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在梁山有五個仇人:他們能擊敗魯智深武松,為何不敢殺宋江?

也不知道宋江是咋想的,他一面大講忠孝仁義,一面又把很多無辜者坑上梁山,還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對方好。

除了坑人上梁山,宋江在殺人負案在逃期間,還指使清風山三盜和小李廣花榮,將青州城外數百人家一把大火燒做白地, 「一片瓦礫場上,橫七豎八,殺死的男子婦人,不計其數。」

僅憑這一樁大罪,宋江就該凌遲處死十回,那些說宋江「有忠心、講義氣」的人,可以對宋江的暴行視而不見,但是深受其害的霹靂火秦明卻痛徹心脾: 「不知是哪個天不蓋、地不載、該剮的賊,裝做我去打了城子,壞了百姓人家房屋,殺害良民,倒結果了我一家老小。閃得我如今有家難奔,有國難投,著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我若尋見那人時,直打碎這條狼牙棒便罷!」

秦明最后并沒有用狼牙棒打碎宋江的腦袋,施耐庵給出了三個理由: 「一則是上界星辰契合;二乃被他們軟困,以禮待之;三則又怕斗他們不過,因此只得納了這口氣。」

在筆者看來,后面兩條才是主要原因,秦明人單勢孤,根本就打不過清風山三盜外加小李廣花榮,如果當時不忍氣吞聲,肯定會被推出去斬首,那時候他不但丟了老婆孩子,還丟了性命,連報仇的機會都沒有了。

宋江口是心非并不奇怪,因為歷朝歷代的官吏,最擅長的就是這一套:嘴上正大光明,心里齷齪陰暗。但是秦明在納花榮妹妹為續弦之后,居然淡忘了滿門被滅之仇,死心塌地為宋江效命,這就讓人不能不十分奇怪了:一日夫妻百日恩,秦明怎會只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

跟被坑得家破人亡的秦明一樣,在梁山上還有四個人應該跟宋江有不共戴天之仇,更奇怪的是這五個人聯合起來,甚至有擊殺魯智深武松的實力,但卻一直不敢對宋江拔刀——他們是被宋江的花言巧語蒙蔽,還是被小恩小惠收買,或者是知道自己實力不足,報仇就等于送死,這就是咱們今天要聊的話題。

秦明是被宋江坑慘了,妻子(古時候的妻子指的是夫人和兒子,并不是像現在單指老婆)的首級被挑在長槍之上,任何一個人都是終生不能忘懷,午夜夢回,肯定是咬碎鋼牙淚濕枕巾。

像秦明一樣身負血海深仇的,還有一丈青扈三娘,他的老父親就慘死在黑旋風李逵的板斧之下: 「李逵正殺得手順,直搶入扈家莊里,把扈太公一門老幼,盡數殺了,不留一個。叫小嘍羅牽了有的馬匹,把莊里一應有的財賦,捎搭有四五十馱,將莊院門一把火燒了。卻回來獻納。」

扈三娘被滅門,宋江發了一筆橫財,扈家莊的金銀財寶,肯定是要分給「有功人員」,其中一部分,很可能誰成為王英迎娶扈三娘時的「彩禮」,或者干哥哥宋江給的「陪嫁」。

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扈太公這件小棉襖肯定是漏風了——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扈三娘不但不替父報仇,還真那個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的矮腳虎王英過起了[夫·妻·生·活],而且看起來感情還不錯,頗有一點同生共死的意思: 「一丈青看見戳了他丈夫落馬,急舞雙刀去救時,鄭彪便來交戰。略斗一合,鄭彪回馬便走。一丈青要報丈夫之仇,急趕將來。鄭魔君歇住鐵槍,舒手去身邊錦袋內,摸出一塊鍍金銅磚,扭回身看著一丈青面門上只一磚,打落下馬而死。」

扈三娘在「丈夫」遇險時舍命相救,「丈夫」斃命后又不顧一切地報仇送死,施耐庵居然對她大加贊賞: 「老夫借得春秋筆,女輩忠良傳此人。戈戟森嚴十里周,單槍獨馬雪夫仇。」

殺父屠村之仇不報,卻認賊為兄、為賊丈夫送命,這不是忠良,而是狼女無親,喪盡天良。

扈三娘綽號一丈青,如果她身上真有一丈長蛇刺青,那肯定就是個有問題的叛逆少女,對父兄都沒有半點感情,有了比較另類的丈夫,就什麼都忘了。

扈三娘滿門被滅家業被毀,同樣遭此厄運的,還有玉麒麟盧俊義——盧俊義那才叫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他在大名府開當鋪賺大錢,卻被宋江和吳用惦記上了: 「梁山泊寨中若得此人時,何怕官軍緝捕,豈愁兵馬來臨!」

