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一首《桂枝香·金陵懷古》寫盡民族憂患意識,讀來深沉宏闊

里昂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桂枝香·金陵懷古》

王安石 〔宋代〕

登臨送目,正故國晚秋,天氣初肅。千里澄江似練,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殘陽里,背西風,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鷺起,畫圖難足。

念往昔,繁華競逐,嘆門外樓頭,悲恨相續。千古憑高對此,謾嗟榮辱。六朝舊事隨流水,但寒煙衰草凝綠。至今商女,時時猶唱,后庭遺曲。

詞是詞人心靈世界的反映,如果詞里缺乏豐富的思想內蘊,那麼,它就徒有詞的空殼,是不能夠深深吸引人的。所以對于詞的誦讀,我們總是透過詞中那些絢麗多彩的詞語世界,繼而進入其底層所展現的「心靈世界」。王安石的這首《桂枝香》就是一部展現詞人心理的「心靈文獻」。

本詞上闋重在寫景。

詞人塑造的是什麼景呢?是樂景還是哀景?開頭「登臨送目,正故國晚秋」意思是說作者登高遠眺,看到一幅無邊的秋色。「故國」這里指稱金陵。「晚秋「二字透露了當時的季節,給人絲絲涼意。更何況「天氣初肅」,寒冷的天氣致使萬物枯萎凋零,一片肅殺之感,又給畫面增添蕭瑟寒冷的感覺。這三句是總寫。接下來分述。

「千里澄江似練,翠峰如簇」專寫山、水。寫水,化用了謝眺《晚登三山還望京邑》中的詩句:「余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詞人將江水比作一條悠長的白綢子,把江水的質感、狀態寫活了。而「翠峰如簇」則寫出了山勢之美,層巒疊嶂的山峰似乎攢聚在一起,青翠郁郁,生機盎然。這兩句一寫山一寫水,一個青色一個白色,搭配自然。

接下來寫江面之景(征帆去棹殘陽里)和江邊之景(背西風,酒旗斜矗)。在一道殘陽的映照之下,江面上的征帆漸行漸遠,岸邊酒館上斜插的酒旗在秋風中飄蕩不已。描寫至此,其境界就不是一幅普通的圖畫了,它有聲有色、有動有靜,似乎還暗含著余意不盡的意味。

上闋以「彩舟云淡,星河鷺起,畫圖難足」作最后總結。

征船慢慢消失在水天相接的視野中,船影云影越來越淡,白鷺開始在江邊盤旋。看來天色逐漸變暗了。「星河鷺起」化用了李白《登金陵鳳凰台》「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的詩意,真是一幅美不勝收的圖景,這圖景絕不是用圖畫就能表現得了的,于是詞人在一聲「畫圖難足」的感嘆聲中結束了上闋。

這首詞上闋所寫之景無疑是美麗的,但總給人悲涼的感覺。也就是說,詞人為我們描繪了一幅絢麗的圖景,這圖景同時又帶有慘淡的特征,慘淡而又絢麗,是其寫景的最大特色。

詞中的「秋」「肅」用力甚深,在其籠罩之下,雖然澄江如練、翠峰林立,都擋不住一股悲涼之意從中流出。陽是「殘」陽,旗是「斜」矗,就將雄健之景點化為凄涼之景。「彩舟」「星河」雖美,卻是夕陽下的最后一抹輝煌,使原本俏麗的景致頓增傷感。整個大好河山,均被涂上一層悲涼色彩,形成一種凄切冷峻之美。

所以「畫圖難足「既不是慨嘆觀景人筆力有限,無法盡現江山之美妙;也不是慨嘆這美景難留。他感嘆的是他難以再在這樣的大好河山中有所作為,一個「難」字用得極妙。有抱負的文人追求的就是「指畫山河」,現在一個「難」字把自然和人事緊緊地綰合在一起,使人悲感頓生,深感人力之渺小。所以上闋以登高望遠開始,而以人事為終,過渡無痕。

下闋重在抒情,著眼點重在懷古。

前四句「念往昔、繁華竟逐,嘆門外樓頭,悲恨相續」,回憶六朝古都金陵過去的歲月,又上演了多少出歷史的悲劇呢?東吳、東晉、宋、齊、梁、陳六個短命的王朝,當年「繁華競逐」,然而又一個個覆滅。六朝統治者競相追逐奢侈豪華,荒淫誤國,讓人扼腕。

「門外樓頭」用的是隋滅陳的典故,當隋朝大將韓擒虎率軍攻入朱雀門時,亡國之君陳后主卻依然在結綺樓上與寵妃張麗華醉生夢死,結果身死國滅,被天下人引為笑柄。杜牧《台城曲》曾詠此事:「門外韓擒虎,樓頭張麗華。」王安石巧妙地用「門外」「樓頭」四個字精練地闡明了六朝的覆滅經過。

「悲恨相續」是說六朝之后的歷朝歷代,并沒有認識到六朝相繼覆亡的史實,并沒有真正從中吸取歷史教訓,導致「悲恨相續」,實在是既可悲又可恨。

「千古憑高對此,漫嗟榮辱」二句是說千古以來人們總是停留在個人「榮辱」的私利層面,未能跳出個人利祿升降的小圈子,未能跳出歷史長河的束縛,也就站不到應有的高度,因而也就很難從六朝的相繼覆滅中真正吸取教訓。

「六朝舊事隨流水,但寒煙衰草凝綠」兩句將詞意從古代牽回到現實,現在,六朝舊事已經隨著流水逝去,映入眼簾的是深秋的寒煙與衰草,毫無生機。這「寒煙衰草凝綠」顯然是詞人對現實的精練概括,具有以景寫情的效果,表達的是詞人對北宋王朝現實的不滿。那麼,宋王朝當時又是如何的情形呢?

