遲敬德逃過兩劫,他接下來的又一舉動,則算是給自己貼了一道護身符:把自己的孫女,嫁給了秦瓊的兒子。

尉遲敬德是秦瓊是老對手,也是老戰友,更是秦瓊手下敗將。秦瓊因為打敗并迫降尉遲敬德,在新舊兩唐書中均有明確記載: 「戰美良川,破尉遲敬德,功多,帝賜以黃金瓶,勞曰:‘卿不恤妻子而來歸我,且又立功,使朕肉可食,當割以啖爾,況子女玉帛乎!’」

尉遲敬德與秦瓊聯姻,并不完全是要占便宜當大輩,秦瓊管他叫「世叔」,他也未必敢答應,但是跟秦瓊成了「親家」,就等于跟瓦崗群雄搭上了關系:當時的大唐帝國,很多將相都是瓦崗出身,其中最有名的當然是魏征、李勣、秦瓊、程咬金,連跟秦瓊程咬金一起投唐的牛進達、吳黑闥也受封開國郡公,能跟秦王府「十八學士」和國舅抗衡的力量,也就是瓦崗舊將了。

我們細看唐朝史料,就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魏征尖牙利口逮誰咬誰,但是卻從不見他彈劾李勣、秦瓊、程咬金——程大將軍的貪財世人皆知,偏偏魏征視而不見。

瓦崗群雄出將入相,秦瓊跟李淵關系極鐵,尉遲敬德與秦瓊聯姻,也算半個瓦崗系,房玄齡杜如晦再想動他,就得掂量掂量了。

很多人都認為尉遲敬德粗魯莽撞,但是能在精英云集黨爭白熱的大唐朝廷壽終正寢,并跟秦瓊一起成為門神,可見他也是有一定政治智慧的,他拒絕成為駙馬,跟秦瓊聯姻,都是極其明智的抉擇。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如果他成了李世民的女婿,如果他沒有跟秦瓊結親,還能安安穩穩地活到七十四歲嗎?別的不說,就是李世民的女兒,也不是尉遲老將軍能消受得了的吧?

至于尉遲敬德跟秦瓊學會了哪一招,看過《舊唐書·列傳第十八》和《新唐書·列傳第十四》的讀者肯定知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