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率最高達1/5,遠不止一刀切那麼簡單,揭秘太監閹割全過程

(電影《中國最后一個太監》片段)

一堵不到兩米的鐵門,將院內外劃成兩個世界。院內西裝革履、日本兵緊隨其后的,是末代皇帝溥儀,他不再黃袍加身,聽到門外老太監的聲嘶力竭,也全然不管不顧。門外的老太監一心救主,以致于「寶」從懷中滑落,被日本人的看門狗叼了去。

新舊社會交替,先進文化沖擊,我命如何?早已身不由己。

在老太監身后的小太監,是中國最后一位太監孫耀庭,8歲被父親凈身,夢想要做太監,可當他踏入紫禁城的那一刻,老天卻給他開了個玩笑:大清亡了!

現代人無法承受的「閹割之刑」,卻是封建王朝饑不果腹男兒們的「夢寐以求」,錄取幾率不下今天的公務員。今天就跟著隊長一起來揭秘,中國古代太監閹割的全過程,方法殘忍到觸目驚心,死亡率最高可達1/5。

01閹割術的歷史

我國的閹割術由來已久,最早可追溯到殷商時期,且當時要求「全切」,致死率極高。到了秦漢時期,閹割術已相對成熟,術后也有了保暖、防風等保護措施。

古代切割術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盡去其勢」,用利刃一刀切平,過程相對殘忍。《舊唐書·安祿山傳》中有云:祿山持刃盡去其勢,血流數升,欲死。祿山以灰火傅之,盡日而蘇。

閹割者被處以「宮刑」后,只是以「灰火」涂抹傷口,雖得以保全性命,可因疼痛和失血過多而昏迷必不可少,其中苦難如何,旁觀者難以形容。

倘若是幼童閹割,或可免除疼痛,也多采用第二種方法,即「繩系法」與「揉捏法」。前者顧名思義,用麻繩緊勒根部,在不影響「放水」的情況下,卻抑制了正常發育,久而久之,男童便會失去男性功能。

而「揉捏法」則是由深諳閹割之道者,每日輕揉「球體」,復日遞增力度,待被閹者適應其力道后,再加大手勁一力捏碎。而此舉不適用于成年男性,破壞「球體」雖可避免授精,卻時有異類,反倒是更加持久。

故而對于成年宦官,基本全采用「盡去其勢」,大宦官趙高、《史記》作者司馬遷,皆曾受過此酷刑。

明代天順年間的大太監阮讓,曾精挑細選幼童1565人,下令全部閹割后送去朝廷,可礙于術后防護措施不足,疼死、病死者高達329人,死亡率近五分之一。那既然致死率這麼高,為何仍有如此多父母送孩子入宮呢?

02北京城兩大閹割世家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將閹割術玩到極致的,當屬北京城兩大閹割世家。除司馬遷多次提及自己被閹割經歷外,古籍中關于「閹割手術」的記錄并不詳細,或許是認為不太夠得上台面。直至清朝末年,踏洋而來的歐洲人才對此做了科普。

據清末宦官回憶,北京城兩大「廠子」,分別是地安門外的「小刀劉」,以及南長街胡同的畢家。這兩家皆由朝廷「背書」,技藝世代相傳,主事者號稱「刀子匠」,居六品頂戴。

刀子匠的手術刀呈鐮刀狀,由金銅合金制成,可有效避免術后感染。手術時被閹者后躺如弓形,三四名助手用白布將其緊緊固定,并以「熱湯」消毒。當「手術刀」用火炙烤消毒后,所有的術前準備工作完成。

第一步要先劃兩個口取出「球體」,這時「患者」要主動配合,身子要挺到極致,并用力擠出球體,后助手在兩側貼以豬苦膽止血。

第二步是「割寶」,這可是個技術活,倘若割深了,則難以恢復平滑,表面坑坑洼洼,閹割者日后生活極不方便。皇宮的太監10個中有9個尿檔,就是此原因。但也不能割得太淺,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倘若留有余勢,日后脆骨會往外鼓出,這個時候可能就要挨第二刀,在宮里俗稱「刷茬」。

術后患者會被[插·入]一根大麥桿,以解不時之需,術后三個小時內,患者不得離屋,需由人攙扶不停走動,無突發情況后才可橫臥休息。術后三天內,被閹割者不能飲水,避免傷口出現感染。此外,還會被固定在特質木板上,確保不會因瘙癢而左摳右撓,直至三天后尿液可從大麥桿排出,手術才算結束。

當然,手術結束不意味著疼痛消失,未來百日內,閹割者會疼痛伴體,只是一個伸腿的動作,往往會痛到痙攣。

03為何要保存「寶」?

古代太監被閹割后,為何要將割掉的「寶」保存起來?沒錢的過下油鍋,家境好的用「防腐液」浸泡。在偌大的皇宮之中,也專門另辟一室供以太監「存寶」,「寶」懸掛的高度,就是身份的象征。

對于一名真正的太監來說,被割下的「寶」不容有失。電影《最后一個太監》中,當孫耀庭的「寶」被別人踩扁時,他的痛苦溢于言表。當他決定不做太監,又為老太監立碑時,親手埋下了自己的「寶」來成全老太監。對于宦官來說,閹割之日也是新的誕辰日,日后算命也以閹割之日為生辰。

古語有云「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太監不能生育已為不孝,又損傷父母所授之身體發膚。倘若死后以「寶」隨葬,也是另一種程度上的保全。同時也是心靈的慰藉,希望在另一個世界能夠恢復男兒身。

此外,宦官在升遷之時,也會遭以查驗身份,而這里的檢查就是「驗寶」。如果妳有幸得貴人賞識,但在「驗寶」時拿不出寶,那不好意思,妳一輩子的夢想可能就此破碎。且一定不要抱僥幸心理,因為歷朝歷代對于宦官的審核極其嚴格,畢竟后宮貌美嬪妃、宮女一大把,皇帝很難一一臨幸,而像嫪毐的情況實屬個例。

說到這里,隊長不由得慶幸還好沒生在古代,單是看到影視片段,就讓人下意識一緊,更不要說親自躺在「手術床」上,身臨其境之感不敢想象。好了今天的視訊就到此結束,有想法的隊員可以在評論區暢所欲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