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用連出三個昏招,害了晁蓋坑了梁山好漢,為啥沒把宋江拉下水?

#頭條創作挑戰賽#細看水滸原著,我們就會發現梁山真正的話事人既不是托塔天王晁蓋,也不是及時雨宋江,而是那個蔫巴垃圾智多星吳用:晁蓋當寨主的時候,梁山大事小情都由吳用操持;宋江坐上頭把交椅,吳用不贊成的事情他就做不成。

宋江自然是一心想招安的,但是第一次招安,卻被吳用破壞了。「活閻羅倒船偷御酒,黑旋風扯詔謗徽宗」。這兩件事的背后,都閃動著吳用毒蛇一樣陰冷的目光。

宋江為招安不成而懊惱埋怨的時候,又是吳用拍板定論: 「哥哥你休執迷……如今閑話都打疊起,兄長且傳將令,馬軍拴束馬匹,步軍安排軍器,水軍整頓船只。早晚必有大軍前來征討,一兩陣殺得他人亡馬倒,片甲不回,夢著也怕,那時卻再商量。」

眾好漢對吳用的話表示贊同后一哄而散,宋江被晾在那里,臉都氣成紫茄子了:你命令我下令備戰,我豈不成了傀儡寨主?

吳用人如其名,只有小詭計而不會大陰謀,有人評價其為「瞎參謀爛干事」也不算貶低,我們看看他上梁山前后出的三個昏招,就會知道他考不中舉人、秀才、進士,并不是科場黑暗,而是這個學究學問不佳。

實事求是地說,宋江這三個昏招,對梁山的意義和影響都是重大而又深遠的,要沒有這三個昏招,也就沒了梁山聚義,也不會有一百單八將折損過半,所以我們可以說是吳用的昏招坑了晁蓋,也害了所有梁山好漢,連宋江也差點被他拉下水。

吳用的第一個昏招,就是他沾沾自喜的「智取生辰綱」。絕大多數讀者看完他「智取」的過程都會發笑:如此漏洞百出的設計,根本就沒有什麼技術含量,說是「蠢取」還差不多!

七個山東大漢化裝成安徽鳳陽來的紅棗小販,這就跟女扮男裝一樣不靠譜:口音不對,形體不對,從鳳陽販紅棗到開封去賣,這等于從太原挖了煤到鄂爾多斯去賣,不是腦袋進水了,就是神經在抽筋。

一幫推車販棗子的小販,居然能花五貫錢買一桶白酒來解渴,還大把捧出紅棗自己吃和送人。這樣一路吃吃喝喝,不用到汴梁,就得把小推車都賣了。

晁蓋在當地也算小有名氣,吳用居然讓他「改名換姓」住店: 「我等姓李,從濠州來,販棗子去東京賣。」

吳用這個昏招真能把武松氣得說不出話來:「我剛想問你‘如何不姓李’,你卻直接說兄弟七個都姓李,這不是搶我台詞嗎?你們七個奇形怪狀的家伙,怎麼可能是一家的?」

吳用替晁蓋報假名的時候,負責登記的何清是三都緝捕使臣何濤的弟弟,而且也曾跟一個閑漢投靠過晁蓋,這才叫「撒謊專找知情人,都是一個山上的狐貍,偏偏要瞪著眼睛講聊齋」。

吳用蠢取生辰綱,搶完之后居然沒有及早分贓后改名換姓遠走他鄉,最后晁蓋當不成東溪村保正,只能燒了家園扔了固定資產落草為寇——破家值萬貫,晁蓋失去的財產,可能比他分到的贓款還要多。

晁蓋被吳用坑得撇家舍業,這倒是給梁山好漢找了個聚義的地方,但是這對晁蓋來說,卻是得不償失:好不容易巧取豪奪來的生辰綱金珠寶貝都分給了梁山頭目和嘍啰,兩手空空的晁蓋連命都沒保住,如果有賣后悔藥的,晁蓋肯定會先吃下一大筐后一把掐死吳用。

吳用配合宋江坑死晁蓋,就是為了搬開招安絆腳石,但是為了積攢招安籌碼,吳用又出了一個昏招,那就是殺官軍立威,這就是本文開頭吳用說的那番話。

吳用這個小算盤看似精明,其實卻蘊藏著極大禍患:既然已經打定主意受招安,就不應該給梁山好漢拉仇恨。七次大戰打敗呼延灼、關勝、童貫、高俅,既讓很多大宋將士戰死沙場,又讓昏君奸臣顏面掃地,這個仇,他們怎能不報?

吳用這個先打后招安的昏招,實際是牽著不走打著倒退,即使宋徽宗趙佶不是昏君、蔡京高俅童貫不是奸臣,也會對梁山好漢展開報復: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小人報仇從早到晚,梁山好漢最后都不會有好果子吃。

用官軍鮮血染紅的官袍是穿不長久的,于是宋江盧俊義被毒斃,吳用和花榮也自掛東南枝,這就叫腳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來的。

宋江還算不錯,落了個全須全尾而沒有身首異處,因為是被奸臣害死,宋江的名聲居然還有點不錯,如果他要是采納了吳用的第三個昏招而被拉下水,那就會身敗名裂遺臭萬年了。

吳用的第三個昏招,就是叛宋投遼: 「歐陽侍郎(遼國招安使者) 所說這一席話,端的是有理……設使日后縱有功成,必無升賞。我等三番招安,兄長為尊,止得個先鋒虛職。若論我小子愚意,從其大遼,豈不勝如梁山水寨。」

當時因為宋江拒絕拆分梁山軍,所以沒有得到任何實際封賞職務,而遼國的承諾是宋江當「鎮國大將軍、總領兵馬大元帥」,其他好漢也馬上封以高官厚祿。宋江有些動心,最后還有一條底褲不肯脫掉,而吳用為了榮華富貴連臉都不要,馬上攛掇宋江借坡下驢。

吳用的想法,跟宋朝乃至歷朝歷代的無良文人一樣,只要售價足夠高,他們沒有什麼是不肯出賣的。

在叛宋投遼的抉擇中,宋江居然比吳用還高明,他知道這是一步死棋: 「我等一百八人,耳目最多。倘或走透消息,先惹其禍。我等弟兄中間,多有性直剛勇之士。等我調和端正,眾所同心,卻慢慢地回話,亦未為遲。」

宋江是不可能說服花和尚魯智深和行者武松那樣的俠義之士的,玉麒麟盧俊義和阮氏三雄也未必肯叛國投敵。這些因素吳用都沒考慮到,他只看見了投遼后的榮華富貴,卻不知道梁山好漢手中的禪杖和戒刀會把他送上西天。

吳用志大才疏,他和宋江官至楚州安撫使兼兵馬都總管和武勝軍承宣使,都是德不配位必有災殃。

吳用的三個昏招,斷送了晁蓋性命,也把包括宋江在內的絕大多數梁山好漢推向了深淵,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如果沒有晁蓋的昏招迭出,晁蓋還用背井離鄉落草為寇嗎?如果不是吳用從中作梗,梁山軍更早一些接受招安并服從調配,趙佶和蔡京高俅童貫等人還有必要讓他們在大戰中消耗嗎?如果宋江在破遼之戰中被吳用拉下水,宣布叛宋投遼決定的時候,會有多少好漢沖上去將宋江剁為肉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