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90后,曾一天掙過十幾萬,30歲返鄉養了3000只羊,成為地道羊倌

這是我們講述的第1397位真人故事我是周芮靚,90后,現在是一名大山溝里創業的放羊人。

小時候一直想要逃離山溝的我,憑借讀書改變命運,成功走出山溝。但沒想到,30歲時,我不顧身邊親朋好友的反對,放棄在城市打拼的事業,毅然決定重返山溝去養羊。

我花了三年時間,把一片荒涼之地,建成了養殖場。原計劃最多養200頭羊,結果一不小心養到了3000多頭,正兒八經的成為了一名羊倌。

(這就是我)

1990年,我出生在甘肅省白銀市靖遠縣下邊的一個村莊,家里除了我以外,還有四個兄弟姐妹,我是家里最小的。這里交通閉塞,多山,經濟比較落后。

小時候,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走出大山溝,去山以外的世界看看,去大城市生活。

在山溝溝里的人想要出人頭地,唯一的出路就是通過讀書。但無奈小時候不懂事,讀書一直比較一般,直到我去讀大學,我才開始頓悟了這個道理,后悔當初沒有好好讀書。

(剛從城市來山里考察時,肉肉的我)

但俗話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也正是因為在貧窮的環境里,培養出了我獨立、好強的性格。

高二那年, 有一天我在山上放著羊,俯視著周邊其他的群山,我在內心思考著,難道我要一輩子就在這山溝溝放羊?為什麼不去看一下外面的世界呢?我不甘心過這樣的生活。

2011年,我參加大學聯考,雖然成績不是很好,但還是考上了蘭州的一所專科院校。帶著對未知的憧憬,我人生中第一次踏上了走出大山的列車, 到蘭州之后,我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怎麼去掙錢。

當時三姐兩口子在蘭州工作,到蘭州的第一天,我就去找到他們,問有沒有什麼適合學生做的工作。姐夫告訴我,可以做手機貼膜。

我一直覺得三姐夫是我人生當中的貴人,對我幫助影響很大。

(佛教圣地敦煌莫高窟)

和姐夫他們聊完,當天下午我就讓姐夫帶我去手機批發城,買了一套貼膜的工具,以及各種手機型號膜,回到學校立馬開始工作。

那時一間宿舍有8個人,我在宿舍給同寢室的人全部免費貼了一遍,又接著往下一個宿舍去敲門,也是免費貼。第三個宿舍,依然是免費貼,到第四個宿舍時,我開始收費服務了。

有時,也會遇到有些人不愿意貼,還有碰上宿舍人沒到齊的情況。這時我就會給他們留下聯系方式,讓他們知道,如果同學回來了,有這個需求就可以打我電話。

2011年的時候,還有很多人使用的是普通的平板機、翻蓋機,這種手機就對電池和內存卡的需求更大,如果有同學有需求,我也會賣給他們。

(大年初三進山考察基地,盡管天氣寒冷,因為心熱而毫無寒意)

無論是貼膜,還是賣電池、內存卡,利潤空間在當時來說,是非常可觀的。

一塊電池25塊錢進價,最少可以賣到50塊錢,甚至更高。貼膜就更夸張了,一張膜的成本價大概8毛錢,最多也就兩三塊錢,不同手機貼膜價格不同,從十幾塊到三十幾不等,但一張手機膜可以貼到5-6個手機,多的時候可以貼到7-8個手機。

那會兒新生入學,都要軍訓,我每天除了軍訓就在宿舍樓做生意。等到7天軍訓完的時候,掙了大概有7000塊左右。 我第一次嘗試到了做生意的甜頭,內心的興奮無以言表。

往后大學里的幾年,我都不斷的在做生意。周末的時候去練攤兒,賣過插線板、小台燈、T恤、短褲等等,掙的錢不僅可以滿足我的生活開銷,還能攢下一些錢。直到2013年,在一個朋友的介紹下,我開始接觸推銷信用卡的業務,便停止了擺攤。

(朋友不用太多,知己兩三個就夠了)

當時我主要就是推銷學生用的信用卡,我不僅在自己的學校去推銷,其他高校我也會去掃市場。為了快速打開市場,我還找人合作,利益共享。靠著推銷信用卡的業務,我攢了一筆小財富。

2013年底,我被分到了中鐵十八局,在吉林長春修捷運。

在這里我是年紀最小的,同事們很多都是中年人,平時業余愛好基本就是喝酒、打麻將,出去玩。但是我既不愛喝酒也不愛打麻將,就總是自己一個人待在項目部。

很多人都會覺得這份工作很不錯,畢竟是鐵飯碗。但我卻感覺到有些壓抑,內心總是惦記著想做生意。在干了10個月左右,終于等到了一個做生意的契機。

(和朋友一起創業時合影留念)

當時三姐夫說蘭州有個機會,問我想不想做,我稍微琢磨了一下,就背著家里人辭職了回到甘肅,了解到這個生意是加盟一家羽絨服品牌拿代理,然后入駐即將開張的商城。當時的政策對入駐的商家是免收租金,按扣點來收取費用。

