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影自臨春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明代才女馮小青的情與志

里昂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馮小青 〔明代〕

新妝竟與畫圖爭,知是昭陽第幾名?

瘦影自臨春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

寫這首詩時,她身心疲憊,生無可戀。她的愛,她的情,找不到出口。她傾盡全力,卻找不到人可以愛,值得愛,更找不到值得托付終身的人...于是,她愛上了自己,只愛自己。她顧影自憐。即使臨死前,也要找畫師為她畫像,然后看著自己的畫像,祭奠自己

有人說,她患上了一種病一一影戀。也有人說,她只是孤獨寂寞,自我憐愛罷了。總之,她在自我憐愛中,焚詩燒稿,抑郁而殞。

《紅樓夢》曾引用過她這首詩里的「瘦影自臨春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甚至還有人說,紅樓夢里林黛玉的原型就是她。

她叫馮小青,《女才子書》中,小青卷雪廬主人日:「千百年來,艷女、才女、怨女,未有一人如小青者。」

艷女、才女、怨女,非她莫屬。

曾經,她是太守的女兒,卻因為政變,父母被殺。曾經她是官家大小姐,卻只落得寄人籬下,然后嫁于他人做妾。在受盡凌辱后,她又被原配逐出家門,在孤燈暗影下,自我憐惜。

她的人生太短暫,短暫到連曇花一現的機會都沒有。

獨活,是她最形象的人生標簽。她的一生都只在和她的影子過。即使是她的愛情舞台,也只有她一個人在表演。無人配合,無人觀看,更無人喝彩

于是,在自說自話、自吟自唱、自我欣賞中,她過完了她18歲的人生。

熱鬧,似乎一直在繞她而行,她只能活在孤寂中。

馮小青,明代女詩人。她的父親是建文帝時的廣陵太守,祖上還曾跟隨朱元璋南征北戰,立下過赫赫戰功。

身為一方太守的女兒,從一出生,她就活在父母的寵愛里,丫鬟仆人的伺候中。雖然嬌生慣養,但她沒有在玩樂中迷失。她學習了琴棋書畫,很是靈秀。

她的童年,是在快樂和幸福中度過的。很多人都以為,她有父母疼愛,有溫馨家庭,一定會是世間最幸福的女子。

可在她10歲時,一個化緣老尼姑的到來,讓她的父母有了恐懼,并為她的將來擔心起來。

那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尼姑,化緣來到她家。父母是樂善好施之人,熱情招待老尼姑坐下飲茶。

老尼姑沒有拒絕,卻一直盯著馮小青看,說要考考她的才學。馮小青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老尼姑閉著眼睛,小聲念起心經來。

父母有些詫異,卻聽不清老尼姑念些什麼,但馮小青一點都不吃驚,而且還認真聽了起來。

老尼姑念完,問她是否記住了,她點點頭。學著老尼姑的樣子,閉著眼,將心經吟了一遍,基本沒有差錯。

父母為她的聰慧而開心,老尼姑卻連連搖頭說:「此女早慧命薄,愿乞作弟子。倘若不忍割舍,萬勿讓她讀書識字,也許還有三十年的陽壽!」

馮小青的父母大驚,對老尼姑的話將信將疑,可即使相信,他們也不忍心送女兒出家,過那清冷的日子。他們覺得,只要有他們在,他們會做女兒永遠的保護傘;不讓她受一點點傷害。

這一分鐘都不知道下一分鐘會發生什麼事,更不要說幾年后的事情了。何況,誰又能永遠守著一個人?即使父母也做不到。

最終,老尼姑的話應驗了,才情飽滿的她,早早去世,連30歲都沒活到。

如果她的父母知道女兒這麼命短,即使再不忍心,也會把女兒送給老尼姑做弟子的吧!至少,這樣能保住她一條命。

難道,她一生的命運,是早就注定了的?抑或是因為她的早死,后人編造出了這樣離奇的故事?

總之,她的父母沒能一直守著她,她也沒能一直過富足的生活。這一切的改變,都是因為朱棣的兵變。

朱棣兵變,馮小青的父親帶兵去攔截,不料卻失敗了,還遭到了滿門抄斬。幸好,馮小青當時正和一位親戚一一楊夫人在外,幸免于難。慌亂中,她們逃到了杭州,馮小青被寄養在了與她父親私交尚好的一個員外家里。

