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相如寫下一封休書,卓文君回了一首數字詩,竟挽回愛情

里昂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鳳求凰

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

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

無奈佳人兮,不在東墻。

將琴代語兮,聊寫衷腸。

何日見許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攜手相將。

不得于飛兮,使我淪亡。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游四海求其凰。

時未遇兮無所將,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艷淑女在閨房,室邇人遐毒我腸。

何緣交頸為鴛鴦,胡頡頏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從我棲,得托孳尾永為妃。

交情通意心和諧,中夜相從知者誰?

雙翼俱起翻高飛,無感我思使余悲。

這是一首古琴曲,是他當面向她示愛之作。在看到她的剎那,他用那把梁王贈送的「綠綺」古琴,彈奏了這首「鳳求凰」。他的「綠綺傳情」,將她愛的激情點燃了。

她朱顏玉貌,他才情過人。才子與佳人的相遇,注定會有電光火石的愛情發生。

她愛上了他,他也愛上了她。雖說兩情相悅,但門不當戶不對在那個年代就是無法跨越的鴻溝。她知道定會遭到父親的反對,于是,她選擇了和他私奔。

私奔!

一對男女,用這種方式,踏上了他們幸福而艱難的愛情之旅,成就了驚天動地的一段感情。

男的是司馬相如,女的是卓文君。

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的相遇,是在卓文君的父親卓王孫的宴會上。當時,彈奏古琴的他,透過竹簾,看到了卓文君的身影。只一身影,他便知道,那是他要找的人,于是,他即興彈奏了曲《風求凰》,向卓文君求愛。

如若他們沒有心靈相通,靈魂相依,她怎麼可能聽出他的心意?

那個未成婚便成了寡婦的女子,雖在寂寞深閨,但一顆芳心卻如那三月里含苞的桃花,怎麼都阻止不了它的盛放。

撩開竹簾,只遠遠一眼,她也便知道,他是她一生想要的那個男人。

什麼也不顧了,深夜出逃。

她到底還是跟他私奔了,拋卻一切榮華富貴。他家徒四壁,她沒有嫌棄,甚至在街市上開起了酒肆,「文君當壚「,「相如滌器」,成就了一段佳話。

雖然婚后的歲月里,司馬相如也像很多男人一樣,有了外心,但都被卓文君用智慧化解。真摯的感情,在任何年代都令人羨慕,不然也不會有唐代大詩人杜甫的這首詩了。

琴台

茂陵多病后,尚愛卓文君。

酒肆人間世,琴台日幕云。

野花留寶靨,蔓草見羅裙。

歸鳳求凰意,寥寥不復聞。

晚年的杜甫,途經「文君當壚」之地時,為憑吊司馬相如的「琴台」,遂以「琴台」為題,寫下了這首詩。旨在向世人講述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當年琴心相結,晚年依然相愛彌深的感人愛情故事。

愛情最撩人。即使是杯毒酒,也會毫不猶豫地一飲而盡。相愛時,吃糠咽菜也是錦衣玉食。相愛的兩個人,即使是在孤島也不寂寞,哪怕走遍天涯海角,也要誓死相伴。

卓文君家是臨邛巨富,華堂綺院,有著良田千頃,珍寶無數;司馬相如的家在蜀地,父母雙亡,一貧如洗。

他和她的家世,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她,「眉色遠望如山,臉際常若芙蓉,皮膚柔滑如脂」,精詩文,懂鼓琴;他,風流瀟灑,善辭賦。

他們才貌相當,卻隔著那個身世。

早年,她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許配給了一個公子,不料未等成婚,那位短命的公子便去世了,十七歲的她便成了寡婦。

他因辭賦了得,得以跟隨梁王左右。梁王欣賞他的才華,將賜刻有「桐梓合精」的綠綺琴送給他。于是,在梁地作賦彈琴,生活倒也過得自在。

誰料,好景不長,梁王病逝。樹倒猢猻散,司馬相如只得另想出路。

有緣人即使隔著千山萬水,也能得見。司馬相如就在那時,突然想起了在臨邛的朋友王吉。于是,他便去了。沒想到,這一去,他的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是命運的安排,要讓她沉迷于他的才華?抑或是命運的安排,要讓他攀附上有錢人家?

