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不如蟲虎不如狼,這六個梁山好漢的名號,誰能理解其中的含義?

梁山好漢的綽號,很多都是動物:雌雄老虎和近似老虎的,有十來頭;蝎子和毒蛇,有兩三條;烏龜、黃狗、鱷魚、老鼠、跳蚤結伴而行,還有個青面獸楊志不知是何種類。

除了禽獸,梁山還有各種妖魔鬼怪:混世魔王樊瑞、操刀鬼曹正、母夜叉孫二娘、險道神郁保四。

不管宋江把他們聚會的地方叫聚義廳還是忠義堂,這些綽號的旗幟豎在那里,怎麼看都像獅駝國和森羅殿:閻王小鬼牛頭馬面一個不少,居中高坐的,是一匹巨狼:他的身份是狼,名字也是狼——宋三郎。

官為虎,吏為狼,這是歷朝歷代的常態,像宋江那樣的押司,是吏狼中的領頭者,所以他才能黑白通吃,揮金似土。蒲松齡在《聊齋志異·夢狼》里感嘆: 「竊嘆天下之官虎而吏狼者,比比皆是。」

梁山頭狼宋江帶著手下一群虎豹龍蛇,穿州過府打家劫舍,不能不讓人產生這樣的疑問:梁山一百單八將,龍不如蟲,虎不如狼,梁山好漢這六個名號,是否蘊含著什麼深刻的含義?

宋江就是一條獨狼、毒狼,他既有狼之兇狠,也有狼之狡詐,他殺閻婆惜可不是誤殺,而是手段殘忍的虐殺: 「宋江左手早按住那婆娘,右手卻早刀落,去那婆惜嗓子上只一勒,鮮血飛出,那婦人兀自吼哩。宋江怕人不死,再復一刀,那顆頭伶伶仃仃落在枕頭上。」

宋江殺人后一點都不慌亂,他的沉著冷靜有條不紊,甚至讓人懷疑他并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 「殺了閻婆惜,取過招文袋,抽出那封書來,便就殘燈下燒了。系上鑾帶,走出樓來。」

身為鄆城縣押司,宋江「刀筆精通,吏道純熟,坐定時渾如虎相,走動時有若狼形」,在殺人滅口之后,對著閻婆惜的母親露出了吃人不吐骨頭的惡狼面目: 「妳女兒忒無禮,被我殺了!妳卻不用憂心。我家豈無珍羞百味,只教妳豐衣足食便了,快活過半世。我去陳三郎家買一具棺材與妳,仵作行人入殮時,我自分付他來。我再取十兩銀子與妳結果。」

宋江在殺人后短短幾分鐘之內就做好了「萬全準備」,甚至怎麼收買仵作、如何封住苦主之口,都考慮到了,這份鎮定已經超出了人類的范疇,難怪他在青州屠殺了數百戶人人家后還能輕描淡寫: 「不恁地時,兄長如何肯死心塌地?若是沒了嫂嫂夫人,宋江恰知得花知寨有一令妹,甚是賢慧。他情愿賠出,立辦裝奩,與總管為室,如何?」

宋江用數百人家千條人命坑了霹靂火秦明,但事后說起來就像喝了一碗白開水,只用花榮的妹子就把秦明擺平了——他既沒有征求花榮意見,也沒問那小姑娘愿不愿意嫁給三十多歲的大胡子暴脾氣霹靂火。

清風山上的錦毛虎燕順和矮腳虎王英窩里斗很厲害,但是見了宋三郎,馬上就都慫了,如果宋江肯留在清風山,那是一定會坐上頭把交椅的——燕順和王英都知道,自己雖然號稱老虎,但是要論心機深沉心狠手辣,八只虎也趕不上宋江這頭獨狼。

錦毛虎矮腳虎斗不過宋三郎,這是虎不如狼,而老虎被稱為大蟲,那就很厲害了,一般的龍,見了大蟲也肝兒顫,這就叫龍不如蟲。我們在孫立身邊,看見了龍不如蟲的典型范例:顧大嫂綽號母大蟲而不是母老虎,是因為她還壓著兩條龍——出林龍鄒淵、獨角龍鄒潤。

大蟲也是蟲,盡管她的意思是母老虎,但虎以蟲名,就跟龍蛇混雜魚目混珠一樣,吃人之蟲更加兇惡,所以兩條龍只能在他腳底下盤著: 「眉粗眼大,胖面肥腰。有時怒起,提井欄便打老公頭;忽地心焦,拿石碓敲翻莊客腿。生來不會拈針線,正是山中母大蟲。」

但就是這樣一個又胖又丑的大蟲,卻能讓兩條龍聽從喝令對孫立動刀子: 「顧大嫂身邊便掣出兩把刀來。鄒淵、鄒潤各拔出短刀在手。孫立叫道:‘嬸子且住!休要急速,待我從長計較,慢慢地商量。’」

病尉遲孫立有梁山馬軍五虎將之勇,但是見了這個大蟲弟媳也是腿軟肝兒顫,最后連大好前程都不要了——以登州兵馬提轄的身份保釋兩頭蛇解珍雙尾蝎解寶,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對頭毛太公的后台,不過是知府門下的「六案孔目」王正而已,不過是比宋江大一號的狼,而孫立屬于朝廷命官,也是一頭不大不小的老虎,老虎怎麼會怕一頭狼?

黑心污吏叫王正,通賊污吏叫宋江,這兩個名字取得都很好,君昏臣奸吏滑,宋朝江山氣數已盡。

母大蟲壓著出林龍獨角龍,這是龍不如蟲,而梁山群虎在宋三郎腳底下,沒有一頭敢出大氣:插翅虎雷橫飛不出宋三郎手掌心,錦毛虎燕順見了宋三郎納頭便拜,矮腳虎王英被宋三郎喂得服服帖帖。

這二龍二虎在一蟲一狼威懾下俯首帖耳,六個動物之間的關系,詭異而又和諧。這種詭異的和諧,還真不僅僅是宋朝宣和年間的常態。

在官場和職場中,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副對聯:「說妳行妳就行,不行也行,說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這樣的話在江湖上也有:「到了我的一畝三分地,是龍妳得盤著,是虎妳得臥著。」在六尺高的頭狼宋江面前,什麼虎豹熊羆妖魔鬼怪,都俯首帖耳大氣不敢出,只有綽號樸實的行者武松、花和尚魯智深可以不給宋江面子:我們非禽非獸,而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妳不過是個押司小吏,灑家怕妳何來?

一匹狼一只蟲懾服三頭虎兩條龍,梁山之上虎狼橫行群妖亂舞,難怪魯大俠要發脾氣散伙,要「各自尋趁」——他實在是看不慣宋江和一幫倀鬼的胡作非為。

通過宋江與燕順王英、顧大嫂與鄒淵鄒潤之間的詭異降服關系,我們似乎看到了官場與市井百態,讀者諸君應該對此有更深刻的感悟:梁山一百單八將好人好壞人多,綽號很威風做事很慫包的比比皆是,算得上真好漢、大英雄的,除了魯智深之外,還有幾個?梁山好漢三條半,朱仝和史進是否有資格入選?


用戶評論