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中心開花戰術失敗,秦瓊心急如焚無能為力:我的好兄弟完了

大唐太宗文皇帝李世民英明神武,其文治武功堪比秦皇漢武,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如果沒有李世民,可能就不會有貞觀之治和大唐盛世。

自古人無完人,文圣人見了南子未免心動,武圣人也會敗走麥城,李世民打下大唐半壁江山,開創了貞觀盛世,但他也犯過錯誤,比如他的一次「中心開花」戰術失敗,就因此至少損失了一個國公、上柱國級別的當世名將,卻只救回了一個後來成為叛徒的國公、上柱國王君廓(筆者前一段時間寫過王君廓叛逃,此處不再贅述),這筆買賣算是虧大發了——參與此戰的秦瓊也為李世民的此次失誤痛心疾首,他心急如焚卻無能為力:我的好兄弟羅士信完了,他就是被秦王李世民送上了絕路!

在隋唐交替之際,瓦崗軍是一支不可小覷的力量,連唐高祖李淵也曾給李密寫信表示臣服: 「天生烝民,必有司牧,當今為牧,非子而誰!老夫年逾知命,愿不及此。欣戴大弟,攀鱗附翼,唯弟早膺圖箓,以寧兆民!宗盟之長,屬籍見容,復封于唐,斯榮足矣。」

李淵這番話的意思,就是天下共主非李密莫屬,李唐甘愿受李密冊封——他之所以把李密捧上天,除了要把李密忽悠瘸,還因為瓦崗英雄太多,實在很難對付。

我們熟悉的魏征、徐世勣(李勣)、秦叔寶、單雄信、程咬金、王君廓、王伯當、羅士信(羅成的歷史原型)、裴行儼(裴元慶的歷史原型)都曾在瓦崗軍為將,凌煙閣功臣中的鄖公張亮、擒斬唐將最多的反王劉黑闥,也都曾是瓦崗小將——當時的小將是一種和大將相對而言的級別,并不一定年紀小。

提起劉黑闥,讀者諸君都很熟悉,但人們往往會忽略他在瓦崗軍效力的那段經歷,這可能是因為他擒斬的唐朝高級將領太多了,我們翻看《舊唐書》和《新唐書》的「忠義傳」,就發現那里面有很多人都是被劉黑闥擒斬的:潞州刺史、屯衛將軍王行敏「 為黑闥所掩,縛致麾下。終不屈,賊遂斬之」;右光祿大夫、瀛州刺史盧士叡「 為賊(劉黑闥) 擒,欲使說下城堡,不從,見殺」;定州總管李玄通「 為劉黑闥所破,愛其才,欲以為將。不聽,囚之。(借守衛之刀) 潰腹而死。

除了「忠義傳」中的王行敏、盧士叡、李玄通,倒在劉黑闥刀下的唐朝高官,還有冀州總管麹棱、魏州總管潘道毅、瀛州刺史馬匡武、貝州刺史許善護、淮陽郡王李道玄、恒州刺史王公政,被劉黑闥打得潰不成軍的,還有英國公李勣、幽州總管羅藝、淮安王李神通、廬江王李瑗,太子建成的死黨薛萬鈞薛萬徹兄弟,都曾當過劉黑闥俘虜(沒殺,割了頭髮釋放了)。

劉黑闥從瓦崗小將變成唐軍大敵,也是李淵李世民父子的失策所致——在竇建德敗亡后,劉黑闥已經解甲歸田隱居鄉下,如果李世民肯好言相勸,他是有可能出山為大唐效力的。

劉黑闥的戰力不在秦瓊程咬金羅士信之下,如果他歸順唐朝,至少也能混一個上柱國、開國公。

當年李淵和李世民不知道搭錯了哪根弦,不但斬殺了已經投降的單雄信,還對竇建德那些棄甲還鄉的舊部展開了追捕,讓他們到長安接受處置,弄得大家人人自危: 「王世充舉洛陽降,驍將楊公卿、單雄信之徒皆夷滅。今召吾等,若西入關,必無全。且夏王(竇建德) 于唐固有德,往(武德二年十一月) (擒) 淮安王(李神通) 、同安公主(李淵之妹,與李勣、李勣之父李蓋、魏征等人一起在黎陽之戰中被竇建德俘獲,李勣魏征投降) ,皆厚遣還之。今唐得夏王,即加害。我不以余生為王得仇,無以見天下義士。

