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千金孔令儀,不顧父母反對,堅持下嫁窮小伙,婚姻成為悲劇

里昂 2022/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1943年,一場盛大的婚禮在美國舉行,舉世矚目。新娘是宋美齡的外甥女,新郎是時任中央銀行美國辦事處的業務代理,看似門當戶對的新人,其實身份千差萬別。

新郎原本是一窮小子,只因新娘癡戀,不顧父母反對也要嫁給他。故此,新郎才被岳父一再提拔,包裝成新貴。婚禮一周后,新娘的父親孔祥熙指派一架飛機載著八只樟木箱子作為嫁妝,飛往美國。

不料,半魯夫機炸毀,孔祥熙夫婦另派一架飛機裝載六只箱子,為兒女送陪嫁。天價的嫁妝,一時間令全國人民震驚不已,各個媒體爭相報道,民聲沸騰。

當時,正值戰火連天,千萬將士在前線同日軍浴血奮戰,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百萬農民餓死于饑荒之中。而政權的核心家族居然為了長女婚禮的體面、揮金如土,視國家和人民于不顧。

這樣踩著將士和百姓鮮血的婚禮,注定得不到好的結局。那麼,后來的結果如何呢?今天咱們就來聊一聊這其中的故事。

名門閨秀,三拒官將

自古愛情就是文人騷客常吟誦的題材,是世間眾人趨之若鶩的東西,珍貴又罕見,凄美且傳奇。孔家大小姐,孔祥熙與宋靄齡之女孔令儀,同樣對浪漫完美的愛情有著很深的執著。

作為孔家長女,貴族千金,挑選未來夫婿的標準之高,自不必說。這不單單是因為孔令儀有著顯赫的家世,更主要的是自身條件優越。相貌端正,柳葉眉,櫻桃嘴,鵝蛋臉,身材纖細,名副其實的美人胚子。

待她從上海滬江大學畢業后,出落得更加亭亭玉立,再加上吃喝穿戴極其講究,小姐派頭十足,著實稱得上名族千金的名號。她和其他的弟弟妹妹不同,沒有選擇留洋,也不摻和政務,反而酷愛文學和藝術。

因此,孔令儀也有著文人的思想覺悟,尤其是愛情,一般庸俗之人根本入不了她的眼。孔令儀自幼和姨母宋美齡關系親厚,她的婚事,宋美齡自然格外上心。

為此,宋美齡在國民黨骨干人才中精心挑選,最終選中了蔣介石最為寵信的軍官胡宗南,年輕有為、前途無限。宋美齡向孔家提及此事,孔祥熙夫婦聽后十分滿意胡宗南這個女婿人選,然而孔令儀卻一臉不屑:「一介草莽而已!」

后來,在孔家的默許下,胡宗南開始對孔令儀這位千金小姐展開猛烈的追勢,既送花,又逗趣,千方百計地討孔令儀的歡心,只是孔令儀早就看慣了這些技倆,對此完全不感冒。

即便胡宗南想攀高枝兒,奈何有心無力,只得放棄了。但是孔祥熙夫婦二人并沒有因此放棄,繼續為女兒尋覓良人。恰巧,此時有人將蔣介石的寵將衛立煌介紹給了孔祥熙夫婦。

衛立煌雖然年紀比女兒大了一輪還多,但卻是陸軍上將,蔣介石身邊的高級將領,仕途金光閃閃,正可謂是門當戶對。孔祥熙夫婦一想到將來有這樣一位威風凜凜的將軍女婿,就笑得合不攏嘴。

可是,女兒的態度又讓他們高興一場。當孔令儀看到衛立煌的一堆個人資料時,眉頭深鎖,嘴角緊抿,滿臉哀怨地說:「這人大了我十八歲,雖是正妻,但和他站在一起別人都會認為我是小老婆!」

于是,這一場親事又吹了。到此,孔祥熙夫婦也洞悉了女兒的擇婿第一標準:人要長得帥、有內涵。機緣巧合之下,孔祥熙夫婦聽到了一個當時風頭正勁的名字-空軍孫桐崗,年輕俊俏、身形高大、有學識有內涵。

經財政部部長李毓萬的牽線,孔祥熙夫婦安排了孫桐崗與女兒見面。本以為這次給女兒介紹這樣一個「高大威猛」的人,女兒會欣然接受。

哪知,女兒不僅沒同意,還和幺女孔令俊擺了孫桐崗和李毓萬一道,李毓萬吃了虧,不敢報復兩姐妹,也不敢再生事端,折騰了這麼多次,女兒沒有一個中意的。

眼看大姑娘快熬成了老姑娘,夫婦二人愁容滿面。殊不知,女兒排斥的原因之一是相親。孔令儀雖然沒有出國接受過西洋教育,但也是一個新派女子。對于伴侶,她希望是自由戀愛尋到的,而非長輩操持的。

孔令儀看遍了身邊所有的「皇親國戚」,不禁心灰意冷。有一天,她的同學邀她一起去參加舞會,心情郁悶的孔令儀答應了。也就是在這個舞會,他遇到了她以為的「真命天子」。

破格提拔,終成夫妻

舞池邊,一個年輕男子邀她共舞。孔令儀看向他,第一眼便被他的相貌征服了,劍眉星目、目光如炬、面容清秀。她伸出手隨他來到舞池中央,翩翩起舞。

二人腳步飛快而優美地移動著,身形華麗地旋轉跳躍,眼神交匯之際,一個是春心懵懂、一個是如電觸擊,逐漸沉淪。舞畢,二人攀談起來,孔令儀驚訝地發現,這個名叫陳紀恩的年輕人竟然是圣約翰大學畢業的。

