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最欣賞和厭惡六個人:三個抓住了舍不得殺,三個投降也活不成

在三國三巨頭中,劉備和曹操有很多相似之處,跟孫權似乎有一點代溝——孫權雖然是劉備二舅哥,跟曹操也是姻親,但是劉備和曹操顯然是把他當成了小字輩:孫權(182年)比劉備(161年)小二十一歲,比曹操(155年)小二十七歲,所以曹操才說「生子當如孫仲謀」。

曹操對孫權,那是一種父輩視角居高臨下的欣賞,曹操對劉備,則是當成了平等的對手: 「劉備,吾儔也。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

曹操有一種骨子里的高傲,這跟他的家庭出身有關,袁家的「四世三公」,在他眼里也不過就是「冢中枯骨」,呂布打遍天下無敵手,在他眼里也不過是一只可以豢養的動物: 「吾待溫侯,如養鷹耳:狐兔未息,不敢先飽,饑則為用,飽則飏去。」

劉備虛情假意列舉出的「天下英雄」,在曹操眼里都不夠看:劉表「虛名無實」,孫策「藉父之名」,劉璋乃「守戶之犬」,張繡、張魯、韓遂等輩都是「碌碌小人」不足掛齒。

曹操跟劉備青梅煮酒論英雄,把諸侯批得一文不值,但是在他心中,卻有三人十分值錢,即使抓住了也絕不會殺掉,而對另外三個人,則是恨之入骨,這三人如果落到曹操手里,即使五體投地磕頭如搗蒜,曹操也不會讓他們看到明天的太陽。

曹操最欣賞的三個人,第一個當然就是後來的武圣人關羽關云長,他欣賞的不僅僅是關羽萬馬軍中刺顏良的膽氣和勇悍,還有云長公云天高誼。當年關羽出逃,張遼到曹操那里告密,曹營眾將早就對關羽有些不忿,紛紛表示要把這個紅臉大胡子抓回來揍一頓,曹操卻擺了擺手: 「彼各為其主,勿追也。」

裴松之看到曹操如此大度愛才,也表示了由衷的敬佩: 「曹公知羽不留而心嘉其志,去不遣追以成其義,自非有王霸之度,孰能至于此乎?斯實曹公之休美。」

我們可以想見,如果關羽在襄樊戰敗后被曹軍俘獲,不管關羽投不投降,讀者諸君都不需要擔心曹操會動刀子,大家考慮更多的,可能是關羽會以怎樣的方式再次加入曹營。

關羽被東吳擒斬后傳首許都,曹操也盡了老朋友應有的情義: 「設牲醴祭祀,刻沉香木為軀,以王侯之禮,葬于洛陽南門外,令大小官員送殯,操自拜祭,贈為荊王,差官守墓。」

關羽跟了劉備三十多年,用的一直是曹操從大漢天子劉協那里討來的漢壽亭侯名號,劉備稱王稱帝,都沒有給關羽進爵縣侯或國公,倒是曹操十分大方,直接將其追贈王爵。

趙云雖然在演義小說里位居「五虎大將」第三名,但是有一件事羅貫中也解釋不清楚:趙云有救主之功,在荊州、西川和漢中都立下了赫赫戰功,為啥劉備活著的時候,趙云只是雜號翊軍將軍,連個關內侯也不肯賜予趙云?

如果趙云不追隨劉備而投奔曹操,其地位應該不在五子良將之下——趙云的武功明顯高于許褚典韋,曹操得到趙云,應該比得到關羽還高興。

趙子龍在長坂坡殺了個七進七出,砍倒大旗兩面,奪槊三條,前后槍刺劍砍,殺死曹營五十余員斬將,但是曹操既沒有讓人將其亂箭射殺,也沒有派出夏侯惇夏侯淵許褚徐晃張遼等一流大將圍攻,只有張郃象征性地追了幾步就回去了,為了救曹操敢跟馬超單挑的曹洪,沖過來卻只跟趙云打了聲招呼而沒有打架——曹營六將能把呂布打得狼狽而逃,一擁齊上也能生擒趙云,但是曹操既不想傷害趙云的面子和身體,也不愿意拿心腹愛將冒險,寧肯眼睜睜地看著趙云絕塵而去,也不忍痛下殺手。

趙云雖然勇悍,但是曹操想把他的性命留在長坂坡,也不是做不到的事情,但是曹操看著趙云,滿眼都是小星星,十多年后見了趙云還是又驚又喜: 「昔日當陽長坂英雄尚在!所到之處,不許輕敵。」

