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精明、大事犯渾」的王迅,走到今天這一步,能怪誰呢?

王迅出道30年了,依舊不溫不火。

拍了那麼多影視作品,最輝煌的時期,還是出演《瘋狂的石頭》后的那兩年。

此后他的事業看似一帆風順,但其實沒有質的飛躍。

2017年他覺得自己行了,主演了一部名為《這就是命》的電影,最終評分4.2分。

這部電影的名字,不能說抄襲了《極限挑戰》中經典的台詞「這就是命」,但其中蹭熱度的用意,路人皆知。

這也難怪,王迅曝光度最高的時期,就是在《極限挑戰》做常駐嘉賓的那段時間。

如今,《極限挑戰》拍到了第八季,最早的嘉賓黃渤、張藝興、黃磊、孫紅雷早就離開這個舞台忙著干正事去了,只有王迅還在這檔早已變味的真人秀中,繼續演著「老實人」。

盡管人設是「老實人」,但現實中的王迅,和這個詞一點都不挨著。

他精明得很,比如每年頂流張藝興過生日,王迅都會以老大哥的身份,送出溫暖的祝福。

在「友情」的包裝下,「捆綁」都顯得那麼溫馨,讓人挑不出什麼錯來。

小事精明,大事犯渾,可以說是王迅的真實寫照。

如果妳了解王迅的種種過往,就一定會感慨:多虧他出事早,擱現在的娛樂圈環境,這人早就涼了。

1

王迅干的最精明的事情,就是結識了黃渤這個好兄弟。

2006年,寧浩拍《瘋狂的石頭》,看中了王迅。

劇中有個配角,很適合他。

當時的王迅,雖然在影視圈是個新人,但在四川的喜劇界,他還是比較有名的。

先是師從喜劇大家沈伐學習「諧劇」,後來又拜入楊紫陽(侯寶林的徒弟)為師學習相聲。

折騰一番后,王迅還獲得了「巴蜀十大笑星」的稱號。

後來經常給部隊文工團寫劇本,混了個臉熟,在老師的引薦下,王迅成了文工團的一名演員。

能左右逢源,王迅的為人處世,是比較圓滑的。

《瘋狂的石頭》拍攝期間,他和黃渤經常在一起聊天,黃渤講述著自己的種種經歷,王迅表現出感同身受的樣子,對黃渤的才華表示認同,對他的經歷流露出同情。

當時黃渤毫無名氣,而在劇組中,王迅還算是個腕兒,他咖位排在第三,前兩名是徐崢和郭濤。

黃渤覺得王迅這個人毫無架子,長相也和自己是一個類型,便有心交往,一部戲拍完,兩人成了好友。

《瘋狂的石頭》成為當年影壇的一匹黑馬,主演黃渤一躍成為喜劇新秀,戲約不斷。

黃渤做事很夠意思,他成名之后并沒有忘記自己的好兄弟王迅,帶著他一起拍了很多影視作品。

王迅之所以能成為《極限挑戰》的常駐嘉賓,也是因為黃渤對節目組提了個要求:我參加可以,但要帶著王迅一起。

王迅在《極限挑戰》中,靠著「摳門、老實、受氣包」等人設,獲得了不少觀眾憐惜般的好感。

一次周冬雨上節目,玩游戲環節中隨口對王迅說了一句「我不想換,他的衣服臟」,結果就被觀眾噴上了熱搜。

但人設這個東西,極具兩面性,搞不好就翻車了,尤其是演出來「忠厚老實」。

2、

王迅的「翻車」過程,也源自于他自以為是的精明。

因《極限挑戰》獲得高關注后,王迅成了各種訪談節目的熱門人選。

2015年在一次采訪中,王迅想要營造「好男人」的人設。

他說自己多年在外打拼,全靠妻子照顧家庭,才讓他能安心拼事業,盡管他的妻子因為身體原因無法生育,但他依舊會愛她。

大多數不知情的觀眾,被王迅的情深義重感動了。

個別知情的網友,一臉問號,王迅不是已經和妻子失婚兩年了嗎?

