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沖拼命能擊敗盧俊義關勝,他怎樣能打贏更不怕死的魯智深武松?

馬上林沖,步下武松。這句話雖然不完全準確,但也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挺矛作戰,林沖沒輸過;揮刀廝殺,武松只有兩次吃了法術的虧。

武松兩次戰場失利都是輸給法術,第一次是打田虎時遇到了「幻魔君」喬道清,他和花和尚魯智深、赤發鬼劉唐一起,被「半空中現出二十余尊金甲神人」打翻在地生擒;第二次是征方臘時, 被「靈應天師」包道乙祭起的玄天混元劍斬斷了左臂。

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兵兇戰危刀槍無眼,沒有哪個人是真正的天下無敵:西楚霸王項羽力拔山兮氣蓋世,飛虎將軍李存孝勇冠三軍萬人辟易,最后都是身首七零八落。

王不過項,將不過李。項羽和李存孝尚且會自刎于烏江、車裂于太原,正史記載很少的梁山三十六天罡就更不用說了——要沒有宋元平話和《大宋宣和遺事》、《水滸傳》、《蕩寇志》的傳播,后世能記住的梁山好漢,除了宋江之外,可能就是行者武松等少數幾人而已。

《浙江通志》和《臨安縣志》中的義士武松,當過都頭,也當過提轄,也確實是一位打虎英雄,他打的「老虎」只有兩條腿,也就是綽號「蔡虎」的杭州知府蔡鋆。

武松能刺殺衛士簇擁的知府蔡鋆,其武功當然十分了得,那麼與他在馬步戰中分列第一的豹子頭林沖,真的能打過盧俊義和關勝嗎?林沖與魯智深武松在步戰中單挑,是否也有獲勝的希望?

除了《大宋宣和遺事》和《宋江三十六人贊》,史料和筆記中都很難找到林沖的影子,所以要回答上面的問題,我們只能以《水滸傳》為依據。

在水滸原著中,林沖既不像經典版電視劇演得那麼文質彬彬,也不像新版中那樣長了一張瓦刀孤拐臉,他是一位「豹頭環眼,燕頷虎須,八尺長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紀」的壯漢,也就是「宋版燕人張翼德」,他的兵器,也是丈八蛇矛。

在三國前期,能挑戰呂布「天下第一高手」位置的,只有張飛張翼德一人而已,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豹子頭林沖也曾讓玉麒麟盧俊義和沒羽箭張清望而生畏——這兩位頂級高手,都被林沖帶著鐵甲騎兵嚇得「走投沒路」或「連人和馬都趕下水去了」。

林沖是一位馬步戰全能高手,他在馬上單挑沒輸過,步戰也曾跟青面獸楊志打成平手: 「林沖正沒好氣,哪里答應,睜圓怪眼,倒豎虎須,挺著樸刀,搶將來斗那個大漢……架隔遮攔,卻似馬超逢翼德;盤旋點搠,渾如敬德戰秦瓊。」

楊志有家傳刀法,林沖用的卻不是丈八蛇矛,這場陸地單挑,即使僅打成平手,也是林沖占了上風,所以楊志雖然是將門之后,但梁山排座次的時候,林沖在馬軍五虎將中位列第二,楊志在馬軍八驃騎兼先鋒使中位列第三。

很多人都對關勝位居梁山馬軍五虎將之首感到不平:后來發生的戰斗表明,關勝的武功和戰斗意志,都略遜林沖一籌,關勝坐在林沖上頭,其實是及時雨宋江在耍把戲玩兒平衡,就是要壯大招安力量而打壓晁蓋的老班底。

前面咱們說過,沒羽箭張清被林沖帶著鐵甲軍一個沖鋒就連人帶馬攆下了水,而大刀關勝被張清一石頭打在刀口上,就無心戀戰,勒馬便回。

關勝的武功,應該遠遜玉麒麟盧俊義。破遼國的玉田縣之戰,大刀關勝單挑耶律四小將中耶律宗云,打了半天也只是平手,那一戰的結果,是雙鞭呼延灼、金槍手徐寧、急先鋒索超一擁齊上,與耶律四小將捉對廝殺,最后卻以梁山軍慘敗告終: 「大隊番軍山倒也似踴躍將來,哪里變得陣法?三軍眾將隔得七斷八續,你我不能相救。」

