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則成在穆晚秋身上連犯三錯,如果吳敬中是老羅,也會下令除掉她

#頭條創作挑戰賽#保密局天津站站長吳敬中要不是神經足夠堅韌,可能早就被他的四個手下氣死了:馬奎夯貨混不吝;陸橋山笑里藏刀;李涯一條道兒走到黑,撞了南墻不回頭;余則成心重手不狠不適合潛伏,卻偏偏潛伏在老師身邊,自己這個當老師的還得心知肚明還得假裝不知道。

歷史上的吳敬中是情報專家,也是戴笠十分器重的軍統特訓班教官,原軍統局本部總務處少將處長、保密局云南站站長、中將游擊司令在回憶錄《軍統內幕》中不止一次提到吳敬中:「戴笠選派到這個班去工作的大特務有謝力公、王崇五……吳敬(景)中等,這些重要的負責人,都是曾經留學蘇聯的叛徒。第一大隊下轄三個中隊,第二中隊政治指導員吳敬中,這個隊分類學習專業時為情報隊。」

吳敬中既是軍統特訓班「重要負責人」,又是情報學教官,再加上留學莫斯科的經歷,此人的特工技能自然是極高超的,像余則成那樣只在青浦特訓班接受過初級訓練(那個班只開了一個月)的學員,不管怎麼偽裝,都瞞不過老教官吳敬中的眼睛。

吳敬中就像站在講台上監考的老師一樣,下面學生傳紙條、打小抄、交頭接耳或踢腳使絆子,都被他盡收眼底卻視若不見,這才是上位者的最高境界:一切盡在掌握之中,又何必處處干預?

吳敬中不動聲色地利用陸橋山扳倒了馬奎,又利用李涯抓住了陸橋山的把柄,并借此機會提拔余則成為副站長以壓制李涯——李涯不貪財不好色一門心思干活兒,說明他對權力比較感興趣,這樣的人,才會對站長之位感興趣。

吳敬中對余則成一直是有懷疑的,但是不管怎麼懷疑,都不能讓余則成落到李涯手里,因為那樣的話,李涯就可能因功晉升副站長,甚至可能取代自己而成為站長——余則成暴露,吳敬中也難逃干系。

為了保護余則成,吳敬中幾次在關鍵時刻叫停李涯的調查,同時也難免對余則成產生恨鐵不成鋼的感覺:你明知道穆晚秋不是穩當人,謝若林也不是省油的燈,你為啥膽大包天要去撩撥、招惹?

我們細看余則成與謝若林、穆晚秋之間的恩怨糾葛,就會發現余則成在穆晚秋身上至少犯了犯個錯誤,如果吳敬中是余則成的戰友老羅,也會堅決要求余則成除掉穆晚秋以絕后患。

余則成對穆晚秋的信任,是違背特工紀律和規則的,如何處理這種關系,吳敬中在軍統特訓班其實都講過: 「輕率的信任和盲目的安全感會讓人放松警惕,很多臥底特工就是因為這種信任和安全感而暴露的。」

沈醉在回憶錄《軍統培訓特務的內幕·從軍統臨澧特訓班看特務的滋生》中講述了他當行動術教官、吳景中(就是《潛伏》中的吳敬中)當情報學教官時傳授給小特務的各種技能。

特工的基本技能,都被沈醉的姐夫、特訓班副主任余樂醒(主任為戴笠,余樂醒和謝力公負責具體工作,他們與吳敬中一樣,都是莫斯科中山大學畢業的叛徒)寫進了講義: 「這本講義里面包括了情報、行動、偵查、化裝、秘密通信、毒物使用、爆破、郵電檢查等許多特務工作的基本技術。」

余則成可能是在特訓班學習時間較短,所以沒有學到,或者把學到的東西都忘記了:潛伏時間長了,臥底特工自以為對周邊的人和環境已經非常熟悉,于是就可能產生一種自以為是的安全感,而這種安全感是非常危險的。

在吳敬中和余樂醒、沈醉的授課內容中,對一個優秀的臥底特工都有明確的要求,那就是必須每天三次問自己:你現在還定期檢查你的辦公室和家嗎?你手頭還隨時準備上膛的槍嗎(電視劇破門之前才拉套筒,那就是圖個好看)?你還留著備用證件和現金準備隨時跑路嗎?

