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箭穿心,毒發身亡,撕成碎片,梁山三大惡人為何死在女士手里?

里昂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上等男人怕老婆,中等男人愛老婆,下等男人打老婆。這話不全對也不全錯:怕老婆的不全是好男人,打老婆的一定不是好男人,更算不上好人。

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很多人都跟「老婆」的關系不太好,比如及時雨宋江、玉麒麟盧俊義、雙槍將董平、病關索楊雄,好像都鬧了「家庭糾紛」。

這四個家里出了大問題的好漢,并不全是惡人,咱們今天要說的死于女士之手的梁山三大惡人,包括及時雨宋江和雙槍將董平,卻不包括玉麒麟盧俊義和病關索楊雄——押司宋江從坐樓殺惜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死掉了」。

宋江是梁山首惡,這一點毋庸置疑,《水滸傳》給了他一個「忠義」的死法,未免讓人有些不快:在青州城外屠戮數千無辜百姓的宋江,就是凌遲三百六十五天都不為過,他死后沒被牛頭馬面叉挑油鍋,還能「累累顯靈,百姓四時享祭不絕」,這就是老天爺得了白內障了。

按照《水滸傳》前七十回的描寫,宋江之罪罄竹難書擢發難數百死莫贖,從七十一回開始,這廝搖身一變,成了「為人一世,只主張忠義二字,不肯半點欺心」的忠臣義士,這不是宋江的品性改了,而極有可能是施耐庵先生的原著被人改了——《古本水滸傳》后五十回,根本就沒有宋江招安的情節。

因為通行版水滸傳的后五十回不能盡如人意,有良知的文人紛紛續寫,《蕩寇志》不值一提,《殘水滸》卻是大快人心,半壺老酒閑暇無事就翻一遍,尤其是看到黑旋風李逵被一箭穿心、雙槍將董平毒發身亡,宋江即將被阮氏三雄撕成碎片,總是忍不住要浮一大白:梁山這三大惡人,終于都死在了女人手里!

宋江的小日子原本過得比較逍遙,他在雖然沒有品級,既不是副處也不是正科,但是因為給知縣當大秘,在鄆城縣說話也比較好使:如果晁蓋領著吳用、公孫勝、劉唐、阮氏三雄、白勝,九個人到鄆城縣吃燒烤打了人,宋江是完全可以出面擺平的——馬兵都頭美髯公朱仝和步兵都頭插翅虎雷橫得到宋江暗示,完全可以姍姍來遲,并出主意讓晁蓋找個郎中驗傷,到時候就說對方的臉把這九個人的拳頭腳尖都打出了中度傷情。

宋江貓鼠同眠黑白通吃,收購閻婆惜之后買樓、買衣服首飾揮金似土,比縣太爺出手還闊綽,他的錢是從哪兒來的,讀者諸君自然心知肚明——宋江綽號及時雨,其實更應該叫遮陽傘,罩著無數江湖人物,收著無數真金白銀。

宋江左手大進右手小出,既贏得了美名,又撈到了實惠,吃飽穿暖之后,就想干點別的,于是他就半推半就地笑納了閻婆惜,他的「美好生活」也毀在了閻婆惜手里。

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要沒有閻婆惜「大義滅親」,宋江這個超級污吏,還會包庇多少惡人?

宋江坐樓殺惜東窗事發前程盡毀,上了梁山之后,又設計做掉了晁蓋,這在《殘水滸》中有精確還原:梁山軍二打曾頭市活捉史文恭,林沖留了個心眼兒,認真檢查了史文恭壺里的箭,發現里面沒有一支刻過名字,而且那支刻字的毒箭,和史文恭之弓也長短不配。后來有一天兩個小校打架,互相指責對方受宋江指使射殺了晁蓋,宋江親自拔劍,把兩人一齊斬了。

轉述林沖偵查結果的是大刀關勝,說話的地點是宋朝天牢,關勝的身份是投奔老種經略相公種師道后因戰功受封的熙河路統制,宋江的身份是叛逃金國途中被張叔夜生擒的囚徒,一同被關押的,還有晁蓋的起家班底阮氏三雄。

