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排除法分析:如果不是史文恭花榮呼延灼,還有誰可能射殺晁蓋?

晁蓋絕不可能是史文恭射殺,這一點水滸原著中早有交代:曾頭市的目標是活捉,箭頭上頂多涂點麻藥,淬毒是絕不可能的。

史文恭會射箭,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他跟梁山軍的第一場混戰中,并沒有放箭,如果放箭,曾頭市的囚車就白做了——曾家五虎中的老大曾涂說得很明白: 「反國草賊,見我陷車麼?我曾家府里殺你死的,不算好漢!我一個個直要捉你活的,裝載陷車里解下東京,方顯是五虎手段!」

活天王比死晁蓋值錢,再加上史文恭自恃身份,用毒箭暗中傷人這種既丟人又虧本的事情,曾頭市是絕不肯做的。後來梁山與曾頭市講和,史文恭并不知道自己已經背上了射殺晁蓋的黑鍋,他親自起草的求和信(史文恭也有八分懼怯,隨即寫書,速差一人擎,直到宋江大寨)是這樣寫的: 「向日天王下山,理合就當歸附,無端部卒施放冷箭,罪累深重,百口何辭?」

史文恭也是江湖上成名的好漢,如果是他箭射晁蓋,根本就不會跟梁山講和——他還以為是手下哪個小卒子瞎貓碰見死耗子,一箭蒙到了晁蓋臉上。

曾頭市不會用毒,在梁山軍二次來襲的時候已經得到了證實: 「只見黑旋風李逵,手搭板斧,直奔軍前,曾升見了,便叫放箭。原來李逵但是上陣,便要脫膊,全得項充、李袞蠻牌遮護;此時獨自搶來,被曾升一箭,腿上正著,身如泰山,倒在地下。」

李逵腿上中了一箭,并沒有毒發身亡,當然也沒有人去檢查那箭頭上寫著誰的名字,看來大家都不在乎箭頭是否淬毒,也不關心這支箭出自何人之手。

後來晁蓋「托夢」給宋江,那是根本沒有旁證的不可信之言,喜歡猜謎語的讀者,可能還記得這一條:「一個人能做,倆人不能做,大伙兒全能做,不能瞧著做。」

誰也不能進入宋江夢中去聽晁蓋說了些什麼,當然也瞧不見宋江如何磕頭如搗蒜向晁蓋請罪,那就由得宋江自己任意編造了。

後來晁蓋「現身」纏住史文恭,也不是要找他報仇,而是要把他趕到盧俊義面前,以破壞宋江的篡位圖謀——如果晁蓋真想讓宋江繼位,為何不把史文恭攆到宋江面前?要知道史文恭當時已經被晁蓋弄得神魂顛倒失去了戰斗力,就是白日鼠白勝、鼓上蚤時遷,也能像盧俊義那樣,在他大腿上捅一樸刀。

種種跡象表明,史文恭都不是射殺晁蓋的兇手,史文恭不承認,晁蓋也相信,但是晁蓋臉上中的那一箭,箭桿上明明寫著「史文恭」三個字,所以史文恭「百口莫辯」的時候,肯定有人躲在角落里偷笑,那偷笑的人中,肯定有一個是及時雨、呼保義宋江宋公明,而在一邊陪著笑的是小李廣花榮還是雙鞭呼延灼,那就有些爭議了。

說呼延灼射殺了晁蓋,并非沒有依據,因為中了埋伏的時候,是呼延灼先往回跑,所以他一直在晁蓋前面,回身近距離射箭,那是可以直接一箭命中的。

說花榮射殺晁蓋,也有一定理由:花榮和晁蓋初次見面就鬧得挺不愉快,而花榮是宋江的小迷弟,宋江讓他去死,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就更別說去做射殺晁蓋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的事情了。

花榮并沒有跟隨晁蓋出征曾頭市,這也不成問題:有是神行太保戴宗的馬甲在,花榮潛入戰場射殺晁蓋再往回跑,完全不會耽誤跟大家共進早餐。

大家懷疑呼延灼或花榮射殺晁蓋,都是事出有因查無實據,射殺晁蓋的嫌疑人,也不僅限于呼延灼花榮二人,還有人說病尉遲孫立也有可能下手——筆者沒有找到理由和依據,而且用排除法分析,孫立似乎并不在嫌疑人行列之中,因為有豹子頭林沖看著呢,他不可能混在晁蓋軍中下手。

