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拒飲毒酒再叛亂,有兵權的九個天罡正將,誰會起兵殺奔楚州?

里昂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宋江喝毒酒純屬誤飲,他要是知道有酒里有毒,必然會找借口不喝。宋江不喝毒酒的結果會有兩個:其一,拿出萬貫家財送給蔡京高俅童貫買命;其二,一不做二不休,降而復叛,再次扯起替天行道大旗,為自己殺出一條生路。

說宋江是誤飲毒酒,在水滸原著中能找到依據: 「宋江自飲御酒之后,覺道肚腹疼痛,心中疑慮,想被下藥在酒里。卻自急令從人打聽那來使時,于路館驛卻又飲酒。宋江已知中了奸計,必是賊臣們下了藥酒。」

宋江的疑慮,是在毒性發作之后才有的,這就是說,他喝酒的時候心里還挺美的。那個「天使」早知道酒中有毒,所以才以不會喝酒為由,拒絕跟宋江同飲。宋江派人偵查得知他在途中飲酒后,才知道自己著了道兒。

宋江是個貪生怕死之徒,他不止一次在死亡面前痛哭流涕下回求饒,為了活命還曾裝瘋賣傻,「披散頭髮,倒在尿屎坑里滾」。

宋江坐樓殺惜、佯裝瘋魔、落草為寇、屈膝招安,都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活著。朝廷要斷宋江的生路,就是再一次把他逼上了絕路,要想從奸臣那里買回自己的性命,宋江還真是財力不足:宋江是得到了一些賞錢,但是這家伙窮人乍富大肆鋪張,給老爹建墳、給玄女修廟,早就花得七七八八了,就是還剩十萬貫,也未必會被蔡京等人開在眼里——奸臣做事,要麼不做,做就做絕,才不會為了幾十萬貫「小錢」而饒了宋江。

性命攸關,囊中羞澀。宋江就只剩一條路可走了——召集幸存的兄弟揭竿而起,只要手里有了兵馬,就可以重上梁山、遠走他鄉、投奔敵國。

且不管宋江降而復叛的會跑到哪里去,咱們今天的主要話題,是宋江叛亂,會有哪些幸存的梁山好漢會重新匯聚到替天行道的杏黃旗下。

宋江面前擺上毒酒的時候,盧俊義已經吃了水銀拌飯溺水身亡,三十六天罡中只剩下了武勝軍承宣使智多星吳用、大名府正兵馬總管大刀關勝、御營兵馬指揮使雙鞭呼延灼、應天府兵馬都統制小李廣花榮、橫海軍滄州都統制小旋風柴進、中山府鄆州都統制撲天雕李應、保定府都統制美髯公朱仝、兗州府都統制神行太保戴宗、鎮江潤州都統制黑旋風李逵、蓋天軍都統制活閻羅阮小七等十人了。

這十個天罡正將有的辭官有的病逝,但大多數辭官和病逝的時間不詳,確切可知的是神行太保戴宗,他根本就沒去上任,直接就「納還了官誥」,跑到泰安州岳廟出家了。

其后數月或半年才被免職或辭官以及出了意外的,我們暫且認為宋江喝毒酒的時候他們還在任上。這樣一來,宋江生死存亡之際,還有九員大將可用,至于地煞副將,活著多少都沒用——即使強如孫立,也都是「省院聽調的諸路都統領」,根本就沒有調動兵馬的權力,即使想跟著宋江一起鬧事,也是有心無力。

我們已經放寬了標準,給足了宋江面子,讓他在端著毒酒的時候可以盤算一下這九員天罡正將有幾人可用。

宋江是一個極端自私自利且又貪生怕死的小人,他反復無常只為茍延殘喘,但凡有一線生機和一根救命稻草,他都要牢牢抓住,如果知道那壺酒里有毒,傳旨欽差的下場不會比黃文炳好太多——宋江會捏著他的鼻子把毒酒灌下去,然后給諸位兄弟八百里加急文書,讓大家帶著本部人馬到楚州匯合。第一批趕到的,肯定是應天府兵馬都統制花榮和鎮江潤州都統制李逵,至于他們能帶來多少兵馬那可就很難說了。

智多星吳用肯定不會在第一時間起兵響應,這不是因為他跟宋江關系不好,而是他實在無兵可調: 據《文獻通考·職官·承宣使》一條記載,宋徽宗政和七年,改節度觀察留后為承宣使,位在節度使之次,無定員,無職任,僅備武官遷移。

這就是說,在武勝軍,吳用只是節度使之下沒有任何實權的副手(絕大多數承宣使只是武臣寄祿階官,未必真正赴任,吳用去了武勝軍,那是在京城沒職位),享受四品武官待遇,手下可能連個親兵都沒有,只有他從梁山軍帶去的一個「安童」而已。

吳用比宋江還狡猾,他寧肯追隨宋江于地下,也不會跟著他起兵造反:梁山有一百單八將數萬嘍啰的時候尚且不能成事兒,現在只有七八個好漢帶著一幫不熟悉的中下級朝廷將官和戰斗力極弱的廂軍,可能還沒走出防區就散了九成,走到楚州,吳用這個光桿司令可能連腦袋都丟了。

吳用面臨的困境,花榮和李逵也會遇到,所以他們第一批趕到楚州的,能有十幾個人馬七八條槍就不錯了。

除了這三個宋江的鐵桿,半壺老酒實在想不起還有哪些幸存且有調兵之權的天罡正將還能「起兵勤王」,大刀關勝和雙鞭呼延灼倒是會起兵,但他們只會打宋江而不會幫宋江——那是他們洗刷恥辱的大好機會。

讀者諸君都知道,梁山一百單八將中別人或許可以指責昏君奸臣,只有關勝和呼延灼絕對不可以:趙佶和蔡京高俅對不起天下絕大多數人,但是對呼延灼和關勝,卻是「君恩深似海,友情重如山」。

關勝原本只是小小的浦東巡檢,蔡京一見關勝兩次大喜,親自保舉他為領兵指揮使: 「隨即喚樞密院官,調撥山東、河北精銳軍兵一萬五千,教郝思文為先鋒,宣贊為合后,關勝為領兵指揮使,步兵太尉段常,接應糧草。」

按照宋朝官制,高俅應該是殿前司都指揮使,段常應該是侍衛親軍步軍都指揮使,關勝從巡檢升任僅次于太尉(殿前司、侍衛親軍步軍、侍衛親軍馬軍的都指揮使、副都指揮使、都虞候合稱殿前九帥,都有資格稱太尉——政和、宣和年間的太尉不值錢)的指揮使,知遇之恩尚未報答,關勝怎肯跟著宋江一同反叛?

至于雙鞭呼延灼,那就更不用提了,踢雪烏騅,鐵甲連環馬,趙佶和高俅在呼延灼身上下了血本,得到的回報是片甲不回,還搭上了一個「慕容國舅」。

呼延灼跟宋江一樣,是一個忘恩負義翻臉無情的小人,讓他拋棄大好前程幫宋江,那得等太陽從西邊出來。

吳用有心無力,花榮李逵能帶出多少兵馬,關勝和呼延灼會站在哪一邊,這都是宋江要考慮的問題,柴進、李應、朱仝、阮小七肯不肯幫忙,有沒有能力幫忙,半壺老酒也拿不準,只好請教讀者諸君:如果宋江知道酒中有毒并決心垂死掙扎,幸存的這九個天罡正將,誰會帶著本部人馬殺奔楚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