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謀殺晁蓋的十條證據:七條能抹去和說清,剩下三條怎麼解釋?

晁蓋是不是被宋江謀殺?金圣嘆認為這是一樁證據確鑿的罪案,他羅列出了宋江謀殺晁蓋的十條證據:一、風吹旗折,吳用獨諫;二、戴宗私探,匿其回報;三、五將死救,余各自顧;四、主將殞命,眾人不還;五、守定啼哭,不商療治;六、晁蓋遺誓,先云「莫怪」;七、驟攝大位,布令詳明;八、拘牽喪制,不即報仇;九、大怨未修,逢憎閑話;十、置死天王,急生麒麟。

看了金圣嘆提出的這十點證據,部分讀者可能會提出質疑:大風把晁蓋新制的認軍旗半腰吹折,宋江也勸了呀,怎能說是「吳用獨諫」?

這也怪不得讀者質疑,因為《水滸傳》有不同版本,李贄(李卓吾,明萬歷、嘉靖年間國子監博士、姚安知府,王陽明心學泰州學派宗師、思想家、文學家)、王望如(王仕云,清順治九年進士、廣東程鄉知縣、史學家、評論家)、余象斗(明代著名的書坊主、雕版印刷出版家、通俗小說家、評點家)、金圣嘆(明末清初文學家、批評家)等人看的《水滸傳》,跟我們看的有所不同。

李卓吾和金圣嘆等人看的版本,確實是只有吳用輕描淡寫地勸了一句: 「哥哥方才出軍,風吹折認旗,于軍不利。不若停待幾日,卻去和那廝理會。」

吳用并不是反對晁蓋出兵,他只是勸晁蓋晚幾天走,結果是 「吳用一個那(哪)里別拗得住,晁蓋引兵渡水去了。」

后來不知為什麼,很多版本都把金圣嘆提出的第一個證據抹去了,抹去的方法,就是把吳用勸晁蓋的話,變成了宋江說的。

除了第一條「宋江不阻止晁蓋出兵」,第六條「晁蓋請宋江不要見怪」也干脆被抹去了,很多版本的《水滸傳》,直接把晁蓋遺言中的「賢弟莫怪我說」變成了「賢弟保重」,把晁蓋對宋江的懷疑、疏離抹得干干凈凈。

后來的版本為何要美化宋江、抹去會被讀者拿來當宋江謀殺晁蓋證據的文字,當然有帝王將相們的考量:招安的宋江是「忠義」的,表現得太黑也不好。

這兩條有力的證據被后世書商(也未必是書商本意)抹去,其他幾條也有刀砍斧削的痕跡,比如究竟是誰救了中箭落馬的晁蓋,不同版本也有不同說法,有的說是阮氏三雄、劉唐、白勝(即金圣嘆所說的五將),有的版本則說晁蓋中箭,呼延灼、燕順擋住追兵,劉唐、白勝救人,阮氏三雄和杜遷宋萬都抱著腦袋逃掉了。

哪個版本的描寫更合理,讀者諸君自有公論,咱們先按照皇帝老兒的意思,替宋江再抹去幾條謀殺證據——金圣嘆找到的第七、八、九、十條也可詭辯過去,加上被修改的第二條,就有五條可以抹平了。

金圣嘆的第三條證據,是 「十個人入去,卻偏是五個初聚義人死救出來,生死患難之際,便顯出滿山人無不心在宋江,而視晁蓋如無也。」

第三條可以做如下詭辯:當時兵敗如山倒,大家是爹死娘嫁人各人顧各人,能有一兩個好漢把晁蓋救出來就不錯了,并不能說大家不把晁蓋放在心上。梁山好漢不是桃園兄弟,危難之時先保自己性命,恰好是山賊水匪和變節軍官的本性——如果他們有骨氣和勇氣,怎麼會在被俘后投降?

宋江代理梁山之主,馬上進行了一番人事變動,顯得胸有成竹,這第七條也能說得過去:不想當老大的老二不是好老二,宋江作為梁山二把手,對梁山應該比較熟悉,對晁蓋原先的布局也不是完全贊同,這時候進行一些調整,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第八九十條,只能算間接證據,而且也都勉強能找到解釋:桃園三兄弟中的關羽張飛劉備也沒有「同年同月同日死」,劉備在關羽辭世后也沒先去報仇,而是鑼鼓喧天地建號稱帝,張飛等人也都跟著加官進爵了——晁蓋死了,宋江不能跟著去,也不能把梁山大事都拋在一邊不管。

這樣修改、辯解一番之后,「宋江謀殺晁蓋的十條證據」已滅其七:有兩條被抹去,有五條可以辯解,黑三郎宋江基本變得像曹操和司馬懿一樣白,他謀殺晁蓋的嫌疑似乎可以洗清了。

十條證據有七條滅失,能否證明宋江的清白?宋江們且莫高興得太早,還有三條,在所有版本的《水滸傳》中都有,這是洗也洗不掉的。

晁蓋剛下山,宋江就把神行太保戴宗秘密派遣下山,但是直到梁山軍被曾頭市第二次擊潰,在撒丫子往回跑的半道上,才看見了傳達宋江撤退命令的戴宗,再回想起雙鞭呼延灼在晁蓋中箭后反對林沖撤兵,這兩點嫌疑結合起來,就怎麼也解釋不清了:晁蓋已經重傷垂死,呼延灼還要把士氣低落的梁山軍留在曾頭市,這不是等著挨揍嗎?戴宗跟帶著騎兵步兵的晁蓋前后腳離開梁山,他這段時間都在做什麼?

戴宗綽號神行太保,晁蓋帶著步兵一天也就能走三五十里,我們上小學的時候都學過這樣的算術題:兩個人相向而行,其中一人帶著一條狗,這條狗在兩人之間奔跑,當兩人相遇的時候,這條狗跑了多少路程?

那道題難住了不少同學,戴宗神秘下山而又忽然出現,梁山好漢當然也會一頭霧水,或許只有睿智的讀者諸君能看出其中的玄機。

戴宗和呼延灼的舉動令人費解,宋江和吳用的作法,更是超出了常理: 「宋江等(李卓吾金圣嘆看的版本沒有‘等’字,只有宋江一人在旁) 守定在床前啼哭,親手敷貼藥餌,灌下湯散。」

宋江是押司不是郎中,他并沒有遍訪名醫為晁蓋療毒,而是親自出手,那一個「灌」字,讓我們想起了潘金蓮和西門慶毒殺武大郎:「晁蓋哥哥,起來喝藥了!」

晁蓋殞命,宋江上位,梁山好漢的悲劇結局就已注定,宋江征方臘凱旋,受封武德大夫、楚州安撫使兼兵馬都總管,如果他肯把趙佶欽賜的十萬貫賞錢和一千兩金銀分出一半送給蔡京高俅童貫,很有可能會保住性命,那才叫老天爺不開眼呢。

金圣嘆提出的「宋江謀殺晁蓋十條證據」,被改編小說抹去了兩條,還有五條可以疑罪從無,但是戴宗的行蹤、呼延灼的做法,筆者都找不到合理的解釋,而宋江吳用不給晁蓋找專業醫生療傷,就更是令人費解,最后只好請教讀者諸君:金圣嘆找出的這十條證據,有哪幾條站得住腳?綜合分析,宋江是否有謀殺晁蓋的動機和實際行動?如果宋江真想謀殺晁蓋,他會采用怎樣的手段、派誰去進行狙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