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遲春日弄輕柔,花徑暗香流——朱淑真《眼兒媚》中的愛情悲歡

里昂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眼兒媚·遲遲春日弄輕柔》

朱淑真 〔宋代〕

遲遲春日弄輕柔,花徑暗香流。清明過了,不堪回首,云鎖朱樓。午窗睡起鶯聲巧,何處喚春愁?綠楊影里,海棠亭畔,紅杏梢頭。

愛情,在很多時候都是不等式。

你開心時,他落寞;你郁郁寡歡時,他神采飛揚;你走思時,他很專注;而你懷胎八個月需要得到溫情與照料時,他卻無可救藥地愛上了投壺游戲,樂不思蜀....愛情的奇妙在于,你飛蛾撲火般投奔它時,它才會告訴你,你的選擇是多麼的愚蠢、多麼的錯誤,而它又直言相告切莫調頭,因為那將或許會面臨一個更大的無法挽回的錯誤。

切莫掉頭,一個煞有介事的習見陳規,成就了古今中外人世間無數忠貞不二的癡男怨女,也造就了缺乏選擇的勇氣,終于無從下手的孤男寡女。

生于仕宦之家,自幼慧穎,能文善畫的朱淑真,是宋代除李清照之外首屈一指的女詩人、女詞人,素有才女之稱。但從婚姻和愛情生活方面講,她只是站在了一個超級不等式的可憐的一頭,而占據另一頭的是一個從頭到腳「尋不到一根雅骨」的人。關于朱淑真丈夫的身份,民間傳說主要給過兩種說法:其一為普通市井小民,沒什麼出息;其二為癡迷于仕途的文法小吏,「從宦東西不自由」(《春日書懷》),更沒有出息。

癡漢偏騎駿馬走,巧妻常伴拙夫眠。可遭遇到這樣一個人,對于心高氣傲、生于宋代的才女來說注定是一個悲劇,因為一開始沒有看出來,或者看出來了但是沒有躲得開。而遭遇到朱淑真這樣一位曠世才女,對于那樣一個人來說何嘗不是一個同等的悲劇,娶了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還要遭受后世之人的百般嘲諷只是因為他本來就想過普通男人粗蠢愚陋的生活。這讓人迅疾領會兩點:一是男人不壞,女人真的不愛;一是因為你本分,所以你不堪。

朱淑真雖為才女,但以宋儒所要求的三綱五常看,無論如何難說是本分的。首先,她嗜酒。

「消破舊愁憑酒盞,去除新恨賴詩篇。」(《春霽》)見到如此頗為俠義的女中豪杰,在酒席嘗自斟滿酒杯,若男子抿一口無妨,女子卻必定一仰而干。幾輪推杯換盞過后,會看得人膽戰心驚,倒不是男子怕輸給女人,而是狐疑她的前生前世定是一位不懼慷慨赴死的壯士。「千鐘尚欲偕春醉,幸有茶藤與海棠」(《鷓鴣天》),「如今獨坐無人說,撥悶惟憑酒力寬」(《圍爐》),大概是因為悲涼酒獨親吧,朱淑真的酒喝來是無比苦悶的。有時,她喝的是酒;有時,她喝的是淚,混在一起的酒淚兼香,喝下去,夢想或許還能昏沉地照進現實。

酒醒后,依然懊惱,依然無眠。然后怎樣?「午窗睡起鶯聲巧,何處喚春愁?」雖是清明雨后的大好時光,卻正為春而煩惱而怨恨。她的怨春,自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春日往事。鶯兒不解情,在綠楊影里、在海棠亭畔、在紅杏梢頭,到處是它們的巧舌如簧、嬌語媚音。嘆兮悲兮,在如此驚耳的啼春聲中,竟有一人,如坐愁城。那該如何解這心中之愁呢?于是便有了那「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

有種種跡象顯示,因為一個難以啟齒的緣由,一個編者就把朱淑真的《生查子。元夕》張冠李戴地送進了歐陽修的全集。明人楊慎在《詩品》中不懷好意:「詞則佳臭,豈良人婦所宜耶。」遂懷疑女詞人的一次出行是「桑濮之行」,是為不貞。

惱煙撩露,留我須臾住。攜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黃梅細雨。嬌癡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懷。最是分攜時候,歸來懶傍妝台。

沒有詞話考證,沒有裨史佐證,難以考證朱淑真究竟倒在了誰的懷里。如果合理推斷,除卻想象的夢中情人之外,至少是一個她真心愛著的少年,一個即便曲終人散后,還能讓她用全部生命去銘記去回味的男子。如此境遇中的女人,丈夫極不如意,酒淚兼香也不如意,紅杏出墻便是或早或晚的事情。如果愛情真的來了,旁觀者斷斷不要試圖嘗試讓她克制一下,讓她發乎情再止乎禮。因為對她來說,這一刻有如火山爆發,對她而言,此生此世只要這一刻有愛,哪怕下一刻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所以,她變得更加多愁,也更加善感。在明媚的春光中,一人獨自回首往事,「云鎖朱樓」,更有愁緒萬端,「清明過了,不堪回首「

而實際上在宋朝那個男人可以極度開放,卻要女子守節無欲的時代,一個婦人不守本分,是大逆不道,那居然怎麼可以?

不可以,又怎麼辦?當代著名性文化學者劉達臨為那個時代的才女設了三個陷阱。其一,女子有才則易不貞。女子有才,便不可與牛二、焦大這類不等式共赴愛情之旅,即便有勇氣不畏懼千夫指去直面人生。其二,女子有才則命途多舛。

女子有才絕對是少數派,在少數服從多數的專制社會,你若有理想,必然死路一條。其三,女子多才易短壽。多才便會設想修齊治平,便可找出這個社會變革的出路所在,你就是「革命」分子..那我只能勸你恪守婦道,不可越雷池一步。

有才的朱淑真,一生很悲哀。相傳她嫁給一位商人,多情反被無情惱的生活悲劇自然無法避免。她的才情,比不上商人的精明,故而她的不滿都傾訴在詩詞書畫之中,在筆墨丹青之間,凝下了一生的失望,一生的失意,一生的抑郁,一生的不平。

她常吟自己創作的詩詞,音律哀婉處,或寄情「綠楊影里」,或舒袖「紅杏梢頭」。所以,她自編詩集命名為《斷腸集》,自編詞集命名為《斷腸詞》,被后世稱之為「紅艷詩人」。后人常將其與李清照相提并論。

如清人吳衡照《蓮子居詞話》卷二云:「易安「眼波才動被人猜’,矜持得妙;淑真‘嬌癡不怕人猜’,放誕得妙。均善于言情。」宋人魏仲恭《斷腸詞序》云其詞「清新婉麗,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豈泛泛者所能及」。然女詞人卻因寫破春秋而傷感無限,毫無意外地在本該生活果實豐碩的中年時郁郁而終。

她死后,據說其不貞行為乃為父母及丈夫所識破,因背謬俗禮,不得葬于地下,舉身赴清流,尸骨無存,而曠世才女的珍存詩詞稿也被憤怒的他們一把火燒掉,順便焚燒掉的還有「和衣睡倒人懷」的絕世嬌差....當然,這把火想必也燒出了整個封建時代女性對男權社會的反抗,以及一位才情超人的弱女子對生命、理想、男人和戀愛自由的合理期許!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朱淑真最令人斷腸的一首詞,寫盡惆悵孤獨,幽怨感傷

惟有梅花無限意——探析朱淑真梅花詩中所蘊含的女性色彩和芬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