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亞樓二十九小時攻克天津,送出城防圖的,是余則成還是吳敬中?

里昂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頭條創作挑戰賽#在《大決戰平津·戰役》中,劉亞樓用三十個小時,確切地說是二十九個小時,就攻克了陳長捷據守的天津。

電影中的這個片段,完全來源于真實的史料,天津警備總司令部中將總司令兼任天津城防司令部司令陳長捷寫的《天津抗拒人民解放戰爭》、原第十七兵團司令官、天津塘沽防守司令侯鏡如寫的《平津戰役蔣軍被殲紀要》、原六十二軍中將軍長、天津警備司令、天津防守副司令林偉儔寫的《天津戰役親歷記》,不止一部回憶錄中對此事有詳細描述。

當年中央軍委給東北野戰軍的命令是用三天時間拿下天津,接到命令的東野林羅劉開會研究,參謀長劉亞樓語出驚人:「要我說,三十個小時就夠了……咱們還是按三天上報,爭取三十個小時解決戰斗。」

劉亞樓被朱老總稱為「軍人標桿」,他的司令員更是十分自豪:「一個劉亞樓頂三個參謀長!」

劉亞樓說三十個小時拿下天津,結果二十九個小時就結束了戰斗,林偉儔在回憶錄中這樣描述: 「1949年1月15日上午,天津市區各部隊駐區插上白旗投降,直至下午二時左右,整個被解除武裝,天津防守司令陳長捷、八十六軍軍長劉云瀚、天津市長杜建時和我等十三萬人均被俘虜或殲滅。

原以為可以堅守三個月,至少能堅持一周的天津,被劉亞樓在三十小時拿下,除了我軍勇猛善戰、炮火猛烈精準之外,情報人員也功不可沒。陳長捷誤以為主攻方向在沒有河流阻斷的城北,卻沒想到劉亞樓給他來了個東西對進、攔腰斬斷。

劉亞樓做出如此高明的部署,一方面是他具備極高超的指揮才能,另一方面,也是他知己知彼,手中握有天津最詳細的城防兵力部署圖。

說到天津城防圖,很多人都會想到保密局天津站少將站長吳敬中和中校副站長余則成:劉亞樓手中的那份城防圖,是不是像他們一樣的神秘人和潛伏者送出去的?

這個問題還真不是毫無歷史依據的玩笑,因為當時的保密局天津站站長確實是吳敬中(原名吳景中),他之所以沒有跟沈醉、林偉儔、陳長捷一起進入功德林戰犯管理所,是因為他在天津城破之前逃了出去。

吳敬中為什麼知道天津守不住,以及他為什麼能順利逃脫,史料記載語焉不詳,這可能是因為涉及到太多秘密,有些事情到現在還不能公開。

1959年1月,在天津解放十周年之際,劉亞樓還對當年潛伏在天津城里的「峨眉峰」們提出了表揚: 「應該說,天津是解放軍和地下黨共同打下來的,在天津戰役開始前,我們拿到一張詳細的敵人城防圖,對各條街道在什麼位置,敵人在哪,碉堡在哪,天津周圍的情況等,了如指掌,這樣仗就好打了,地下黨對天津戰役的貢獻是很大的。」

據解密資料顯示,劉亞樓手里居然有八份天津城防圖,參與獲取圖紙的地下工作人員至少有十八人,但是能公開的名字,只有六個,他們就是王文源、劉鐵錞、麥璇琨、康俊山、趙巖、張克誠。

這六個人中,既沒有吳敬中,也不可能有余則成,這是因為吳敬中在歷史上確有其人,但是其身份卻很復雜,而余則成則是與諸多地下工作者為原型塑造出來的人物。對此我們可以這樣說一句:地下工作者人人都是峨眉峰,在軍統(保密局),也不乏吳敬中那樣深藏不露、左右逢源、兩袖金風的將校。

眾多峨眉峰能拿到八份天津城防圖,居然沒有一個「吳敬中」發現,這里面的問題就很有意思了:劉亞樓三十小時攻克天津,提供詳細布防圖的,是余則成還是吳敬中?天津被三十小時拿下,峨眉峰們功不可沒,吳敬中那樣的人,是不是也起了一些作用?

