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爸子」女孩火了!25年前被拾荒老人撿回家,如今選擇這樣報恩

7月10日那天,身高只有148cm的張雙奇成為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最高大的父親,25歲的養女白鴿將他扛坐在肩上,那支冉冉升起的紅色國旗,無限完整地映入他的眼睛。

這一幕被上傳到網上,溫暖了無數人的心。

隨后益美君發現,這對養父女背后,還有一個宛如童話的故事。

01▼「一旦開始在乎一件事,就不得不開始在乎一切事」

25年前,50歲的張雙奇在草叢中撿到了4個月大的白鴿。

張雙奇把白鴿撿回家的時候,村里人望風而動,都圍進了他家十平米的瓦房,看稀奇。

他們瞅了瞅白白嫩嫩的小女嬰,又瞅了瞅張雙奇這個干干瘦瘦的小老頭,都搖了搖頭。

張雙奇是個打了半輩子光棍的單身漢,是否留下這個可憐的小女嬰,他有一票否決權。

但是村里人都不認為他會養,一來張雙奇不僅干瘦,而且貧窮——他在拖車廠看管垃圾池,每天就只能掙到兩元錢,若再養個小女娃,日子就更費勁了,這輩子都別想娶媳婦!

二來這撿的是個女娃,養大了得嫁人,沒法給張雙奇養老。

大家都知道養這小女嬰是個虧本買賣,問張雙奇啥時候把她送走。

張雙奇為難地扣著腦袋,說再等等吧,萬一她爹媽來尋呢。

爹娘終究是沒等來,小女嬰在張雙奇家里滯留期間,一會兒哇哇哭,一會兒咯咯笑,將那間死氣沉沉的小瓦房變得熱鬧非凡,張雙奇也在手忙腳亂的照顧之中,對小女嬰產生了感情。

再有人上門打聽時,張雙奇就表了決心,「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把這個閨女養大」。

首先得給閨女取個好聽的名字,張雙奇近乎是個文盲,他冥思苦想好幾天,敲定了一個白字。

閨女長得白嫩,白又代表圣潔,是個好字,不過白什麼呢?

白菊、白花、白天,白白?都不太好。

他一臉沉思地望向了遠處碧藍的天空,一行白鴿正在滑翔,羽毛似在發光。

這一幕落在張雙奇眼里,一種纏繞著美好的詩意擊中了他,這讓張雙奇恍然大悟:閨女就該叫白鴿!

小白鴿得喝奶粉,奶粉卻很貴,張雙奇就在看管垃圾場之余,開始撿破爛、收廢品、做苦力、編蘆葦席,勤懇地掙奶粉錢。

同時,作為一個大齡菜鳥奶爸,他必須得跟鄰居們取經;

這些鄰居不看好他,但貴在養娃經驗豐富,張雙奇就從一堆奚落話中挑揀出寶貴的育兒經驗,回去加以實踐。

在張雙奇眼里,小白鴿的可愛大于麻煩,為了長大后的白鴿也能知道自己小時候多麼可愛,張雙奇斥巨資——1元錢,帶小白鴿去照相館照了張單人照。

《島上書店》里的主人公發現,「當妳開始在乎一件事,就不得不在乎一切事」。

張雙奇雖不能著書,但也在實踐中獲得了這個道理——

小白鴿破壞了他得過且過的日子,打亂了他孤獨老死的計劃,他不得不開始對生活嚴陣以待,以確保這幼苗一樣的小生命茁壯成長。

小白鴿就在這種笨拙而精心的呵護中漸漸長大,進入中學,也來到叛逆期。

02▼父女倆隔著山,隔著海,雙雙孤獨著

白鴿不快樂。

準確地說,是從上學那天起,自卑和憤怒就纏繞了她。

自卑的是,她家實在太窮了,生活過的很不體面;

