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智深武松不敢跟宋江撕破臉:招安派很強大,四個軍官肯定幫宋江

梁山一百單八將排完座次后,很快就召開了「重陽節菊花大會」。宋江之所以這麼著急又這麼隆重地辦派對,實際是投石問路: 「望天王降詔早招安,心方足!」

如果招安論調得到一致響應,那麼宋江下一步的行動,自然就是托關系走后門,跟蔡京高俅童貫等朝廷大佬取得聯系。按照當時的情況,給宋江一個縣令官帽,他也會喜出望外:從負罪押司小吏,變成有滅門之權的七品官,他這叫矮子爬坡、烏龜爬旗桿——高升了。

宋江的如意算盤,被武松和魯智深打得粉碎: 「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冷了弟兄們的心!」「招安不濟事!便拜辭了,明日一個個各去尋趁罷。」

宋江不敢跟武松魯智深翻臉,只好拿李逵出氣: 「這黑廝怎敢如此無禮!左右與我推去斬訖報來!」

宋江在極力克制自己,因為他知道魯智深和武松不是那麼好殺的,如果他像對待李逵那樣對待魯智深武松,這一僧一頭陀肯定不會束手就擒,那時候忠義堂就會打成一鍋粥:二龍山七頭領中只有青面獸楊志可能會置身事外,少華山與二龍山同氣連枝,肯定會拍案而起,一向不想做官的水軍八頭領,也會在阮氏三雄的協調下采取一致行動——後來在滅王慶之后,征方臘之前,阮家三昆仲和李俊、張橫、張順就秘密找吳用商量,要瞞著宋江把隊伍拉回梁山。

魯智深和武松也比較克制,他們只是擺事實講道理,并沒有舞刀動杖要打碎忠義堂拍死宋江,這其中原因有兩個:其一,魯智深武松知道自己屬于加盟者,算是半個客人身份,梁山的走向,自己只有建議權而沒有否決權,他們能做的就是抬腿走人;其二,魯智深有大智慧,武松見多識廣,他們知道有很多原朝廷軍官之所以暫時歸降梁山完全是為了保命,這些人對招安都比較渴望,自己沒必要斷人家前途。

如果魯智深和武松真的因為反對招安而動起了禪杖和刀子,晝思夜想通過招安免罪歸建的降將,至少有四位會跟他們拼命,真要打起來,這些諸將振臂一呼,可能會有很多小弟拔劍響應,魯智深武松還真未必能打過他們。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有幾個朝廷軍官在招安問題上會首鼠兩端,他們既想找回軍官身份,又怕被追究責任,所以在雙方火并的時候,并不會站出來幫任何人:雙鞭呼延灼出賣、霹靂火秦明動手,弄死了慕容貴妃的哥哥,雙槍將董平滅了程太守滿門,他們就是接受了招安,也不會有好果子吃——呼延灼招安后居然沒被報復,估計那時候慕容貴妃已經失寵,或者宋江把責任都推給了已經死去的秦明了。

與呼延灼、秦明、董平不同,梁山天罡正將中的投降軍官,還有四位純屬戰敗被俘后被迫投降,而且宋江還向他們承諾過一定要招安。比如生擒大刀關勝前,宋江曾經派呼延灼半真半假都表明了態度并提出了計劃: 「此人素有歸順之意,無奈眾賊不從,暗與呼延灼商議,正要驅使眾人歸順。將軍若是聽從,明日夜間,輕弓短箭,騎著快馬,從小路直入賊寨,生擒林沖等寇,解赴京師,共立功勛。」

如果宋江沒有這個想法,不可能把假話編得如此逼真,這就像做夢一樣,很少有人會夢到自己身上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這就是「男不夢孕女不夢須」——如果哪位男士做了不該做的夢,就該去拜振華那里穿女裝了。

關勝跟朝廷大佬沒有新仇舊恨,同樣境遇的,還有一個急先鋒索超,他跟梁中書的關系一直不錯,在被俘前,還坐在府衙里喝酒呢: 「這里卻說梁中書在城中,正與索超起病飲酒,只見探馬報道……索超稟復道:‘前者中賊冷箭,今番且復此仇。’」

