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商撲向軍統少將沈醉:神秘消失的周代寶鼎,你拿它當燒紙爐?

里昂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頭條創作挑戰賽#位列「軍統四殺手」、「三劍客」的沈醉身手不錯,戴笠說他「會駕駛汽車、摩托、汽艇,會照相、會游泳,國術也有基礎。」

戴笠說的國術就是武術,但當年的武術跟現在的「舞術」完全是兩回事,一個是用來格殺,一個是用來表演。

沈醉身材高大(據說有一米八左右),但卻不是單純的赳赳武夫,他長時間擔任軍統局本部總務處少將處長,說明他在為人處世方面很有一套。

我們細看沈醉回憶錄,就會發現他原來是書香門第大宅門走出來的,對古玩字畫都有一定研究,大畫家齊白石在湘潭當木匠的時候,還給沈家大宅畫過大衣柜(原畫后來被白石老人用《百雞圖》、《百蝦圖》、《百荔圖》換了回去,另外附贈親手雕刻的兩枚田黃石印章)。

深受家庭熏陶,在文物鑒賞方面頗有造詣的沈醉也有走眼的時候:他放在辦公桌邊當燒紙爐的,居然是一尊周代寶鼎,這尊寶鼎后來后來成了另一家故宮博物院的鎮館之寶。

這尊寶鼎的發現過程比較離奇,同時也能證明軍統特務太離譜,當時的古董商掐死沈醉的心都有了,他們撲向沈醉:「 老天爺,罪過呀!你怎麼能拿周代寶鼎當燒紙爐?」

沈醉這個人,很多人都很熟悉,在《特赦1959》中他以真名出現,在《紅巖》中,他就是那個稍微有一點底線的「嚴醉」,他和周養浩(沈養齋)、徐遠舉(徐鵬飛)并稱「軍統三劍客」

沈醉入行極早,他當特務的時候,既沒有中統也沒有軍統,當時的特務組織還叫「復興社特務處」,處長就是后來主持軍統工作的副局長戴笠。

1932年,十八歲的沈醉在姐夫余樂醒的介紹下加入了特務處,沈醉的第一份工作是聯絡員,化名是陳淪,主要任務是給姐夫余樂醒所管轄的法租界、英租界、華界和滬西的四個情報組、一個行動組和幾十個直屬通訊員遞送文件和情報。

在傳遞情報的過程中,沈醉見到了戴笠: 「他中等身材,長方臉顯得有些過長,嘴巴又寬又大,除了那雙眼睛和又粗又長的劍眉讓人望而生畏之外,其他后很平常,不像有些人所說的那麼可怕。(本文黑體字均出自沈醉回憶錄,下同)

戴笠和沈醉「一見如故」的原因很搞笑:兩個人有過相似的經歷,都是被學校開除的。

沈醉是在長沙文藝中學上國中的時候,跟高年級同學一起參加游行而被開除,戴笠聽完沈醉的描述后哈哈大笑: 「年輕人干點莽撞事沒什麼!我小時候跟你一樣,也是讓學校趕了出來。只要你在這里好好干,就有前途!」

在戴笠的訓導和提攜下,沈醉一路高升成了軍統最年輕的少將,掌管著軍統第一肥缺總務處。電視劇《潛伏》中的保密局天津站站長吳敬中跟沈醉在軍統臨澧特訓班當過同事,后來兩人關系一直不錯。

吳敬中的玉座金佛和斯蒂龐克轎車,在沈醉眼里也就是小孩子的玩具,他下去巡視一圈,學生們是連洋樓帶德國轎車一并贈送,北平站站長馬漢三一次就送了沈醉二百顆珍珠。

同樣是軍統教官,沈醉的日子可比吳敬中滋潤多了:吳敬中雖然也是少將,但他想得到齊白石的畫作卻十分困難,這就是靠山和家世不同而形成的巨大差距。

戴笠墜機后,沈醉迅速跟軍統三巨頭(鄭介民、唐縱、毛人鳳)都搞好了關系,鄭介民接任軍統局正局長之后,和副局長唐縱、毛人鳳搶著安排自己的嫡系掌管要害部門,三家爭斗的結果,是局本部八個處長換了七個,只有腳踏三只船的總務處處長沈醉保住了自己的肥缺。

沈醉保住了總務處處長之位,卻沒從戴笠的遺產中撈到多少油水,房子、車子和古玩珍寶,都被鄭介民和唐縱毛人鳳瓜分了,三個人搶紅了眼,沈醉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就琢磨著多出去一段時間。

