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安五年劉備關羽張飛趙云活動軌跡:袁紹兩次動刀,誰能救劉備?

寧學桃園三結義,不學瓦崗一爐香。演義小說中桃園三結義的同生共死令人感佩,賈家樓四十六友的分道揚鑣令人扼腕,但是一看正史,就會發現我們感動是正常的,但惋惜卻完全沒有必要:劉關張義雖君臣恩若父子兄弟有據可查,賈家樓秦瓊與魏征、李勣、屈突通結拜絕無可能,他們的身份地位和年齡差距太大了。

屈突通在大業年間已經位至三品右光祿大夫、左驍衛大將軍、關中討捕大使,秦瓊也當了正六品建節尉,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打像瓦崗軍那樣的「盜賊」,屈突通比魏征大二十三歲,魏征比李勣,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徐茂公(原名徐世勣,字懋公)大十四歲,這在古代已經算三代人了。

拋開不可能結義的瓦崗群雄,咱們還是來看看劉備集團核心人員的關系和感情,這樣一看之下,就產生了這樣的疑問:兩次差點被袁紹斬殺,劉備痛哭保命的時候,他的三個好兄弟在干啥?

這里所說的劉備三個好兄弟,指的當然是關羽、張飛、趙云,他們都是劉備起家班底:劉備在涿郡涿縣糾合徒眾,關羽和張飛為之御侮;劉備只身逃入袁紹軍中,趙云秘密替他招募了一支騎兵部隊,這支部隊是劉備投奔劉表的本錢,也是季漢白毦兵的種子。

在演義小說中,劉備在袁紹那里過得并不舒坦,有兩次差點死在袁軍謀士之口,事情的起因,就是關羽斬顏良誅文丑。

關羽萬馬軍中斬顏良,謀士沮授馬上向袁紹舉報: 「此必是劉玄德之弟關云長也。」

袁紹是三國第一軟耳朵,他聽了沮授的話,第一反應就是 「喚刀斧手推出玄德斬之」。

劉備抱著打死打不死都不承認的態度進行了狡辯:「誰說紅臉大胡子的就是我二弟?」

劉備的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估計連他自己都不信,但是袁紹信了——歷朝歷代的戰爭都講究知己知彼,而且兩軍陣前的大將都有「認旗」,那個斗大的「關」字,近視眼也看得清楚。

關羽斬顏良,劉備差點挨刀。或許是怕劉備不死,曹操授意,關羽補刀,又在延津口殺了文丑,袁紹做事一點新意都沒有: 「袁紹大怒,罵曰:‘大耳賊焉敢如此!’少頃,玄德至,紹令推出斬之。」

在電視劇和評書中,劉備直接痛哭流涕,一句「備何其孤也」,弄得袁紹很不好意思,連連道歉又把劉備請到了上座。

袁紹變臉如翻書,劉備的眼淚說來就來,這當然都是小說、評書、電視劇的演繹,在真正的史料中,袁紹對劉備一直是以客禮相待,他迎接劉備的儀式,也是十分隆重: 「青州刺史袁譚,先主故茂才也,將步騎迎先主。先主隨譚到平原,譚馳使白紹。紹遣將道路奉迎,身去鄴二百里,與先主相見。」

青州刺史袁譚是袁紹的長子,他是劉備推舉的茂才(東漢為避光武帝劉秀之諱,將秀才改為茂才)——漢朝的舉人(孝廉)秀才(茂才)并不需要參加考試,夠級別的官員手里都有一定的名額,他們說給誰就給誰,劉備是袁紹承認的「徐州牧」,也是曹操以大漢天子劉協之名加封的左將軍、豫州牧,他手上的孝廉茂才名額肯定不少。