天津城防圖被弄出去八份,這說明吳敬中掌管的天津特務系統已經千瘡百孔,大家都過一天算一天,撈錢是主業,抓地下黨是徒勞,當時的形勢跟吳敬中說的一模一樣:「那麼多重兵把守的大城市丟了,那麼多戰功卓著的整編軍丟了,軍長、兵團司令都得留條后路,什麼原因?我們還在這搜情報、抓內奸、查幫派,試圖保住大天津堡壘,不滑稽嗎?天津的得失在什麼呀?在幾個偷雞摸狗的間諜嗎?笑話!」

大家都想留退路,連陳長捷本人也沒想過堅持到底,他是邊守邊談,眼巴巴地等著北平傳來起義的命令,只有林偉儔(林總在黃埔的同學)和劉云瀚那樣的老蔣嫡系還在負隅頑抗,像吳敬中那樣畢業于莫斯科中山大學的非嫡系特務,早就把事情都看明白了:毛人鳳是不會帶著我們這些「叛徒」逃走的,我們連砍甘蔗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留在自己的崗位上等著被抓!

既然是只有被抓一種結局,誰會拼命干活?所以天津城防圖被弄出去幾份,吳敬中們一點都不在乎:即使林帥和劉參謀長沒有拿到城防圖,攻破天津也不過是多用幾個小時而已,特務們的瘋狂只能是徒勞。

越高級的特務越能看清形勢,所以吳敬中的目標就只剩下了一個:活著,過生活!

不管抓了多少峨眉峰,吳敬中都沒有機會和資格跟老蔣和毛人鳳一起逃走,他只能自己想辦法,為自己鋪設兩條退路:其一,棄官出逃,然后在同學小蔣和鄭介民的庇護下逃過處罰;其二,跟余則成們坐在同一條板凳上,即使不能獲得起義人員身份,也要少干活、少犯罪,將來能早一點離開功德林。

事實證明,軍統(保密局)的將軍級特務,沒有一個頑抗到底的,無論是罪大惡極的徐遠舉周養浩,還是在云南起義通電上簽字的沈醉,都沒像小特務那樣一條道走到黑,就連吳敬中的繼任者李俊才(有人說他是李涯的歷史原型),也在天津解放后帶著手下所有的潛伏特務到軍管會自首了。

起義的沈醉在1960年被特赦,被俘的林偉儔在1961年被特赦,自首的李俊才在1966年被特赦,吳敬中要是沒逃出天津,會不會進功德林戰犯管理所也是個問題——如果他說自己是假叛變真潛伏,然后有人為他提供證明,那真能把笑面虎毛人鳳氣哭了,陳長捷也會直拍大腿:我說天津的保密系統怎麼變成了漏勺,原來吳敬中也是個潛伏者!

不管怎麼說,十八個地下黨拿到八份天津城防圖,這都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這說明當年在天津,潛伏者好幾組互不知曉的峨眉峰:夾帶地圖出城的是峨眉峰,在路上設卡盤查的特務懷里,可能也揣著同樣的地圖,正準備找機會送出去呢。

藝術來源于生活,電視劇也能映照現實。當年的現實,就是峨眉峰無處不在,吳敬中不乏其人,大家都在云里霧里,模模糊糊之間似乎還有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吳敬中是不是峨眉峰的上級,這不重要;余則成的歷史原型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看到了吳敬中身上的消沉和暮氣,并有必要探討一下這暮氣從何而來。

劉亞樓自信能在三十小時內拿下天津,并圓滿地完成了任務,除了我軍士氣高昂、裝備精良、炮火猛烈之外,余則成們的功勞也應該被銘記,至于吳敬中們的消極怠工是否也對解放天津有一些幫助,讀者諸君一定能從表象中看出許多深層次的問題:吳敬中是不是隱藏更深、接更高的地下黨?如果吳敬中不是峨眉峰的上級雪山,又是什麼原因,讓他對老蔣完全失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