全詞最后三句給出了答案:「至今商女,時時猶唱,《后庭》遺曲。」意思是說,六朝「悲恨相續」的悲劇一直到今天還在上演。所謂「后庭遺曲」,是指陳后主創作的艷曲《玉樹后庭花》,為靡靡之音。唐人杜牧《泊秦淮》也寫過:「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后庭花》。」宋朝當時的現狀是當權者沉緬于酒色、醉生夢死,歌伎們至今還唱著這種亡國之音以供人享樂。

這最后三句為全詞的詞眼,是全篇的點睛之筆,最能傳達詞人的藝術主旨。

陳后主《玉樹后庭花》:「其辭日:‘玉樹后庭花,花開不復久。’時人以為歌讖。此其不久兆也。」故后人把它看做亡國之音。作者從商女所唱的歌曲暗示統治者:現在的人,和當年的人一樣,已經忘記了覆亡的歷史悲劇,還在和當年一樣一味追求奢靡的生活,宋王朝已經懸危機四伏,六朝舊事又有卷土重來之勢,悲恨依然在延續著,此結句無異于對北宋當局的警告,也體現了詞人深深的民族憂慮感。

作為一首懷古詞,這首詞有其鮮明的特色。

其一,詞人借古喻今,含蓄抒懷。

全詞既把人們的思緒引入歷史,從而展開對歷史的思考,同時又不忘提醒人們正視當前的社會現實,讓人感受到了一個政治家憂國憂民的崇高思想。

這首詞立意高、視野寬,站得高,看得遠,寄興遇深,隱喻現實,「一掃五代舊習」,擺脫了纖細、綺靡的詞風,在詞史上有著極大的開創性。無怪乎此詞被推為金陵懷古詞的絕唱。周汝昌評說:「王介甫只此一詞,已足千古,其筆力之清道,其境界之朗肅,兩宋名家竟無二手,真不可及也!「

其二,選用意象暗含深意。

全詞中兩度用到水的意象,上闋的「千里澄江似練」,下闋的「六朝舊事隨流水」,江水奔流不息,一去不復返的特征與時間飛逝、時代變遷有著類似的特性。「水」最適合用來隱喻時代變遷、朝代更替下的傷感落寞之情。本詞還用到「樓」的意象,「嘆門外樓頭」,借樓興嘆,表達家國之憂。

其三,憂國患民,憂道患志。

詞人把個體命運與國家、民族命運緊密扭結在一起,以超越現實的人生理想審視、要求、指導自己的人生實踐。于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世人皆醉吾獨醒’式的帶有強烈愛國主義情操的詩篇,涌泉般地出現。」王安石這首詞堪稱是后者的翹首之作。

總之,詞人通過「畫圖難足」之山河來展現「悲恨相續」之人生。詞人面對壯麗的山河感到在政治上難以有所作為,深感個人力量的渺小,感受到個人在社會歷史的壓抑束縛之下的無奈與悲哀。從歷史的角度看,詞人似乎感受到「悲恨相續」是歷史的宿命,因而用「畫圖難足」之山河來展現「悲恨相續」之歷史,把對國家命運的擔憂和無奈表現得更深沉宏闊。

詞人感嘆往昔舊事隨流水,今朝草衰伴煙寒。這是當時當地一個優秀知識分子心靈世界的實反映,不但傳達出詞人的所思所想,也反映了宋代的社會現狀。

宋朝是積弱積貧相當嚴重的朝代,當它內在的種種社會弊病逐漸暴露出來后,王安石作為敏感的政治家,心頭蘊藏著以天下為己任的責任感,所以他詞里充盈著的憂患、傷感、苦悶甚至是「絕望」的心態恰好折射出這位詞人的崇高心靈。

了解一位詞人最簡單直接的方式,便是欣賞他的詞作。根據他們不同風格的詞作,了解他們的生平。喜歡宋詞的朋友,可以看這本飛花令。

【詩漫 詩詞大會暢銷】中華好詩詞 詩經楚辭飛花令 經典3冊¥38購買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蘇軾記夢詩詞里的悲歡與愁苦

青裙玉面初相識,九月茶花滿路開——淺析古詩詞里「茶花」形象

獨占芳菲當夏景,不將顏色托春風——淺析古詩詞中紫薇花意象

寧可抱香枝頭老,不隨黃葉舞秋風——淺析古詩詞中菊花的意象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滿地不開門,古詩詞中梨花意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