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一物降一物:宋江吳用畏懼忌憚五個人,魯智深武松不想惹誰?

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就像三國紀靈能在關羽青龍偃月刀下支撐三十回合,卻被張飛十招之內干掉一樣,沒羽箭張清曾用飛石連打梁山十五條好漢,後來還把魯智深的光頭打出血,但是卻害怕林沖的鐵甲長矛和阮氏三雄的水上功夫: 「林沖引鐵騎軍兵,將張清連人和馬都趕下水去了,被阮氏三雄捉住,繩纏索綁,送入寨中。」

梁山好漢之間的武功也有個相生相克的關系,大刀關勝如果一百回合不能將豹子頭林沖斬于馬下,那麼在兩百回合之后,就會被丈八蛇矛挑落馬下:關勝掄刀,林沖挺矛,兩人的體力消耗速度有明顯差異——拿重刀的很少能跟別人大戰三百回合,那會累死的。

除了武功相克,還有性格壓制,我們細看梁山一百單八將名單,就會發現宋江坐在頭把交椅上,對三位好漢也心存畏懼;智多星吳用心如蛇蝎,坑人害人毒計百出,但是他對兩個比他地位低的頭領,也是十分忌憚;就連無畏勇士魯智深武松,心目中也有不想招惹之人。

宋江最畏懼的人,既不是花和尚魯智深,也不是黑旋風李逵。

宋江曾經呵斥魯智深以討好沒羽箭張清,而且還敢橫在揮舞禪杖的魯智深面前,說明他知道魯智深顧全大局,并不會一禪杖把他拍扁。

宋江除了一次不禮貌之外,對魯智深還是比較尊重的,他稱別人為「兄弟」,卻稱魯智深為「吾師」,擺明了是高看一眼。

魯智深的人格魅力能贏得宋江尊敬,卻不會令其畏懼,黑旋風李逵囂張暴戾,但是宋江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那廝混不吝沒朋友,只要一聲斷喝,就會有七八條好漢走上來 將李逵砍做七八塊。

宋江不懼魯智深、藐視李逵,對絕大多數山賊水匪土豪劣紳變節軍官,宋江也自信可以掌控,但是他卻不能不對另外三位梁山好漢心存畏懼:這三人都有可能翻臉,而且都有能力整死他。

宋江敢呵斥花和尚魯智深,也敢對黑旋風李逵喊打喊殺,卻不敢對行者武松說硬話,狠話那更是提都不要提。

在梁山重陽節菊花酒會上,宋江暴跳如雷要把跟著起哄的李逵拖出去斬掉,轉過頭來面對率先鬧事的武松,他馬上換了一副嘴臉,先給個甜棗,然后才和顏悅色地「講道理」: 「兄弟,妳也是個曉事的人,我主張招安,要改邪歸正,為國家臣子,如何便冷了眾人的心?」

宋江面對武松,也是一肚子委屈:「咱們在孔家莊上秉燭夜談,妳曾表示過招安意愿,我還以為妳會支持我呢!」

宋江不敢跟武松來硬的,是因為他知道武松骨子里就是個冷血殺手,成為武松的敵人,只有死路一條:張都監張團練那麼高級的官員他都敢殺,自己這個鄆城縣押司小吏,就更不在話下了。

宋江不敢對武松發狠,對智多星吳用和入云龍公孫勝也十分客氣,如果公孫勝只會法術,吳用只會出損招,宋江或許還不至于對這兩人心存畏懼——公孫勝施展法術有限制,一般不可以對凡人使用;吳用雖然一肚子壞水,但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他還需要宋江來當帶頭大哥。

在宋江眼里,吳用和公孫勝真正的可怕之處,還是他們跟托塔天王晁蓋的關系:晁蓋是吳用的發小兄弟,也是公孫勝首選的逆天改命之人。

在智取生辰綱之后,宋江到東溪村通風報信,吳用還向晁蓋打聽此人是誰,說明他們此前根本就不認識;公孫勝并不把價值十萬貫的生辰綱放在眼里,他之所以參與黃泥崗盜案,就是想找個由頭加入晁蓋團隊,至于他是不是想通過托塔天王改朝換代以救黎庶,那就是天機不可泄露了。

宋江對吳用和公孫勝極盡拉攏之能事,起源于他內心深處的恐懼:這二人應該都知道晁蓋是我弄死的,如果他們暴起發難揭老底,阮氏三雄會把我撕成碎片!

