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宋朝、元朝和明朝造船技術的發展

里昂 2022/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秦漢、隋唐時期造船業在我國就有了很大的發展,不過若是說哪一個時期造船發展的速度最快,非宋、元和明朝三個時期,這一階段無論是造船的能力、數量與規模都是其余封建王朝無法比你的。

為何會如此說呢?今天咱們就來聊一聊宋朝、元朝和明朝背景下造船業的輝煌與航海活動。

一、繁榮的海運、漕運經濟

有別于漢、唐的文治武功,宋朝在經濟和文化上取得的成就大部分來自于經濟,尤其隋唐大運河等諸多水利工程出現后,漕運經濟便成為了宋朝的主體經濟之一。

1.宋代發達的造船業

宋朝的疆域不如隋唐時期廣袤,西部更是失去了貿易要道絲綢之路,在此情況下他們不得不積極發展發展海外貿易開辟海上絲綢之路。與此同時,開封城周邊的四大水利體系,也促使宋代造船業的繁榮與昌盛。

秦漢時期我國造船業就領先于全世界,宋朝時期迎來了一個發展的高峰,水密倉、指南針、平衡舵等先進技術的出現,為宋朝邁向航海、漕運奠定了基礎。

宋朝時期船只不僅體型龐大、種類繁多,甚至于還出現了商船隊伍,貿易的路線一度達到了東南亞、中東,將北宋珍貴的陶瓷、絲綢商品銷往世界各地。

宋朝海運貿易的繁榮與「開疆拓土不足」有著嚴重的關系,如此也就造成了宋朝重視海外市場,據記載日本、高麗、勃泥、大食等50多個國家皆是宋朝的貿易伙伴,最遠的地方甚至能達到非洲。

2.陸地縱橫交錯的河道與漕船

縱覽整個封建王朝時期,宋朝對水利工程的重視達到了一個頂峰,河道的開鑿、中期的保養、后期的管理等形成了一個成熟的體系,甚至朝廷還將河道納入立法范疇內。

再加上宋朝的政治、軍事中心偏向于北方,而經濟中心卻偏向于東南沿海一帶,如何將商品以極低的損耗運輸到北方就成了一個幾首的問題,如此河道與漕運成為了首選。

借助河道的便利、船舶運輸的龐大數量,宋朝才得以維持幾百年的繁榮與穩定,依賴河道水利工程生存的漁戶更是解決了農業生產不足的弊端。

為了適應復雜的海洋環境以及縱橫交錯的河道線,宋朝制造出了不同種類的船舶,以海船為例。宋代有一種尖底海船、吃水深,除了配套相應的指南針外,「水密艙技術」也是船舶上一項先進的技術。

根據一些出土的宋代海船分析得知,宋朝時期的海船長度、寬度、吃水深度在當時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總體排水量甚至可以達到上千噸的規模。

河道中行駛的一般為漕船、座船、戰船等,僅僅是在公元1021年這一年宋朝船廠制造的船舶總量就達到2900多艘,漕運的規模比隋唐時期足足翻了一倍。

被挖掘出來的沉船「南海一號」赫赫有名,這一艘船無論是工藝、排水量,還是相應的配套設施都代表著頂尖水平,但是西方距離大航海時代的到來還有約400年。

二、元帝國的海洋運輸業

眾所周知,元帝國控制的疆域非常廣袤,為了滿足各地之間的經濟交流、商品貿易,除了古老的絲綢之路外,元帝國還開發了4條重要的海上貿易路線。

1.輻射歐亞非的航海貿易

元朝曾在上海、溫州、杭州等處設立市舶司,并在宋朝的基礎上將航海貿易又推向了一個[高·潮]階段,海上交通4條航線每年都會吞吐數以萬計的物資。

第一條元大都經運河、黃河進入海洋,航線涉及朝鮮一帶,第二條由杭州進入海洋沿海北上至登州,最后可抵達日本一帶,第三條從福建泉州、廣州西南入海,航線輻射范圍越南、菲律賓和加里曼丹島等地。