因為是新商場,我擔心人流量不一定那麼快能起來,加盟囤貨各方面的壓力太大了,再三思索后,感覺風險有些大,我還是放棄了做這個生意的想法。

生意沒做成,工作也辭了,也不敢和家里人說,這一下真的是進退兩難,我只能在姐姐家住著。但是這樣一直什麼事不干也不是辦法,休整了幾天后,我決定還是要重新開始找工作。

我開始到處瀏覽招聘信息,把自己有意向的工作單位寫下來,正當我躊躇滿志想著挨個去面試的時候,姐夫卻全盤否定了這些單位。

(游客照)

姐夫和我聊起我的職業規劃,直到現在我都認為當時他的指導對我很有意義。姐夫告訴我做事情要有計劃,他問我以后想要干什麼,我答想要做生意。

他告訴我想做生意,那得從銷售搞起,先去羅列出能滿足基本生存需求的工作,從中挑選出薪資待遇還不錯的一部分,再從這一部分當中去篩選。

按照姐夫的建議,我很快就羅列出來了三家公司,做好面試攻略后,我從第三家公司開始面試。

這是一家電器公司,當時面試我的經理只比我大2歲,年薪已經達百萬了。我的內心被震驚到了,想著自己這會兒已經24歲,和他的差距還是很大的,但是別人26歲在這就可以做到這麼好,我覺得這家公司應該是很不錯的。

當時和我一起面試的都是本科生,我雖然在學歷上卷不過大家,可是憑借著自己過往的工作經驗,我整體的發揮還是很不錯的,順利的通過了面試。

(出去游玩時的隨拍)

雖然順利進入公司了,但萬事開頭難,這個工作和我專業是不相關的,一切都得從頭開始學習。電器行業不僅種類很多,而且不同電器的功效、特點都需要熟悉,針對不同的客戶需要有針對性的介紹。

那段時間,我埋頭研究產品的相關知識,有不懂的就抓著公司的一位李大哥問,有時遇到比較難纏的客戶,就請教他如何處理。由于我比較擅長研究,也好學好問,很快我的業務能力就提升上來了。

那一年多的時間,憑借著自己的努力,我攢下了幾十萬的收入。但是考慮到打工打工,兩手空空,我還是想要自己出來做生意,于是2015年年底左右,我正式從公司離職。

也是這一年,在朋友偶然的一個介紹下,我和愛人在一場比賽活動中相識。我們雖然認識不久,但聊的挺合拍的,也許是緣分到了,沒多久就確認了戀愛關系。2016年,我們順利結婚了。

(我豁達又開明的愛人)

憑借著自己那些年的努力,我們結婚、買房的錢,基本上我都是靠自己實現的。但是,這一波下來,多年的積蓄也都掏空了,結完婚口袋就剩下5000塊錢左右。

那時候我已經在電器行業積累了近兩年的經驗,計劃開一家電器專賣店,但是這筆費用大概需要50多萬,想來想去,只能去想辦法借。

當時我和李大哥商討這個事,沒想到他一口氣就借了我十萬,剩下的錢我基本也都是東拼西湊借來的,有之前中鐵共事的同事,有同學,還有自己的兄弟姐妹,靠著大家的幫助,我把店開起來了,自己既是老闆又是員工,每天的日子充實又忙碌。

(為養殖業做選址)

2017年年底左右,李大哥和當年面試我的經理,因為公司的經營變故,都陸續的從公司離職了。

恰逢有個專門做凈水器的品牌在我們這邊招代理,經理覺得這是個機會,我們聊過之后覺得有市場,決定三人合作創業,拿下整個甘肅的代理。

當時一共投入了上百萬左右,做了一年左右,趕上前公司也開發了凈水器,2019年,我們就放棄了當是所做的凈水器品牌,做了前公司凈水器的代理,同時把其他的家用電器這塊一起做起來了。

憑借著自己之前的經驗和愛研究的習慣,什麼樣的適合做競品,什麼樣的適合主要做掙錢的產品,我都很清楚自己產品和市場的定位。

(一生最重要的導師、大哥)

而且我特別喜歡談團購單,記得有一回,在李大哥的介紹下,我有幸接觸到一個工程正想要采購一批中央空調,經過多次拜訪溝通,最終拿下了整個工程的中央空調銷售,銷售額達到了一百多萬。 那一天的利潤就掙到十幾萬,激動的心情真的是溢于言表。

和兩位大哥共事期間,我們合作的很融洽,原本我以為自己會這樣一直干下去的。但人算不如天算,隨著互聯網的迅速發展,大環境的競爭越來越厲害,我開始思考著做點其他什麼事。

思來想去,這些年除了做生意,自己擅長且喜歡的事還是養羊,畢竟大學以前,我的假期基本都是與羊為伴的。

我熟悉羊的一切習性,一只羊懷孕大概有幾個月,還有幾天就快生了,它懷的是雙胎還是單胎,我一眼就能看出來。于是空閑時我就開著車到處溜達,考察養殖市場。

(倔強的我,不到黃河心不死)

