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漢的年夜飯:阮氏三雄大塊吃肉,魯智深武松偷燉宋江的黃狗

過年了,說點高興事:咱們今天不聊梁山一百單八將誰的武功高,也不說宋江李逵董平王英多可惡,更不提梁山好漢的結局是好是壞。

梁山一百單八將基本上都是人,是人就不能不吃不喝,他們重陽節也辦菊花酒會,年夜飯也得拿出壓箱底的美酒佳肴共謀醉飽一場。于是問題就出來了:忠義堂上上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和數以萬計的小嘍啰,自然不可能吃一樣的年夜飯,那麼從及時雨宋江到浪子燕青的一類小灶,從神機軍師朱武到金毛犬段景住的二類中灶,再到小嘍啰們的大鍋飯,這些人的餐桌上都會擺上怎樣的宴席?

我們細品水滸原著,就會發現面對同樣的年夜飯,梁山眾好漢的心情也是不一樣的:阮氏三雄興奮,魯智深武松偷笑,宋江吳用想哭,其他天罡地煞也是各懷心腹事,林沖秦明想起辭世的老婆,甚至有可能借酒撒瘋。

不高興不吉利的話不提,咱們還是先來看看阮氏三雄為什麼會表現得十分興奮。

雖然筆者不太喜歡富而不強的宋朝,但卻不能不承認,我們現在人能吃到的東西,除了少數舶來品,宋朝人基本都能吃到,尤其是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最喜歡吃的大塊肉,在當年早已被蘇軾蘇東坡弄得肥而不膩紅亮誘人,這道菜端上桌,他們肯定不管首席上坐的是晁蓋還是宋江,直接擼起袖子開干——要評選梁山大胃王,阮氏三雄絕對有資格入選,他們可能比魯智深還能吃。

魯智深吃半條砂鍋燉狗,最后還剩了一條大腿,如果魯智深請阮氏三雄吃飯,得再上兩條狗。

阮氏三雄的飯量,智多星吳用是親眼目睹的:先上來十斤花糕也似的熟牛肉,吳用吃了幾塊就膩住了,剩下的九斤多阮氏三雄一掃而空。

這十斤熟牛肉只是墊底,轉過臉來,他們又吃掉了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對大雞、五七斤小魚,算起來阮氏三雄每人都有十五斤左右牛、雞、魚肉下肚,那一大甕美酒,就當漱口了。

武松在景陽岡打虎之前,喝了十八碗「透瓶香出門倒」,也只是吃了四斤熟牛肉——當然,四斤肉對阮氏三雄來說不多,卻足以把宋江和吳用都撐死了。

武松如果不喝酒,食量跟阮氏三雄也有一拼:在血戰飛云浦之前,武松就曾把兩只肥鵝當薯條吃掉了。

英雄好漢都能吃,這樣才能把化學能轉化為動能勢能,很多武俠小說中只吃白菜面的劍客能斬斷大樹,那顯然是不科學的。

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真正過過苦日子的,也就是阮氏三雄和武松等少數幾人,阮氏三雄最大的愿望,就是「異樣穿綢錦,成甕吃酒,大塊吃肉」。上了梁山之后,他們三個人的愿望都實現了——他們一生都沒有進過宋朝高級飯店,當然會認為梁山廚子做的東坡肉東坡肘子就是最正宗的。

梁山好漢過年的時候吃什麼,水滸原著沒寫,但是我們卻能從其他場合的梁山聚會中找到食譜。

當初晁蓋等生辰綱七星剛上梁山,白衣秀士王倫「宰了兩頭黃牛、十個羊、五個豬」,火并王倫、擊敗前來追捕的官軍之后,晁蓋大擺宴席: 「自醞的好酒,水泊里出的新鮮蓮、藕并鮮魚,山南樹上自有時新的桃,杏、梅、李、枇杷、山棗、柿、栗之類,自養的雞 、豬、鵝、鴨等品物。」

有了這些東西,就足以令阮氏三雄那樣的草根階層喜笑顏開了。

筆者小時候也盼過年,因為只有在過年的時候,才會有吃不完的雞鴨魚肉,還能把鞭炮拆開來一個一個地放。

小孩子不知道大人的難處,阮氏三雄當然也不會理解宋江吳用看著下面這一百多個大肚漢,哭的心都有了:梁山就這麼大一塊地盤,而且被八百里水泊環繞,只要三天不下山打劫,弟兄們就得挨餓,讓弟兄們喝個痛快,咱倆還是研究一下過了初五去搶誰吧!

也難怪宋江吳用作難:很多人都說打家劫舍是「沒本的買賣」,但卻不知道梁山好漢們要出的本錢,就是自己的性命。打劫普通客商百姓還好說,要攻打州城府縣,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那都算賺了——烏合之眾的嘍啰兵,戰斗力根本就比不上正規軍,宋軍打西夏遼金不行,打山賊草寇,還是具有碾壓優勢的。

且不管宋江吳用如何為梁山吃了上頓兒沒下頓心急如焚,魯智深武松等人肯定是心情無比舒暢的,武松正擠眉弄眼地朝著魯智深偷笑:吃完這頓,咱倆腳底抹油開溜,山前南路第二關的指揮部里,孫二娘已經用砂鍋燉好了一條肥狗,等著咱倆喝第二場呢!

魯智深摸著大腦袋一頭霧水:「整個梁山,就只有宋大哥養了一條黃狗——就是在孔家莊把你咬掉河里的那條,被孔家兄弟帶上上送給他們師父了,你哪來的狗肉?」

武松神秘地一笑:「我的魯大哥、魯大師、魯大俠,動動腦子好不好?我武二郎豈是有仇不報之人?」

魯智深恍然大悟:「該吃,該吃!不過武兄弟你可要記著,今天我要吃一整條狗腿,當年我從飯店踹回去那條,打人的時候丟了……」

即使沒有把宋江的狗偷來燉掉,魯智深武松也有理由偷笑——二龍山雖然有七個不錯的兄弟,但還是梁山樹大好乘涼,而且還能結交到更多的朋友:浪子燕青百伶百俐,吹拉彈唱樣樣來得;拼命三郎石秀豪爽義氣,酒量飯量都不錯;更重要的是史進兄弟也上了梁山,二龍山小圈子又擴大了不少。

操刀鬼曹正在梁山負責屠宰專營,每天都會撿好肉送給他的魯大哥,菜園子張青和母夜叉孫二娘除了會蒸包子,小菜也炒得很香,梁山有十七八個小團體,但卻沒有一個能有魯智深團隊吃得好。

其實像魯智深武松那樣的英雄好漢,吃什麼喝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幫兄弟在身邊,這讓筆者想起來一句話:哥不是喜歡喝酒,而是喜歡喝酒的熱鬧。

過年了,半壺老酒半支煙在這里給讀者諸君提前拜年,在祝大家幸福安康、快樂吉祥的同時,也要笑著問一句:在您看來,酒席宴前,重要的是美酒佳肴,還是情投意合的兄弟情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