她不自覺地高看了他幾眼;而紀恩也被眼前這個貌美端莊的貴族小姐的氣質深深吸引。第二天兩人相約一起去游玩。他們在咖啡廳談笑、去電影院看電影、舞廳跳舞,做了很多情侶會做的事情。

意料之中地,他們迅速墜入了愛河,不可自拔。二人許諾彼此一生一世,絕不相負,并相約誓死捍衛他們之間的愛情,無懼艱難險阻,而孔令儀用行動證明了她的誓言。

在父母準備給她張羅下一次相親對象時,孔令儀告訴二老,自己有喜歡的人了,并且已經私定終身,絕不更改。孔祥熙夫婦聽后既高興又擔憂,高興的是女兒終于能嫁出去了,但又擔心對方是什麼居心叵測之人。

于是,孔祥熙派人仔仔細細地調查了一遍陳紀恩,得出一個結論:「窮酸秀才一個!沒啥出息!」當天下午,孔祥熙將女兒叫到書房,義正言辭地告訴女兒:

「我和你母親都不同意你和陳紀恩交往,沒事業沒前途,你嫁過去會受罪的,更丟我們孔家的臉。」孔令儀當即不樂意了,倔強地說:「我這輩子就認他一個,除了他,我誰也不嫁!你們看著辦!」

孔祥熙夫婦不以為意,認為年輕人的情意,不過是一時激情,過不了多久,就膩味了。可誰知,過了許久,女兒依然在和他們置氣,堅持要嫁那窮小子。

這讓孔祥熙夫婦感到無奈,女兒這倔脾氣,如果真和他們耗上了,那是真的有可能一輩子留在家里當老姑娘的。可若是嫁了那窮小子,就算捂著耳朵,都能聽見別人議論孔家找了一個窮姑爺的言論。

孔家不是一般豪紳富賈,斷然做不了這般「不要臉面」的事情。既然拗不過女兒,不如從準女婿下手,憑借孔家的家世地位,就算是阿斗,孔家也能將他扶起來。何況,女婿放在普通人堆里,也不算太差。

于是,孔祥熙在女兒婚期的前半年,啥也沒干,就忙著給準女婿「鍍金」了,先是任免他到政界做一般職務,等時機成熟,再將他逐漸移向權利中心任職。

孔家嫁女前夕,外人都知道孔家女婿來頭不小,在中央銀行的美國辦事處任業務代理,和孔家可謂是門當戶對、佳偶天成,關鍵是孔家的嫁妝,令中國幾億人目瞪口呆。

接下來就發生了文章開頭的一幕,第一批嫁妝被燒毀,孔家隨即又準備了第二批豪華的嫁妝,可以說奢華至極。按理說盛世婚禮,應該是彌足珍貴的愛情了,而現實往往是越高調、越滑稽。

慘遭背叛,分道揚鑣

婚后,二人的生活觀念、思想以及性格的差異逐漸暴露出來。當激情退卻,留下的不是浪漫,而是一地雞毛,孔令儀將家庭和社會地位帶給她的優越感,也帶到了婚姻中。

她在家和外面一樣,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與丈夫說話頤指氣使,言語間絲毫沒有夫妻間應有的尊重,而陳紀恩是一個男人,自然有一些大男子主義;

脫掉岳父給自己披的一身官服,自己就真的什麼也不是,本是格外敏感的內心,卻經常被妻子以直接的方式嘲諷鄙夷。漸漸地,他感覺自己失去了男人的自尊和應有的家庭地位,在妻子面前始終被壓一頭。

每當回到家,他總是無端地感到窒息。于是,他們開始吵架,陳紀恩厭惡了在家中卑躬屈膝的感覺,所以經常混跡在女人堆里找存在感,毫無懸念地他出軌了。

沒過多久,孔令儀就知道了丈夫出軌的事情。她哭鬧打罵,陳紀恩依舊死性不改。而此時的孔令儀已經有了身孕。一天晚上,陳紀恩醉醺醺地回到家中,一回來,孔令儀就開始罵罵咧咧,對陳紀恩拳打腳踢。

陳紀恩惱羞成怒,二人展開了激烈的爭吵。當晚,孔令儀流產。失去孩子的痛苦讓以愛情為天的孔令儀徹底清醒了,在這段千瘡百孔的感情中,她全力以赴,卻落得滿身傷痕。之后,孔令儀與陳紀恩失婚散場。

這是孔令儀的第一段婚姻,以失敗告終。第二段雖然美滿和睦,幸福一生,卻是以第三者的身份搶來的,為人所不恥。回顧孔令儀陳紀恩的愛情,她耐心等到了二十八歲,遇到了與她海誓山盟的翩翩公子陳紀恩。

當時,孔令儀寧愿與父母對抗,也要下嫁自己心愛之人。她以為,這是愛情。可是,她忘了睜開被愛情燈光照射地朦朧的雙眼,看清楚自己追逐的人是幻想的還是真實存在的。

我們終其一生都在追尋傳說中的愛情,有時候它就在你身邊,擁有卻不自知,錯過抱憾終生;而有時候,它就只是傳說而已,承認現實,接受平凡,這也是一種真實的愛情。

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