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智深只分勝負不決生死,那四次平手之戰,換成武松能殺掉幾人?

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有幾位馬戰步戰都很厲害:馬軍五虎將中的豹子頭林沖步戰功夫還在青面獸楊志之上;位列馬軍八驃騎兼先鋒使的青面獸楊志和九紋龍史進,在步戰中也曾跟花和尚魯智深打得難解難分;花和尚魯智深身為步軍十頭領之首,馬上功夫也相當不弱——馬軍五虎將中的雙鞭呼延灼,也被他打得一籌莫展。

魯智深擅長馬戰一點都不奇怪,他是北宋宣和年間第一等精銳種家軍出身,種家軍跟西夏作戰多年,魯大俠身經百戰,也是一員馬上悍將。

魯智深久經沙場,似乎有些厭倦了殺戮,這一點他在大相國寺當「菜頭兒」的時候曾對八十萬禁軍教頭豹子頭林沖說過: 「灑家是關西魯達的便是。只為殺的人多,情愿為僧。」

魯智深這話大有深意:他遁入空門,可不僅僅是三拳誤殺了鎮關西鄭屠,他身上的殺伐之氣,五台山文殊院的智真長老乃至首座(寺院二號人物,亦稱「上座」、「第一座」、「禪頭」)、維那(寺院監察官)、監寺(總攬寺院庶務,號住持右臂)、都寺(總務執事僧)早就看出來了。

三拳打死鎮關西自我流放,受智真長老潛移默化影響,魯智深的殺伐之氣逐漸消退,再跟人動手,除非遇到巨奸大惡之徒,他都是只分勝負不決生死:生鐵佛崔道成和金眼虎鄧龍都是佛門敗類(鄧龍原為二龍山寶珠寺住持),魯智深殺了他們是清理門戶;小霸王周通強搶民女但事先送了聘禮,罪不至死,所以魯智深只是將其痛毆一頓了事。

魯智深要想殺周通,那也就是三拳兩腳的事兒,打而不殺,說明魯智深下手極有分寸。

因為不想多造殺孽,魯智深在與人交手的時候,經常會出現平局:赤松林斗九紋龍史進、二龍山下斗青面獸楊志,青州城外戰雙鞭呼延灼,杭州東門戰寶光和尚鄧元覺,都是以平局告終——如果魯智深下決心既分勝負也決生死,那麼我們有理由相信楊志和史進都不是他的對手,至于雙鞭呼延灼和鄧元覺能否在渾鐵禪杖下逃生,那就得由讀者諸君評判了。

魯智深對戰呼延灼,在兵器和力氣上都占上風,唯一的短板,可能就是那匹大白馬可能難以承受身高八尺腰大十圍的魯智深和那條六十二斤的渾天禪杖。

但是有一點我們必須看到:呼延灼并不是邊軍將領,并沒有多少實戰經驗,而魯智深在拳打鎮關西之前已經「殺人太多」,真要生死相搏,魯智深獲勝的機率至少有六七成。

魯智深唯一可能拿不下的,就是那個寶光和尚鄧元覺,但要說魯智深會打輸,估計也沒有哪位讀者會相信。

魯智深只分勝負不決生死,所以才跟史進、楊志、呼延灼鄧元覺打成平手,如果以命相搏,他的四個對手,可能有三個會斃命于禪杖之下。這時候問題就出來了:武松跟魯智深的武功在伯仲之間,但武松出手卻是既分勝負也決生死,如果魯智深打平的那四個對手遇到殺伐果斷的行者武松,結果又會如何?

武松就像《一個人的武林》中的那個封于修,但是比封于修更加英武——實事求是地說,封于修長得實在是有點磕磣,如果他是玉麒麟盧俊義或病關索楊雄,也會被李固和裴如海挖了墻角。

武松比封于修英俊,但卻比封于修更狠:封于修既分勝負也決生死,武松則是分出生死后還要取對方首級。

不知道「新水滸」為什麼把武松弄得跟封于修一樣邋遢,而水滸原著中的武松卻是帥哥和硬漢的完美結合: 「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語話軒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氣。心雄膽大,似撼天獅子下云端;骨健筋強,如搖地貔貅臨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間太歲神。」

英武的武松被弄成了邋遢阿貝,魯大俠也變成了對店小二連打帶罵的莽漢,而且這莽漢經常呵呵傻笑,一點「智深」的意思都沒有,這可能是迎合了一部分人的口味:現在還有很多人說鄭屠和金翠蓮是「明媒正娶」,說西門慶和潘金蓮是「自由戀愛」。

鄭屠強騙金翠蓮一文錢沒給,還把金翠蓮當成了搖錢樹;西門慶是有婦之夫勾搭有夫之婦,后來還謀殺了武大郎,這兩人死在魯智深武松手中都是罪有應得。電視劇怎麼洗也洗不白,于是某些人只好在評論中鬼鬼祟祟——看見有人夸武松,就齜牙咧嘴口歪眼斜地道一聲「武吹」,說西門慶不好,也有一大幫經紀人以為是在說他。

西門大官人和鄭大官人都是有同道中人和子孫后代的,他們如何評價魯智深武松,讀者諸君盡可不屑一顧,咱們還是回過頭來說魯智深和武松這二位英雄好漢的武功和戰績。

魯智深和武松曾經有過幾次并肩戰斗,比如那次杭州之戰,武松一出場就嚇跑了鄧元覺,不肯空手而歸的武松收獲了貝應夔的首級: 「寶光見他兩個并一個,拖了禪杖,望城里便走。武松奮勇直趕殺去。忽地城門里突出一員猛將,乃是方天定手下貝應夔,便挺槍躍馬,接住武松廝殺。兩個正在吊橋上撞著。被武松閃個過,撇了手中戒刀,搶住他槍桿,只一拽,連人和軍器拖下馬來。嗝察一刀,把貝應夔剁下頭來。」

貝應夔武功多高誰也不知道,但是方臘的三弟方貌,卻非泛泛之輩,他跟魯智深和武松都交過手: 「魯智深掄起鐵禪杖打將來,方貌抵擋不住,獨自躍馬,再回府來。烏鵲橋下轉出武松,趕上一刀,掠斷了馬腳,方貌倒顛下來,被武松再復一刀砍了。提首級逕來中軍,參見先鋒請功。」

魯智深趕鴨子,武松殺鴨子吃鴨子,這就是二人最大的不同之處:一個以雷霆手段顯菩薩心腸,一個該出手時就出手,手下絕不留活口。

方貌能從魯智深禪杖下逃生,卻躲不過武松兩戒刀,看起來似乎是武松比魯智深更厲害:武松搏命,只求目的不擇手段,斬馬頭、斷馬腳,這樣的事情,魯智深是萬萬做不來也不肯做的。

要論搏命手段,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武松稱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但是有一點我們必須看到:魯智深不殺人,只是他不想殺而已,武松斷臂之后,暴怒的魯智深不但搶到了包道乙的混元劍,還把夏侯成攆到深山殺了。

魯智深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追殺夏侯成,就是被武松受傷激發了埋藏在心底的殺戮本能,所以我們可以說:不管是青面獸楊志、九紋龍史進,還是雙鞭呼延灼、寶光和尚鄧元覺,在只有戰意沒有殺機的魯智深禪杖下可以持平,萬一他們殺傷了魯智深的朋友,那就是觸碰了龍之逆鱗,是絕無半點逃生可能的。

這樣比較下來,筆者得出一個結論,但不知讀者諸君是否認同:吃飽喝足殺機洶涌的魯智深,完全有能力斬殺楊志、史進、呼延灼、鄧元覺;武松以命相搏,這四人也很難幸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