余則成知道穆晚秋的身份,即是大漢奸穆連成的 侄女,又是中統特務謝若林的妻子。穆晚秋當然也知道穆連成和謝若林的真實身份,但是為了錦衣玉食和每天都能吃到在當時很稀罕的花生,穆晚秋并不拒絕與他們生活在一個屋檐下,甚至還很享受。

在任何一個有經驗的地下工作者眼里,穆晚秋都是很危險的,但是余則成卻對他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信任,于是他就在穆晚秋身上犯了第一個錯誤:任由這個漢奸侄女、中統特務妻子進入自己家中,穆晚秋走了之后,他也沒有進行詳細的檢查。

從地主王占金事件中,我們就能發現穆晚秋有做特務的潛質,她不動聲色地用錢從王占金口中買到了他想要的情報,這時候余則成又犯了第二個錯誤:他躲在墻角,眼睜睜看著情報交易完成,而沒有采取任何行動進行阻止。

按照余則成在軍統特訓班學到的規矩,此時穆晚秋就已經應該被滅口了。

余則成此時已經跟翠平日久生情,穆晚秋也已經嫁給了謝若林,兩人已經不可能再續舊情,余則成必須考慮到因愛生恨的可能:如果穆晚秋調查王占金,只是為了報復余則成和吳敬中敲詐并逼走穆連成,那就會把這些情報交給中統人員。兩統原本就水火不容,拿到這樣的情報,那還不得手舞足蹈大做文章?

余則成連犯兩錯,讓穆晚秋更加肆無忌憚地調查翠平,她與翠平「交朋友」并替翠平取體檢報告,顯然也是用意頗深。

穆晚秋的努力沒有白費,她終于拿到了余則成與翠平是假夫妻的證據,并且直言不諱地攤牌了。

穆晚秋在僻靜之處跟余則成攤牌,實際是已經料定余則成不會對他下手,此女心機深沉,即使是吳敬中見了,也會暗中豎起大拇指。

為了保護余則成,很多戰友都愿意犧牲生命,并且已經有人為他犧牲,所以這時候聯絡人老羅明確表示:「穆晚秋必須消失,你告訴我服毒后的她在哪家醫院,你不用管了,我們行動!」

這時候余則成又犯了第三個,也是最致命的一個錯誤:他不但反對除掉行為與特務如出一轍的穆晚秋,還要把她送到延安去!

我們都知道,穆晚秋是一個性格很復雜的女士。謝若林拈花惹草她痛不欲生,這說明了什麼?這就叫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這也說明他對謝若林仍有感情。

把穆晚秋送到延安,是很危險也很不負責任的:萬一穆晚秋跟李涯一樣肩負特殊使命,那豈不是延安抓出一個佛龕,又混進一個玉觀音?

穆晚秋隨便出入余則成的家,跟幾乎沒有一點地下工作經驗的原游擊隊長翠平無話不談,余則成居然樂見其成,這要是被吳敬中看見了,肯定會一腳踹過去:「把你的腦袋從腳后跟里拿出來再用一次吧!我在特訓班教給你的那些東西,你都忘記了?這樣的危險人物不鏟除,還留著她過年嗎?」

吳敬中跟余則成有操不完的心,在不久之后,吳敬中、李涯、余則成就湊在一起,從延安的廣播中聽到了穆晚秋的詩朗誦:李涯茫然不知,吳敬中雙眼冒火,余則成低頭開溜。

如果目光能殺人,在廣播中傳出穆晚秋聲音的時候,余則成已經被吳敬中殺死好幾次了。

為了教訓這個不成器的徒弟,吳敬中在帶余則成離開前給他上了最后一課:先繳了槍,又不讓他收拾任何東西,雞窩里的情報和金條,替他「搬家」的小特務是不是裝作沒看見,夠余則成擔心三年的了。

當然,也會有人認為余則成在穆晚秋身上連犯三錯,也是因為他與軍統特務的行事風格不同,吳敬中能做的事情他不能做。但是半壺老酒還是要請問讀者諸君:在當時的情況下,把穆晚秋送往延安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如果喝慣了紅酒吃慣了牛排的穆晚秋受不了紅米飯南瓜湯,會不會被變成第二個李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