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十惡不赦,侯蒙也犯了八宗罪,梁山除了魯智深還有幾人無辜?

金圣嘆批評《水滸傳》的時候,說《宋史》確實記載了侯蒙主張招安宋江,但是在金圣嘆看來,招安梁山群盜,侯蒙至少犯了八宗罪。金圣嘆最后給了侯蒙一句評語:這人是僥幸死掉了,如果他真當了東平知府,肯定會壞了朝廷公事!

侯蒙確實差點當了東平知府,委任狀已經下了,但侯蒙實在太老,沒等上任就去世了,而他之所以有望知東平府,還真跟宋江有關,《宋史·侯蒙傳》是這樣記載的: 「宋江寇京東,蒙上書言:‘江以三十六人橫行齊、魏,官軍數萬無敢抗者,其才必過人。今青溪盜起,不若赦江,使討方臘以自贖。’帝曰:‘蒙居外不忘君,忠臣也。’命知東平府,未赴而卒,年六十八。」

侯蒙并沒有到東平府就職,所以小說中那個被董平滅門東平府的程太守,還算不上侯蒙的前任。如果六十八歲的侯蒙真當了東平知府,面對呼嘯而來的梁山軍,也不知他是應該向朝廷上書告急,還是直接開城投降——在那種情況下,他想招安,宋江也不會搭茬。

金圣嘆所說的侯蒙招安「八宗罪」,就是丟掉了朝廷尊嚴,助長了強盜的囂張氣焰,還會讓好人也起了「想做官,殺人放火受招安」的賊心,更會讓真正的國家棟梁、忠臣良將寒心。

侯蒙提議招安宋江是犯了哪八宗罪,咱們就用現在的語言盤點一下。

第一宗罪:以大宋百萬禁軍廂軍,居然奈何不得宋江盜伙,反而低聲下氣地主動招安,把朝廷的面子都丟光了——打不贏就給錢,這是趙宋的傳統,趙宋者,照送也。

第二宗罪:殺人者死,造反者滅族,這是歷朝歷代的王法,造反而不受處罰,那麼他們老了之后就會變得更壞,宋江謀反殺人法無數,按律應當凌遲處死誅滅九族,但是一旦招安,從前的罪孽一筆勾銷,這是壞了國家法度。

第三宗罪:方臘造反,朝廷大佬不派大軍去征討,反而把平叛的希望寄托在另一股叛匪宋江的身上,顯得朝廷空虛怯懦。

第四宗罪:指望一賊宋江去攻打另一賊方臘,如果這兩賊之中有人識破「以盜治盜」的把戲而兵合一處,那豈不是要給朝廷制造更大的麻煩、給百姓帶來更大的災難?

第五、六、七、八四宗罪,用金圣嘆的原話說出來更振聾發聵: 「武功者,天下豪杰之士捐其頭顱肢體而后得之,今忽以為盜賊出身之地,使壯夫削色,五也。無人出手犯難,為君解憂,而徒欲以詔書為弭亂之具,有負養士百年之恩,六也;有罪者可赦,無罪者生心,從此無治天下之術,七也。若謂其才有過人者,則何不用之未為盜之先,而顧薦之既為盜之后,當時宰相為誰,顛倒一至于是,八也。」

不知道讀者諸君看了金圣嘆給侯蒙定的八宗罪之后會作何感想,反正筆者是找不出反駁的理由來。即使僅按《忠義水滸傳》的描述,把宋江說成「替天行道」、「全以忠義為心」的義士,他也有很多罪孽洗不白,他和李逵的罪孽,幾乎已經到了擢發難數、罄竹難書的程度。

熟讀水滸原著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什麼是十惡不赦——十惡犯了一條,就已經是「遇赦不赦」,宋江往少里說,也至少犯了五種不赦之罪。

謀反為十惡不赦之首,即使有免死金牌也不能保命,宋江立志「血染潯陽江口」、「敢笑黃巢不丈夫」,這是有謀反之心;提出「替天行道」是要搶大宋天子的飯碗,杏黃大旗用色僭越,在梁山設置天子鑾輿旗號,兩敗童貫三敗高俅,五場大戰屠戮無數官兵,攻打青州、賀州、大名府、東平府、東昌府,都屬于謀反之舉。

對反心路人皆知的宋江進行招安,不但朝廷顏面掃地,而且那些戰死的朝廷兵將家屬,也會怨氣沖天。

除了謀反,宋江的不孝也是在鄆城縣記錄在案的,這種人即使不被斬首,也絕不可以做官——不管那文書是真是假,宋江都沒把「孝」字放在心上:為了能當押司,也為了犯罪后只身脫逃,宋江就愿意背負「不孝」之名,說明此人做事全無底線,只要有利可圖,面皮就可以撕下來踩在腳下。

宋江謀反的同時也犯了大不敬之罪,那面寫著「替天行道」四個字的杏黃大旗就是明證:天子就是老天爺的兒子,其職責就是替天行道。

殺死一家非死罪者三人者及肢解人是為「不道」,青州城外「數百戶人家,卻都被火燒做白地,一片瓦礫場上,橫七豎八,殺死的男子婦人,不計其數」,抓了黃文炳之后大吃燒烤,宋江不道至極。

宋江坐樓殺惜屬于十惡不赦中的「不睦」,擊殺很多州縣官員,鄆城縣押司宋江又犯了「不義之罪」。

前面咱們說過,宋江所犯之罪,罄竹難書擢發難數,倒在宋江腳下的無辜將士和百姓數以十萬計,如果一紙招安文書就洗清了他全部罪過,那《宋刑統》豈不就變成了破抹布?

侯蒙提出招安宋江,無論是以正史為憑還是以小說為據,都是絕不可取的昏招——一個宋江被招安,千百個宋江又嘯聚山林,朝廷得用多少錢糧和官帽才能擺平?

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真正被昏君奸臣逼得落草為寇的,除了豹子頭林沖和鐵面孔目裴宣,好像很難再找出三五個了。

在筆者看來,梁山一百單八將中那些戰敗被俘投降的軍官,即使不全都斬首(呼延灼當斬),也絕不可以起復委用;那些山賊水匪黑店掌柜吃了無數百姓,個個死有余辜;孫立、朱仝、雷橫等人勾結賊寇知法犯法,全都罪不可赦。

要說真正罪不至死的,梁山之上可能也就是花和尚魯智深一人而已:誤傷鎮關西鄭屠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也是作為提轄軍官制止鄭屠持刀行兇,頂多是執法手段有些過頭,給個警告處分也就夠了,他在桃花村暴打小霸王周通、火燒瓦罐寺斬殺惡僧生鐵佛崔道成,都是為國除兇為民除害,他最后生擒江南盜魁方臘,完全可以把在渭州的那點小錯,早就該一筆勾銷了。

說梁山一百單八將只有魯智深一人是好漢大俠有功軍官而不該殺,筆者這個結論或許有失公道,但是讀者諸君請試想一下:無辜如盧俊義、朱仝、柴進等人,真的是無辜嗎?至于行者武松,筆者承認他是一條好漢,在蜈蚣嶺也做過好事,但是他血濺鴛鴦樓的時候,是不是有點下手太狠了?

梁山一百單八將好人少壞人多,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部水滸傳十萬條梁山好漢,咱們最后的問題,就是梁山一百單八將中,還有哪幾位好漢不該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