吳用背叛了晁蓋而投入宋江懷抱,其主要原因,就是晁蓋只想跟弟兄們在梁山喝酒吃肉快活,而宋江則有可能給吳用帶來高官厚祿,所以宋江以「研讀天書」為名,事先封了吳用一個「天機星」頭銜,很容易就挖掉了晁蓋的墻角。

吳用也知道宋江對他只是利用,而且還充滿了猜忌和防范——吳用下山,李逵總是死皮賴臉地跟著,宋江也不堅決阻止,這說明李逵還肩負監視吳用的重任。

吳用打心眼里瞧不起李逵,卻經常被李逵「嘔死」而無可奈何,這就叫投鼠忌器:吳用忌憚李逵,是因為誰都知道那黑廝是另一個黑廝的心腹。

除了李逵,同樣能讓吳用投鼠忌器的,還有一位好漢,吳用跟他說話的時候也客客氣氣,其中一個就是跟宋江關系微妙的小李廣花榮,招安欽差在兩軍陣前宣讀經高俅曲解斷句的圣旨, 「當時軍師吳用正聽讀到‘除宋江’三字,便目視花榮道:‘將軍聽得麼?’」

花榮只是清風寨副知寨,別說將軍,連個校官都算不上,頂多也就是民兵預備役上尉,其地位不但遠低于霹靂火秦明,就連鎮三山黃信也不如,但是花榮十四五歲就跟宋江有了密切關系,這樣的人,吳用是不能不客客氣氣的——萬一花榮私下里跟宋江說點壞話,宋江扔過一雙小鞋來,自己是穿還是不穿?

吳用做事鬼鬼祟祟,但是他卻從來不瞞著花榮李逵,其中的原因,在官場職場混過的讀者諸君自然心知肚明:誰不忌憚大老闆的秘書、情人、司機和保鏢?

宋江吳用心懷鬼胎,內心深處藏著畏懼和忌憚很正常,魯智深武松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漢,如果宋江的車牌號是零零五四四,那麼魯智深武松的車牌號就是四四九四四,急眼了就會一頭撞上去。

魯智深武松急眼了跟宋江硬懟,李逵見了他們也像耗子見了貓,但是這一僧人一頭陀,也有不愿意招惹之人,而那人當然不是坐在頭把交椅上的及時雨宋江,也不是梁山副帥玉麒麟盧俊義,更不是千年小三智多星吳用:這二位聯手把宋江懟得啞口無言臉色青紫,他們一起舞刀弄杖,拿下盧俊義也不是問題,吳用那點鬼蜮伎倆,在老江湖浪子燕青和行者武松面前都是小兒科。

魯智深武松不愿意招惹之人似乎應該分為兩類,其中一類以入云龍公孫勝為首,其下有神行太保戴宗、混世魔王樊瑞,另一類以黑旋風李逵為代表的,其同類有矮腳虎王英、雙槍將董平、病尉遲孫立等一大幫。

魯智深武松與公孫勝一脈可以說是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魯武二人與公孫勝等人僧道殊途,所以宋江跟著魯智深去五台山參禪,公孫勝樊瑞不去;宋江跟著公孫勝去二仙山問道,魯智深武松也不去。

魯智深武松與公孫勝井水不犯河水,誰也不想招惹誰,他們身后的大能,相互之間也無交集。魯智深和武松不愿意招惹李逵等人的原因,用一句話就能解釋清楚: 自古熏蕕原異器,從來冰炭不同爐,穿著新鞋不想踩爛泥。

魯智深武松對李逵等人避之唯恐不及,也是可以理解的:當二龍山七頭領與少華山史進等人大碗喝酒大塊吃肉酣暢淋漓之際,李逵的黑爪子卻伸進了魯智深武松的湯碗,這頓飯還咋吃下去?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使是像魯智深武松那樣的無畏勇士,有時候也不得不捏著鼻子躲避:李逵王英就像蹦上腳面的癩蛤蟆,雖然不咬人,但卻很膈應人。

武松魯智深跟公孫勝沒有交集,那是道不同者不相與謀井水不犯河水,他們李逵老死不相往來,那是出于內心深處的厭惡,生怕沾染上那廝們的俗氣晦氣。

說宋江畏懼公孫勝、吳用、武松,吳用忌憚花榮、李逵,魯智深武松不愿招惹公孫勝、李逵兩類人,這只是筆者一家之言。宋江吳用這兩個奸險小人不足掛齒,最后要請問讀者諸君的問題,是如果李逵等人主動挑釁魯智深武松,這二位會不會暴起殺人?如果魯智深武松和李逵單挑,需要多少回合才能分出勝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