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料中的「潛伏」:吳敬中出逃,李涯當站長后實施了「黃雀計劃」

電視劇《潛伏》中的(軍統)保密局天津站站長吳敬中,在歷史上確有其人(原名吳景中,為方便起見,本文仍稱其為吳敬中),也真是保密局天津站二站站長,他最后確實是坐著飛機遠走高飛了——他乘飛機離開天津,并不是要執行什麼「海峽計劃」,而是眼看天津即將解放,匆忙間帶著一幫小弟,搶了一架某紡織廠運送設備和技術人員的飛機溜掉了。

歷史上的吳敬中跟電視劇演的一樣逃掉了,歷史上的李涯卻沒有摔死,他不但沒死,而且還接替了吳敬中的職務,并真的實施了「黃雀計劃」。那個「黃雀計劃」是否像吳敬中說的那樣「沒有前途」,歷史已經給出了答案。

在最危急時刻,保密局天津站二站站長搶飛機開溜,毛人鳳覺得自己的臉都被丟光了。氣得胖臉肥肉亂顫的毛人鳳下令把吳敬中抓起來之后,才發現事情很不對勁:少將站長出逃,怎麼高層沒有震怒?自己的老對頭鄭介民也沒有大做文章落井下石?

毛人鳳把吳敬中關了一年多,打上去的處罰報告(按照「家規」該槍斃)如泥牛入海。直到紅色電話專線的鈴聲響起,毛人鳳聽了幾句、答了幾聲「遵命」之后,毛人鳳才印證了自己此前的猜測:這個吳敬中的朋友圈大得驚人,其靠山之強硬,遠不是自己這個剛提拔上來的保密局局長所能撼動的。

毛人鳳無力地招來秘書,讓他去把軟禁中的吳敬中放掉:他愛去哪去哪,別在保密局混就行了。

毛人鳳人稱「笑面虎」,一向以「忍等狠」著稱,他能乖乖放掉吳敬中,也是順水推舟借坡下驢:他把吳敬中關了一年多,就是等人來說情——要不是顧忌吳敬中身后的大人物,一個「臨陣脫逃」的罪名,就夠槍斃他五分鐘了。毛人鳳抓了吳敬中不用刑不審訊,就是要等著拿他賣人情。

于是吳敬中施施然走出了羈押之地,跑到香港搞房地產去了,至于他做生意的時候有沒有帶著余則成和翠平那樣的潛伏者,毛人鳳不敢過問,但歷史的眼睛是明亮的:從吳敬中的經歷來看,他不鳥毛人鳳,保護余則成,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讀者諸君看了本文開頭,肯定會有一些疑惑:吳敬中是保密局天津二站站長,莫非當時還有個一站不成?

您這話問對了,沈醉和文強的回憶錄都有記載:吳敬中在當少將站長的時候,保密局在天津確實有兩個站,一站負責外事情報,站長黃天邁,二站站長吳敬中,吳敬中出逃后,由李俊才接任。

吳敬中這個人很不簡單,他在莫斯科中山大學的那段經歷,成了毛人鳳奈何不得的護身符:王明、鄭介民跟他同屆,蔣建豐(凱申太子)跟他同班,鄧公是他下一屆學弟。

有這樣十分深厚而又強硬的背景和靠山,吳敬中確實完全可以不把毛人鳳放在眼里的——軍統局最后一任局長和保密局第一任局長,都是吳敬中的同屆同學鄭介民:鄭介民學的是政治經濟,吳敬中學的是情報,所以鄭介民畢業后鄭介民到「中央軍官學校」當了政治教官,而吳敬中則去「中蘇情報所」當了科長,後來去戴笠主辦的「軍統臨澧特訓班」當了高級教官(一大隊二中隊政治指導員),跟沈醉成了同事,沈醉教行動術,吳敬中教情報學。

我們看一組歷史照片,就會發現電視劇中的那位老謀深算的吳站長,跟歷史上的吳敬中不但神似,就是形象也如出一轍。

吳敬中在當保密局天津二站站長之前,還當過軍統西北區區長、第八戰區長官部調查室主任、軍統東北區區長兼北滿站站長,可以說在軍界樹大根深,鄭介民奈何他不得,毛人鳳當然也動不了他。

吳敬中只拿錢不干活,見勢不妙就開溜,溜掉后也沒受啥處罰,而那個處心積慮搞「黃雀計劃」的李涯,也就是吳敬中的繼任者李俊才,可就沒那麼幸運了:我們在1966年的第六批特赦戰犯名單上找到了他的名字,跟他一起被特赦的,還有保密局貴州站站長潘澄清、 軍統局策反專員熊武琪。

吳敬中逃掉后,原「北平警備司令部稽查處」兼「國防部保密局華北軍政督察組」第二科上校科長、「天津警備司令部稽查處」少將處長李俊才接任保密局天津二站站長,并真的實施了黃雀計劃:他精心挑選了一些沒暴露過身份,并在天津有一定社會關系和職業掩護的特務,分成四小組潛伏下來,每個小組都配備了武器彈藥和電台,每人還預支了半年薪水和活動經費。

李俊才的「黃雀計劃」果然像吳敬中說的那樣「沒前途」:「天津的得失在什麼呀?在幾個偷偷摸摸的軍官嗎?在幾個偷雞摸狗的間諜嗎?笑話!那麼多重兵把守的大城市丟了,那麼多戰功卓著的整編軍丟了,什麼原因?我們還在這搜情報、抓內奸、查幫派,試圖保住大天津堡壘,不滑稽嗎?」

李俊才并不像電視劇中的李涯那樣一根筋,他在天津解放后沒跑掉(陳長捷都跑不掉,他怎能跑掉?),或許是吳敬中的經驗給他提了醒,他不但沒有「與天津共存亡」,而是像沈醉一樣,放下了自己的武器,也讓他手下那幫「小黃雀」交出電台投誠。

吳敬(景)中被抓又被放,李涯(俊才)和他的小黃雀被一網打盡,這就是有背景和沒背景的區別:如果李涯有吳敬中一半聰明,在延安的時候就轉換陣營了。

李涯的奮斗目標,是「讓孩子們都過上好日子」,這也正是余則成、秋掌柜、翠平乃至左藍等人的目標,而那位明哲保身兩袖金風的吳敬中,才不管天津丟不丟、孩子的日子好不好,他和梅姐有斯蒂龐克轎車可坐、有一尺高的玉座金佛鎮宅就行了。

任何一個陣營都有吳敬中,當然也不乏李涯式的人物。歷史映照現實,吳敬中和李涯可不僅僅是電視劇中的形象,他們在歷史上都有原型,就是在生活中,我們也能看到他們的影子。

每個人都想做余則成,也曾有過李涯的理想,但是活來活去,卻在心中產生了這樣的疑問:我不但當不成余則成,而且也熬不成吳敬中,我是不是在不知不覺之間,活成了盛鄉和米志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