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馳召回EQ系列電動汽車,為什麼豪華品牌電動化做得那麼爛?

里昂 2022/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奔馳又召回了,而且又是EQ系列召回。

根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官網上的消息,這次召回的原因主要是由于電動驅動模塊制造偏差,存在安全隱患。具體召回的范圍是生產日期在2019年12月5日至2022年9月17日期間的部分EQC電動汽車共計3345輛。生產日期在2020年2月11日至2022年10月10日期間的部分EQA和EQB電動汽車共計8078輛。

這也是繼今年2月18日奔馳宣布召回部分EQC電動汽車后的又一次擴大召回。

而在今年8月份的時候奔馳又召回了生產日期在2021年9月3日至2021年11月25日期間的部分進口EQS汽車,共計660輛。

對比一下召回數量和EQ系列的累計銷量就知道,毫不夸張的說,現在想買一台不在召回范圍內的奔馳電動車,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為什麼強如奔馳這樣的豪華品牌,卻屢屢在電動車上「翻車」?表面上看「油改電」是罪魁禍首,但舍不得放棄燃油車時代的巨大利益和輝煌成績才是原罪。

一說到燃油車的頑固派,我們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日系品牌。但其實在新能源車發展早期,傲慢的德系品牌們同樣也不能接受新能源車。2018年之前,奔馳對發展新能源,禁售燃油車還是持謹慎的保留態度的。

在2017年法蘭克福車展奔馳媒體之夜上,當時的梅賽德斯-奔馳汽車集團全球總裁蔡澈對各國陸續跟進的禁售傳統燃油車計劃就表明過態度:「禁售傳統燃油車恐怕會自擺烏龍。」

盡管當時的特斯拉已經冉冉升起,但傳統車企的大佬們誰也不會認為一個特斯拉能夠在短時間內改變整個汽車業的格局。畢竟電動車確實還存著續航、充電方面的硬傷。汽車工業的百年歷史都是慢慢演變發展積累而來的,從來沒有過短短數年就改變產業格局的經歷。特斯拉在高傲的傳統豪華品牌眼中,充其量只是一個機會主義者,而不會是最終的贏家。

另一個原因則是船大難掉頭,傳統車企想要轉型電動化面臨著諸多的障礙。

首先,汽車從傳統燃油動力的核心轉變為以三電技術為核心,意味著傳統動力部門幾乎要全部撤銷,這種幾乎是傷筋動骨的裁員,是傳統大廠無法下定決心一次性完成的;

其次,這也意味著過去傳統車企們建立起來的上下游供應鏈體系也將被打破,重新建立起新的供應體系,無論從建設難度還是利益上來說,都是不劃算的。

當然,最現實的一點還是,就算是奔馳這麼賺錢的品牌,與過去在傳統燃油動力平台上采用擠牙膏的方式式慢慢升級換代相比,完全重新建一個純電平台,要花費巨大的資金和時間。

本來,如果沒有攪局者,如果大家都慢慢來,花個十五二十年的功夫,所有的傳統汽車品牌們或許都能夠順利平穩地過渡到電動化時代。

然而特斯拉銷量的幾何級增長,蔚來、小鵬等中國新能源車企成功上市,以中國為代表的全球主要新能源市場銷量的突然增長,打亂了奔馳們的發展節奏。

于是,如夢初醒地奔馳這兩年開始不斷加碼電動化轉型戰略,從最初的「電動優先」到如今的「全面電動化」,并且匆忙推出了EQ這個純電品牌。

奔馳EQ系列到底是純電還是「油改電」,在網絡上一直都有爭議。其實早期倉促推出的EQC、EQA和EQB確實是油改電產品,完全可以將其視為是為了給奔馳轉型爭取時間而推出的應急產品。只有最新推出的基于EVA純電平台的EQS和EQE能被稱為是純電。

這也導致了早期的EQ系列存在諸多硬傷。由于它們僅僅是在不大改燃油原型車架構的前提下,把發動機等核心部件替換成電池、電機以及電控系統,那麼這些核心部件都會受到車型框架的限制和影響。

往輕了說,像EQB為了留出足夠空間安放電池組,不得不取消七座配置;往嚴重了說,本次召回提到的電驅模塊制造偏差,都是油改電惹的禍。

時至今日,雖然「油改電」的EQ系列,和早期購買EQ的小白鼠用戶為奔馳爭取了時間和試錯機會,讓奔馳最終推出了真正意義上的,在純電平台誕生的車型,但整個EQ系列的口碑已經被徹底葬送。EQS、EQE再怎麼完美,豪華品牌造不好電動車已經成為了一種固有印象。奔馳想要重塑EQ的品牌形象,恐怕又是一個艱難的過程。

奔馳造電動車,真是得不償失。(文/優視汽車 老炮)

注:配圖來自網絡,權利歸原作者所有,一并感謝!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優視汽車的立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