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賀鑄一生也解不開的無邊愁緒

里昂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

賀鑄 〔宋代〕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云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試問閑情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賀鑄(1052一-1125),字方回,原籍山陰(今浙江省紹興市),生長衛州(今河南省汲縣)。性格豪爽,喜談世事。曾任泗州、太平州通判。晚年退居蘇州,筑室于橫塘,自號慶湖遺老。能詩文,尤工詞。詞風兼具秘麗、豪壯的藝術特色。

本篇《青玉案》為相思懷人之詞,是賀鑄晚年退居于蘇州橫塘時作的。內容主要是寫其孤寂自守的晚境和自懷難釋的閑愁。因其辭彩精美,情景交融,全詞虛寫相思之情,實抒悒悒不得志的「閑愁」,立意新奇,想象豐富,歷來廣為傳誦。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

寫美人的離去,虛緲而凄婉。其句意由曹植《洛神賦》:「凌波微步,羅襪生塵」兩句化出。「凌波」,喻美人步履的輕盈,也帶出美人體態之優美。「橫塘」,在今蘇州市西南。龔明之《中吳紀聞》云:「鑄有小筑在姑蘇盤門外十余里,地名橫塘,方回往來于其間。」句中的「但」字為一字豆,作「只」、「只能」解,含有無奈之意。

「芳塵」,原指美人芳步帶起的微塵,此以代指美人。總括這兩句的大意是:一個美人向自己的住處走來,可是未過橫塘的小路就舉起輕盈的腳步飄然而去。因而只能懷著悵惘的心情,目送她的遠去。詩人一顆愛慕之心并未就此止息,于是進入遐想!

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院,綺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這四句是用疑問和猜測的語氣寫出。「錦瑟華年」,語出李商隱《無題》:「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此處乃指美好的年華。詩人心想:她是如此的美麗,不知道有誰伴著她度過美好的青春?又不知道她到哪兒去了。也許在那月灑清輝的小橋上,鮮花盛開的院落里;也許在那花窗朱戶的樓閣里。想來想去,恐怕都不是,因而寫了一句「只有春知處」,只有那無處不在的春光才知道她的蹤跡。

這幾句,心追意想,寫得委婉深曲,情意纏綿,既為美人的形影孤單,虛度青春而惋惜,又為她索然獨處于幽邃艷冷的環境中而嘆息。實際上,賀鑄是借美人來寫自己,哀怨地表述了他的寂寞境況和心理。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

這兩句一寫景,一寫情。緩都,猶言青云。「冉冉」,寫云飄之貌。「蘅」,香草名,亦名杜蘅;「寥」,為水邊高地。兩字合起來則指水邊生有芳草,景色佳美的地方。雖然一句連用兩典,但沒有冗贅艱澀之感,反覺得意蘊深厚,情韻益濃,足見其精于錘煉之功。

第二句詞中的「彩筆」即此文中所說的「五色筆」,不特指筆色之美,亦指文彩之盛。總起來說,這兩句的大意是:咱于美人不來,蘅皋空望而天色已暮,故而柔腸寸斷。又因無人可以告語,只得彩筆題詩,以寄愁思。寫來凄哀幽怨,婉轉細膩。與賀鑄同時代的江西詩派的主將黃庭堅,對這兩句很為欣賞,曾為之賦一絕句,有云:「解道江南斷腸句,只今惟有賀方回。」

詞的最后四句是全詞寫閑愁的關鍵處。先用「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句呼起,正面點出閑愁。然后以末尾三句作答:「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所謂「一川」,猶言滿地。「風絮」,指隨風飄飛的柳絮。「梅子黃時雨」,即黃梅雨。語本寇準「杜鵑啼處血成花,梅子黃時雨如霧」。煙草、風絮、梅雨,都是江南暮春凄迷的景色,用來喻寫綿綿不絕、悠悠相連的閑愁最是恰到好處。

它以具體的景物形象把抽象的閑愁變成可以觸及的東西,用外在的自然景色描述出內在的感情狀態,藝術技巧是相當高的。因此,從北宋以來,歷受詞家推崇。

如沈際飛云:「疊寫三句閑愁,真絕唱」(《草堂詩余正集》)。羅大經《鶴林玉露》還就此作過對比分析:「詩家有以山喻愁者,杜少陵云:‘憂端如山來,顱洞不可掇’,趙嘏云:‘夕陽樓上山重疊,未抵閑愁一倍多’是也,有以水喻愁者,李顧云‘請量東海水,看取淺深愁’,李后主云:‘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秦少游云:‘落紅萬點愁如海’是也。」他認為,賀鑄這里所寫的三句則是「以三者比愁之多也,尤為新奇,兼興中有比,意味更長。」

稱贊他博取眾家之長,比興交錯,熔鑄成片,寫出新意,韻味雋永。賀鑄本人還因末結一句得了個「賀梅子」的雅號。周紫芝《竹坡詩話》:「賀方回嘗作《青玉案》詞有‘梅子黃時雨’句,人皆服其工,士大夫謂之‘賀梅子’。」

賀鑄是一位善于借物寫愁的詞人。在他的《東山詞》里,像《青玉案》這樣的作品很多。他自己就曾說過:「吟瞥句,寫清愁」諸如「芳草喚愁,愁來難奈」、「漫將江水比閑愁,水盡江頭愁不盡」等所在多有。

賀方回語意精新,用心甚苦,集中如《青玉案》者甚眾,大抵卓然自立,不肯浪下筆。說明他的創作態度是比較嚴肅認真的。陳廷焯《白雨齋詞話》更進一步剖析說:「方回胸中眼中另有一種傷心說不出處,全得力于《離騷》,而運以變化,允為神品。」指出其詞作愁而傷的格調由學習《離騷》得來,評價是很高的了。

賀鑄一生沉抑下僚,懷才不遇,只做過些右班殿臣、監軍器庫門、臨城酒稅之類的小官,最后以承儀郎致仕。將政治上的不得志隱曲地表達在詩文里,是封建文人的慣用手法。賀鑄為人耿直,不媚權貴,「美人」、「香草」歷來又是高潔之士的象征,因此,作者很可能以此自比。居住在香草澤畔的美人清冷孤寂,不正是作者懷才不遇的形象寫照嗎?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關注遙山書雁,帶您領略文化的博大精深!

更多精彩:

賀鑄一首《踏莎行》剖白一腔心志,傾訴長久郁悶,寫盡相思之意

舊棲新垅兩依依——賀鑄《鷓鴣天》凄迷的意境,寫盡悼亡的傷感

空床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賀鑄這首詞寫盡物是人非的哀思

生當長相守,死當長相思——賀鑄《半死桐》字字情深,惹人淚下

賀鑄《六州歌頭·少年俠氣》雄健勁拔的筆力,寫出詞人的愛國之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