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找到媳婦,動物界的「單身狗」有多內卷?

妳不知道動物界的「單身狗」有多內卷!為了找到媳婦,那表白的手法層出不窮,人類都招架不住,望洋興嘆,小伙子們學著點。

內卷之王—白斑河豚

妳以為的河豚是怎樣的?有一種白斑河豚樣貌普通,只有十厘米大小,卻在海底使用魚鰭搞出直徑2米的大型怪圈。上世紀末,當潛水員第一次在海底發現這種圖案時,差點給跪下,以為是什麼外星人從海底登陸了,畢竟這怪圈的形態,連數學家都忍不住測量。白斑河豚會在風平浪靜的六七天內,24小時不停歇的在海底動用全身的力量,畫出放射性的起伏山丘,修建出宛如人類「祭祀台」的沙丘建筑,祭奠自己短短一個小時的愛情,做這一切必須爭分奪秒,如果下一次洋流到來,一切都將「塵歸塵,土歸土」。這圖紙早就刻在了它的腦海中,這麼大的工程只有一個目的——找媳婦。僅有建筑還不夠完美,它甚至會在合適的位置放上貝殼等裝飾品,來完善愛巢,直接將動物界求偶標準提高了十檔。

只要有雌性白斑河豚攜帶滿滿的魚卵路過,它就會引她來到建筑中央,似乎在說「寶貝,看這床墊軟不軟?」一旦獲得首肯,雄性白斑河豚就會咬住雌性魚鰓,完成受精,并反復多次,直到產卵完成,雌性會扭著尾巴遠去,剩下白斑河豚看護這些埋在細沙下的魚卵。不過,白斑河豚也不具備啥男德,搞這麼大工程,只產一窩卵,未免有點浪費,所以它會在一個繁殖周期吸引更多雌性過來,只要「法陣」搞的好,子孫皆可有。但是最新研究表明,雌性白斑河豚可不是單純看「彩禮」的浮淺之魚,建筑的山谷部分越少,說明該河豚越強壯,是自己中意的八塊腹肌男,原來雌性白斑河豚也是看臉的。

動物界雌雄同體這不是什麼稀罕事,但有一種動物,他們的求偶會發動戰斗,拔出丁丁,一決雌雄,誰輸了誰當媽,可見母親的辛苦眾生皆知。

一決雌雄—海扁蟲

海扁蟲色彩艷麗,像一塊抹布一樣在海洋里卷來卷去,天生雌雄同體,屬于低等生物,低等到沒有腮沒有肺,靠皮膚呼吸,低等到沒有嘴巴,吃飯靠腹部的一根管子分泌消化液,還跟排泄需求共用,呃·······已經進化到這個地步了,它們還是忘不了找媳婦,五官可以沒有,但是丁丁必須有,還得是倆!

在茫茫大海,海扁蟲遇到心儀的對象,含情脈脈的對視都是稍縱即逝的,它們會馬上亮出自己的兩柄匕首,一邊努力躲避對方,一邊拼命向對方刺去,一場戰斗可以持續一個小時,要麼雙方勢均力敵,就此分道揚鑣。要麼就是一方在博弈中被刺中,一招落敗就會被對方刺的遍體鱗傷,勝利方會從傷口中注入精子,與失敗方的卵子結合,完成受孕。勝利方揚長而去,徒留失敗方被迫轉化成「準媽媽」,獨自完成從懷孕到產卵的過程。勝利方不僅逃過了撫育下一代的麻煩,還順利保留下自己的基因。這樣的「成雄敗雌」的競爭不僅大搞性別歧視,還異常殘酷,這是一個爭相做渣男的物種啊。

但是有些技藝不精的「刺客」海扁蟲,感覺自己能翻身做爹的可能不大,這輩子只能當媽,一合計,索性自己刺自己,實現「既當爹又當媽」的人生。只不過科學家覺得海扁蟲對自己不會下狠手,稱這種授精方式為「皮下受精」。

流蘇鷸這種鳥為了找媳婦,日常上演一部:男一霸道總裁,男二溫柔帥氣,男三陰險狡詐的網劇,要多狗血有多狗血。

狗血愛情—流蘇鷸

在一片領地上,會同時存在三種雄鳥,男一號霸道總裁,在雄性中的占比大約86%。它們長著黑色的羽毛,動不動就炸毛,愛好打架斗毆,堅決捍衛自己的領地。還有占比14%的男二號,長著漂亮的白色羽毛,比男一號體型上小一丟丟,男二號沒有自己的領地,依附在男一號的地盤或者附近,整天就想著怎麼能當上這「隔壁老王」。奇怪的是男一號明知道這麼個「虎視眈眈」的競爭對手,卻不會與之決斗,反而默許男二號在其領地周圍轉悠,因為·······一個領地有兩種不同的雄鳥可以吸引更多的雌鳥,為了找媳婦,已經卑微到這地步了?但這還算正常劇情,下面就來狗血的啦。

科學家發現了另一種幾乎「以假亂真」的男三號,只有不到1%的占比,它們長得跟雌性幾乎沒有區別,純天然的「女裝大佬」,這三種雄性都居住在同一片領地附近,男三號的性別也沒打算藏著掖著,可是男一號居然毫不忌諱的與男三【啪☆啪】,而這樣做的原因是,比起單純擺著漂亮的男二,這樣更能吸引雌鳥(黑人問號)。雖然男三從外表看與雌性沒有分別,但是人家蛋蛋是男一的2.5倍,真「大雕萌妹」。而按照科學家猜測,雌性流蘇鷸更喜歡男三,其次男二,最后才是領地霸主男一,直男留下眼淚。

從低等生物到高級人類,在找媳婦這事上,一樣需要煞費苦心,但不同的是,動物可能有愛情,人類是一定有愛情,這是人類精神世界最徹底的體現。愿大家無論歲月如何洗禮,都可以保留這最熱烈的情感。好了,今天就到這,歡迎踴躍討論,我們下期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