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曹操斬殺的汝南盜魁,五年后再度出現,怎麼變成了劉備的粉絲?

很多人都說《三國志》比《三國演義》靠譜,可是我們翻看《三國演義》第一篇《武帝紀》,就發現了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有一個劉備的鐵桿粉絲、汝南盜魁,在五年間被曹操殺了兩次——這絕不可能是同名同姓的兩個人。

在《三國志·卷一·魏書一·武帝紀》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 「建安元年,汝南潁川黃巾何儀、劉辟、黃邵、何曼等眾各數萬人,太祖進軍討破之,斬辟、邵等。」

《三國志·卷十七》介紹于禁的時候,也提到了劉辟:「(建安元年,于禁) 從征黃巾劉辟、黃邵等,屯版梁,邵等夜襲太祖營,禁帥麾下擊破之,斬邵等,盡降其眾。

建安元年曹操平定汝南,在《三國演義》中也有描述,何儀何曼是兄弟倆,弟弟何曼有個綽號叫「截天夜叉」,在兩軍陣前被曹洪用拖刀計斬了。

頭裹黃巾,身披綠襖,手提鐵棒的截天夜叉何曼被曹洪斬殺,李典生擒了黃邵,許褚活捉了何儀,結果是 「操拜許褚為都尉,賞勞甚厚,隨將何儀、黃劭斬訖。汝、潁悉平。」

這就是《三國演義》比《三國志》靠譜的地方:陳壽說曹操斬了劉辟、黃邵,而羅貫中則說曹軍只殺了何儀、何曼、黃邵,建安元年的汝南之戰,根本就沒劉辟啥事兒。

關于劉辟的記載,毫無疑問是羅貫中對了、陳壽錯了,因為在建安五年,同樣是在陳壽筆下,那個被曹操斬殺的劉辟又出現了: 「汝南降賊劉辟等叛應紹,略許下。紹使劉備助辟,公使曹仁擊破之。備走,遂破辟屯。」

著有《二十四史札記》的清代著名學者趙翼,在《陔馀叢考·卷六》中指出了這個問題: 「陳壽《三國志》雖稱善敘事,有良史才,然亦有舛誤……劉辟已授首矣。乃五年又有汝南降賊劉辟等畔應袁紹,略許下。此一篇之中前后相戾者也。」

汝南盜魁劉辟在正史中被曹操滅了兩次,第一次明確已經被曹操斬殺,五年后死而復生成了劉備鐵桿粉絲,這確實令人費解——我們無需質疑這是兩個同名同姓之人,因為趙翼占掌握的史料和考古訓祜之學,我輩望塵莫及,他能著書立說證實陳壽筆誤,應當是掌握了足夠的證據。

正史佶屈聱牙而且頗有自相矛盾之處,咱們還是來看看十分精彩的《三國演義》,是怎麼講述這位劉備鐵桿粉絲的吧。

劉辟雖然擁兵數萬,但卻可以為劉備付出生命。

建安五年,曹操和袁紹在官渡相持不下,關羽斬顏良誅文丑后受封漢壽亭侯,劉備棲棲遑遑不知何去何從,這時候汝南的黃巾余部劉辟龔都振臂一呼,召集了一批兵馬,擊敗了曹洪并引來了關羽為主將、于禁樂進為副將的征討大軍。

劉辟、龔都在兩軍陣前展現了劉備粉絲本色,龔都也是直言不諱: 「劉玄德在袁本初處,汝卻從曹操,何也?」

關羽無話可說,拍馬舞刀向前要拼命,龔都卻撥馬便走,關羽窮追不舍: 「都回身告關公曰:‘故主之恩,不可忘也。公當速進,我讓汝南。’關公會意,驅軍掩殺。劉、龔二人佯輸詐敗,四散去了。」