玉田縣之戰,關勝差點輸掉底褲,最后還是玉麒麟盧俊義力挽狂瀾,跟耶律四小將打了兩個小時并槍挑了其中一個。敗逃的關勝呼延灼收攏殘兵回營,盧俊義哭的心都有了: 「計點眾將軍校,不見了五千余人,心中煩惱。」

大刀關勝武功高強,但是卻沒有豹子頭林沖的猛勁兒,如果把林沖比作張飛,那麼關勝就是小一號的關羽,而且還沒有關羽的霸氣。林沖要想斬殺關勝也并非沒有可能,只要使出兩敗俱傷的打法兒就行——關勝被俘投降,說明他沒有以命相搏的勇氣,并不像「生無可戀」的林沖那樣敢打敢拼。

同樣的道理,林沖要想槍挑玉麒麟盧俊義,也只能以重傷換殺敵。水滸原著中的盧俊義并沒有從軍經歷,他就是個開當鋪的大財主,當然比林沖惜命。高手對決就是狹路相逢勇者勝,即使林沖的武功稍遜盧俊義一籌,但是要玩兒起命來,盧俊義還真玩兒不過林沖。

如果真要把梁山好漢跟三國名將對比,林沖堪比張飛,盧俊義則可比呂布,張飛跟呂布拼命,拼到最后,獲勝的還應該是張飛——呂布顧慮太多,張飛則是天不怕地不怕。要比好勇斗狠,盧俊義和關勝可能都不是林沖對手。

林沖要想槍挑盧俊義和關勝,只能使出兩敗俱傷的打法兒,去賭盧俊義關勝的心怯手軟,但是面對同樣悍不畏死的花和尚魯智深和行者武松,拼命的招式肯定不靈——大家都不顧命,到到最后可能是大家都沒命。

如果把林沖和武松關進鐵籠子或丟進深山,那麼最后活著走出來的肯定是武松,因為武松比林沖更狠——武松不但對敵人狠,對自己也狠: 「武松醒來,看見左臂已折,伶仃將斷,一發自把戒刀割斷了。」

盧俊義打了一個時辰才槍挑了耶律宗霖,武松殺耶律四小將的老爹耶律得重,卻只揮了兩刀: 「那耶律得重急待要走,被武松一戒刀掠斷馬頭,倒撞下馬來。揪住頭髮,一刀取了首級。兩個孩兒逃命走了。」

武松殺貝應夔、方貌,都是電光石火間就取了對方首級,這速度,林沖也要自嘆弗如。

梁山最難對付的步軍頭領,就是花和尚魯智深和行者武松:魯智深倒拔垂楊柳有十萬斤力氣,武松戒刀揮舞如疾風閃電,林沖與他們單挑,用常規手段很難獲勝——雙鞭呼延灼與騎在大白馬上的魯智深單挑,打了四五十回合也沒分出勝敗,如果雙方步戰,呼延灼可能支撐不過一百回合。

這時候難題就出來了:豹子頭林沖身為八十萬禁軍教頭,練的都是軍營必殺技,花和尚魯智深是老種經略相公器重的悍將,戰場經驗也是極其豐富,兩人馬上步下交鋒,林沖有幾分勝算?武松自小闖蕩江湖,能赤手空拳打死吊睛白額斑斕猛虎,身手之矯健,梁山好漢無人能出其右,林沖丈八蛇矛在手,要斬殺武松,是不是也很困難?

當然,魯智深和武松也并非天下無敵,熟讀水滸原著和精通武藝的讀者諸君,肯定知道林沖能否打贏魯智深武松、用什麼方式才能戰勝魯智深和武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