有一天同學經過白鴿家門口,看見她家破破爛爛,竟然連門都沒有,就把這個重大發現當做新聞一樣在全校發布,從那以后,同學都不吃白鴿從家里帶的煮花生了,體育課也沒人跟她組隊,這些天真又殘忍的孩子,把白鴿孤立了。

憤怒的是,她感到一切都是父親張雙奇造成的,因為父親只能靠撿垃圾、編蘆葦席賺上一點點錢,如此寒酸,害她遭人恥笑。

矛盾是在一個雨天爆發的。

那天的雨突如其來,白鴿在學校,沒有帶傘,張雙奇在外面拾破爛,見狀立刻回家帶上雨傘趕去學校接人。

學校的雨幕里,父女倆都看到了彼此,但是白鴿耳邊的聲音更清晰:

「妳們看,那就是白鴿的爸爸,看著像個乞丐。」

悲憤的白鴿冒雨跑開了,張雙奇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看到了女兒眼里的排斥,無法不猜出真相。

張雙奇感到辛酸,感到愧疚;為了照顧女兒的感受,他將拾破爛的時間改到了晚上,當女兒吃完飯,做完作業,開始休息時,他才悄無聲息地出門,就著月光和手電筒在垃圾堆里翻尋,直到夜里12點。

他再也不敢去學校給女兒丟臉,非去不可的時候,就托人代往。

張雙奇能做到的只有這些了,一時之間,他無法將家里改頭換面,讓女兒過上稍微精致的生活。

所以白鴿還是會鬧脾氣,有天晚上,她看到家里的飯桌上又只有香椿芽咸菜和饅頭,一氣之下掀了桌。

張雙奇心里難受極了,他一言不發,默默地收拾了殘局,之后一夜未眠,流了許多眼淚。

第二天,他擦干眼淚,為了女兒再一次做出改變。

改變之一,是確保白鴿餐餐都能吃到2個菜。

改變之二,是拿出多年積蓄,將家里裝修一番,至于白鴿上高中的費用,先借著,再掙吧!

但張雙奇的形象依舊是磕磣的,他每日與垃圾堆為伍,他的衣服、拖鞋也來自此處,雙手在翻撿的過程中割出許多裂口,又被污染得久久無法愈合,污污糟糟,血跡斑斑。

白鴿正處于愛美不愛體諒的年紀,她穿著父親給她買的新衣裳,拿著父親東拼西湊的學費,逃離一般地去市里讀高中了。

在新的環境里,寒酸的家庭是白鴿需要緊守的秘密,她怕自己再次淪為同學的笑柄,就很少回家,也不許父親來看望。

父女倆就這樣隔著山,隔著海,雙雙孤獨著。

03▼他仿佛劫后余生,苦盡甘來,春暖花開

直到有一天——

那一天,是白鴿放了長假,回家的日子,但她沒有通知父親,到家的時候,父親正在吃飯。

她看見父親的伙食,是一個饃饃,和一杯白開水,父親咬一口饃饃,喝一口白開水,慢慢地咀嚼著,白鴿紅了眼眶。

白鴿突然看清生活是如何殘忍地對待她年近七十、又瘦又小的父親,他又在如何地默默忍受;