總之,月老手里的那根紅線,在徐徐將他們牽引。

司馬相如到邛陽,這個消息,在那個不大不小的地方,傳了開來。他的文才,卓文君的父親卓王孫略有耳聞,再加上他是從京城來的,而且曾是梁王的手下,也算有些來頭

為了附庸風雅,卓王孫在一次宴請貴賓時,順手多送了兩張請柬。

臨邛巨富請客,所到之人,不是朝中為官者,便是有名望之人,司馬相如和王吉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也便高高興興地參加了。

或許,王吉是想成就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的佳話,不然怎麼會那麼恰到好處地,在卓文君從竹簾后路過時,大肆吹捧他,稱他不僅文采一流,而且擅音律。

竹簾后的她,帶著好奇停了下來,她要聽聽那個文采一流的人會彈奏什麼。

在眾人慫恿司馬相如來上一曲時,他假意推辭一番,也便彈奏起來。

彈奏時,他突然瞄到了竹簾后的那個倩影。那個影影綽綽的白衣女子,似仙女下凡,朦朦朧朧。

來之前,司馬相如已聽王吉說過,卓王孫之女不僅貌美,而且文采斐然,正好守寡在家。當初聽時沒在意,此時見那影子卻心中一動。

多麼大膽而赤裸裸的求愛啊,想必他自己也知道,他和卓文君之間的差距,知道即使他提親,卓文君的父親也不會同意。既然這樣,那還不如讓她和自己私奔。

卓文君聽到這里,一定是心跳加速,緋紅了臉的。她是懂樂理的,她聽出了他琴聲里想要表達的意思。

幸好,她沒有覺得司馬相如的大膽求愛有失禮貌。也或許,她在聽到他彈奏時,已經愛上了他。

就這樣,她被司馬相如的才華所折服。而當她偷偷撩開簾子的一角,朝他看時,他正朝簾子這邊看,雙目一觸,她意亂神迷。心頭那原本殘敗的心花,在那刻又明媚起來。

真是太過美好的相遇,他們一見鐘情。

風在搖曳,白色的影子在簾子后徘徊。他的暗示,她全知道。如何選擇,她忐忑不安。可那些猶豫和忐忑,在宴會結束后,看見婢女送來的一封信時,消失了。

那是司馬相如買通婢女,送來的一封信。

想必他知道她會猶豫,所以送來了那封信。就因那封信,讓她什麼都不顧地,在當晚那月朗星疏的落雪之夜,帶著一些金銀細軟,溜出了家。

他在那里等著,等著她和他私奔。

白天驚鴻一瞥的相遇,她便拋棄了所有。

兩個人像那久未見面的情侶,連夜乘坐馬車回到了司馬相如的成都老家。

17歲的卓文君,就這麼毅然決然地跟著窮書生司馬相如走了,將錦衣玉食拋在了身后。

跟了他,她將不再是千金小姐,不能再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有人服侍。面對家徒四壁,她沒有抱怨,而是和他一起重回臨邛。

那里,畢竟是她的老家。那里,畢竟有她的親戚朋友。甚至也許那時的她已經拿準,父親不會看著她受苦受累而不管。

脫下上好的衣衫,穿上布衣,拿出金銀細軟,他們在街口開了一家酒肆,做起了當壚賣酒的行當。

愛情會改變一個人,曾經的大小姐,如今卻能嫻熟地賣起酒來。她荊釵布裙,淡妝素抹,絲毫不計較他的貧窮。

臨邛首富的女兒,竟然當街開小酒肆,這在臨邛的轟動可想而知,很多人沖著要看看卓文君,去了那里買酒。這讓小酒肆門庭若市,熱鬧非凡。

那時的卓文君,想必是最幸福的,因為她有最愛的人相伴。

卓王孫又氣又驚。原本,女兒的私奔,已經讓他顏面盡失,覺得女兒敗壞門風,準備要和她斷絕父女關系。可看著女兒穿著布衣當街賣酒,司馬相如穿犢盤鼻褲,像酒保一樣做跑堂。他心軟了。