為了讓劉備兄弟團聚,劉辟連占據的汝南地盤都拱手讓出,而關羽回到許都,居然沒把這件事告訴甘夫人和糜夫人,直到兩位夫人哭鬧起來,關羽才紅著臉解釋: 「兄今委實在河北。未敢教嫂嫂知者,恐有泄漏也。事須緩圖,不可欲速。」

劉備在河北,已經是天下皆知的事情,關羽還要對兩位嫂子保密,這可能是關羽的謹慎之處,咱們且放在一邊不提,還是回過頭來看看劉備的鐵桿粉絲劉辟後來的表現。

劉備與關羽、張飛、趙云等人重聚后,劉辟龔都又派人來請,汝南就變成了劉備的地盤: 「玄德欲棄了古城去守汝南,恰好劉辟、龔都差人來請。于是遂起軍往汝南駐扎,招軍買馬,徐圖征進,不在話下。」

劉備在汝南招兵買馬,還沒等他「征進」,曹操就來征討了。

雖然文有孫乾、簡雍、糜竺,武有關羽、張飛、趙云、糜芳、關平、周倉,加上劉辟龔都兵馬,也有好幾萬人,但是面對曹操的大軍,還是顯得捉襟見肘:押運糧草的龔都被圍,張飛去救,也被包了餃子,最后連關羽也被圍在了汝南,劉備身邊就只剩下一個趙云顧前顧不了后,劉備又變成了光桿司令: 「趙云挺槍躍馬,殺開條路,玄德掣雙股劍后隨。正戰間。許褚追至,與趙云力戰。背后于禁、李典又到。玄德見勢危,落荒而走。聽得背后喊聲漸遠,玄德望深山僻路,單馬逃生。」

劉備從天黑跑到天亮,關羽張飛趙云都不見蹤影,正當他叫天不應喚地不靈的時候,旁邊一彪軍馬沖出——鐵桿粉絲劉辟帶著一千殘兵,保護著劉備的家小和謀士孫乾簡雍追了上來,那個做鹽不咸做醋必酸的糜芳也在。

糜芳喋喋不休地跟劉備訴說「夏侯惇軍勢甚銳,因此棄城而走。曹兵趕來,幸得云長擋住,因此得脫」的時候,張郃在前,高覽在后,兩路大軍包抄上來, 「玄德兩頭無路,仰天大呼曰:‘天何使我受此窘極耶!事勢至此,不如就死!」欲拔劍自刎。」

劉備要抹脖子,手下都被嚇傻了,居然無一人出面阻止,最后還是真正的鐵桿粉絲站了出來: 「劉辟急止之曰:‘容某死戰,奪路救君。’言訖,便來與高覽交鋒。」

劉辟忠心有余、勇氣可嘉,奈何武功不濟,三個回合就被高覽砍于馬下,這位忠實粉絲,也算踐行了自己的諾言,為劉備爭取了時間,趙云這才從后面一槍挑死高覽,三十回合殺敗張郃,這時候張飛也殺退了叔丈人夏侯淵,關羽也帶著關平、周倉趕來了,這兄弟三人外加趙云糜竺糜芳,在孫乾聯絡下趕赴荊州棲身。

劉關張趙在荊州干出了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而劉辟龔都卻長眠在了汝南(龔都被夏侯淵斬殺),這時候我們在替這二位粉絲惋惜的同時,也禁不住產生了這樣的聯想:劉辟為了劉備可以舍棄包括生命、地盤在內的一切,如果他們活到章武年間,也就是劉備稱帝之后,是不是也能封侯拜將?

劉辟龔都能不能封侯拜將,圈全在劉備一念之間,但是筆者認為,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劉備稱帝后追封功臣,根本就沒提劉辟龔都的名字,這就像現在的明星和粉絲之間的關系一樣:有了崇拜的對象,也就迷失了自我,失去了自尊,這樣的人是得不到偶像重視的。

一個明星出行,幾十個保鏢橫眉立目吆五喝六,他們呵斥的可不是路人甲乙,而恰恰是那位明星的粉絲。看這篇文章的讀者諸君,見到明星出行,才懶得去圍觀拍照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