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則成上島后面臨三次危機,穆晚秋帶來的風險,吳敬中如何應對?

#頭條創作挑戰賽#有史料記載,解放后仍潛伏在海島上的吳石中將暴露后犧牲,整條潛伏線都被破壞。如果吳敬中和余則成身上有一些吳石將軍的影子的話,那麼這二位後來的處境都會十分危險。

吳敬中在歷史上確有其人,他就是原軍統臨澧特訓班一大隊二中隊指導員兼情報學教官、曾任軍統西北區區長、東北區區長、保密局天津站少將站長的吳景中,當時的保密局天津站也確實有一個副站長,他跟老吳先后逃出天津,并沒有像李涯的歷史原型李俊才一樣束手就擒。

吳敬中本色出演,無需歷史原型,我們將相關史料與電視劇《潛伏》結合起來看,就會發現一些比較嚴重的問題:余則成上島后會面臨三次危機,余則成暴露,吳敬中也會受到牽連,不管他是比峨眉峰潛伏更深的雪山,還是一個看清時局的智者,都逃不過笑面虎毛人鳳的加害,其中最大的變數,就是再次出現的穆晚秋——穆晚秋的出現,對吳敬中和余則成來說,都是巨大的風險和威脅。

為什麼穆晚秋會成為最大的變數,我們放在最后再說,咱們還是先來看看余則成上島后會面臨哪三次危機,吳敬中又該如何化解。

實事求是地說,半壺老酒并不太相信吳敬中也是潛伏者,因為他也曾處心積慮調查、試探余則成,左藍的犧牲,就跟吳敬中的試探行動有關。

吳敬中之所以不抓余則成,一方面是為了自保,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余則成還有相當大的利用價值:余則成不但能為吳敬中淘換來宋朝的夜明珠、南朝宋的玉座金佛、陳納德坐的那種斯蒂龐克牌轎車,還能成為吳敬中腳踏兩只船的跳板。

余則成暴露,對吳敬中來說是有百害而無一利,僅僅是「失察之責」,就夠吳敬中丟官罷職了。

要沒有莫斯科中山大學同班小蔣和不同班的鄭介民罩著,吳敬中肯定會被毛人鳳甩下來「潛伏」——當年毛人鳳在甄選逃台人選時有一個原則,就是「那邊」叛變過來的人一個都不帶,全部當成抹布拋棄,并美其名曰「學做王佐」。

沈醉雖然不是叛徒,但曾對毛人鳳的局長寶座感興趣,所以也被踹到了即將起義的云南。

毛人鳳讓沈醉留下來「打游擊」,老蔣還將沈醉晉升為「中將游擊總司令」,徐遠舉一眼就看出這是個坑,只可惜沈醉當時以「不能拋下部下」為借口,拒絕爬出去,最后還把徐遠舉、周養浩、郭旭、成希超等四個少將特務也一股腦交了出去。

沈醉和吳敬中都在軍統臨澧特訓班當過教官,兩人的見識卻有一定差距,在電視劇中吳敬中以執行海峽計劃之機逃脫,史料中的吳景中是仗著有同學撐腰,根本就沒把毛人鳳放在眼里,眼看天津不保,搶了一架飛機就溜掉了。

不管是怎麼離開的,吳敬中都不用像沈醉和李俊才那樣在各個戰犯管理所學習期滿十年或十七年,但是如果被發現他是潛伏者,或者他最倚重的部下身份暴露,小蔣同學和老鄭同學也保不住他,輕則丟官罷職,重則身陷囹圄含恨九泉,想砍甘蔗都沒機會。

吳敬中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就淡出了人們的視線,保密局幾經更名,一批新貴粉墨登場,這其中有沒有新的潛伏者峨眉峰出現,我們現在還不可能知道,所以只能以《潛伏》為依據,來看看余則成過海上島后,會面臨怎樣的考驗和危機。

余則成倉促離開家門,連手槍都被收繳,家里自然一點都沒來得及收拾,吳敬中命令手下替他「搬家」,實際是要進行一次全面的搜查,而且搜查后還不用復原。

在這樣掰開揉碎的搜查中,余則成藏在雞窩里的情報和金條玉鐲以及其他寶貝要是還能藏住,那吳敬中就不是一個稱職的軍統特訓班教官和保密局甲種站站長了。

這就是余則成面臨的第一個危機:吳敬中已經完全確定了他的身份,而且知情者不止吳敬中一人,此事如何收場,決定權完全在吳敬中手里。

吳敬中或者將知情者全部滅口,或者讓余則成人間蒸發,只有這樣做,才能保住那一尺多高的玉座金佛和斯蒂龐克轎車換來的金條和美鈔以及自己的烏紗帽、戴烏紗帽的腦袋。

后面發生的事情表明,吳敬中顯然是采用了第一種措施,所以余則成才又跟上級有了接頭的機會,并且見到了已經在富士航運當董事長秘書的穆晚秋,于是他的第二次危機到來了:穆晚秋的背后,肯定還站著穆連成。被吳敬中和余則成嚇得遠走他鄉的穆連成,會不會展開報復行動?