雖然生氣,卻還是心疼女兒。兒女永遠是父母的牽掛,即使他嚷出了脫離父女關系的話。

在面對女兒的窘迫生活時,他妥協了,無奈地認下了司馬相如這個女婿,并給了他們一些銀兩,讓他們不用再賣酒。

拿著這些銀兩,司馬相如和卓文君重回成都,過起了日日飲酒作賦、鼓琴彈箏的悠閑生活。

愛情是脆弱的,脆弱到一點誘惑都能將其擊碎。面對誘惑,愛情就像那陌上花,不經意間便能凋零。愛情也像那空中絮,只需一絲微風,便能讓它四下飛散。

司馬相如與卓文君的愛情,如果沒有中途司馬相如的亂花迷眼,半途生異心。那麼,一定是忠貞不渝的典范。

可惜,他也未能經受住誘惑的考驗。

是那功名利祿,讓他迷了眼嗎?

也許是人性使然,面對誘惑,很難有人不生異心。不過,迷途知返的愛情,雖然讓人唏噓,卻也令人感動。且因為這個感情變故,讓我們看到了卓文君的絕世才情。因為那段感情變故,她寫出了《怨郎詩》、《白頭吟》,并成為經典被傳誦下來。

那場感情變動發生在司馬相如得意之時。

漢武帝即位后,看到了司馬相如跟隨梁王時所寫的《子虛賦》,很是贊賞。于是,司馬相如被召回京師。

只要有才華,總有施展的機會

在看了漢武帝狩獵時的場面后,司馬相如知道,他的機會來了,他竭盡才智寫了一篇《上林賦》,盛贊皇帝狩獵時宏大的場面:山川雄奇、花草繁秀,扈從壯盛!

漢武帝是個喜歡聽奉承的人,不僅大為贊賞,還即刻就封他為侍從官。

似乎,司馬相如娶了卓文君后,也贏來了好運。他先是得到了卓文君娘家的財物,接著,名利也來了。

或許,這不僅是司馬相如的幸運,而且更是卓文君的慧眼識人。難道她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就知他有翻身的那一天?

不然,為什麼他們能從最初當壚賣酒的潦倒,到后來他成為帝王的紅人。這是他的幸運?抑或是她的幸運?

也許,是他們的互為成全。

成功時,難免會膨脹。司馬相如在長安躊躇滿志,事業漸漸顯露鋒芒。他,享受著美女環繞的生活。而卓文君呢?卻在成都獨守空閨,靜待丈夫衣錦還鄉。

那時候的她,是否有種「忽見陌上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的心情?是否會懷念那段當壚賣酒的歲月?

卓文君越來越寂寞的時候,司馬相如的仕途卻越來越順暢。憑著妙筆生花,他寫了一篇檄文,而那篇檄文,竟然神奇地緩解了巴蜀兩地的矛盾。漢武帝對他更器重了,封他為中郎將,讓他出使西南邊陲。

司馬相如榮歸故里,聲勢浩大。他沒有忘記攜卓文君回臨邛,他要讓臨邛所有人都知道,他今非昔比。

臨邛的官員紛紛出迎,司馬相如出盡了風頭。當年窮困潦倒,如今平步青云,真是今非昔比啊。

人生無常,愛情更是如此。沒有誰多愛誰一點,只有誰多珍惜誰一點。

在京五年,司馬相如開始迷失自己,他有了在京納妾的想法。

在成都有卓文君,在京有小妾。他覺得,他的人生就應該是這樣。因為他的很多同僚都是如此。

也許,「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已成過去。也許,曾經的山盟海誓,曾經的愛意綿綿,都被名利替代了。總之,他要納妾。

可能是意識到自己違背了承諾,他寫了一封信,一封隱晦的,只有聰明的卓文君才能讀懂的信。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

十三個數字里,唯獨缺了「億」(意),就是「無意」。他們之間已經沒有情意了。

司馬相如如此絕情,或許只是他的一種策略。他想用這種方式,威脅卓文君妥協,同意他納妾。

多情總比無情苦,司馬相如的「無意」,讓卓文君的心寒到了骨子里,她應該像是掉進了三九的冰窖吧!她一定懷疑過,一定問過自己:曾經千辛萬苦,苦苦尋找到的那個人,原來找錯了嗎?曾經的甜蜜和恩愛,難道都是錯覺嗎?

