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梁山好漢固化為天罡地煞兩個等級,宋江的險惡用心,誰能看穿?

#頭條創作挑戰賽#梁山一百單八將分為天罡地煞兩個階層,這種劃分是得到了朝廷認可的,在經歷四大戰役后幸存者封官加祿的依據并不是立了多少戰功,而是他屬于哪個階層: 「除先鋒使(宋江盧俊義) 另封外,正將十員,各授武節將軍,諸州統制;偏將十五員,各授武奕郎,諸路都統領。」

如果天罡正將解珍解寶沒有在征方臘時戰死,回到登州后,就會成為地煞副將病尉遲孫立的上級。

神機軍師朱武這位梁山副參謀長,受封官職也要小于李逵阮小七,只能跟鬼臉兒杜興、鐵扇子宋清、一枝花蔡慶、小遮攔穆春平起平坐。他後來棄官修道,可能也是因為對受封官爵不滿。

宋江固化梁山階層,讓「四海之內皆兄弟」成了一句笑話,也消磨了梁山好漢的上進之心,他這樣做當然不是心血來潮,而是用心險惡。

都是千年的狐貍,誰也別跟誰講什麼聊齋,那些投降的朝廷軍官只能對宋江的安排表示服從和理解,其他好漢可能就不這麼想了,尤其是宋江在排完座次后又重新進行了分工,就更讓很多好漢氣滿胸膛。

我們細看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名單,就會發現同為縣衙都頭出身,青眼虎李云排名第九十七,比徒弟笑面虎朱富還低,跟朱仝雷橫武松更是有天壤之別。

宋江給青眼虎李云安排的職務居然是「起造修緝房舍」,從都頭變成了工頭兒,卻不像千年以后那樣有錢可賺,李云上梁山,可以說是賠到舅舅家了。

明眼人當然都看得出,所謂石碣排名,就是 「蕭讓任書,金大堅任刻,做成一碣,埋之地下,公孫勝作法,掘將起來,以愚他眾人。(李卓吾評語)」

李卓吾說宋江吳用此舉能瞞得住「李逵、武松、魯智深那一班莽男子漢」,這顯然是不準確的:魯智深有大智慧,武松是老江湖,而且都曾在軍中和官衙任職,這種篝火狐鳴魚腹丹書的伎倆,未必能逃過他們的法眼。

魯智深背后有高人指點,武松闖蕩江湖多年,這二位對宋江的小把戲自然能一眼看穿,但是在劃分天罡地煞的時候,宋江吳用很周到地照顧了他們的顏面,不但讓他們在三十六天罡中排名靠前,還讓他們有了自己的營寨和部隊,也沒有在他們中間摻沙子。

魯智深和武松的排名高于雙槍將董平和沒羽箭張清,也高于神行太保戴宗,更高于黑旋風李逵,這種安排,讓魯智深和武松心中有話卻不好意思說出口,其他幾位受打壓、被剝奪了實權的好漢會作何感想、如何應對,就很值得讀者諸君探討一番了。

梁山一百單八將中,身份落差最大的,應該就是入云龍公孫勝了。在宋江上梁山之前,公孫勝一直是與智多星吳用分坐晁蓋左右,屬于梁山「三人核心領導小組」成員,與其他好漢屬于兩個階層。

宋江上了梁山,老二吳用變成了小三,老三公孫勝則失去了高台上的第三把交椅,只能跟林沖關勝一樣,在下面坐長條板凳了。

不管公孫勝有沒有參與偽造排名石碣,他都失去了梁山決策參與權,他雖然沒有跟宋江吳用發生爭執,但是卻明顯表現出了不滿情緒:征方臘是啃硬骨頭,公孫勝堅決不肯蹚渾水,留下一封信就腳底抹油開溜了。

在東漢末年的官渡之戰中,袁紹敗亡的前兆,就是許攸叛逃、張郃反水、劉備開溜,梁山好漢的命運轉折點,也就是排名石碣出土、一百單八將重新分工:地煞副將立了多大戰功,都不可能晉升天罡正將,在分戰利品和受封官職的時候,也比天罡正將差一個檔次。

宋江把梁山一百單八將分成天罡地煞兩個階層,實際就是不讓他們有進取之心: 「上蒼分定位數為大小一等天罡地煞星辰,都已分定次序,眾頭領各守其位,各休爭執,不可逆了天言。若是各人存心不仁,削絕大義,萬望天地行誅,神人共戮,萬世不得人身,億載永沉末劫。」

宋江此舉,足以證明他不是一個好盜魁,更不算一個好將帥,手下「各安天命」,誰還肯在兩軍陣前舍命搏殺?

雖然不是好盜魁和稱職將帥,宋江在擺布梁山好漢的時候,也顯示了押司小吏的陰險狡詐,他這一套,在當時的北宋官場上比較流行,《宋史·卷一百五十七·志第一百十》記載的「選舉制度」,跟魏晉的九品中正制也差不多: 「國子生,以京朝七品以上子孫為之,太學生,以八品以下子弟若庶人之俊異者為之。」

考得好不如生得好,在那個「拼爹」的年代,吳用是不可能進入高等學府的。同樣道理,梁山地煞副將,這輩子都別想享受天罡正將的待遇,這種人為制造的不公平,不但造成了天罡地煞之間的矛盾,也讓梁山軍戰斗力受到極大削弱。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當盜魁的強盜不是好強盜,在梁山卻反其道而行之:嘍啰就是嘍啰,永遠不可能晉升地煞副將,地煞副將也永遠不可能晉升天罡正將,誰有了「非分之想」,就會「天誅地滅」。

梁山好漢和嘍啰要想改變命運,就只有招安一條路可以走,也只有脫離梁山系統,才有可能憑自己的本事改變命運,這就是宋江的險惡用心所在:當強盜是沒盼頭的,要想出人頭地,就只能跟著宋江一起受招安。

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宋江用一塊排名石碣,就把水泊變成了一潭死水,魯智深武松整天只能喝酒吃肉,孫立樊瑞見了解珍解寶也得行禮聽指揮,只要大家還坐在忠義堂上,這種狀況就不會發生改變。

排完座次的梁山變成了荒唐的西晉東晉,好漢們也走上了窮途末路,在破遼國、打田虎、滅王慶三大戰役打完之后,天罡還是天罡,地煞還是地煞,再去打方臘,就已經是兵無戰心將無斗志了——干多干少都一樣,干與不干也一樣,活下來才是硬道理。

這種階層固化的惡果,讀者諸君在官場和職場中可能都見過:沒有上升空間,就留不住精英人才;金飯碗、銀飯碗、鐵飯碗、泥飯碗已經固定,誰還肯出力賣命?

半壺老酒曾在一個有編制的單位當沒編制的小頭目,那種尷尬和憋屈,讓人根本就喘不上氣來,為了能伸直腰桿,只能一走了之。

宋江把梁山一百單八將固化為天罡地煞兩個階層,是一個用心險惡的昏招兒,除了公孫勝和魯智深武松等少數位好漢,可能還真沒有多少人能看穿,所以半壺老酒最后只好請教讀者諸君:如果一個單位也固化為若干階層,階層之間被劃下不可逾越的鴻溝,您在那樣的地方,能堅持多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