王迅的髮妻魏臻,家庭條件很好,她的工作是名律師,收入穩定還體面。

兩人通過朋友介紹認識。

王迅憨厚的長相,穩重的言談舉止,讓魏臻覺得這個男人應該靠得住,隨后兩人便談起了戀愛,很快就有了結婚的打算。

但魏臻的父母對這門親事強烈反對,當時的王迅又窮又丑,自己女兒長相清秀學歷也高,老人眼中,門當戶對很重要。

但魏臻卻像著了魔一般,非王迅不嫁,為此差點和家里人鬧翻。

最終,父母拗不過女兒,魏臻「下嫁」給了王迅。

因為太窮,結婚的時候,王迅沒有準備戒指、沒有舉行婚禮,甚至連親戚朋友都沒有宴請。魏臻也不在乎這些,她帶著自己的嫁妝,住進了王迅簡陋的小屋。

婚后,王迅為了自己的前途,經常在奔波,但卻總是瞎忙,掙到的錢,比起前做律師的妻子來說,不值一提。

魏臻對此毫無怨言,她相信王迅肯定會有出人頭地的那一天,于是她承擔起照顧家庭的重擔,常年的操勞讓她患上了嚴重的腰疾,魏臻也因此不能懷孕。

兩人就這麼平淡地過了7年。

2006年,機會像天上掉餡餅般,砸中了王迅,他出演的《瘋狂的石頭》熱映,王迅在片中的表現,也得到了業內和觀眾的肯定。

隨后,王迅成了一名專業的影視圈演員。

2009年,他在自己新片的發布會上,補辦了一場婚禮。

現場,王迅聲淚俱下地表達著對妻子的愧疚,還鄭重其事地給患有腰疾的妻子送了一個護腰。

魏臻深受感動,在王迅的肩頭泣不成聲。

台下的記者都懵了,說好的新片發布會,怎麼變成了憶苦思甜的恩愛秀?補辦婚禮為什麼只請記者,不請親朋?

其實這就是王迅為了新片而精心準備的一場炒作,蒙在鼓里的只有他的妻子魏臻。

要不怎麼說王迅精明呢。

此時的魏臻,還幻想著兩人的美好未來。

殊不知,她已經成為丈夫眼中的「糟糠」。

此后的幾年中,王迅在娛樂圈混得風生水起,魏臻工作也辭了,在家做著全職主婦。

這段時間里,王迅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甚至好幾個月見不到他的人,魏臻心里隱隱感到事情不對。

3

讓王迅不著家的原因,除了工作,還有女人。

這個女人叫王依梓,比王迅小了18歲,標準的「網紅套餐臉」。

兩人怎麼膩到一起的不得而知,總之王迅為了偷偷和王依梓聯系,還專門搞了一個小號,在社交平台上用這個小號大秀恩愛。

王迅為什麼能干出「用小號秀恩愛」這種蠢事?