趙云能夠據漢水以寡勝眾,也跟曹操這道命令有關,經歷過當陽長坂之戰的曹營諸將都明白:曹丞相對趙云一往情深,抓住了也舍不得殺,咱們還是別當那根出頭的椽子費力不討好了——張郃徐晃連張飛關羽都敢打,但卻不愿跟趙云搏命,就是怕在曹操那里碰一鼻子灰。

除了關羽趙云,劉備一輩子都忘不了的三國名將,還有一個東萊太史慈。

安徽人曹操(沛國譙縣在今安徽省亳州)對山東人太史慈(東萊黃縣在今山東龍口東黃城集)情有獨鐘: 「曹公聞其名,遺慈書,以篋封之,發省無所道,而但貯當歸。」

太史慈已經跟江東小霸王孫策不打不成交,曹操對他還是念念不忘,因為擔心文字落到孫策手里會給太史慈帶來麻煩,曹操只好羞答答地送了一盒當歸:當歸根上端稱「歸頭」,主根稱「歸身」,支根稱「歸腿」,整體稱「全歸」,太史慈一看就知道曹操希望自己歸身歸腿,最好是全須全尾來歸。

關羽在曹營的地位高于五子良將,趙云和太史慈加入曹營,地位也不會低于許褚典韋,但是曹操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關羽、趙云在西蜀官不過四方四征四鎮,爵不過亭侯,太史慈東吳僅為折沖中郎將、建廠都尉,連個關內侯都沒撈著,也真可謂明珠暗投了。

曹操對關羽、趙云、太史慈十分欣賞,「必欲生致之」,但是對另外三個人,卻是恨得牙根癢癢,這三人一天不死,曹操睡覺都會做噩夢。

看到這里,有人可能會提出質疑:你上面說的這三個人,有時候依據《三國志》,有時候依據《三國演義》,到底是以哪本書為準?

其實這個問題無需深究:沒有《三國志》哪來《三國演義》?沒有《三國演義》,還有多少人對《三國志》感興趣?陳壽和羅貫中都不介意,咱們也就葫蘆僧判斷葫蘆案,筆者姑妄言之,讀者諸君姑妄聽之,如果能在哈哈一笑之后體會到什麼,那就是意外收獲了。

閑話少敘,言歸正傳。咱們還是來聊一聊曹操必欲殺之而后快的呂布、陳宮和馬超。

呂布和陳宮都成了曹操的俘虜,最后都被曹操斬殺。呂布哀求饒命也沒能活命,這件事打擊都知道:折磨了曹操后半輩子的頭風病,病根就在濮陽城中呂布那一戟。

當年曹操被呂布困在濮陽城,并用方天畫戟在曹操頭盔上拍了一下,結果曹操顱內淤血,華佗想做開顱手術取出來,結果不相信科學的曹操不肯,最后活活疼死了。

即使沒有濮陽城那一戟之仇,曹操也不會給呂布當干爹——倆人歲數差不多:劉備管呂布叫哥,而劉備也不過才比曹操小六歲,算起來曹操和呂布是一輩兒人。

呂布很怯懦,陳宮很抗硬。其實讀者諸君心里都明白,陳宮和曹操之間的深仇大恨并不會因陳宮投降而消失,曹操在白門樓上,看著被推上來的陳宮,就像一只老貓盯著墻角的老鼠,一定要玩兒夠了才肯吃掉。

陳宮知道自己的處境,所以堅決不肯陪曹操玩兒下去: 「吾聞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親;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絕人之祀。老母妻子之存亡,亦在于明公耳。吾身既被擒,請即就戮,并無掛念。」

陳宮人在屋檐下,已經向曹操低頭了,這一點我們從他對曹操的稱呼中就能看出來:從曹賊變成了「明公」,如果曹操「親解其縛,延之上座,納頭便拜」,那麼「明公」就可能變成「主公」,但是曹操是絕不會給陳宮這個機會的。

除了宿敵呂布陳宮,曹操不知為什麼對馬超也恨之入骨,還發出了「馬兒不死,吾無葬地」的磨牙之音。

有人說曹操已經先殺了馬騰全家,跟馬超已經結下了不共戴天之仇,還有人說馬超反叛在前馬騰被殺在后,曹操鄙薄馬超為人,這才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史料和演義的矛盾,也會引發讀者之間的爭論,這不是老酒希望看到的,所以咱們今天只討論這樣的問題:曹操最欣賞的關羽、趙云、太史慈,如果一直跟著曹操混,能不能混個三公級將軍和縣侯爵位?如果陳宮肯低聲下氣求饒請降,曹操會如何處理?如果曹操在潼關渭水派出許褚張遼徐晃張郃一擁齊上把馬超按倒捆住,曹操是會殺馬吃肉,還是會留著這匹千里駒為自己馳騁疆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