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事有歷史依據:鄭耀先蔑稱毛人鳳,為啥不是局座而是「毛座」?

許多諜戰劇中的主角都是有歷史原型的,比如我們常看的《潛伏》,其中的保密局天津站站長吳敬中,就跟其歷史原型吳景中只有一字之差,至于其中出現的戴笠、鄭介民、毛人鳳、萬里浪,都是實實在在的歷史人物,就連被余則成刺殺的李海峰,也真是從軍統叛變到汪偽七十六號特工總部的電訊專家。

跟《潛伏》有一拼的電視劇《風箏》,里面自然少不了戴笠和毛人鳳這兩個特務巨梟,但是我們發現軍統六哥「鬼子六」鄭耀先,對戴笠還能保持表面上的尊敬,但是對繼任局長毛人鳳,說話的口氣卻總是充滿了嘲諷。

鄭耀先一口一個「毛座兒」叫著,特別那個兒化音,別說是毛人鳳,就是其他特務聽了,也會很不舒服。不管是在軍統還是後來的保密局,都很少有人敢叫毛人鳳「毛座」,因為這其中有個典故,稱毛人鳳為「毛座」,有揭老底的意思——「毛座」不是尊稱是綽號,跟「軍座」、「師座」、「總座」是有本質差別的。

《風箏》中的「軍統八兄弟」之說,取材于「軍統八大處長」,也就是八少將,總務處在八大處中有時位列第五有時位列第八,要是按年齡算,最年輕的少將沈醉就是實實在在的老八,也就是宋孝安、趙簡之那個位置。

有人懷疑鬼子六鄭耀先的歷史原型,除了沈醉曾經被毛人鳳發配到云南去當站長,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還因為沈醉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經歷,跟鄭耀先如出一轍,都被關了起來,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他被關在了哪里。

沈醉是不是鄭耀先的歷史原型可以存疑,但是沈醉確實不太把毛人鳳放在眼里,那倒是真的,毛人鳳到昆明視察,還差點被沈醉毒死。

沈醉參與云南起義,也不完全是為形勢所迫,他的特工行業啟蒙導師、姐夫余樂醒對他影響很大。我們甚至可以說在沈醉心中,早就埋下了反抗的種子,只是他被戴笠一手調教、提拔,還存有感恩戴德之心,戴笠在,他就不會有其他想法和舉動,但是對毛人鳳,他是既輕視又藐視,最后則變成了仇視。

沈醉在回憶錄中很少罵戴笠,但卻沒少罵毛人鳳,而且沈醉還在回憶錄中解開了「毛座」稱呼的真相:那不是尊稱,而是一種當著黑藤規三說瞎眼、當著野尻正川罵賊禿的說法,如果是賈貴和黃金標敢這麼叫,早就挨大耳刮子了。

在電視劇里,鄭耀先敢當面叫毛人鳳「毛座」,在真實歷史中,沈醉也不敢當面叫毛人鳳「毛座」,他只能在回憶錄里表達自己對毛人鳳的鄙視:「 他在軍統中,內勤沒當過處長,外勤沒當過站長,也不是軍統創始十人團成員,屬于半路出家,一向搞秘書工作。在軍統三巨頭的爭斗中,我必須與毛人鳳密切配合,先擠走鄭介民和唐縱,然后再與毛人鳳爭高低。

沈醉之暗地里使勁兒要弄死毛人鳳,而沈醉則是準備了兩包毒藥,要笑著看毛人鳳咽氣,從這一點上來看,鬼子六鄭耀先還真不如「娃娃少將」沈醉心狠手辣,沈醉同時位列軍統「三劍客」、「四大殺手」,還真不是浪得虛名。

通過沈醉回憶錄,我們知道鄭耀先一樣的「軍統老人」為什麼瞧不起毛人鳳,也知道了「毛座」一詞的由來。

讀者諸君都知道,戴笠終生也沒當上軍統局局長,他的正式軍銜也只是少將而已——他掛兩顆將星,那是「職務軍銜」,跟「敘任軍銜」是兩回事,這有點像「權知開封府」和「行車騎將軍」,都是臨時性質的,并非正式任命。

戴笠活著的時候,軍統局先后換了賀耀祖、錢大鈞、林蔚三任局長,但是軍統局的大事小情,都由戴笠一個人說了算。賀耀祖曾經跟自己的夫人開玩笑:「我當了四年軍統局局長,卻連軍統局大門朝哪邊開都不知道,每年四月一日去開一次大會,也是雨農派人來接我,我去講幾句話,吃一頓飯,就算對得起局長薪水了(當年大佬們兼職兼薪,而且極其豐厚,有時候一個月工資能買一座四合院)」

賀耀祖和錢大鈞林蔚等人只拿薪水不管事,鄭介民和唐縱又不被戴笠信任,于是戴笠外出的時候,軍統局的事情都由毛人鳳作主。

毛人鳳既不是副局長,也不是主任秘書,但是在相當長一段時間,主任秘書都是鄭介民都不太務正業:他先后還兼任中蘇情報合作所副所長、軍令部第二廳中將廳長,并帶職到陸軍大學將官班第一期受訓。

鄭介民「不務正業」,戴笠就只能靠小老鄉兼親戚(戴笠原配夫人姓毛)毛人鳳了,于是在軍統局本部,大小特務們經常看到這樣的場景:軍統局大部分文件都由毛人鳳起草,戴笠不在家時,一切往來信件也有都由他代拆代辦,是軍統局名副其實的內當家。

毛人鳳靠「忍、等、狠」三字訣安身立命,他最大的特點就是凡事都親力親為,每天不到深夜十二點,他辦公室的燈光是不會熄滅的,這一點不但讓戴笠很放心,甚至連陳誠和老蔣,也在背后表揚過。

不管毛人鳳多麼「敬業」,他在軍統高級特務中風評一直都不高: 「毛人鳳靠細致周到贏得了戴笠的欣賞而官運亨通,升任代理主任秘書后幾乎取代了鄭介民的位置,但他的前程是‘坐’出來的,所以大家背后都管他叫‘毛座’。」

看了沈醉和軍統局第三處處長程一鳴等人的回憶錄,我們不但發現「毛座」不是尊稱,而且還發現這些人似乎都對戴笠有點敬畏,而對毛人鳳卻是滿臉的不屑,于是鄭耀先當面稱呼毛人鳳為「毛座」并加上了兒化音,那就一點都不奇怪了——幾乎每個將校級軍統(保密局)特務都想這麼叫,只不過是沒人敢罷了。

但是這里面也有一個問題:鄭耀先就是個上校(後來好像晉升少將就跑了),基本相當于局本部副處長或乙種站站長(吳景中和沈醉的天津云南兩站都是甲種站),他怎麼敢對「笑面虎」毛人鳳這麼不客氣?

毛人鳳被蔑稱「毛座」在歷史上確有其事,但是軍統六哥「鬼子六」鄭耀先的歷史原型,筆者想了好幾個人選,但總覺得相差太多而否決,最后實在沒辦法,只好請教讀者諸君:鄭耀先的歷史原型是誰?軍統(保密局)哪個大特務會用嘲諷的口氣稱毛人鳳為「毛座」?在筆者看來,沈醉不敢,吳敬中似乎也只能背地里叨咕幾句。

筆者認為鄭耀先很真實,但是他的潛伏功夫似乎不如余則成,而且很可能會得到吳敬中這樣的評語:「妳心重手不狠,不適合潛伏。」

鄭耀先和余則成、吳敬中誰更高明,筆者不好下結論,最后還是照例請教讀者諸君:在您看來,同為高級特工,吳敬中和鄭耀先,哪一個更高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