要是按照明清的說法,劉備也算袁譚的「座師」,所以袁家父子對劉備都很熱情,袁紹在沿途安排招待,自己出迎二百里,這可是大漢天子劉協也享受不到的待遇,這件事肯定是已經轟動了天下——當時曹操和袁紹已經反目,派往對方地盤的偵騎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袁紹搞出這麼大動靜,曹操要是還不知道,那他早就不配被稱為「三國杰出軍事家」了。

袁紹的大張旗鼓,對劉備來說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沒有: 「駐月余日,所失亡士卒稍稍來集。」

被曹操打散的劉備舊部紛紛歸建,趙云也來了: 「先主就袁紹,云見于鄴。先主與云同床眠臥,密遣云合募得數百人,皆稱劉左將軍部曲,紹不能知。」

劉備和趙云偷偷地搞小動作而袁紹不知道,這可以理解,因為袁紹原本就是一個繡花枕頭,他要花大把時間看書哄孩子(袁紹喜歡擺譜讀書,對小兒子也十分溺愛,這是有史料記載的),當然顧不上問劉備身邊啥時候又多了幾百騎兵。

這時候問題就出來了:曹營乃至天下諸侯幾乎都知道劉備在袁紹那里,為什麼偏偏關羽不知道?關羽和張遼搭檔(紹遣大將顏良攻東郡太守劉延于白馬,曹公使張遼及羽為先鋒擊之),劉備與文丑聯手(紹渡河,壁延津南,使劉備、文丑挑戰),已經短兵相接了,還不知道對方領軍人物是誰嗎?

劉備在袁紹那里寄人籬下朝不保夕,關羽卻在投降曹操后受封偏將軍、漢壽亭侯——他之所以能封侯,就是因為陣斬了袁紹首將顏良: 「羽望見良麾蓋,策馬刺良于萬眾之中,斬其首還,紹諸將莫能當者,遂解白馬圍。曹公即表封羽為漢壽亭侯。」

劉備受封漢壽亭侯的時候,劉備的左將軍、豫州牧官帽都丟了,劉備仍然自稱左將軍豫州牧的時候,于禁和王思、呂貢(分別于建安十一年和建安二十年任豫州牧)肯定會很生氣。至于宜城亭侯的爵位,只要不按時向朝廷繳納「酎金(千戶侯每年四兩)」,就會自然失去,而劉備是不可能完成這個任務的。

劉備在袁紹營中與曹操關羽打仗的時候,趙云一直追隨左右,這樣我們就知道了劉關張趙四人中三人的行蹤,而張飛去了哪里,就是一個比較有趣的問題了。

按照《三國演義》的說法,張飛在芒碭山打了一個月游擊之后,趕走了古城縣令并占據了那里一直等著關羽和劉備。

如果張飛占據的古城是在豫州治所汝南,那當時似乎應該是曹操和袁術的地盤,離芒碭山確實不遠,但是張飛占據這麼大一座城池而無人前來征討,似乎也有些不可能。

張飛是否占據古城以待劉備關羽前來會合,這件事在史料中找不到,但是我們卻能找到另外一條比較有趣的信息: 「建安五年,夏侯霸(夏侯淵之子) 從妹(時兗、豫大亂,淵以饑乏,棄其幼子,而活亡弟孤女 )年十三四,在本郡,出行樵采,為張飛所得。飛知其良家女,遂以為妻,產息女,為劉禪皇后。」

建安五年,就是劉備被曹操擊潰后依附袁紹的那一年,夏侯淵家族的「本郡」,當然跟曹操一樣,就是沛國譙郡——這個名字是曹操後來給改的,當時叫沛國譙縣,也就今天的安徽省亳州市,張飛能跑到那里娶妻生女,也真是不容易。

這樣綜合起來,我們就知道在所謂「袁紹兩次動刀劉備痛苦保命」的時候,關羽張飛趙云在干什麼了,看完這「四兄弟」在建安五年的活動軌跡,讀者諸君心中肯定也會有這樣的擔憂:袁紹喝令刀斧手動手的時候,誰能救得了劉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