說干就干是我一貫的做事風格,2020年3月左右,我就動手投資養羊,但是身邊除了愛人,沒有一個人支持我。

盡管其他人都覺得這個太冒險了,成本投入不小,生活也比較苦,但我堅信自己的選擇。

我最初想的理想狀態是自己養個200來頭左右就夠了,但是真正著手去做的時候,才發現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首先就是在養殖程序上和小時候很不一樣,小時候家里養個十幾二十頭,都是在自己家里圈養著。而時隔這麼多年,想要搞養殖業,需要經過很多審批,程序很繁瑣。

但是也有好的一點,在我深入了解的過程中,也才發現國家對于養殖這一塊還是比較支持的,這也讓我更有信心去做這件事。

(最喜歡驢身上的那份倔強)

老話說:一年入門,三年入行,五年懂行,十年稱王。

真正入這行才知道,羊的品類非常多,我在選羊多品種上花費了很大的功夫。考慮到現在市面上幾乎買不到正宗的羊羔肉,我把自己定位在純正原生態羊肉,堅持不打針不吃藥,不喂飼料。

我選擇了一種很古老的土山羊品種,這種羊擅攀巖,喜歡在陡峭的山壁環境中生長,不適合育肥,也不適合圈養,優勢是肉質很好吃,味不膻。但它的劣勢也很明顯,就是養殖起來比較辛苦,體型比較小,經濟效益比較低,因此很多人也不愿意養。

選定品種之后,接下來就是要收購了,因為市面上買不到這種土山羊的種羊了,我只能跑到各個深山老林里去轉悠,到處收購。 最開始只收購到了13只,后面陸續增加到80只,再後來過百,頂峰時,一不小心就養到了3000來只羊。

(群羊上山)

有了羊,接下來放羊也是一個很大的任務。

羊這種動物,是每天都需要放出去溜達的,風吹日曬,刮風下雨都得堅持。我原計劃是請兩個羊倌,一年花10萬塊左右,一年產出100只羊羔,我覺得自己就是賺了的。

後來我才發現,羊倌這個職業,實在是太難請到合適的人了。

首先干這個工種的人就少,其次養殖業不是一個暴利行業,工資太高了,成本就高,工資低了,又沒人愿意干。所以,沒辦法,只能自己操心操力。

養殖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非常考驗人的定性,不僅要吃的苦,還要有長線投資的思維。

(我們一家四口)

記得那時候,我還邀了身邊的同學、同事一起來搞,但是沒想到最夸張的一個同學,在這待了一天就走了,時間長一點的就待了一個月,時間最長的一個同事有待7個月,最后還是走了,現在想想覺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

開弓沒有回頭箭,就是我一個人也得堅持下去。那段時間我一個人帶著羊,白天趕到山里去放,晚上在帶回來,最多的時候,我一個帶著5條狗,趕著500來頭羊在山里轉。

最夸張的的時候,我一個人在山里挖窯洞居住了幾個月,山里面沒電,更悲催的是沒有信號。

還有一回,有一批新出生的羊羔因為跟不上大部隊,走丟了,我徒步了150公里找了3天才找回來。 可能在別人眼中會覺得這羊的生活很苦,但我卻還蠻樂在其中的。

坦白說,前兩年是比較難的兩年。

(連續住院一段時間后,出門散心的隨拍)

原來在城市生活時,我是個156斤的彪形大漢,那一段時間,白天要照顧羊,還得給自己做飯, 由于長時間作息不規律,我直接從156斤瘦到了118斤,并且伴隨著低血糖低血壓。

而且趕上疫情,之前美好的想法在現實面前,被一一擊破,幾個當時投資入股了的親朋好友,因為覺得看不到希望,也退出去。 這一年我足足虧了40來萬。

然而更糟糕的在后面,2020年的那個冬天,我的羊群差點全軍覆沒了。

大山里海拔比較高,冬天天氣極其寒冷,溫度最低時可達到零下二十幾度,羊都快凍死了。

羊群的迅速發展,迫使我不得不加大基建設施的建筑,供水供電羊圈都得跟上。前期砸到錢還沒看到回頭錢,這一系列操作下來又是需要不斷的往里砸錢,最后光基建我就砸了一百來萬,好在羊沒有遭到太大的損失。

(羊倌進城,回家探親)

下半年我預估羊價可能會降,及時出手狠賣了一波,收回了一些錢,但前后一算,這一年還是虧損了10來萬左右。

這期間,說一點沒有動搖過是假的,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選擇放棄。

幸運的是,憑借著優質的羊種和堅持原生態的喂養方式,我養的羊質量很好,嘗試過的顧客,都愿意回購,所以復購率還是蠻高的。這讓我倍感欣慰,也是我堅持原生態喂養下去的動力。

(日常進山放羊帶的干糧)

養殖這條路道阻且長,雖然目前還是有困難的,但不論如何,我會繼續把這份事業耕耘下去。

做著自己喜歡的事,守護著身邊的親人,教育好下一代,給予他們好的教育條件,就是我的心愿了。

路雖遠,行則將至;事雖難,做則必成。

我們不能走過不同的人生,卻能在這里感受別人真實的故事,而且,每個故事都有真實照片噢!如果妳也喜歡這樣真實的故事,請關注我們吧!@真實人物采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