第四條同樣是從泉州出發,途徑泰國、馬來西亞并越過馬六甲海峽,隨后船只即可向緬甸、印度、孟加拉國航行,最遠處甚至可以到達如今的南非沿海一帶。

如果說宋朝的海洋貿易傾向于漕運和海運各一半,元朝時期的船舶業更傾向于海洋運輸,從上述的介紹不難看出元朝海上活動范圍之廣。

2.元朝造船業有多發達

在宋朝的基礎上元朝造船業的水平有很大的提高,為了民生經濟建造了不同種類的漕船,為了軍事戰爭建造了攻守兼備的戰船,為了海洋貿易更是建造了龐大且技術頂尖的海船。

元朝的漕船主要代表為鉆風船,根據資料的記載「有千料者,有四百料者,名鉆風海船」,這種船適合在淺灘、河道內行駛,速度和運輸貨物數量都有保障。

元朝的戰船戰船少則幾百艘、多則幾千艘,終元一朝的戰船累計數量可達20000之多,這也是元朝統治者可以坐北而控制南方的一大基礎。

元朝時期的海船以四桅遠洋海船最為突出,船上有200多名水手,既可以借助風力行駛也可在無風時搖櫓航行,每一艘船上海配備多艘小船以備不時之需(類似現在的救生船)。

馬可波羅曾在自己的書籍中記載了一幅場景,忽必烈護送闊闊真公主遠嫁波斯時乘坐的便是海船:「船十三艘,每艘具四桅,可張十二帆……」可見元朝時期的海船非同一般之處。

據不完全統計1270年后的20多年間里,元朝一共制造江船約8000艘、海船約9800余艘,民用船只的數量更是不可估量,極大地促進了我國古代造船業的發展。

三、明朝造船業:造船業的第三個高峰

明朝時期的船舶數量增多、體型增大,在宋朝、元朝船舶的基礎之上,明代船舶還采用了榫卯結構技術。

根據《武備志》、《漕船志》等諸多資料的記載,明朝先進的船舶可分為福船、寶船等。

以寶船和福船為例,明朝時期的航海運動以鄭和下西洋航行最為出名,在明成祖朱棣的支持下鄭和七次出史西洋,以宣揚大明王朝的輝煌與繁榮。

這一次航海的歷程在世界航海史上都比較有名,最遠處甚至可以抵擋非洲東海岸,比歐洲大航海時代要早一百多年,體現了明朝造船技術和航海技術的一流。

鄭和下西洋所乘坐的船只為寶船,據記載寶船有「六十三艘,其大修四十四丈,博十八丈;次修長三十七丈,博十五丈……」,這些寶船的足跡涉及東南亞、南亞、西南亞、非洲等,輻射范圍之廣、安全性能之強。

《瀛涯勝覽》有記載,鄭和下西洋的船隊人員高達兩萬七千多人,這不僅需要強大的造船技術、航海技術作為支撐,其航海的配套設施依舊需要成熟。

鄭和下西洋一共走過了近二十國,寶船的航路海潮、地理、氣候各不相同,由此可見看出寶船的造船技術有多麼先進,堪稱明朝船舶技術之最。

福船也是明朝的主要船舶之一,《武備志》曾這樣記載它的特征「福船高大如樓,可容百人,其底尖,其上闊,其首昂而口張,其尾高聳」。

明朝船舶之所以能在海上長距離航行,與其船舶的原材料、完善的制造管理體系有很大關系,船舶選用的材料多為楠木、杉木等耐腐蝕性材料。

船舶的線條也會根據海鰍、蜈蚣、山梭等生物的體型來規劃,保障船舶安全性的同時,又能夠保障在海洋中、河道中航行的速度與穩定性。

《南船記》關于明朝船舶部門的管理也有一定的記載,從船舶的圖式、尺寸到數量都有相關人員管理,甚至于工匠和主管官員的信息也有詳細的記載,以保障后期的監督與維修。

明朝時期的海洋貿易總體上雖然不如宋朝、元朝繁榮,但它的工藝和技術卻絲毫不輸前兩者,造船廠分布廣泛、規模宏大、配套齊全,代表著我國造船業發展的又一個巔峰。

總的來說,秦漢、隋唐時期我國的造船業就已經出現萌芽,但真正快速發展的時期則是在宋朝、元朝和明朝這三個時期,比西方大航海時代要早百年之久。

可惜的是,隨著閉關鎖國政策的實行,明朝造船技術、工藝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丟失,自此之后我國的造船業慢慢落后于全世界,昔日的輝煌一去不復返。

對于此事,你有什麼不同的看法呢?

參考文獻:《明史》、《南船記》、《武備志》、《馬可波羅游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