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選三國五個最壞謀士:毒士賈詡位居榜首,郭嘉和法正能排第幾?

里昂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頭條創作挑戰賽#曹操的求賢令揭開了漢末三國時期的一個陰暗面,那就是道德已經被梟雄們踩在腳下,有能力的壞人大行其道,甚至可以金印紫綬,位列三公九卿,掌握著生殺予奪的大權。

曹操連發三道求賢令,把用人的道德標準降到了馬里亞納海溝之下:「 不仁不孝而有治國用兵之術,其各舉所知,勿有所遺。

不仁者必然不義,不孝之人很難盡忠,曹操劃拉這麼多不仁不孝之人給自己當幫手,卻以不孝之罪滅了孔融滿門,這就是梟雄的嘴、騙人的鬼,誰信誰吃虧。

曹操說孔融不孝,還真不完全是莫須有,孔融的家風實在是有些問題:他的兩個兒子聽到老爹被殺頭的消息,還是很淡定地下棋——雖說覆巢之下無完卵,但是父親身首異處而不悲傷,這倆兒子的生性薄涼,卻也可見一斑。

孔融就是個嘴炮,害人的本事幾乎為零,他要是有賈詡一半能耐,曹操還真未必舍得殺他。

跟劉備同為漢室宗親的劉曄,明里暗里沒少幫劉備,就因為他幾乎算無遺策,曹操曹丕父子都對他很器重,此君一路高升,先后任侍中、太中大夫、大鴻臚,爵封東亭侯,謚曰景侯。

劉曄是三國時期的著名戰略家,對曹家三代都有用,所以死后還得了一個好謚號:「 耆意大慮曰景;布義行剛曰景;致志大圖曰景;繇義而成曰景;德行可仰曰景;法義而齊曰景;明照旁周曰景。

劉曄絕不是一個壞謀士,賈詡可就不一樣的,那廝堪稱漢末三國第一毒蟲,東漢名存實亡,跟他有直接關系:如果不是他攛掇準備解甲歸田的李傕郭汜反攻長安,劉協在王允的輔佐下,未必不能成為一位明君。

賈詡就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壞人,他是用謠言蠱惑了李傕郭汜: 「聞長安中議欲盡誅涼州人,而諸君棄眾單行,即一亭長能束君矣。不如率眾而西,所在收兵,以攻長安,為董公報仇。」

賈詡用謠言恐嚇涼州兵將,這才導致了長安陷落、天子逃難,賈詡稱董卓為「公」,也足以證明他根本就沒有是非觀念,對大漢的忠誠度絕對為零: 「董卓,國之賊,天下所共仇,而詡為之報怨。漢室再亂于賈詡,終于董昭。」

這樣一個毫無底線的老狐貍,居然能在害死曹昂、曹安民、典韋之后得到曹操曹丕的重用,最后官至太尉、爵封壽鄉侯、配享魏文帝廟、謚號為肅,這就是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他居然活了七十七歲才壽終正寢。

賈詡這個「肅」字可謂名與實乖:正己攝下、好德不怠、貌敬行祗、身正人服、法度修明、嚴畏自飭、攝下有禮、貌恭心敬,這些跟肅有關的品格,在賈詡身上根本就不存在。

賈詡心中只有自己,他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為了保全身家性命,在此前提下,再謀取高官厚祿。

曹家父子比較喜歡壞人,所以在曹魏陣營固有的和后來投奔的謀士中,小人比比皆是:董昭、郭嘉、許攸、陳琳、辛毗,似乎都不是什麼好人,后世把董昭和賈詡并列為東漢滅亡兩大推手,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東漢的名存實亡,應該是以放棄兩都(東都洛陽,西都長安)為轉折點,勸曹操把都城遷往許昌的,就是董昭: 「朝廷播越,新還舊京,遠近跂望,冀一朝獲安。今復徙駕,不厭眾心。夫行非常之事,乃有非常之功,愿將軍算其多者。」

董超是不希望漢朝因為還于舊都而安定下來的,因為天下安定,曹操就不能通過行非常之事而得非常名位了,用天下大亂換取曹操吃肉而自己跟著喝湯,董昭用心之毒,僅在賈詡之下,后世將兩人并列,還真沒冤枉他。

在曹營謀士中,郭嘉的風評一直不佳,曹操的組織部長就曾多次當眾對他進行訓誡和斥責,曹操雖然和稀泥,但是對兩人的態度顯然是不一樣的:郭嘉跟了曹操十一年,一直是軍謀祭酒而未能晉升,而陳群卻官至司空、錄尚書事,累封潁陰侯謚號為「靖」,配享的是曹操之廟,待遇比賈詡還高。

郭嘉雖然「不治行檢」,但還算不上真正的壞人,在曹操陣營內,比他壞的人兩只手都數不完,比如那個貪婪得天下聞名的許攸,就是一個欲壑難填、反復無常、吃飯砸鍋的真小人——曹操之所以殺掉老戰友,就是許攸做了醋: 「夜得仲簡(淳于瓊字仲簡,曾為西園八校尉中的右校尉,跟典軍校尉曹操是老戰友) ,將以詣麾下,公意欲不殺。許攸曰:‘明旦鑒于鏡,此益不忘人。’乃殺之。

小人得志便猖狂,曹操最后忍無可忍,也不慣著他了,直接將其下獄,然后送他去見了淳于瓊。

曹營謀士道德水平普遍不高,這可能跟曹操胡子眉毛一把抓、剜到筐里就是菜有關,當年最有名的正人君子荀彧,在梟雄曹操麾下的一群壞人謀士中活得很不快樂,他是郁郁而終還是被曹操逼死,史料說法不一,咱們暫且擱置不提,接下來看看劉備陣營,是不是一個壞謀士都沒有。

半壺老酒此問,熟讀三國史料的讀者諸君肯定會發笑:出賣西川的張松和法正要不是壞人,郭嘉就可以稱得上道德完人了!

郭嘉人品有瑕疵,張松和法正則是大節有虧,用小說中諸葛亮罵魏延的話,那就是食其祿而背其主,居其土而獻其地,不忠不義。

法正投靠劉備,就像許攸投靠曹操一樣,也是十分囂張的,連諸葛亮也有些投鼠忌器,對法正的劣跡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眼里不揉沙子的趙云,也不曾彈劾法正,這說明在劉備集團,壞人也是有生存空間的。

張松賣川,身首異處;法正賣川,高官厚祿。同為壞謀士的許攸和賈詡、董昭,結局也是有天壤之別。看了這五人的不同結局,我們很不情愿但卻不得不承認:在漢末三國亂世,極品壞人比好人活得滋潤,比普通壞人的結局也要好得多。

三國名將如云謀士如雨,其中難免魚龍混雜,要評選出五個或七個壞謀士,有資格上榜的謀士得有十幾二十個,所以這就成了需要讀者諸君解答的難題:要評選三國五個最壞謀士,賈詡是當之無愧的榜首,郭嘉和法正能排第幾?如果郭嘉法正都沒資格排進前五,還有哪四個謀士能跟賈詡比壞?在江東孫權的手下,有沒有本事極大、人品極差的壞謀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