唐朝的趕盡殺絕,逼得竇建德余部抱團自保,已經杜門謝客種菜自娛的劉黑闥被推舉為大將軍,後來又自稱漢東王、建年號為天造。

「天造漢東王」劉黑闥打著「為竇建德報仇」的旗號,幾乎把大唐名將打了個遍,連天策上將、秦王李世民在他手底下也吃了大虧——這就是咱們今天要說的李世民指揮失誤,斷送國公、上柱國,卻只救回一個後來當了叛徒的國公、上柱國王君廓。

《資治通鑒卷一百九十·唐紀六》詳細記載了李世民這次失敗:「 劉黑闥攻洺水甚急。城四旁皆有水,廣五十余步,黑闥于城東北筑二甬道以攻之;世民三引兵救之,黑闥拒之,不得進。世民恐王君廓不能守,召諸將謀之,行軍總管郯勇公(郯國公,謚號為勇)羅士信請代君廓守之。世民乃登城西南高冢,以旗招君廓,君廓帥其徒力戰,潰圍而出。士信帥左右二百人乘之入城,代君廓固守。黑闥晝夜急攻,會大雪,救兵不得往,凡八日,丁丑,城陷。黑闥素聞其勇,欲生之,士信詞色不屈,乃殺之,時年二十(此處記載的羅士信犧牲年齡與《舊唐書》相同,《新唐書》為二十八,還有史料說二十三)

李世民原本是打算以洺水城為據點,吸引劉黑闥圍攻,自己在外面再來個大包圍,在適當時機中心開花內外夾擊畢其功于一役。

但是李世民的安排卻出現了一個大問題:洺水城守將王君廓把本部人馬都帶了出來,羅士信只帶二百人進去,守城尚且困難,中心開花又能鬧出多大響動?

更奇怪的事情接二連三發生:天降大雪,唐軍凍得難以出戰,而劉黑闥卻能在大雪天對洺水城發動猛攻,劉黑闥一連打了八天,李世民就那麼在外面看了八天,直到羅士信內無糧草外無救兵矢盡刀折力竭被俘。

這場奇怪的洺水城之戰,大失水準,當時大唐第一悍將秦瓊就在洺水外圍,也是干搓手沒辦法:大家都不肯冒雪作戰,他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最好的戰友、兄弟被前戰友劉黑闥猛錘。

李世民的中心開花戰術失敗,洺水城還是落到了劉黑闥手里,原本可以成為上柱國的羅士信就這樣死在了前瓦崗戰友劉黑闥刀下——直到今天,筆者不管怎麼復盤洺水之戰,也難以找到李世民逡巡不進的理由:你讓羅士信守城,為何只給了他二百人馬?羅士信堅守洺水城八天,你的軍隊數量和將領戰力遠超劉黑闥,為什麼不跟全力一搏?

于是有人懷疑:李世民的洺水之戰有養寇自重的意思,如果他真想跟劉黑闥決戰,不但能守住洺水城救出羅士信,還可能把劉黑闥消滅在包圍圈之中。

這種設想并非沒有依據,劉黑闥并不是不可戰勝,他根本就不是秦瓊的對手,就在前幾天,秦瓊還把劉黑闥痛揍了一頓: 「洺水人李去惑據城來降,秦王世民遣彭公王君廓將千五百騎赴之,入城共守。二月,劉黑闥引兵還攻洺水,癸亥,行至列人,秦王世民使秦叔寶邀擊破之。」

羅士信被俘犧牲,李世民也差點被劉黑闥包了餃子 :「秦王世民與劉黑闥相持六十余日。黑闥潛師襲李世勣營,世民引兵掩其后以救之,為黑闥所圍。尉遲敬德帥壯士犯圍而入,世民與略陽公道宗乘之得出。」

連續吃癟的李世民終于發怒了: 「劉黑闥帥步騎二萬南渡洺水,壓唐營而陣。世民自將精騎擊其騎兵,破之,乘勝蹂其步兵。黑闥帥眾殊死戰,自午至昏,戰數合,黑闥勢不能支……黑闥眾大潰,斬首萬余級,溺死數千人,黑闥與范愿等二百騎奔突厥,山東悉平。」

《資治通鑒》詳細記錄的洺水之戰讓人越看越糊涂,估計秦瓊當年也是一頭霧水:秦王李世民不是打不過劉黑闥,卻為什麼眼睜睜看著羅士信被圍攻而不派兵救援?羅士信是死于劉黑闥的刀下,還是死在李世民的觀望之中?李世民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但秦瓊會感到痛心疾首,筆者也一直莫名其妙:當時李世民的麾下,擁有秦瓊、尉遲敬德、程咬金、王君廓、徐世勣等一大群能征慣戰之將,打一個劉黑闥應該不算困難,李世民為何不及早與劉黑闥展開決戰?天降大雪,劉黑闥能打仗,唐軍為什麼就不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