相愛時,天上下的雨是甘露;愛消失時,天上下的雨就變成了苦水。卓文君頓時淚流滿面,寫下了有名的《怨郎詩》:

一別之后,

二地懸念,

只說是三四月,

又誰知五六年,

七弦琴無心彈,

八行書無可傳,

九連環從中折斷,

十里長亭望眼欲穿,

百思想,

千系念,

萬般無奈把郎怨。

萬語千言說不盡,

百無聊賴十依欄,

重九登高看孤雁,

八月中秋月不圓,

七月半燒香秉燭問蒼天,

六月伏天人人搖扇我心寒

五月石榴如火偏遇陣陣冷雨澆花端,

四月枇杷未黃我欲對鏡心意亂。

忽匆匆三月桃花隨水轉!

飄零零,二月風箏線兒斷。

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為女來我做男。

不愧是才女,卓文君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起頭,將分別后的望穿秋水、愁腸百結,以及自己的孤寂心情,描寫得淋漓盡致。

特別是最后那句「巴不得下一世你為女來我做男」,不僅是對司馬相如負心的抱怨,更是對男權社會的控訴。

寫這首詩時,她該是怎樣的肝腸寸斷呀。曾經的琴瑟和鳴,到如今卻琴弦斷裂,唯有那冰冷的心在晚風中顫抖。

真是「兩鬢可憐青,只為相思老」啊。

俗話說,癡心女子負心漢。在她舍棄一切,跟他私奔,過著拮據生活的時候,怎麼會想到,有朝一日,他會有變心的一天?

鳳求凰的點點滴滴,依然在心頭環繞,卻已物是人非。她,為他付出得太多了。

可她傷心欲絕,對他們的愛情,依然懷有一份癡念,一份不甘。她不甘她的愛情就此結束,不甘她的情郎對她這麼無情。

那時,也許司馬相如只是一時迷了眼,而卓文君的那首用數字連成的詩則是洗眼液。在他將那首詩一連看了好幾遍后,羞愧不已。

越看越慚愧的他,覺得對不起對自己一片癡情的妻子。于是,他乘著駟馬高車親自回鄉,把卓文君接到了長安。

多麼聰慧的女子!她沒有用一哭二鬧三上吊去挽回男人的心,也沒有用咒罵去向別人哭訴,更沒有不給男人一絲機會。她用她的詩,讓丈夫意識到了她的愛,更意識到他們得來不易的感情。

她用智慧,化解了婚姻中的第一次危機。

經歷過感情的風雨肆虐,他們的愛情,恢復到了之前的和諧,依然像那天邊的彩虹,耀眼美麗。

很長一段時間,司馬相如都沒有再提納妾的事,他們的愛情,重回曾經的甜蜜。

不過,人生里最美的芳華,總是存在一瞬間,徒留之后的我們回憶傷感。

是上天要繼續考驗他們的愛情,是否真的「蒲葦韌如絲,磐石無轉移」嗎?

他們的婚姻,再次面臨考驗。

雖然成婚多年,愛意綿綿,但兩個人卻一直沒有孩子。卓文君遇到了和李清照同樣的問題。難道,有著絕世才情的女子,都會在這方面留有遺憾嗎?

沒有子嗣傳宗接代,卓文君和司馬相如的痛苦不言而喻。而隨著年齡的增長,司馬相如對沒有子嗣越來越介意了,他那永不納妾的想法,再次動搖。他要納妾,他要延續司馬家的香火

這次,他有了借口,所以理直氣壯,甚至都選好了所納之人,就是那茂陵女子。

雖然,在封建社會里,男子納妾很正常,可卓文君卻不能容忍。為了這份愛,她差點與家人決裂,寧可拋卻一切榮華富貴也要跟著他。所以,她的感情,神圣純潔又盛大,她不愿意與另一個女人分享她的丈夫。

不過,她依然沒有鬧,更沒有罵,她像上次一樣,寫了一首詩:

白頭吟

皚如山上雪,皎若云間月。

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斗酒會,明旦溝水頭。

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凄凄復凄凄,嫁娶不須啼。

愿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竹竿何裊裊,魚尾何徙徙。

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白雪皚皚的山,像那云間的月亮-樣明亮。想著他有了二心,她也決定和他決裂。這一天就是他們最后的相聚。今天過后,他們就會被鴻溝隔成兩端。一個在溝的這頭,一個在溝的那頭,各自走向自己的方向。雖然很痛苦,但她不會流淚,就像她嫁給他時,沒有流淚一樣。

