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智深武松憎惡的三個梁山好漢:一個小人,一個毒人,一個不算人

金圣嘆評價梁山好漢:魯達是闊人,林沖是毒人,楊志是正人,柴進是良人,阮小七是快人,李逵是真人,吳用是捷人,花榮是雅人,盧俊義是大人,石秀是警人,宋江與這些人恰恰相反,是狹人、甘人、駁人、歹人、厭人、假人、呆人、俗人、小人、鈍人。

按照金圣嘆的說法,宋江就是一根扔到大街上都沒人撿的廢柴,但這根廢柴卻成了梁山之主,一百多條好漢大多數都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而林沖毒在哪里,李逵真在哪里,筆者也沒看出來。

在筆者看來,林沖還算不上梁山第一毒人,他不但不毒,而且還顯得有點菜、有點面,一百單八將中誰的心腸最毒,讀者諸君心中想必也都有桿秤。咱們今天的話題,就是來聊一聊魯智深武松都十分厭惡而不愿意招惹和結交的三個梁山好漢,他們分別是一個小人,一個毒人,還有一個似乎不能算人——這個不能算人的好漢是個什麼鬼,那就有勞讀者諸君給一個明確的說法了。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魯智深能跟宋江說說笑笑,武松也曾跟宋江義結金蘭,但是這二位好漢跟吳用卻一句廢話都沒有,簡直可以說是毫無交集(所謂的交集,是新版電視劇中導演安排的),這種看似怪異的情況其實很好理解——吳用才是梁山第一毒人,魯智深正氣凜然,武松江湖老道,都知道跟吳用過從甚密不會有好下場。

宋江做人,還稍微有那麼一絲底線,他忠義假話說多了,做事也就有所顧忌,畢竟事事都言行不一扇自己耳光,會導致威風掃地。而吳用這個科舉之路走不通的鄉村學究,則可以為了功名利祿舍棄一切——面皮、良心、祖宗,都是可以拿來換元寶和管帽的。

很多人都說宋江是投降派,這一點毋庸置疑,但宋江卻不是最大的投降派,他也曾夢想「血染潯陽江口」,也曾笑過「黃巢不丈夫」,而且他要投降,也只肯投降大宋朝廷。吳用的投降才是最徹底的。遼國歐陽侍郎到梁山軍「招安」,吳用不但認為那廝說得極有道理,而且還鼓動宋江叛逃: 「歐陽侍郎所說的這一席話,端的是有理……若論我小子愚意,棄宋從遼,豈不為勝,只是負了兄長忠義之心。」

心學泰州學派宗師李卓吾看了吳用的沉吟和表態,給出兩句犀利評語: 「做身分可厭。我道這人不妥當。」

吳用這人豈止是不妥當,他簡直是太過歹毒:他私下里鼓動宋江叛宋投遼,說話卻是兩頭堵。如果宋江真的叛國,他跟著到遼國也能當個「哈迷蚩」;如果叛逃失敗,宋江被魯智深武松拍死或斬殺,他就可以一推六二五,表示自己全不知情。

吳用的心腸比宋江還毒,這一點玉麒麟盧俊義、美髯公朱仝都應該深有感觸:宋江想賺誰上山,吳用肯定能想出絕戶計。

有人拿智多星吳用跟三國毒士賈詡相比,在筆者看來,吳用的心腸比賈詡還要毒上十分,但要說起權謀水平,我們就只能說賈詡在三十三重天兜率宮修避雷針,而吳用則在十八層地獄的小煤窯掏下水道。

吳用就是個瞎參謀爛干事,行軍布陣遠不如神機軍師朱武,但要論坑人害人、下毒挖坑使絆兒,梁山之上,無人能出其右。魯智深和武松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好漢,對吳用的鬼蜮伎倆,自然是十分不屑但又不得不防,所以他們對吳用不是敬而遠之,而是避之唯恐不及,被吳用的毒蛇之眼盯上不會做噩夢——那是根本就睡不著!

魯智深和武松跟吳用老死不相往來,他們喝酒吃肉的時候,黑旋風李逵也不往跟前湊——李逵怕挨揍,魯智深武松也怕他攪局。

金圣嘆說李逵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好漢,但是在魯智深和武松看來,李逵卻是被宋江八十兩銀子收買,一心想當將軍(剛入伙就說過),欺軟(琵琶亭歌女、小衙內、韓伯龍、公孫勝母親)怕硬(燕青、焦挺)的潑皮無賴、無底線真小人,所以他們喝酒,從來就不招呼李逵參加。

魯智深武松「懼怕」李逵這個小人,也不是沒有原因的,看過水滸原著的讀者諸君,在聚會的時候,最怕的可能也是李逵這種人: 「戴宗便喚酒保,教造三分加辣點紅白魚湯來。李逵并不使箸,便把手去碗里撈起魚來,和骨頭都嚼了。李逵嚼了自碗里魚,便伸手去宋江碗里撈將過來吃了,又去戴宗碗里也撈過來了,滴滴點點,淋一桌子汁水。」

李逵吃相難看,不僅表現在餐桌上,還表現在為人處世上,魯智深和武松雖然豪邁,但伸手去撈別人碗里魚骨頭的事情,他們不但做不出來,而且看著也會反胃——魯智深武松不愿意招惹或搭理李逵,這叫穿新鞋不踩臟東西。

李逵當然想加入魯智深武松的圈子:哪里有酒量極大的一僧一頭陀,還有會殺豬的曹操鬼曹正、精通烹飪的菜園子張青和母夜叉孫二娘,他們可以在分分鐘內弄出一桌子肉菜,吃膩了鐵扇子宋清做的大鍋飯,誰不想到「二龍山小沙龍」去蹭飯?

魯智深武松當然不會自降身價讓李逵在自己的碗里撈肉吃,更不會跟李逵的「好兄弟」矮腳虎王英產生任何交集——梁山一百單八將,許多頭上綠油油,王英卻長了一對好腰子:這個「隔壁老王」剜到筐里就是菜,半夜偷茄子不管老嫩,要想帽子不變色,必須防火防盜防王英。

魯智深和武松厭惡甚至忌憚吳用和李逵,他們最憎惡和鄙視的,應該就是這個矮腳虎王英:這廝簡直就是鎮關西鄭屠和大官人西門慶的合體!

矮腳虎王英 「五短身材,一雙光眼,形貌崢嶸性粗魯,貪財好色最強梁」,看一眼能惡心三天也不知道一丈青扈三娘和他的日子咋過的。

王英長得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說他不算人并不算刻薄,至于他是一只什麼鬼,筆者不說,讀者諸君也會百分之百給出答案。

魯智深武松跟王英之流有不共戴天之仇,和吳用李逵也是冰炭不同爐,他們對這一小人、一毒人、一只鬼,基本上是老死不相往來,但是我們生活在現實生活中,卻總免不了要跟這三種打交道。讀者諸君環顧四周,是否也像某位神探一樣,發現身邊居然也有吳用、李逵、王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