當天傍晚晁蓋跟林沖分兵,跟隨林沖的九個頭領的嫌疑都可以排除,因為當晁蓋被阮氏三雄救起送到林沖面前的時候,臉上已經有一支刻著史文恭名字的毒箭了。

跟隨晁蓋帶著二千五百嘍啰夜襲曾頭市的梁山頭領,分別是赤發鬼劉唐、雙鞭呼延灼、立地太歲阮小二、摩云金翅歐鵬、短命二郎阮小五、錦毛虎燕順、活閻羅阮小七、摸著天杜遷、白日鼠白勝、云里金剛宋萬,跟宋江關系比較近或跟晁蓋有些過節的穆弘、張橫、楊雄、石秀、孫立、黃信都在林沖這一撥,根本就沒機會下手。

我們用排除法洗掉了楊雄、石秀、孫立等人的嫌疑,還能用排除法去掉阮氏三雄和劉唐白勝,因為他們一直跟在晁蓋身邊: 「當頭亂箭射將來,撲的一箭,正中晁蓋臉上,倒撞下馬來,卻得三阮、劉唐、白勝五個頭領死并將去,救得晁蓋上馬,殺出村中來。」

史文恭的照夜玉獅子馬和方天畫戟很搶眼,如果他在對面,晁蓋等人肯定看得見。大家只見亂箭齊發,并沒看見史文恭在指揮,可是晁蓋臉上那支箭,卻偏偏寫著史文恭的名字,這幾乎跟「八百里外一槍撂倒一個鬼子」一樣荒誕。

能夠在混亂中一發命中,那只能是近距離射擊,也就是說,除了阮氏三雄和劉唐白勝,另外五個人都有嫌疑,我們只能用排除法再去掉幾個,這樣才能把嫌疑人的范圍再縮小一些。

那五個沒救晁蓋的頭領中,還有兩個人跟晁蓋有仇,但卻可以排除嫌疑,他們就是摸著天杜遷和云里金剛宋萬——這兩個戰五渣,當時已經被嚇得麻爪兒,只顧自己逃命,根本就沒有機會偷襲:「 三阮、宋萬、杜遷,只逃得自家性命,帶去二千五百人馬止剩得一千二三百人,虧得跟著呼延灼的(這句話圈起來,是重點) ,都回到寨中。」

二千五百人由十個頭領分管,三阮和杜遷宋萬的手下都被曾頭市殺光了,只有跟著呼延灼的那一撥算是全身而退,而跟著呼延灼一起逃跑的,應該還有摩云金翅歐鵬、錦毛虎燕順,也就是這三人部下嘍啰算是成建制撤回,其他頭領的隊伍,大半都死在了包圍圈中,幸存者不到一半,這樣跟呼延灼、燕順、歐鵬的全員加起來,恰好是一千二三百人。

如果箭射晁蓋的不是花榮也不是呼延灼,那麼有嫌疑的就只剩下歐鵬和燕順了,我們看看這兩人跟宋江的關系和他們的專業技能,也許會有所發現。

摩云金翅歐鵬是職業軍人出身(軍戶),突出特點就是跑得快: 「黃州生下英雄士,力壯身強武藝精。行步如飛偏出眾,摩云金翅是歐鵬。」

錦毛虎燕順是山東萊州人氏,販羊馬客人出身,因為消折了本錢,流落在綠林叢內打劫,應該并不擅長射箭: 「赤發黃須雙眼圓,臂長腰闊氣沖天。江湖稱作錦毛虎,好漢原來去姓燕。」

歐鵬和燕順都是宋江的鐵桿粉絲,說他們受宋江密令射殺晁蓋,也不是毫無道理,但是這二人最后連天罡正將都沒當上,可見他們并沒有為宋江奪位建立大功。用同樣的理由,我們也可以排除孫立的嫌疑——我們可以這樣設想:宋江可能也想讓孫立射殺晁蓋,但是孫立辦事不力,或者是不想下手,這才沒有跟晁蓋分作一組,宋江把解珍解寶抬入天罡而把孫立貶入地煞,就是一種懲罰。

用排除法分析,我們可以得出如下結論:跟隨晁蓋下山的二十個頭領,林沖、徐寧、穆弘、張橫、楊雄、石秀、孫立、黃信、鄧飛、楊林等十人不在晁蓋隊伍中,嫌疑可以完全排除;跟隨晁蓋的十個頭領中,阮氏三雄和劉唐白勝舍命救晁蓋,動手的可能性也基本為零;杜遷宋萬在包圍圈中已經被嚇得蒙圈,嫌疑至少可以打消八九成;最后只剩下在亂軍中不知去向、毫發無傷地跑到村口的雙鞭呼延灼和摩云金翅歐鵬、錦毛虎燕順三個人了——如果射殺晁蓋的箭手就藏在梁山軍中,誰的嫌疑最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