一直以來,她都期待擁有一個一心一意待她,能夠白頭偕老的人。因為相愛的人在一起是歡樂的,就像那歡快的魚兒一樣。在她心里,重情重義的男人最可貴,沒有了真誠的愛情,任何財物都無法彌補。

這是一首和之前的《怨郎詩》完全不同的詩。《怨郎詩》里,說不盡的哀思、幽怨。而這首《白頭吟》卻非常決絕。既然他變心了,那麼她就和他一刀兩斷。不過,在決絕里,也有想和他白頭偕老的意思。

如果不能如愿,那就不如決絕,尋找各自的方向吧!

雖然悲傷痛苦,但她不愿哭哭啼啼地求他回心轉意。

曾經有多麼甜蜜,如今就會有多麼苦澀。

冰雪聰明、堅強獨立的卓文君,豈能容忍與人共侍一夫?愛情是排他的,她愿意成為他的唯一;她也希望,他能成為她的唯一。如果做不到,那就各自陌路吧!

除了這首詩,她還附上了一封信:

春華競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聲代故!錦水有鴛,漢宮有木,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

朱弦斷,明鏡缺,朝露晞,芳時歇,白頭吟,傷離別,努力加餐勿念妾,錦水湯湯,與君長決!

這封信就更決絕了,完全是一封訣別信,雖然「與君長決」,但她依然牽掛著他的身體,叮囑他「努力加餐勿念妾」。

《白頭吟》和訣別信,令人動容,也讓人感動。《白頭吟》里,她先將愛情比喻為純白的雪,皎潔的月,不容摻有一粒砂子。所以既然丈夫有異心,那就堅決與之決裂。

如果說司馬相如第一次想納妾時,寫的那首數字詩是想讓卓文君做選擇的話,那麼,卓文君的這首《白頭吟》,就是讓司馬相如做選擇。

要麼我,要麼妾,你選擇吧!

在那個年代,要多自信、多堅強的女人,才會有這樣的舉動啊。而卓文君的那封《訣別信》,又全是對丈夫的愛和恨。字里行間,既有依戀,又有決絕,剛柔并濟,聲情并茂,非常感人。

和看到那首《怨郎詩》一樣,司馬相如連看幾遍《白頭吟》和《訣別信》,想起了自己當年為了贏得卓文君的心,寫的那首《鳳求凰》。

一切的前塵舊事,全都浮現在他的腦海,而那琴聲,久久地在他耳畔回響。曾經的怦然心動,危難時的共患難..他不禁悲從心中起,愧疚不安。幡然醒悟后,他第二次放棄了納妾的念頭。

他還愛著卓文君,不想弄到月缺花殘、香消玉殞的地步。于是,他回復卓文君:「誦之嘉吟,而回予故步。當不令負丹青感白頭也。」

他再次向她保證,他再也不負她了,他要和她白頭到老。

多麼有智慧、有才情的女人呀,她一次次用她的才情、心智,將迷途中的丈夫拉回到自己的身邊。

司馬相如沒有再令她失望,也許他知道,他若再負她,想必她是不會再給他機會的。

此后不久,他們便回歸故里,過起了平淡的煙火生活。

曾經不管多麼山盟海誓、驚天動地,最終都要回歸到平淡的煙火生活。

一對恩愛夫妻白首偕老,安居林泉,在又度過了十年恩愛歲月后,司馬相如終因病溘然長逝。

失去了丈夫的卓文君,就像李清照一樣,過起了未亡人的冷冷清清生活。

回首前塵,恍如一夢。司馬相如去世后的第二年,在那個深秋里,形影相吊,孑然一身的卓文君如愿隨司馬相如而去。

從浪漫的愛情開始,到中途的感情挫折,直至最終攜手終老,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的愛情,終于完美落下帷幕。

紅塵奔波,誰能沒有一時的心魔?誰能沒有一點點過錯?幸好,這份深情,最終有了好的結局。這樣的喜劇收場,也是符合每個相信愛情的人的愿望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