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敬中三次暗示余則成:我不是雪山,我知道你是峨眉峰卻不會揭穿

吳敬中是否知道余則成就是峨眉峰和深海?半數以上的讀者會給出肯定的答案,當過老師的讀者,百分之九十以上會發笑:學生的一舉一動,站在講台上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只不是有愿意管和不愿意管的區別而已。

半壺老酒沒當過老師卻站過講台,上了講台才知道自己當年認為自己的小動作能瞞過老師,那是多麼可笑。

吳敬中是余則成在軍統青浦特訓班的教官(真實的保密局天津站站長吳景中是臨澧特訓班一大隊二中隊指導員,類似班主任),還當過中蘇情報所科長,算是情報界「內外兼修」的資深精英,他坐在站長椅子上俯視馬奎、陸橋山、李涯、余則成,當然比戴笠看得還清楚——戴笠還真未必有時間去考察每一個「青浦班勇士功臣」。

跟吳敬中相比,余則成的特工經驗還是十分稚嫩,他那麼多次瀕臨暴露卻在最后一刻化險為夷,吳敬中暗中沒少出力:如果吳敬中允許李涯審問地主王占金,如果吳敬中把李涯和余則成制作的錄音帶都送到南京做鑒定,如果吳敬中不一口咬定馬奎就是峨眉峰,那結果就不堪設想了。

了解一個人,要聽其言觀其行,我們細看吳敬中的言行,就會發現他對余則成的身份早就了如指掌,他已經三次暗示余則成:我不是雪山,我知道你是峨眉峰卻不會揭穿。

吳敬中保護余則成,也是一種自保。如果余則成的峨眉峰身份暴露,翠平會陷入危險之中,吳敬中也難逃一劫:余則成與吳敬中的關系太密切了,他們不但是師生,也是合作伙伴,余則成被抓,吳敬中的夜明珠、玉座金佛、斯蒂龐克,就會跟站長烏紗帽和戴帽子的腦袋一起不翼而飛。

為了讓余則成收斂鋒芒小心行事,吳敬中曾經用開玩笑的方式暗示:咱們三個人中,有一個是潛伏者!

那是在岡村寧次行蹤暴露,李涯表示對老蔣用鬼子打內戰不滿之后,吳敬中趁熱打鐵,向余則成和李涯表示了自己的厭戰情緒:「跟你們說實話吧,其實我是不想再打下去了。」

李涯執迷不悟,余則成虛與委蛇,吳敬中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他們什麼都知道,我們內部,不會三分之一都是他們的人吧?」

聽了吳敬中的話,連余則成都憋不住笑了。這也難怪余則成忍俊不禁:這屋里就三個人,而對方卻什麼都知道,這豈不是說這三人中就至少有一人是潛伏者?

其實余則成應該捏一把冷汗:吳敬中這是在敲山震虎:他們什麼都知道,我也不傻,咱們三人中有一個是峨眉峰,我當然也知道,吳同學,你往后做事謹慎一點,別露出太多馬腳給我添麻煩!

吳敬中這話說得再明白不過了,但是李涯的腦子經常放在腳后跟里,用的時候未必拿得出來,而余則成心中有事,自然是一點就透,他的微笑,是在笑吳敬中揣著明白裝糊涂。

有吳敬中的保護,余則成的工作順風順水,不但情報源源不斷輸出,職務軍銜也步步高升,居然當上了中校副站長。

老師對學生的要求,一向是極其嚴格的,在暗示知道余則成身份之后,乘機離開之前,吳敬中又嚇唬了余則成一次。

余則成一直想留下來執行「黃雀計劃」,但是吳敬中堅決反對,他反對的理由讀者諸君當然知道:把那些潛伏的小黃雀捉干凈之后,余則成就會公開身份,那時候吳敬中就是跑到島上去砍甘蔗,毛人鳳也會把他抓起來吃窩頭。

余則成不能抓也不能留,那就只能帶著遠走高飛「重新開始」,在抹去大家在天津站的一切痕跡和疑點之后,吳敬中又做出了一個再把余則成嚇出一身冷汗的舉動——他派出自己的神秘心腹,繳了余則成的槍。

且不說當年像吳敬中余則成那樣的高級特工有沒有權利攜帶槍支上軍機,那三個彪形大漢的繳槍時間和地點也不對:收繳武器,要給一個合理的解釋,但這些人品字形站在余則成面前「一問三不知」,什麼事情都讓余則成去問吳敬中,嚇得余則成差點「走火」。

我們有理由相信,如果當時余則成看到的是自己熟悉的人,他就不會那麼緊張,如果吳敬中指派一個人來,余則成有八成會搶先動手。

吳敬中此舉是敲山震虎,如果余則成真要動手,那三個神秘黑衣大漢肯定會將其擊斃,這一切都是吳敬中事先安排好的:既考驗了余則成是否夠沉著冷靜,也可能一勞永逸解決問題。

吳敬中為什麼用這種方式警示余則成?他此前為何對余則成明里暗里保護?莫非吳敬中就是傳說中的潛伏者雪山?

這些問題,細心的讀者從吳敬中的一個舉動中就能找到答案。

讀者諸君肯定還記得這樣一個場景:為了保守秘密,被捕的秋掌柜在刑訊室咬斷了自己的舌頭。余則成悲痛難忍,眉頭跳動嘴唇顫抖鼻翼翕張,眼看就要情緒失控,吳敬中站起身來,扣好風紀扣,撫平衣襟。

吳敬中肅穆的神情,讓余則成鎮定下來,咽了幾口唾沫,恢復了平靜,陸橋山此時已經驚得呆了,只有兇殘的馬奎還在那里手忙腳亂。

吳敬中的肢體語言告訴了我們一切,知道吳敬中畢業于莫斯科中山大學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吳敬中此舉的深刻含義,也會理解吳敬中為什麼明知余則成就是峨眉峰而不揭穿——在他的內心深處,還保留著那一抹紅色記憶,會時常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來。

吳敬中此舉,是對秋掌柜發自內心的尊重,同時也在暗示余則成:我對你們是比較贊同和尊重的,但我現在跟你們已經漸行漸遠,只能用這種方式來表明態度。

吳敬中這個看似不經意但卻蘊含深意的舉動,給出了我們上面三個問題的答案:他不是雪山,因為真正的潛伏者,是不可以做出這樣明顯的同情與敬佩舉動的,但是他對老蔣已經完全失望,對余則成也不會趕盡殺絕——多個朋友多條路,將來的生活要靠做生意,做生意就不能把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里。

吳敬中肅立整理著裝,這個舉動恰好證明了他既不是雪山,也不是一個是非不分撞了南墻也不回頭的死硬特務,這種人的結局一般都不會太差。讀者諸君看了吳敬中的言行,肯定也會感觸良多,他是不是雪山,知不知道余則成的身份,似乎已經不是主要問題了:吳敬中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如果他不是峨眉峰的上級,為何會在保護余則成的同時不斷進行敲打和試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