關勝、林沖、魯智深、武松、史進等人離開梁山投奔老種經略相公,宋江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在假裝招安后動了叛宋投金的念頭: 「我們與其占一個山頭,束手待敵,不如還是設法渡過黃河,投到女真那里,有皇甫端在彼,可以替我們先容。女真要進中原,我們至少也得一個張元、吳昊地位。」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宋江在海上轉了好幾天,暈頭轉向地漂到海州城下,里面沖出二百個士兵,就把這暈船的三十六個頑抗之盜全部生擒活捉了。

宋江被捉后,盧俊義魯智深武松等已經成為朝廷軍官的四十一條好漢聯名上書,要保宋江等三十六人性命,但是智多星吳用和豹子頭林沖拒絕在上面簽字。宋江還很詫異: 「怎地吳軍師、林教頭名字都不在內?是不是諸位不曾去問過他?」

關勝冷冷地一笑: 「公明哥哥,你應該曉得這個緣故,他們兩位,我和盧大哥都邀約過,他們異口同聲地說:‘假若保了哥哥,怕對不起晁天王。’」

關勝揭發完宋江之后,阮氏三雄瞪著血紅的眼睛圍攏了上來:天牢沒有酒肉,不共戴天之仇就在眼前,阮氏三雄終于可以在報仇的同時改善一下伙食了——牢房無刀,但阮氏三雄都有渾如生鐵打成,疑是頑銅鑄就的拳腳,把及時雨做成手撕雞,還是很輕松的。

宋江惡貫滿盈,被阮氏三雄撕成碎片也無人相救——他的心腹馬仔黑旋風李逵,早已被一丈青扈三娘狙殺。

李逵被一箭穿心的時候,連衣服都沒穿,扈三娘當著數十位梁山好漢的面告訴宋江: 「這黑廝獨自一個在水邊洗澡,是小妹暗中一手弩,直貫其心,隨取首級,裹回山寨。」

扈三娘把李逵齜牙咧嘴的首級扔到宋江面前,美髯公朱仝跳起來鼓掌叫好,宋江被氣得臉色紫青兩眼翻白,「哏兒嘍」一聲暈了過去。

李逵被扈三娘精心用石灰保存的首級剛剛埋掉,雙槍將董平也被他的「妻子」程小姐毒死了,其死狀跟吳四寶和李士群差不多: 「床上董平,已在血泊中斷了氣,手足搐縮,蜷做一團。可憐平時的偉丈夫,幾天苦痛,臨終竟瘦小到這般模樣。」

宋江眼看著手下兩大惡人都死于女士之手,知道自己也難逃天罰,他午夜夢回,閻婆惜已經不知找過他多少回了。

在《殘水滸》中,高俅和高衙內被林沖和阮氏三雄活捉后「弄得只剩眼珠能轉」,加上一頭黃牛,被豹子頭林沖湊齊「三牲」祭奠了林娘子。儀式完成后,林沖吩咐徒弟操刀鬼曹正: 「亡妻生前,吃齋保素的日子最多,身后哪得還享血肉?祭后,高俅父子可送廚下烹調,這牛更可放生。」

牛是無罪的,自然要放生,高俅父子是有罪的,就應該變成食材,梁山三大惡人及時雨宋江、雙槍將董平和黑旋風李逵,也都直接或間接死于女仇人之手,這豈不是大快人心?

《殘水滸》畢竟是一本續書而非施耐庵先生原著,梁山三大惡人死于女士之手,應該是絕大多數人的美好愿望,而通行版水滸讓他們死于其他原因,顯然是太便宜了。于是最后還要提請讀者諸君發表高見:董平毒發身亡,李逵被一箭穿心,宋江被阮氏三雄撕成碎片,這樣的結局,您還滿意嗎?宋江、董平、李逵可以并稱梁山三大惡人,除了這三個家伙,梁山還有幾個惡人也應該受此懲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