原因可能是他太想分享自己的喜悅了,忍不住地想要告訴全世界:我出軌了,對象是我最喜歡的那種網紅臉。

她們就這樣偷偷摸摸地搞了兩年,魏臻怎麼可能不知情。

但她還抱有幻想,她陪著王迅熬過了苦和窮,不相信這個男人會這麼絕情,幾年前他還為自己補辦了一場婚禮,還送了自己一個護腰。

但比起王迅送給王依梓的那些奢侈禮物,那個塑料護腰看起來就像個笑話。

2013年圣誕節期間,王迅用小號洋洋自得地寫道:過節了,啥也沒送媳婦,就送她一身的包,上面印著愛馬仕,LV、古琦……

哪怕都這樣了,為了王迅的事業和前途,魏臻還在幫著他隱瞞出軌的事實,而在這段時間,王迅見到她唯一談起的事情,就是催著失婚。

魏臻沒有答應,她不甘心也不敢相信,這個面向忠厚老實的男人,怎麼會如此狠心。

王迅對妻子的付出無動于衷,他的新歡王依梓,用心更是歹毒。

她在社交平台發文,公開侮辱王迅的妻子魏臻,其用詞之惡毒,讓人瞠目結舌。

看到這樣的話,魏臻的心徹底涼了,她最終同意了王迅的失婚要求。

4

和髮妻失婚后,王迅興奮極了,立刻和王依梓領證結婚。

然后他又忍不住心中的激動之情,用小號在社交平台上發文稱:恭喜我娶了一個頂配的媳婦兒。

髮妻的多年辛勤付出,原來在王迅眼中,不值一文。

兩人結婚四個月后,王依梓就為王迅生下了一個兒子。

當天王迅繼續用小號寫著令人感到不適的小作文。

此時的魏臻,已經患上嚴重的抑郁癥,在看到王迅和新歡有了孩子之后,在社交平台上寫出了自己的感慨——悔教夫婿覓封侯。

不甘、怨恨、還帶著幾分「浪子能回頭」的幻想。

王迅和魏臻失婚的消息,被隱藏得很好,觀眾一直以為王迅是個愛妻護家的好男人。

他很精明地利用這一點,對觀眾進行欺騙。

失婚兩年后的2015年,他在節目中說妻子為自己付出了很多,他感到很愧疚,會一直愛著妻子。

沒想到聰明反被聰明誤。

這段采訪播出不久后,網友就扒出了他劈腿的事實。其實都不用扒,王迅小號上的小作文,已經把事情從頭到尾講得明明白白的了。

王迅的人設,瞬間崩塌,但他事業卻沒有涼,在發表了一篇道歉聲明后,這人該干啥還干啥,綜藝依舊參加,戲照接不誤。

那時候的娛樂圈真是寬松,放到現在,王迅的事業早就涼涼了。

魏臻則抑郁成疾,患上了乳腺癌,最終在2019年6月27日病逝。

而此時的王迅,還在《極限挑戰》中,上躥下跳玩得不亦樂乎,前妻的離世,似乎和自己一點關系都沒有。

這種反差,網友看不下去了,紛紛在網上發言聲討王迅。

此時奇怪的操作又來了,魏臻去世不久后,在網上便出現了一名自稱「魏臻妹妹」的網友,發文稱:王迅在魏臻患病期間,不但經常去探望,還給了很多錢讓她治病,是個有情有義的男人。

這種洗白文案,經不起扒。

後來一個知情人爆料稱:魏臻是獨生女,沒有妹妹,并給出證據證明,「魏臻妹妹」這個賬號是假冒的。

真是太精明!這件事背后誰是始作俑者?大家心知肚明。

5

此后,王迅因為口碑的崩塌,事業上發展一直很不如意。

就連昔日的好友黃渤,似乎也刻意和王迅保持距離。他和王依梓舉行婚禮時,黃渤都沒有現身。

更有戲劇性的,是2018年,王依梓在社交平台發文稱:三外有三。

這話怎麼看,都像是王迅再次出軌的意思。

王依梓所寫的「三外有三」,簡單的四個字,不但認清了自己的身份,還帶出了自己的遭遇。

隨后王依梓還像招呼老熟人一般地艾特了黃渤,希望黃渤能管管自己的老公,并為她說句公道話。

黃渤并未搭理她。

此事後來偃旗息鼓,沒了后續,王依梓解釋「只是句玩笑話」后,就不再回應了。

2019年9月,王迅再次被拍到和一女子在酒店約會,兩人一起共處了7個小時。

曾經用惡毒文字辱罵王迅前妻的王依梓,這次卻一聲不吭了。

王迅為了平息此事,還大張旗鼓地發出律師函,但網友不買賬,并在此將火力集中在他第一次劈腿的事情上。

隨后,王迅的口碑持續下滑,已經到了影響他事業的程度。

2021年9月,王迅主演的電影《懸崖》,上映一個月后,票房只賣了31萬。

2022年,沒有電影再敢請王迅做主演,他又回到從前那樣,在電影中出演一個特色鮮明的小配角。

出道30年,似乎又回到了起點。

這些年里,王迅在如何立人設、怎麼玩炒作這些小事上顯得極其精明,卻在婚姻感情、家庭事業這種大事上屢屢犯渾。

如今兜兜轉轉了一大圈,走到這一步,還能怪誰呢?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