毫無疑問,索超是愿意跟梁中書喝美酒而不愿意在梁山上吃不精不細的大塊肉的,梁山的生活,無論物質還是精神,都無法跟北京大名府相比。

索超是為了保衛大名府而被俘,梁中書對他只有惋惜而沒有仇恨,如果索超重歸大名府,梁中書只會歡迎而不會歧視。

因戰敗而不得不降的天罡正將,還有沒羽箭張清,他跟官府沒有仇恨,跟梁山好漢的梁子卻結得很深,連一向大度的魯智深也不能釋懷,頭上包著手帕,還迷迷糊糊地要跟張清拼命。

除了關勝、索超、張清,天罡正將中還有一人被宋江坑慘了,那就是宋徽宗的貼身侍衛金槍手徐寧: 「天子駕幸龍符宮,須用早起五更去伺候。」

整天在皇帝身邊打轉的徐寧,當然瞧不上水泊環繞的小孤山:這里沒有瓊漿玉液,也沒有御宴佳肴,三位女將兩個奇丑無比,哪比得上皇帝身邊鶯鶯燕燕翠翠紅紅?

這樣初步盤點下來,三十六天罡中至少有三位軍官會自認為無大罪于朝廷,而且梁山上的生活實在枯燥乏味。這四位軍官心理負擔不重,又不像阮氏三雄那樣大碗喝酒大塊吃肉成套穿衣論秤分金銀就滿足了——當成套穿衣服成為一種愿景的時候,這個人的生活,已經潦倒到一定程度了。

其實這也怪不得關勝等人不愿意在梁山安心為寇,就是把讀者諸君請進去,過不了幾天也會跑出來:吃的就是那幾樣食材,烹飪技術可以忽略不計,除了打打殺殺,業余生活基本沒有,這樣的日子可咋熬?

宋江想通過招安而改善生活甚至改變命運,是一定會有一幫堅定支持者的,如果關勝發作,他的副將丑郡馬宣贊、百勝將韓韜當然不會袖手旁觀,張清石子出手,花項虎龔旺的飛槍、中箭虎丁得孫的飛叉,也都不會閑著。

如果關勝振臂一呼,索超、張清、徐寧和一幫地煞副將群起呼應,魯智深和武松怎能應付過來?

這時候我們就該盤點一下反招安派的實力了——林沖跟高俅有不共戴天之仇,而且他還欠著魯智深一條性命,對大刀關勝也沒啥好印象,他幫魯智深的可能性超過八成。林沖出手,阮氏三雄也會發作:「我們剛吃了幾天飽飯,妳又想讓我去官府受氣?」

除了林沖為首的梁山元老派和二龍山的盟友少華山,筆者實在是想不起還有幾位梁山好漢會幫著魯智深武松跟降將們開戰。這樣混戰下來,魯智深武松很可能會兇多吉少,而那些搖擺不定的有罪軍官,也可能會出來打太平拳。

為了不使更多梁山兄弟死于內訌,也為了自己能安然撤離,魯智深和武松只能采取「好聚好散」的委婉方式,而不是拿出禪杖戒刀,徹底跟宋江撕破臉皮拼命——那不合江湖規矩,對他們也沒什麼好處。

當然,說魯智深兇多吉少,這只是一種可能,們不要忘記還有一批不是被昏君奸臣逼上梁山,但卻在貪官污吏壓迫下不得不落草為寇的綠林好漢,他們對招安應該沒什麼興趣,是幫魯智深武松還是幫宋江關勝,也在兩可之間,而其中最大的兩個變數,還是那個入云龍公孫勝。

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如果魯智深武松真的因為招安問題跟宋江決裂,他們能打過宋江和一心想招安的軍官團嗎?如果二次火并真的發生,雙方實力對比是否有懸殊差距?公孫勝和吳用會站在哪一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