就這樣,她過起了寄人籬下的生活。

這確實有些像紅樓夢里的林黛玉。因為父母的早逝,林黛玉不得已,住進了賈家。自此,內心敏感的她,便開始了自怨自艾,鮮有快樂

馮小青也一樣,從太守的女兒到孤女,從溫馨富裕的家到孤零零一個人,那種孤獨和無助,那種從幸福的天堂跌落到痛苦的地獄的感覺,沒有人能夠體會。

曾經活潑開朗的馮小青,從父母出事那天起,快樂也便遠離她了。她整日以淚洗面,在痛苦中度日。

林黛玉雖寄人籬下,但也遇到了她的至愛賈寶玉。而馮小青呢?她的身邊,也出現了一個男人,那個男人曾像賈寶玉出現在林黛玉身邊一樣,如一股清泉,將她內心的陰霾輕輕洗去。

男子叫馮通,杭州的富家公子。

他們的相遇,顯然比林黛玉和賈寶玉初見還浪漫,那是在一個元宵節的花燈會上。

因為同看一條謎語,他們的眼神有了觸碰,彼此的心都開始震顫。

不約而同地說出同一個謎底,他們會心一笑。

此后,他們又一起相遇在梅花樹下賞梅,相約一起去踏雪尋詩。

在那白雪茫茫的季節,他們圍爐博古,飲茶談詩一-他們的心,走在了一起。

雖然他已有妻室,但還是向她求了婚。

失去了父母疼愛的馮小青,早已不愿再過寄人籬下的生活,她貪戀馮通的體貼和關心,也便答應了。即使知道是做妾,她也心甘情愿。

那刻的她,已經將自己全身心地交給了馮通。只要兩個人相愛,做妾又有什麼關系。

可惜,當時的她,想得太簡單。

她低估了妾的身份低下,高估了馮通對她的感情。就這樣,馮小青進了馮家。

她以為,她幸福的日子就要開始了;她以為,她不用再流離失所;她以為,她有了寵她愛她的馮通....珠不知,那是她失去一切的開始。

因自那時開始,她對愛情的美好渴望也便失去了。

她的人生,注定只是無根的浮萍。

真像她10歲時,那位老尼姑的預言,她是命薄之人嗎?

雖然初嫁馮家,她也享受過幾天幸福、纏綿的日子,和馮通煮雪品茶,吟詩作畫,好不恩愛。

馮通被她的容貌和才情傾倒,恨不得日日與她廝守,夜夜與她耳鬢廝磨。卻不料,他們的恩愛,刺痛了一個女人的心。

那個女人就是馮通的原配,那個心胸狹窄的崔氏。

沒有能為馮通生下一男半女,她只得強忍馮通迎娶馮小青為妾。可當她看到馮通和馮小青的恩愛纏綿時,卻再也受不了了。

她嫉妒到發狂,將她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不拔不足以平息自己的怒火。

她開始展示她大老婆的淫威,不僅用最難聽的話辱罵馮小青,而且還用棍棒打她。馮小青哪里承受過這樣的污辱?即使寄人籬下,也只是精神上受折磨,這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讓她受不了了。

雖然如今落難了,但她畢竟曾是太守的女兒。可不承受,她又能怎麼辦呢?

她的家沒了,父母也沒了。離開馮通,她又該去哪兒?

也許是心疼馮小青被崔氏折磨,也許是為了讓自己不再夾到兩個女人中間受氣,馮通對馮小青冷漠起來。

雖然他還愛著她,可是,崔氏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是有權有勢的大戶人家的女兒,他得罪不起。

于是,他越來越少去見她,更不在她那里留夜。

馮小青雖然有丈夫,但不能同枕共眠。她整夜整夜地獨守空房,在一盞孤燈下,用詩訴說自己的寂寞和委屈:

雪意閣云云不流,舊云正壓新云頭。

未顛顛筆落窗外,松嵐秀處當我樓。

垂簾只愁好景少,卷簾又怕風繚繞。

簾賽簾垂底事難,不情不緒誰能曉。

馮小青這個「新云」,被崔氏那「舊云」壓著,即使想卷簾看看外面風景,也沒有心情,只能暗自傷心。

這只是馮小青孤獨寂寞時的解心之作,不料卻被崔氏看到。她勃然大怒,要將馮小青趕出馮府。無奈,馮通只好將她送到了西子湖畔,一座偏僻的房子里。

那里有山有水,有花有草,原本是個清靜之地,如果她能靜下心來,修身養性,可能也不會發生之后的事。可惜,她是個心思敏感、多愁善感之人,做不到對外界的反應無動于衷。

父母雙亡,愛情不順,讓她悲傷哀愁,她寫下了一篇又一篇的詩作。

絕句

鄉心不畏兩峰高,昨夜總親入夢遙。

說是浙江潮有信,浙潮爭似廣陵潮。

她想念她的父母,想念曾經給過她甜蜜生活的家鄉,所以再遠,再有高山阻礙,也擋不住她的思鄉之情。但那家鄉卻不能回,只能在夢里見到。

想起曾經的幸福和甜蜜,對比如今的處境,馮小青倍加傷感。

讀牡丹亭絕句

冷雨幽窗不可聽,挑燈閑看牡丹亭。

人間亦有癡于我,豈獨傷心是小青。

在寂寞的深夜里,馮小青聽著冷雨敲窗,看著《牡丹亭》,不由得自憐自艾起來。人世間癡情的人有很多,可看著牡丹亭都能傷心落淚的,也只有她馮小青一個人了。

也許正是從那時候開始,她陷入到了更深的自憐中。周圍的一切,都能讓她找到和自己相通的地方,而那些環境,都像她一樣可憐。

這有些像林黛玉看到花落,也會傷心落淚,然后去葬花。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可一往情深的,只有她自己,她的馮郎對她,沒有那麼情深。

他已經很久沒有來了。

不是他不愿意來,而是那崔氏,不讓他來。即使他偷偷跑來,也只是短暫的相擁,瞬間又是長久的分離。

春夢了無痕,是從什麼時候,她開始自暴自棄?她郁郁寡歡,幾欲崩潰。

是想為世間留下些什麼嗎?也許是的。有一天,她竟然令人找來了畫師,讓他為自己畫一幅像。

第一幅畫,畫師畫出了她的嫵媚風情,畫出了她的愁容滿面。可她不滿意,她覺得,畫師畫出的只是她的貌,沒有畫出她的神采;第二幅畫,她依然不滿意,覺得只畫出了她的神,沒有畫出她的風采;第三幅畫,畫師沒有輕易動筆,而是仔細觀察她的一言一行,一顰一笑,捕捉她每時每刻的神韻。

終于畫好了,馮小青倚梅而立,生動逼真,既畫出了她的形,也畫出了她的神,甚至畫出了她的魂。

是那幅逼真的畫,讓她靈魂脫殼了嗎?她將那幅畫掛在床頭,每時每刻都看著那幅畫像發呆,也便有了那首《怨》:

新妝競與畫圍爭,知是昭陽第幾名?

瘦影自臨春水照,即須憐我我憐卿。

剛剛化好的妝容卻沒有人來欣賞,只能與畫像中的自己比較。這畫像上的儀態,如果放在后宮,會不會受到皇上的寵愛?和后宮里的女人比起來,又會是第幾名?

看著水中自己那纖瘦身影,她喃喃道:「你要憐惜我,就像我憐惜你一樣。」

顧影自憐,既然沒人憐小青,那就讓小青憐小青吧!

「她時時喜于影語,斜陽花際,煙空水清,輒臨池自照,絮絮如問答。女奴窺之即止,但見眉痕慘然」。

那時的她,想必精神已經有些恍惚了吧,時常自言自語。

終于,她一病不起,也拒絕進食。那時,她已經決定放棄自己的生命了。

她是在看著自己的畫像,哭喊著,叫著「小青!小青」而離世的。那年,她18歲。

嵇首慈航大士前,不生西土不望天。

愿祈一滴楊枝水,遍灑人間并蒂蓮。

這首詩是她生前,在尼姑庵時,面對觀音大士,吟出的最后一首詩。那時候的她,依然有所期待,期待人世間的有情人能終成眷屬。即使她已經做不到了,她也希望觀音菩薩的楊柳枝水能「灑遍人間并蒂蓮」。

可見,她是多麼善良,心中充滿了愛。馮小青死后,馮通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他什麼也不顧了,連原配的阻攔也聽不到,他跑到了馮小青的遺體前,抱著她哭喊:「我負卿!我負卿!」他當然負她。可那時的后悔,又有什麼用呢?

馮小青,18年的歲月里,沒能為世間留下別的東西,只留下了一首首的詩。

《焚余集》是楊夫人受她的臨死委托,整理出來的。那一首首的詩,在向我們展示她的才華的同時,也在向世人講述她那悲慘的身世,悲涼的愛情。

其實,愛自己沒錯,只是過分愛自己,也便成了一種病。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一代才女班婕妤的悲喜人生

李清照的一首《聲聲慢》,短短幾句,卻道盡了心中的千言萬語

世人皆知李清照,誰人憶我魚玄機——愛過溫庭筠,睡過狀元郎

人生悲苦之總合:李清照這首詞,短短6字,寫盡人生的悲苦與無奈

「世人皆知李清照,誰人憶我魚玄機」晚唐女觀詩人魚玄機的情與志

花前月下金樽倒,酒意詩情誰與共——李清照飲酒詞里的悲喜人生

李清照:一首靈魂深處的千古絕唱,一曲亂世單身婦女凄涼的悲歌

一剪宋朝光陰:人生如夢,詩酒趁年華,千古才女李清照的如夢人生

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晏殊飲酒詞里的悲喜人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