宋江和吳用把盧俊義賺上山,一開始還真不是為了壯大招安派實力,而是要讓他充當打手。一向瞧不起梁山賊寇的盧俊義,在被坑得家破人亡之后,居然上梁山坐了第二把交椅,在生擒史文恭之后,也不敢坐在宋江上頭,反而趴在地上磕頭如搗蒜: 「盧俊義恭謙拜于地下,說道:‘兄長枉自多談。盧某寧死,實難從命。’」

盧俊義居然「寧死」也要給宋江當小弟,全忘了自己那萬貫家財為何灰飛煙滅,也忘了是誰把自己陷于不忠不義的困境。

跟盧俊義一樣,被宋江坑得前程盡毀的,還有雙鞭呼延灼和美髯公朱仝。

呼延灼絕對算不上忠臣,當然也算不上好人,宋徽宗趙佶和奸臣高俅對別人或許比較冷酷無情,但是對呼延灼絕對是情深義重:趙佶欽賜踢雪烏騅,高俅幫他組建了鐵甲連環馬。

呼延灼世受皇恩,跟奸臣關系也不錯,但是被宋江兩戰打得一無所有,手下兄弟被屠戮一空,這份血海深仇,就是把宋江生吞活剝也不為過。

呼延灼有機會向宋江復仇,也有機會逃離梁山,甚至可以跟大刀關勝將計就計,將宋江引入包圍圈全殲,但是呼延灼放棄了所有將功贖罪的機會,不但出賣了收留他的慕容知府,還把朝廷節度使打死一個生擒一個。

呼延灼是一個忘恩負義的小人,被很多人視為「梁山好漢三條半」中的一個或半個的朱仝,其實也不是什麼好人——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他一件好事都沒做,倒是在宋江坐樓殺惜案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朱仝自湊些錢物把與閻婆,教不要去州里告狀,又將若干銀兩,教人上州里去使用,文書不要駁將下來。」

朱仝對宋江有恩,宋江「報恩」的方式,就是指使李逵斧劈小衙內栽贓陷害——朱仝原本已經得到滄州知府的賞識,有望跟楊志在大名府一樣混一個不錯的前程。

宋江坑得朱仝前程一片漆黑,還背上了「殺童」的惡名,如果他還有一點人性和血性,就應該斬殺李逵和宋江,為那無辜的四歲小衙內復仇。

宋江之罪,擢發難數罄竹難書,應該殺死宋江為親友報仇的梁山好漢,不僅僅是秦明、扈三娘、盧俊義、呼延灼、朱仝這五個——我們盤點下來,這「五條好漢」有三個甚至不能算人:呼延灼辜負君恩,出賣慕容知府,內心之惡已經超出了人類范疇;秦明和扈三娘忘記血海深仇,跟賊人同床共枕,也突破了做人的底線。

秦明、扈三娘、呼延灼三個雖然已經不能算人,但是其武功絕對不弱,如果他們跟盧俊義朱仝聯起手來,擊敗或斬殺魯智深武松也不是什麼難事,要殺宋江,可以說是易如反掌,但不知為什麼,他們不但忘記了不共戴天之仇,而且還對宋江俯首帖耳、五體投地,甚至愿意為宋江獻出生命。

很多人都在問梁山一百單八將有多少真正的好漢,筆者認為這個問題應該換一個問法:梁山一百零八條好漢,有幾個能算是人?

花和尚魯智深當然俠義可欽,行者武松快意恩仇也值得尊敬,九紋龍史進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也算一條好漢,但是他們并非梁山頂級戰力。咱們今天提到的宋江這五個仇人,要是聯起手來向宋江復仇,就是魯智深武松肯為宋江出手,也會敗于這五人之手。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很遺憾地發現這五個「仇人」似乎比魯智深武松還尊敬宋江,扈三娘一口一個「哥哥」叫得也挺親熱,這就是筆者百思不得其解而只好請教讀者諸君的問題了:秦明、扈三娘、呼延灼忘記國仇君恩家恨,還能算人嗎?如果這五人向宋江復仇,又有誰能擋得住他們?魯智深和武松聯手,是不是也打不過這五人?

最關鍵的一個問題,是這五個人為什麼在猥瑣小吏宋江面前,居然沒有半點反抗意識和復仇之心?莫非他們的良心,真是都被狗吃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