沈醉跟鄭介民毛人鳳申請去各省站搞「財產清查」,一方面是為了避避風頭,另一方面則是看著各省站大發劫收財,他也眼紅心熱,想下去刮一刮地皮。

欽差出朝,地動山搖。「軍統財產清查委員會副主任」沈醉來了,各省站站長自然高接遠迎,除了準備好厚禮之外,「行營」也自然是最高檔的。

這里咱們要插一句:沈醉為了只撈實惠而不得罪人也不承擔責任,還很聰明地推薦身體有病的督察主任廖華平擔任清查委員會正主任。

廖華平原本是地下黨,在北平被捕后叛變,還出賣了不少戰友。也許是受到了良心的譴責,廖華平加入軍統后一直病病殃殃,整天躲在局本部不出來,還給自己定了三條清規戒律:不赴宴、不收禮、不交游。

聰明的沈醉從南京到上海,能坐飛機也不坐,就是要做汽車走爛路,把病秧子廖華平折騰得一絲兩氣,剩下的事情就全由他自己來做了,最后只需要廖華平在最終審查報告上簽字蓋章背鍋就行了。

當年在上海負責的特務是畢業于莫斯科中山大學的王新衡、劉方雄等人,他們對廖華平不太搭理,卻把沈醉安排到了軍統局人事處處長龔仙舫(已經跟戴笠同機墜亡)用過的辦公室: 「地毯、沙發、辦公桌、鋼絲床一應俱全,辦公桌邊還有一個四周長滿綠色銅銹的燒紙爐——特務們都養成了一個習慣,不管什麼廢紙,總是隨手燒掉,從不往字紙簍里扔,以免泄密。」

沈醉住進這個高級套房,并沒有把那個銅鼎放在心上,也像其他特務那樣,把不能保留的字紙都扔進去燒掉,卻沒注意到那個銅鼎上有五百多字的銘文:「 ……易汝茲關,用歲于政,毛公對歆天子皇休,用作尊鼎,子子孫孫永寶用。」

看了這些銘文,見多識廣的讀者諸君,一定會知道,這就是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出土于陜西岐山、現存于島上故宮博物院的展館之寶毛公鼎了。

熟悉毛公鼎典故的讀者,肯定會問這樣一個問題:這樣價值連城的稀世國寶,怎麼會被沈醉做燒紙爐暴殄天物?這件國寶又是怎麼露出真容并轟動一時的?

這就要從沈醉大撈特撈來說起了。

沈醉收了一棟洋樓和一輛德國小汽車和幾十根金條之后,就準備在上海特務提供的清單上簽字,無意間聽到他們透露了一個信息: 「有一個西漢的毛公鼎(特務沒文化,以為西漢就夠早了) ,過去確實有過,現在不知道哪里去了,上海偽市長有一對雞血凍圖章,價值連城,我們一直沒找到。」

家有兩枚齊白石雕刻田黃石印章的沈醉一聽還有更好的寶貝,馬上來了精神,同時心里也有些打鼓: 「這兩件無價之寶找不到,我和廖華平誰也不敢在清單上簽字。」

沈醉在上海呆過很長時間,還破獲過幾起大案,地面上人頭很熟。他客客氣氣地請來幾位古董商到自己辦公室,想從他們嘴里套出點有用的線索。

沈醉歪打正著,這些古董商中,真有一個知情者: 「前偽市長錢某從我手里買去的那對雞血凍圖章,有五六寸高。碧綠碧綠的,上面布滿了大塊雞血一樣鮮紅鮮紅的印記,那圖章可是名貴呀,可是他只花了……」

還沒說出售價,那古董商張大嘴巴,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沈醉身后,然后像著了魔一樣撲向沈醉,沈醉一閃身,那人直接撲向了辦公桌旁的燒紙爐,旁邊的幾個古董商也像老鷹一樣撲上來: 「我的媽呀!」「老天爺呀!」「這可真是罪過呀!」

沈醉被嚇得莫名其妙:「先生們,你們這是怎麼啦?」

那幫古董商古董商頓足捶胸:「毛公鼎呀!我的處長大人,你看看這上面的銘文,拓印一張就值不少錢,你們把他當燒紙爐,真是……」

沈醉心里清楚,要不是他有個軍統少將處長的身份,那幫古董商會毫不客氣地撲上來把他按倒暴揍一頓:銘文的每一個字都是無價之寶,有五百個銘文的稀世珍寶被當做燒紙爐,這種荒唐事兒,也就是軍統這幫特務干得出來。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沈醉居然在自己鼻子底下找到了無價之寶毛公鼎,又從錢某保險箱的夾層里找到了那對雞血凍印章,興高采烈地回南京復命去了。

稀世國寶失而復得,遺憾的是老蔣敗逃,那件充滿傳奇色彩的毛公鼎,也被他帶到了島上,成了那里故宮博物院不輕易示人的重寶,也不知道沈醉的上海尋寶之行,是有功還是有過了:見多識廣的讀者諸君,可知道那尊六七十斤的毛公鼎究竟價值幾何?能不能在北上廣換一棟萬米大別墅?這尊無價之寶毛公鼎,怎麼會擺到了龔仙舫和沈醉的辦公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