只有當女兒回家時,他才會對這種生活做出抵抗,通過多出的2道菜,通過更干凈的房間,通過更多無法厘清的努力。

這抵抗和努力多麼微不足道,但是白鴿終于意識到,那幾乎是父親張雙奇能夠為她做出的全部、最好。

這一刻的凝望和思考之后,白鴿內心的不甘和怨恨,終于打點完畢,悄然褪去。

白鴿的內心感到無比的輕盈,但是張雙奇的內心卻無比的沉重。

按照張雙奇多年的計劃,他要在白鴿長大后,將真相原原本本地告訴她。

可這叫他如何開口呢?白鴿對這個家是那麼的不滿,他感到,一旦女兒知道自己是被撿來的,她會頭也不回地離他而去,去尋找她的親生父母。

但說到底,白鴿有權利追求自己的幸福,自己卻沒有道理一直將她捆在身邊受苦。

在2個小時的時間里,張雙奇的嘴唇蠕動著,幾度欲言又止,令白鴿緊張不安,終于,張雙奇含著淚向白鴿揭開了她的身世之謎。

「我沒有經過妳的允許,把妳帶到我的家里,沒有給妳好的生活,現在我把真相告訴妳,妳可以去尋找妳的親生父母,我不會阻止妳。

但是在我心里妳永遠是我的女兒。」

話說完,眼淚也滾落下來,小屋里靜的出奇,張雙奇在等待女兒對他的審判。

白鴿一時間無話可說,整整2個小時,父親一幅天塌了似的神色,原來是為了說這件事。

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呢?白鴿表示:

既然親生父母拋棄了她,而張雙奇又含辛茹苦地養育了她,那麼養父張雙奇就是她唯一的親人,她當然不會棄他而去。

張雙奇沒想到女兒竟是這樣想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落下來,變成女兒的掌心,輕輕地撫摸了他的肩膀。

他仿佛劫后余生,苦盡甘來,春暖花開。

04▼「看見了沒有,爸?」「看見了。」

2015年,18歲的白鴿高中畢業,外出打工,不久后,她開始尿血、便血。

車水馬龍的北京,出現了一對惶然無助、尋醫問藥的父女。

經確診,白鴿患有嚴重的腎病。

張雙奇住進了北京一所地下室,在這個陌生的、復雜的城市,他再次顯現出一個父親的神通——

作為一個從未進過城的70歲小老頭,他次次都準確地為女兒預約到了北京的特診醫生;

治療一個月后,白鴿就基本恢復,但是對于一個貧苦的家庭,大病痊愈并不意味著圓滿。

那筆巨大的醫療費花出去,債務堆起來,白鴿抑郁了。

張雙奇驚恐地發現,白鴿起了輕生的念頭,他不得不寸步不離地跟著女兒;

白鴿為了甩開父親的追蹤,有時候晚上偷溜出去,但是走不了多久,她就會發現一束手電光不遠不近地亮在她的背后。

那是父親張雙奇的手電光。

白鴿心中的痛苦慢慢被化解了,身體也徹底康復。

她重整旗鼓,去大都市應聘化妝品營業員,迅速成為店里的王牌銷售,每月能領到一萬左右的薪水。

小有資產后,白鴿瞄準電商領域,直播帶貨,大膽創業,連開兩家公司。

與此同時,債務還清了,張雙奇住上了漂亮的房子、用上了嶄新的傢俱,還跟著女兒搬去了南方。

但不知為什麼,張雙奇感到愁悶,常常不由自主地唉聲嘆氣。

白鴿發現了,父親是因為來到了陌生的地方,并缺乏熟人的陪伴,處處不習慣。

自己作為2個公司的老闆,工作上的事都忙不過來,陪伴父親的時間當然就少得可憐了。

這是人世間一種常見的難題,但是白鴿做出了一個罕見的決定。

她賣掉了公司,花66萬買了一輛房車,領著張雙奇周游全國。

父女倆從河南出發,沿著祖國的版圖一路駛去,陜西的古鎮,四川的美食,拉薩佛光普照的布達拉宮,新疆一望無垠的壯闊草場,甘肅的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張雙奇的人生仿若一簇煙花,在攀升過黑夜后,炸開了精彩的、耀眼的光亮。

他成為網友們心目中「最幸福的父親」,白鴿則成為「最孝順的女兒」。

一部現實主義開頭的劇本,幾十年后,女兒為她的養父寫下了童話一般的結局。

這個結局如同張雙奇眼底那抹五星紅旗般飄搖地、熱烈地升起,正將他扛起的白鴿問他:

「看見了沒有,爸?」

「看見了。」

出品 | 益美傳媒

作者 | 葡萄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