穆晚秋的出現,也會讓吳敬中徹底明白余則成的身份:在延安廣播中朗誦要走陽光道的穆晚秋,怎麼又跟余則成「破鏡重圓」了?

當初穆晚秋的聲音從延安的廣播中響起的時候,吳敬中的目光就已經變得刀鋒一樣銳利,只不過當時有李涯在場,吳敬中才沒有一腳踹向余則成。

穆晚秋的出現,在吳敬中這個老牌特工眼里絕不是巧合和偶然——任何一個特工都不相信巧合,在他們眼里,偶然的背后都藏著必然。

吳敬中剛擺平余則成家雞窩里的問題,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肯定也會大為光火,所以余則成隨著穆晚秋的出現,面臨的是兩次危機:除了穆連成的報復,還有吳敬中是否已經厭煩得出離憤怒。

即使余則成能在吳敬中的關照下度過這三次危機,我們也不能不替他擔憂:穆晚秋是一個巨大的變數,根據她以往的表現推測,如果余則成暴露,就極有可能是因為穆晚秋有意或無意之舉。

為什麼穆晚秋會成為攸關余則成潛伏任務成敗的巨大變數?這個問題,我們就要從她的經歷和性格說起了。

如果僅以在《潛伏》中的表現為依據,穆晚秋是有特工潛質的,但她有沒有犧牲精神,那可就難說了,我們僅以下面三件事為例,就能看出她最在意的是自己的「生活質量」和切身利益。

第一件:穆晚秋很享受漢奸叔叔帶給她的「快樂」生活。大家都看見了,作為天津衛頭等漢奸的侄女,穆晚秋對叔叔的做法沒有半點反感和反對,穿晚禮服,出入高檔餐廳,喝紅酒,彈鋼琴,上貴族學校,還以追求者眾多自豪。

穆晚秋不反感穆連成,卻很恨吳敬中,她在明知余則成已有妻室之后仍不放棄,說明她為了「活得好」,可以拋棄一切是非觀念。

在穆連成逃走后,穆晚秋在鄉下呆了一段時間,結果又受不了清苦和寂寞,跑回天津嫁給了黨通局特務謝若林,這就是我們要說的第二件事:謝若林娶穆晚秋,是鼻涕一把淚一把哭著求婚而非拔出手槍亮出手銬逼婚,穆晚秋嫁給謝若林,實際是在尋求特務的保護。

嫁給謝若林之后,穆晚秋嘴里嚼著當時很稀罕的花生,心里卻惦記著逼走叔父的余則成。

估計即使是讓翠平來評價,余則成也不如謝若林長得漂亮、不如謝若林會生活。穆晚秋為何鄙視謝若林而渴望余則成?這就是得到與沒得到的區別。「跑了的魚都是大的」,釣魚人的心態,穆晚秋也有。

穆晚秋對謝若林和余則成有沒有真感情呢?這就是我們要說的第三件事:發現謝若林把風塵女子領回家后,穆晚秋痛不欲生,并且真的吃了藥。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穆晚秋還不諱言她對余則成的幻想,卻不允許謝若林沾花惹草,發現被自己踩在腳下的謝若林有了反抗之舉,她馬上變得生無可戀,連余則成也留不住她了。

穆晚秋受不得自己「利益受損」,卻并不在意謝若林和翠平的感受,在某些方面,她還不如只想讓孩子過上好日子的李涯。

在與余則成重修舊好之前,有一個細節不知大家注意到沒有:她為那個從高級轎車上下來的年輕人整理衣領的時候,脈脈含情的眼神,余則成一定見過。

通過上面三件事,我們似乎能發現穆晚秋不會是一位立場堅定的優秀特工,面對各種誘惑,小眼睛的余則成日漸老去,年輕的穆晚秋會不會有新的想法,確實存在著巨大的變數。

我們細看軍統(保密局)特務檔案,就會發現余樂醒、謝力功、吳敬中、文強等高級特務都曾轉換過立場和陣營,小蔣也曾公開發表文章痛斥其父凱申,但是面對高官厚祿和繼承人之位,他們都改變了初衷。

穆晚秋只想活得有滋有味五彩斑斕,在這方面,余則成并不具備任何優勢,一旦穆晚秋對余則成產生了厭倦,那麼峨眉峰先生可就危險了。

一旦余則成因穆晚秋而暴露,吳敬中也會陷入兩難境地。這對心照不宣的師生會如何應對來自穆連成和穆晚秋的不確定因素,還需見多識廣的讀者諸君發表高見:在您看來,穆晚秋會跟余則成一路同行走多遠?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島上地下工作者大量暴露,吳石將軍也壯烈犧牲,變數是否來自穆晚秋那樣的不成熟特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